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豪婿当道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东南飞
作者:重出江湖本尊  |  字数:2057  |  更新时间:2019-12-21 09:00:01 全文阅读

一帮人全都傻眼了!

闫飞云是谁?

古乐师中的传奇!

林凡又是何人?

一个入赘的废物,一个谁都可以踩的垃圾!

而现在,闫飞云,闫大师竟然给这个废物鞠躬!

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有个富家子弟甚至还抽了自己一耳光,以此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林凡点点头,说道:“看你认错还算诚恳,就算了。”

顾天晓听到他这句话,顿时怒道:“林凡你这个废物,闫大师对你这般客气,你竟然如此无礼!还不......”

“闭嘴!”闫飞云怒喝一声,打断了顾天晓的话。

他转过身看了顾天晓一眼:“你是谁?”

顾天晓跪在地上,拱手说道:“闫大师,晚辈顾......”

闫飞云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们都走吧,老夫今天只接待林先生。”

顾天晓郁闷了,从闫飞云进门开始,他两次自我介绍都被打断,连名字都没说出来就被扫地出门,可真够悲催的。

一帮人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就被闫飞云赶了出去。

这简直是世纪奇闻啊!

一个传奇大师,竟然接待了一个垃圾赘婿!

待这帮人走后,闫飞云连忙吩咐佣人沏茶,随后恭敬的站在林凡身边,直到林凡说‘坐下吧’,闫飞云才敢落座。

杨雨桐都看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闫飞云一边给林凡和杨雨桐上茶,一边问道:“林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景州?”

“有几天了,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老婆,杨雨桐,想请你教他古乐。”

“哎呦,原来是夫人!”

闫飞云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躬身说道:“夫人好。”

杨雨桐有些不知所措,连忙也鞠了一躬,说道:“闫大师好,不知晚辈有没有那个福分,能和闫大师学习。”

闫飞云连连点头:“当然,当然,夫人想要学习古乐,闫某一定倾囊相授,老夫这就去把古琴拿来。”

说完,闫飞云蹬蹬蹬的跑上了二楼。

待闫飞云走后,杨雨桐略带责怪的说道:“林凡,你怎么对闫大师这么没礼貌?闫大师是享誉国际的传奇大师,你态度要恭敬一些。”

林凡无奈,只好苦笑的答应道:“好吧。”

不一会,闫飞云就抱着一把古琴从书房出来,说道:“我们到后院去吧。”

闫家的后院种满了各种花草,珍奇树木,再配上一些仿古建筑,看起来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境。

闫飞云一指后院中的凉亭,说道:“两位,我们去那边坐吧。”

几人刚刚坐下,就见到一个年轻女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此女和齐甜的年纪相仿,但个子比齐甜高出半头,一张脸花容月貌,加上高挑的身材,可以说是一个不逊色杨雨桐的大美女了。

一看到这个女人,闫飞云顿时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说道:“林先生,她是我的孙女,闫小雅,以后还请林先生多多照顾。”

闫小雅走了过来,冷哼一声说道:“爷爷,你在说什么啊?让一个废物赘婿照顾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都听说了,你今天晾着顾天晓不接待,反而接待了一个入赘的家伙,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放肆!林先生可不是一般人!快道歉!”

闫小雅瞥了一眼林凡,冷笑道:“就他?一个软饭男,还不是一般人?他懂什么叫古乐吗?”

林凡摇头轻笑:“略懂一些。”

“呸,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还略懂一些?你当你是诸葛亮啊?”

闫小雅之所以如此针对林凡,主要是顾天晓和她相识,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正巧顾天晓被赶了出去。

这个人当着闫小雅的面说了许多林凡的坏话,所以她一进门就没给林凡好脸色。

闫飞云顿时大怒道:“胡闹!小雅,林先生是爷爷的贵客,你不能这么无礼!”

闫小雅自幼娇惯,根本不理闫飞云,指着林凡说道:“如果你真有本事,就当着大家面弹奏一曲,如果达不到本小姐的满意,就给我滚出闫家!”

闫飞云一听,脸色变了变,微笑道:“林先生,不如您就弹一曲吧,老夫想再听一曲东南飞。”

林凡轻笑一声,这个闫飞云啊!

林凡早有预料,只要一见面,闫飞云就得找借口让自己再展示一遍心弦之法。

现在他有求于闫飞云,只好点头答应道:“好。”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相传,古代有一名天才女琴师,能够弹奏一首无声的曲子。

而这首曲子,是不能用耳朵听的,而是要用心去感受,故而又被称为心弦。

而这位女琴师每次弹奏此曲时,方圆十里的百鸟都会前来聆听。

后来因为战乱,这位琴师便隐居了起来,而心弦之法,自此绝世,只在古乐师中留下了一段传说。

传说这名女琴师隐居时,是百鸟依托着她向东南方飞去。

而她当年所弹奏的曲子,便被后人称作东南飞。

听到‘东南飞’这三个字,杨雨桐倒是没觉得什么,闫小雅则是大吃一惊!

空山鸟语成绝响,世间再无东南飞。

这句话,一直在古乐师中流传。

如今,一个入赘的废物,竟然会弹奏这首传说中的曲子,叫闫小雅如何相信?

林凡坐在石桌前,双手开始拨弄琴弦。

一首无声之曲,随之而来。

闫飞云闭目聆听,面带微笑,不受外物而扰,似乎进入了某种境界。

而闫小雅和杨雨桐则面面相觑,这就是东南飞?

不就是两只手在那里乱弹一通吗?

而且他的手都没有碰到琴弦好不好?

一曲毕,闫飞云缓缓睁开双目,称赞道:“妙,妙啊!老夫领悟了七年,都无法参透这首曲子,还是林先生的境界高!”

闫小雅翻了个白眼,嗔道:“爷爷,你是不是被这家伙忽悠了?这就是东南飞?简直就是胡扯吗?”

闫飞云哼了一声:“那是你境界未到,自然无法领悟其中的奥妙,不信你看周围。”

闫小雅和杨雨桐抬头一看,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各种鸟类。

院子里,屋檐上,树上,站满了各式各样的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