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四十六、从头再来
作者:周不乐  |  字数:5349  |  更新时间:2020-01-23 06:23:01 全文阅读

王墨昨晚没睡好,天刚亮就简单洗漱一下,信步来到着火点。他想再仔细查看一下,昨天毕竟是在夜里,看得不是太清。

正是盛夏时节,清新的空气中充溢着鸟语花香,小路两旁,除了高大的松树杨树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郁郁葱葱的低矮的树木。草地上开着不知名的小花,上面的露珠吹弹可破。尽管王墨心情沉重,但看到一路美景,心情也不知不觉好了起来。

走近着火点,王墨忽然发现一个人拿着棍子,正弯腰在灰烬的边缘拨拉着,似乎要寻找什么,定睛一看,原来是杜逆。杜逆也看到了王墨,微笑着招呼他过来,用棍子指点着地上让他看。王墨仔细一看,果然不出他所料,只见灰烬里零星散布着一些短短的拇指粗细的灌木桩,创口倾斜向上,一看就是用刀割掉的。

两人又沿着灰烬边缘看了看,都是如此。看来昨夜他们的推断是正确的。两人相视一笑,没有言语。

着火点在向阳的一处平缓的山坡,此刻,一轮红日正慢慢地从远处的山峦升起,眨眼间万道金光就射了过来,幽暗的树林里马上鲜活起来。极目望去,在他们打算租赁的土地之外,仍有大片的林地,当初王墨打算把这些林地一同都租赁下来,搞个高尔夫球场,但因为这些林地不完全属于村集体所有,还有一大部分归林业部门管理,又涉及到环保等一些国家政策,因此一时没能谈下来,王墨就想着稍后一段时间解决。

可是目前看来,别说球场了,度假中心都成问题。这样想着,王墨刚刚明朗的心情又黯淡下去。

杜逆看了看王墨,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出声,也转头欣赏四周的风景,忽然道:“王总你看,那两个人好像是城南村的书记和村长。”

不远处有两个人沿着林间小路走过来,再近一些,果然是城南村的书记和村长。彼此打过招呼,村长看着一地灰烬,苦笑道:“越怕啥越来啥,看来我这个村长要当到头了!他奶奶的,真是奇了怪了,这火是咋着起来的呢?”

书记看了村长一眼,表情有些幸灾乐祸:“你别想的太多。这火只烧了这么小的范围,没造成啥大的损失,我看上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顶多也就是背个处分。”

“我倒是这么想!可是,谁知道呢?就算这火灾没什么大事,可没准会有哪个王八蛋趁机整事,把以前的陈芝麻烂谷子都翻出来……”

书记表情有些尴尬地笑笑道:“在城南镇,谁不知道你徐村长是金刚不坏之身?放心吧,我看这次也一样,不会有事的。”

“也是,这些年大风大浪老子见多了,我就不信这阴沟里能翻了船!”村长看了书记一眼,霸气道,“要是被我查出来是谁在背后使坏,我他妈一定不会放过他!”

村长说完,用力踹一下旁边的大树,却因为用力太大,弄疼了脚,龇牙咧嘴道:“他奶奶的,你也跟老子过不去,信不信呆会老子就把你砍了!”

书记看着村长,哂笑道:“老徐 ,你消消气,跟一棵对较什么劲?还是说正事要紧!再说了,这树是林场的,你要砍,是得要先申请的……”

“申请个屁!”村长瞪了书记一眼道,“别看他们平时人五人六的,这每年的护林防火等一些工作还不是要靠村里!就他们那几个人,我呸!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书记见惯了村长的霸道,看了王墨二人一眼,有些尴尬地笑笑,不再言语,任由村长说下去。

徐村长又发了几句牢骚,看了王墨二人一眼,哈哈一笑道:“我这人就这样,性子直,脾气也不好,让你们见笑了!那个签约的事,我看是不行了。发生这样的事,我能不能保住官位都两说,更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了,所以……”

“徐村长,我打断你一下。据我所知,这林地,都归林业部门管理吧?如果这么理解对的话,那这里着火,按理说也应当林业部门负责,与你们村里没什么事儿吧?”杜逆笑着上前一步,打断徐村长道。

徐村长看了看杜逆,苦笑道:“你说的没错。但这片林地有点麻烦,也算历史遗留问题,就是到现在也没分清是归林场还是归村集体所有……”

见王墨杜逆一脸不解的表情,徐村长笑笑接着道:“这片林地离公路很近,双被我们村包围,所以以前一直归村集体所有。但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好像是上两届村长的时候吧,林场也开始插手,要这片林子的管理权。这两边互不相让,官司就一级级打到区里,直到现在也没个下文,所以说这林子着了火,我们村里也是有责任的。”

徐村长一口气解释完,顿了顿有些遗憾地笑笑道:“唉,说实话我这次是真心想和你们合作,但谁知道突然出了这档子事儿,所以这租地的事儿,我看暂时是没戏了。”

“这我能理解。”王墨听后淡淡一笑道,“不过也没什么。你们这块地,就我个人来说,本来就不太想租,要不是总部那边有人提议,我还真不愿意操这个心。”

村长脸上的惊讶表情稍纵即逝,随即哈哈一笑道:“是这样啊,那可太好了,本来我还担心这约如果签不成,你们会对我们村里有意见呢!”

“不会不会,这你们大可放心。”王墨笑着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村长又问:“对了,昨晚消防的人找你们谈了吧?这火是咋着起来的?”

“也就是随便问问。至于这火是咋着起来的,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消防的人应该知道吧?不过没和我们说。”王墨答。

村长吐口唾沫:“呸!昨晚喝得有点多,本来就想在市里酒店睡,不回来了。后来听到着火的消息就急忙往回赶,刚巧碰到消防的人在这里,他奶奶的,这家伙给我训的,赶上训儿女了!老子就是犯了杀人的罪,上边有书记镇长管我,他奶奶的他们消防算个什么东西……”

村长又开始大发牢骚。书记一边笑一边看着村长,仍不言语。

村长发完牢骚,几人又闲谈一会儿,和书记告辞。杜逆看着王墨笑道:“王总,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王墨笑着用力拍了拍杜逆的肩膀:“你是真糊涂还是在这儿跟我装呢!这地,我租定了!”说完大步跑下山去。

一个小时后,王墨已经坐在家里的餐桌前,和父母边吃边聊。不管冬夏,王家的早餐时间都定在六点,这个时间自王墨上小学起就没变过。王四海听完大致情况和王墨杜逆等人的猜测后,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看来对方也是看中城南村的温泉了。”

“我想也是这个原因。”王墨道。

史凌波有些不解:“不就是一个温泉吗?有什么特殊的,值得这么多人来抢?”

“妈,这温泉还真有些特殊。”王墨表情神秘地道。

原来,这城南村的温泉从靠近公路的林地边,到远离公路的山里面,大大小小有三十多处。以前也有人检测过水质,但微量元素矿物质什么的含量一般,再加上村民反对,因此几家有意向想租赁的企业觉得没有多大发展前景,就知难而退了。这次王四海开始本不同意王墨搞这么大动作,但王墨多了个心眼,把这三十多处温泉都做了检测,没想到结果令人兴奋。山里平时人迹罕至的五处温泉里面,含有大量的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而且含量颇高,已接近甚至超过了国外和南方的几处著名温泉。

对这个结果,负责检测的专家也感到奇怪。同一处地域,按理说地质结构应该大同小异,因此温泉成分也应该相同。但这三十多处温泉,里面微量元素和矿物质的含量竟然差别如此之大,越靠近外面的温泉,里面的有益物质含量越少,越里面的含量越高,基本上呈梯状分布。

看来以前有意向的企业,只是把靠近路边的几处温泉水检测了一下,根本没有检测里面的。而现在不论是有钱人还是平民百姓,都非常注重健康,这温泉就是绝佳的卖点。

王四海得知这个检测结果后也非常兴奋。在春城乃至周边省份,虽然温泉众多,但还没有一处水质如此之好。又仔细地查看了温泉周边地貌和可供租赁的土地面积,王四海更加兴奋。这个地方,太适合建一个大型的休闲娱乐中心了。温泉是一个卖点;还可以建一个高尔夫球场,这是另外一个卖点。至于王墨所说的其它卖点,那都是次要的。只要有了这两个卖点,这处休闲娱乐中心,完全可以和国内乃至国外一流的度假中心相媲美,建成后也必将占领省内及周边几个省份的中高端消费市场,成为集团一个强有力的吸金管道。

因此王四海才最终同意租赁城南村的大片土地,以及后续的巨额投资。没想到,在第一步刚要成功的时候,竟然有人要来虎口夺食了。

“好啊,你们爷俩对我也保密,看来我在这个家,真是有些多余了……”史凌波有些不满。

“什么保密啊?你赋闲在家,那就在家好好呆着,别一天净操没用的心!集团的项目多了去了,我都要和你汇报?不汇报就是保密了?嘁!”王四海不满地放下筷子,一边剔牙一边说。

史凌波也放下筷子,战斗力瞬间上升:“什么叫净操没用的心啊?我这刚问点集团的事你就不高兴了是吧?怎么,心里有鬼是吧?……”

“我心里有什么鬼?无聊!”

“没鬼你别怕我问啊……”

“你……”

王墨见状头又大了,也重重地放下筷子,嗔怒道:“你俩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王四海冷哼一声,转身进了书房。史凌波满脸怒气上楼。王墨也没心思吃了,想了想硬着头皮上楼,安慰母亲一会儿,刚要下楼,却见父亲正在书房门口站着,见他出来冲他摆摆手。

“爸,我妈她可能到更年期了,脾气不好,你以后让着她点……”王墨边进书房边劝父亲。

王四海却根本没接他的话茬:“儿子,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

王墨闻听,坐到椅子上想了想道:“继续努力争取。同时想办法查明对方是谁,做到知己知彼,然后想办法找到对方的弱点……”

“很好。”王四海满意地点点头道,“你想到怎么去查了吗?”

王墨挠挠头,有些心虚地道:“爸,从目前的情况看,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大把握。”

“你不是说着火的时候苏媚生碰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吗?我看可以从这个线索追查下去。”王四海看着儿子,目光闪烁不定。

“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是即使我们找到了这个人,也不一定能通过他找到幕后指使的人。”王墨想了想道,“这个人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受雇于对方的马前卒,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他没准就是在网上接的活,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目前除了这条线索,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王墨摇了摇头。

“儿子,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和眼前。”王四海看着王墨,苦口婆心道,“比如这件事,一是除了这个骑摩托车的人,我们没有其他线索。再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找到了这个人,但他也根本不知道是谁雇用了他。这看似没用。但是,只要我们抓住了这个人,我们的对手雇人纵火就成为了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而这,到时候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攻击他们的有力武器。还有,这或许也会成为保住城南村村长书记职位的一根稻草。毕竟人为纵火和主观管理松懈是有很大区别的。无论最终那两人能否保住官位,都会感谢我们所做的努力,到时候我们和对手竞争时,他们就算不帮我们的忙,至少也应该不会反对我们。他们毕竟在村里经营多年,能量不可小觑……”

王墨边听边点头,不禁佩服老爸的老谋深算。

“还有那个盗窃案,我觉得也有些蹊跷,你们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抓到小偷,从小偷那打开缺口……”

“我明白了。如果那个小偷也是受雇于人,只为了败坏我们的名声,那他到时候也会大有用处。爸,我这就去办。”

王墨说完起身要走,王四海摆摆手道:“不急。儿子,你猜想一下,我们的对手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这个还真不好猜测……不过……”王墨想了想道,“不过对方肯定不是小公司,而且实力和咱们集团不相上下,甚至还比咱们强,不然他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搞前期投资……”

“照你这样推算下去的话,咱们省内没有几家。”王四海循循善诱。

“爸,还真是没有几家!”王墨兴奋道,随后神情又黯淡下来,“不过外省的也有可能啊?这样推算下来,那还无异于是大海捞针啊……”

“你说的没错。但是你想想,我们的对手,应该也是奔着温泉去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温泉的事?”

“您说的是……对方平时就很关注我们,这次是从我们的租赁行为中发现了城南村温泉的价值?”

“我猜测是这样。”王四海目光炯炯地看着儿子,“你想想,当初要是没有那几处高质量的温泉,我是不同意搞这么大的动作的。对方也不傻,所以……”

“所以他们肯定是知道了温泉的事。这样想来,对方肯定是时时关注咱们集团的一举一动啊。哎呀!这么说,也不排除咱们集团内部有人……”王墨看着父亲,没有把话说完。

王四海面色凝重:“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比如上次天成集团中标我们大楼装修工程,他们的报价就和我们的底价非常接近。如果不是巧合,那就肯定有人泄密。”

王墨平时也爱看一些商战方面的小说电视什么的,深知商海水深,各种套路阴谋什么的层出不穷,但这样的事发生在他和父亲身上,他一时还有些缓不过劲来,总觉得有些虚幻。

“草原上死了一只动物,附近的食肉动物会先聚集过去。天上的秃鹫发现地上有野兽聚集,就知道聚集处有动物死亡,于是就会去夺食。而它们的聚集,又给陆地上其他地方的动物指明了方向……”

“城南村的温泉就像那只死亡的动物。我们虽然比较早的到达,但我们的行动,被别人发现了,等于给他们指明了路……”

“是啊,接下来的争夺可能会比我们预想中的还要激烈。不过,”王四海提高了声音,豪气陡增,“不管他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走的,想在我口里夺食,那是做梦!”

“那我们接下来具体怎么办?”王墨有些拿不定主意。

王四海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一片大好景色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不单单是咱们和城南村的事了,我得通过官方渠道介入一下。你呢,还是按照刚才说的,去找那个放火的人,争取尽快把事情坐实,这样到时候我也有话说。”

见王墨不说话,王四海笑笑道:“儿子,以后你就会明白,目前在咱们国家,官和商还是纠缠不清的,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哪……”

王墨看着父亲谈笑风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禁增强了信心,告别父亲忙去了。看着儿子的身影,王四海的表情变得凝重,甚至有些焦虑。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看,王四海能感觉到,对手是有备而来,而且行事不按常理出牌,恐怕很难对付。最终能否争到城南村那块地,他目前并没有太大把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