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四十五、幕后黑手
作者:周不乐  |  字数:5086  |  更新时间:2020-01-22 05:50:01 全文阅读

骑摩托车的人逃跑后,苏媚生本想给120打电话,要他们别来车了,却被杜逆制止。见苏媚生不解,杜逆道:“这里虽然用不上了,但如果酒店那边有受伤的,临时叫车肯定耽误事,所以不如就用这车得了。大不了多付一些费用。再说发生火灾,叫救护车也是正常的。”

当时苏媚生就觉得杜逆考虑事情周到,再加上又奋不顾身地救了自己,不禁对他有了些许好感。之后在酒店大厅,当那个女人撒泼时,又是杜逆挺身而出,先是用近乎“无赖”的说辞以毒攻毒,将女人震住;然后有理有据,让女人信服;最后再设身处地为女人着想,彻底摆平了这件麻烦事,没让王四海等人在蒋副总面前丢脸。

相比之下,王墨还是有点嫩。

苏媚生虽然来酒店不长时间,对杜逆知之甚少,但从平时观察,也多少能了解一些。比如杜逆每天早晨风雨无阻都要晨跑;闲暇的时候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捧着个手机看个没完,而是坚持看书;衣服虽然简简单单,价钱也不高,但很搭配,也总是很洁净……

平时的印象再加上今天晚上经历的一切,让苏媚生不禁对杜逆刮目相看。回到住所,苏媚生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都是和杜逆有关的片断。

王墨等人一样也没睡好。

消防人员来后,彻底处理了火场,又问了一些情况,就返回市里;救护车也无功而返;城南镇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带女人和李哲回派出所做了笔录,就叫回去等消息。

李哲心里装着事,再加上从派出所出来后已近午夜,就没回家,直接回到酒店。经过王墨房间时,李哲发现门虚掩着,里面灯还亮着,想了想叫来服务员,问了问情况,又叮嘱几句,然后敲门进屋,意料之中的杜逆也在。

杜逆今晚的表现的确不错,从火灾开始时用麦克风喊话,给游客吃定心丸,到有条不紊地安排撤离工作,再到后来成功制服撒泼大妈,都让人刮目相看。尤其这期间王四海等人一直都在现场,不可能不对他产生良好印象。

而且他是王墨的救命恩人,现在倍受王墨重用,这不能不让李哲产生强烈的危机感。也正因为如此,李哲今晚才没有回家。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用拼命工作来消除这种危机感,一闲下来,哪怕是正常休息,他也会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李哲十分难受,甚至有些愤怒。但没办法,他知道自己得搏一搏。不管怎么样,他的资历摆在那里呢!况且就这一年的时间,他无论如何也要为自己争取一下,哪怕最终结果不如人所愿。所谓但尽人事,不问天命吧。

退一万步说,就算王墨走后,杜逆直接上位,以杜逆和王墨的关系,以及杜逆的个人能力,他迟早都会走入公司高层,不会长时间地窝在这个地方,那李哲仍有机会。

这样想着,尽管李哲心里还是十分别扭,但总算有了些许安慰。

见李哲回来,王墨也没多问,直接说道:“李经理,我俩正在说今晚的事呢!你来得正好,咱们一起聊聊。”

李哲笑笑道:“我猜你们就没睡,果不其然。游客丢东西那件事,我刚才在电话里说了,已经没事了,如果警方需要,咱们协助一下,调个监控录像什么的就可以了。倒是这火灾,发生得有些突然,而且正好是在咱们举办篝火晚会的时候,你们说……”

“是啊,我和王总刚才也在分析,总觉得这火灾发生得有些蹊跷,好像是有人故意放火。那个骑摩托车逃跑的家伙,很可能就是放火的人!”杜逆看了一眼王墨道。

“我也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要说是人为纵火,这……这不大可能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为了什么呢?”李哲不大赞同。

“是啊,这也正是我们没想明白的。”王墨看了杜逆一眼道。

三人沉默片刻,杜逆道:“我不知道刚才你俩注意到着火点的情况没有?单从那个着火点的情况看,就十分可疑。”

“我也是这么想的,”王墨想了想,点点头道,“那个着火点,肯定之前被人堆放了大量的干柴或者易燃物什么的,不然你就是故意点,也不会着起来。”

李哲回想了一下道:“还真是这样!着火点周围,要么是很粗的大树,要么是稀疏的灌木,如果没有足够的引柴,肯定是着不起来的。”

“而且,那个着火点是精心设计过的。”杜逆看着二人道,“那就是既让火着起来,又把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至于发生火灾。”

李哲有些茫然。

王墨点头笑笑,却不言语,等着杜逆把话说完。

杜逆接着道:“我刚才仔细看了,整个过火的区域,基本上呈一个圆形。为什么会这样?我猜就是那个放火的人在四周事先做了一个隔离带……具体的做法,就是以干柴的堆放点为圆心,把两个半径不同的同心圆之间的灌木都砍掉,就形成了一个隔离带,这样火在烧到这里以后就会熄灭掉。”

杜逆解释的同时,王墨拿了笔,在纸上画出图形。杜逆说完,王墨也刚好画完,两人相视一笑。

李哲也看明白了,不禁问:“那这个人为什么不做一个别的形状的隔离带,非得做成圆形呢?”问完之后又马上道,“噢,我明白了,只有做成圆形才最安全。因为这样火无论往哪个方向烧,边界都是相同的,如果做成别的形状,除非这个隔离带足够宽,否则就有可能失控……”

敲门声响起,王墨杜逆一愣,李哲却笑着让人进来。原来是李哲看到王墨还没有休息时,想到他晚上肯定没吃好饭,特意让厨房准备了几样简单的小菜和主食后,才敲门进来。

王墨不禁感叹李哲的心思细腻。同时,他也明白李哲的想法和苦衷。这也正是他感到为难的。一年之后,他肯定是要走的,到时候这个度假中心会弄成什么样,他心里也只是有个大致轮廓。那他走后,谁会接替他呢?按他的想法,肯定是要用杜逆的。但是李哲呢?毕竟李哲已经在酒店做了四年的副经理,资历在那摆着呢。

想不明白的事,那就暂时不要想;无法预见的事,也就没必要患得患失。王墨的确有些饿,再加上还有事要谈,就让李哲叫服务员送来两瓶好酒,三人边喝边聊。

“明天就要和城南村正式签订租赁土地的合同了,可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心里有些不托底。”杜逆喝了口酒,重重地放下酒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哲笑笑道:“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虽说这块是你负责的,但我也听说了一些,据说这签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差明天走个形式了。”

铃声响起,杜逆一看号码,急忙接起来,越听面色越沉重,末了,只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也忙了大半夜了,赶紧休息吧。”

放下电话,杜逆看着两人,喝了口酒道:“我有种预感,这合同后天怕是要签不成了。”

王墨和李哲闻听同时一愣,相互对视一眼,又都看向杜逆,一时间屋子里静得仿佛能听见几人的呼吸。

“王总,李经理,你们俩也知道,今天这个篝火晚会,本来是请了城南村的书记村长等人参加的,可没想到他们因为有事来不了……”杜逆看着两人道。

“这我知道,不是市里有领导临时去他们村调研了嘛!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李哲打断杜逆道,“上级来调研,下级肯定是要陪同的。这和我们签合同的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杜逆把杯重重地放到桌子上:“关键是今天根本没有市领导到城南村来调研!”

“这……不可能吧?”王墨看了一眼杜逆道,“当时徐闻亲口和我说的,城南村的书记村长也非常想来,但是因为上面来人了,他们得作陪,所以只好放弃。难道……难道他们是在撒谎……”

“他们的确是在撒谎。”杜逆提高声音道,“本来我也没多想,但是今晚这火着的非常蹊跷,明摆着就是冲我们酒店来的,而且城南村的村长书记等人又恰好都没有参加,因此我就多留了个心眼,让徐闻暗中调查一下,看今天下午是否真有市领导到城南村来。刚刚徐闻给我打来电话,说是他仔细调查过了,今天下午根本就没有什么市领导来村里调研……”

“就算他们不想和咱们签约,也不至于撒谎不来吃饭吧?况且为什么呀?咱们本来和他们谈得好好的?”李哲有些不解。

杜逆想了想道:“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做了村长书记等人的工作,阻止和我们签约,而且他们已经答应了,所以才撒谎没来吃饭。目的就是表明态度,和我们撇清关系。因为马上就要签约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后天他们肯定会找到借口,拒绝和我们签约了?”王墨打断杜逆,想了想道,“而今天的火灾,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火灾发生在城南村辖区,不论是何原因,村长书记肯定脱不了干系。以现在的严峻形式,这两人肯定要做检查的,弄不好都有可能被免职,所以……所以发生这样的事,就算没人做他们工作,他们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咱们签约的。”杜逆接着道。

王墨看了眼杜逆道:“那照你这么说,就算没人做村长书记的工作,这个约后天也是签不了了?”

“应该是这样。”杜逆肯定道。

“既然是这样,那策划火灾的人为什么还要做村长书记的工作呢?他的目的是阻止咱们和村里签约。按我们刚才分析,他只要放这把火就行了,何必还多此一举……”李哲闷闷地道。

“应该是为了保险起见吧?如果这场火灾的影响不大,书记村长毫发无损,或者只是记个过什么的,那他们如果不做工作,村里就还会和咱们签约……”杜逆想了想道。

“那他们直接做书记村长的工作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放火呢?”李哲绕过来问。

“这个刚才已经分析过了,就是给城南村的村长书记找个和咱们不签约的借口……”杜逆顿了顿,接着道,“同时,他们也可能怕村长书记等人阳奉阴违,表面上是答应他们了,回头却接着和咱们签约。所以他们放这把火,等于是上了双保险。”

“你说的不错,有这个因素,”王墨想了想,眼神蓦地变得凌厉,闪着寒光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他们以后的计划!你俩想想,他们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阻止咱们和村里签约?我看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他们也看上了这块地方,要从咱们口里夺食!”

李哲张大了嘴,想说什么,最终没吱声。

杜逆看着王墨点头道:“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通了!”

沉默片刻,李哲挠挠头道:“只是我想,他们这么做,固然是给村里找到了不和咱们签约的借口,但问题是如果事情真闹大了,上面免了村长书记的职,那他们不白做工作了吗?再说了,如果真造成这样的后果,那村长书记能答应他们吗?”

“他们的目的,是要取我们而代之。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阻止咱们和村里签约,为稳妥起见,他们才在做书记村长工作的同时放了这把火。所以这火,他们必须得放,哪怕后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至于……”杜逆看了看李哲,顿了顿道,“至于你说的村长书记们的前途,我看这不是问题。因为按照他们的计划,这火势肯定会控制好的。而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料。在这种情况下,村长书记应该不会被免职,顶多记个大过什么的。如果弄清楚真是人为纵火,那他们说不定就不会受到处分。退一万步说,就算火势失控,村长书记因此丢了官位,但我认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只要钱到位,那一切就都好办。”

“是啊,金钱的力量是无坚不摧啊!”李哲感叹道。

“钱过一万,可以役鬼,钱过十万,可以通神哪!”杜逆也笑了笑,话锋一转道,“我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找出那个幕后指使的人,也就是我们的对手。不然我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能打败他呢?”

王墨点点头。

李哲叹口气道:“可是,我们从哪里下手呢?我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一时三人无话,气氛有些沉重。

“发生火灾的时候,苏媚生说她在酒店前面的树林里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差点就把她撞了。那人为了躲避她,情急之下撞到树上,晕了过去。可等我赶过去的时候,那人却不顾自己的伤势,着急跑了。现在看来,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应该就是放火的人……”半晌,杜逆打破沉默道。

李哲闻听面露喜色:“那只要抓住这个人,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使了!”

“从理论上讲是这样。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样做会有什么效果。”王墨淡淡道,“首先能不能抓到这个人还不一定;其次,就算抓到了这个人,也不一定能通过他找到幕后指使的人。”

“应该是这样。这个放火的人,应该只是个小角色。如果他是那个幕后指使者的手下,那他肯定会非常忠心,即使被抓住了,也绝不会出卖主人;如果是被人雇用的,那就更不好办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他们两个可能根本就没见过面。”杜逆有些失望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我认为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到时候不管这个放火的人招不招供,我们都会查到他的老板……”王墨边思索边说,“如果刚才我们对整件事情的分析都正确的话,那很显然,他们不会这么弱智,肯定会在网上雇人的。”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租赁土地的事,就这么算了?”李哲有些茫然。

“当然就不能这么算了!”王墨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浓浓的夜色,语气坚定地道,“我和你俩交个底,集团总部非常看好咱们这个温泉项目。因此城南村的土地,我们志在必得。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看看城南村村长和书记的反应,是不是真像咱们猜测的那样,之后咱们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

杜逆点了点头,干了杯中酒道:“既然人家已经打上门来了,咱们应战就是了!我倒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李哲并未作声,只是一边喝酒一边频频点头,以示自己同意二人的说法或者建议。其实在李哲心里,能否租下城南村的土地并不重要,因为这里无论是保持现状,还是如愿建成温泉中心,杜逆都是横在他前面的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