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四十四、一波未平
作者:周不乐  |  字数:5045  |  更新时间:2020-01-21 05:49:01 全文阅读

大门这边,在李哲和员工们的努力下,游客们仍慌乱但有秩序地往外面撤离。

“大家快看啊,火小了,火小了!”不知谁喊道。

李哲看那火势,的确渐渐小了下去,看样子根本不会蔓延过来,于是急忙喊道:“大家别跑了,没事了,火根本烧不过来!”

众人停下脚步,已经跑到酒店大门外的客人们,有的直接打车回市里,有好事的陆续走回到酒店前面,聚在一起边看火情边议论纷纷。有的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看那火光,刚才还有点冲天的意思,现在已经小了许多,而且还在继续减小,好像过一会儿就会熄灭的样子。在黑夜里看起来虽然还是有些可怖,但给人的感觉安全了许多。

“没事了,我们安全了!”

“哎哟,吓死我了!这儿什么地方啊,吃顿饭也要人命啊……”

“可不是咋地!本想着来放松放松,这下可好,搞的跟密室逃脱似的!”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酒店安排的节目呢,为了给咱们顾客整点儿惊喜,就根本没往外跑,后来才发现是真的……”

“哎我说你想像力也真够丰富的,这火灾还能事先安排?”

“想想也是,现在他娘的只剩下惊吓了!还好这火没着起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想想都后怕……”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更有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转发朋友圈。

忽然,一名女游客尖叫一声:“哎哟!我的钱包和手机不见了,你们谁看见了?我的钱包和手机……”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被这个女人吸引过去。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浓妆艳抹,一身绿色的休闲装扮,却在外面披了一件红色的风衣,很是扎眼。脖子上挂着一串长长的缀满珠子的项链,珠子有鸽子蛋大小,通体金黄,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子做的。双手的手腕上,也分别缠着几串带珠子的手链。此刻,这个女人满脸是汗,又是翻衣兜又是找手包,一边找一边夸张地自言自语:“你说我家老刘当初就不同意我来,我非得来,这手机是苹果6S,现金也有小一千呢!唉,你们说,这……这可怎么办哪……”

在她身边的一个小伙子道:“阿姨,您再找找,是不是刚才跑得匆忙,把手机和钱包落哪儿了?”

“没有没有!这手机和钱包一直都放在我这个手包里面,我记得清清楚楚……”中年女人一边说一边又像证明给别人看似地重新打开手包,里面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女性用品,根本不见钱包和手机的踪影。

“报警啊,让警察来查呗……”

“警察来有什么用?刚才乱哄哄的那么多人,要是有人偷了东西,现在早跑了……”

“也是。咱们吃饭的时候,我查了一下,一共有三十多桌呢!一桌按十个人算,那就有三百多人,现在你们看看还剩多少人了?一半都不到了……”

“你告诉我你的手机号,我打一下,看看关没关机。要是关机了,那就是被人给偷走了;要是没关机的话,那就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刚才把手机和钱包落哪了,再就是被别人捡到了,而且这个人还挺讲究,打算还给你。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还有找回来的希望……”

中年女人急忙说出手机号码。那人拨通,众人屏息静听,稍后,里面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

“完了,肯定是被人给偷走了。”

“是啊,那个人根本没想还给你,不然他就不会关机。”

“手机和钱是小,我那钱包里还有身份证和好几张银行卡呢!哎呀,这可怎么办哪!”中年女人急得直跺脚。

“我看没啥大事。因为小偷不知道你的银行卡密码,就取不出钱来。”

“不对,你的身份证不和银行卡一起丢了吗?要是小偷拿着你的身份证和卡到银行去,说不定能取出钱来呢?”

“你拉倒吧,本人不去,怎么能取出钱来呢?”

“她身份证不是在小偷手里嘛!到时候小偷就说是她委托的……”

“那小偷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吗?他才为会这么傻呢!”

“你们都别瞎吵吵了,依我看,你赶紧给银行打电话,把你的卡挂失喽要紧!”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中年女人一边说一边一把拿过刚才那人的电话,摁了几个键子又颓丧地放弃,带着哭腔道,“挂失得需要告诉人家银行卡的号码吧?我一个都没记住,这……这可怎么办哪……”

“没事,你回去好好想想,实在不行就和银行沟通,应该能够解决。现在快半夜了,银行不会办公,那个小偷就算有胆子去银行,也得明天白天去,你还来得及!”

“可要是小偷猜到了你的银行卡密码,那他就能在提款机上取钱了……”

“这基本上不可能!再说了,就算小偷猜到了密码,他一天也只能取两万……”

“不对吧?我听说这帮人厉害得很,还可以通过刷卡消费或者是转账什么的,总之就是把你卡里的钱都弄光……”

众人一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女人越听越急,越听越没主意,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翻看查找手里的包,明明知道没有,但还是希望下一刻奇迹就会出现。

“找酒店哪,你东西是在酒店这儿丢的,他们得负责任哪!”一名游客建议。

“对!打酒店!这什么破地方,又是着火又是丢东西的,都赶上黑店了!”

“找他们,不给解决就到消协去投诉他们……”

女人仿佛被打了强心剂,立刻抬起头一边找酒店的工作人员一边尖声叫道:“酒店的人呢?有没有酒店的人,你们给我滚出来!我丢东西了,好几万块钱呢!你们得包赔我的损失!不然我就到消协告你们去……”女人喊完,又向四周看了看,见没人理她,转身向酒店大厅一阵风似的冲过去。

有好事的人在后面边起哄边跟着,一起涌向酒店大厅。

此刻,王墨和父亲,以及刚回来的杜逆苏媚生等人正在酒店北侧的墙边观望火情,见火光终于渐渐熄灭,几个人都长长舒了口气。

“消防那边什么情况?”王四海有些不放心地问。

“爸,您放心,已经打完电话了,过一会儿应该就能到。”王墨道。

王四海又看了看火势道:“这火看来马上就要熄灭了。为安全起见,我看这样,小墨,等会你先派几个人过去查看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潜在的危险。如果有,就想办法弄一下,别等消防没到,这边再着起来……”

王墨道“好的爸,我这就派人去。”

“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真有安全隐患,能弄就弄,不能弄就赶快撤离,等消防的人来了再说,千万不要再弄出什么事情来!”王四海叮嘱道。

“好的我知道啦!”王墨说完转身看向杜逆。

杜逆会意,刚要找人,一名员工忽然气喘吁吁地跑到王墨跟前道:“王经理,不好了,一个游客说她的手机和银行卡都丢了,那卡里面有好几十万哪……”

“你别着急,慢慢说,天塌不下来。”王墨闻听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王四海见状,冲那个员工沉着地摆摆手道。

那名员工平静下来,说了事情的经过,末了着急道:“王总,那个女人正在前台闹呢,我看她那身打扮,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您看……”

王墨犹豫片刻,看了父亲一眼道:“走,过去看看!”

杜逆看了王四海一眼,转身对王墨道:“王总,要不……要不你回避一下,我先过去看看。”

王墨有些犹豫,看了杜逆一眼,又转身看向父亲。

王四海对儿子的表现有些不满意,沉着脸道:“小墨,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在这种时候,你必须要冲上去,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说完又转头看了杜逆一眼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但这种时候,小墨已经没有退路,作为酒店的负责人,他必须第一时间解决问题,安抚好游客情绪。今晚发生的事,已经对酒店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这时候我们这边再拖拖拉拉,只会让游客们更不满意!”

杜逆点点头,心想果然姜是老的辣。要是在平时,自己的建议可以让王墨有个缓冲余地,但现在事情紧急,的确不宜拖拉,还是速战速决方为上策。

“那好,我直接过去。那个……爸,妈,你们就不要过去了,陪蒋伯伯他们先回市吧,这边我能处理好……”王墨说完向酒店走去。

杜逆等人急忙跟在后面。

史凌波想要上前对王墨说些什么,被王四海拦住。这样的事情,他们的确不适合参与。再者,他也想看看儿子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

大厅这边,女人正在撒泼,大喊大叫:“你们经理呢?怎么还没来?你说你们这是什么地方啊?吃顿饭差点要人命,东西还丢了,你们这是黑店哪……”

李哲正在劝解:“这位大姐,咱们有话好好说!东西丢了谁都着急,但也不能无理取闹啊……”

“我怎么没理了?我怎么无理取闹了?你说!东西是不是在你们这儿丢的?是不是?!我实话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把东西给我找回来,我跟你们没完!我……我到消协去告你们,我把你们的所作所为发到网上去,让你们关门……”

“对!告他们!这什么破地儿啊,又是着火又是丢钱的……”看热闹的跟着起哄。

李哲头一下子大了,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反复说:“你消消气,有话咱们好好说;你消消气……”

王墨见状,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中国大妈的战斗力,那是全世界都瞩目的。王墨一下子想起了救苏媚生的事,对眼前的大妈不禁心生了几分忌惮。

“这个是酒店的经理,你找他啊!还有,那个,好像是董事长……”一个围观的人唯恐事不大,指着王墨和王四海叫道。

女人闻听,张牙舞爪地向王墨冲过来,边走边喊:“你赔我手机!你赔我钱……”众人跟着起哄,期待看一出好戏。

王墨没了主意,本能往后躲,杜逆见状从王墨身后上前两步,摆手挡住女人,大喝一声:“你给我住嘴!”

这声音实在太大,女人一下子被震住,愣了一下,见是个毛头小子,又嚣张起来,刚要开口,杜逆已经抢先说话:“你给我听好了!我告诉你,这酒店是公共场所,你钱包丢了,那是你个人没看管好,与我们酒店无关!你要是再敢无理取闹,我们就报警,告你寻衅滋事!那个保安,她要是再敢撒泼,就把她先给我控制起来!”

两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应声走过来,站在女人旁边。

女人气势稍减,仍嚣张道:“你们报警,老娘我还要报警呢!东西是在你们酒店丢的,怎么能与酒店没有关系呢……”

“那好,咱们现在就报警,一切等警察来了再说!”杜逆强硬反击,顿了顿道,“我劝你冷静一下,不要冲动!你想想,你去商场买东西,钱包丢了,商场会赔给你吗?凡事咱们都得讲理是吧?”

女人气势又减,但仍强硬道:“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我这钱和手机都是在你们酒店丢的,你们就没有责任吗?”

“待会警察过来,我们会配合他们,尽量帮你找。至于我们是不是有责任,有多大责任,这你我说了都不算,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所以阿姨,在警察来之前,我看你还是先和银行的客服联系,看看怎么把丢的银行卡挂失了,这才是最要紧的。给,这是我的手机,你先拿去用吧……”

女人气势彻底矮了下来,不再吵闹,接过手机急忙给银行打电话,询问挂失的事情。

王四海赞许地看了杜逆几眼,心想,这个年轻人倒是个可塑之材。又看看王墨,不禁摇了摇头,心想这孩子还是嫩了点。

处理完这件事,王墨等人来到门外,再看着火的地方,已经看不到火苗了。李哲见状,和杜逆一起带领几个员工拿着灭火器去灭火。远处,警笛的声音越来越响亮,看来是消防车来了。

王四海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本想留下来亲自处理善后事宜,但一是没什么事了,而且着火点在酒店的围墙外面,不属于酒店的占地范围;二是蒋副总等人毕竟是客人,让人家等在这里也不好。于是王墨劝父亲先走。王四海也就不再坚持,带着史凌波和陈香等人一起送蒋副总等人去市里的酒店。

游客也陆续离开。周际孙阡陌等人想留下来帮王墨做点什么,被王墨劝走。刚才喧嚣嘈杂的酒店前面的空地上,除了奄奄一息的篝火和忙着搬音响等设备的工作人员,已经基本没有游客了。停车场上,还有几辆游客开来的车,看样子应该是人还没走,去着火点看热闹去了。

不管怎么样,这场火灾有惊无险,失窃人的情绪也得到了控制。王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颗心彻底放到了肚子里,嘱咐工人处理好篝火,信步朝着火点走去。

火已经熄灭,除李哲杜逆及酒店的几个员工外,还有十多个游客,众人正围着着火点,议论纷纷。

月色正好,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不停地照来照去。王墨依稀能够看清,这个着火点呈圆形,面积不大,直径十米左右的样子。中心部分的地面上都是灰烬,可以看出曾经发生过剧烈燃烧,而且烧得很彻底。同时也能够判断出大火是从这里燃起的,之后向四周蔓延开去。好在四周都是高大稀疏的树木,火才没有着起来。

“这里原来一定是有干柴什么的吧,不然怎么会着起来呢?”一个游客拿着手电,边照边说。

“那这火是怎么着起来的呢?我看如果没人故意点,肯定是着不起来的。”

“那谁会闲着没事,深更半夜的到这里放把火呢?”

“是啊,真奇了怪了……”

……

王墨边听众人议论边看,心里也觉得蹊跷。李哲和杜逆走过来,李哲指着着火点,想说什么,被王墨用手势阻止。李哲会意,转身对众人大声说:“大伙都听着,这里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

杜逆接着道:“已经很晚了,大伙都散了吧。那个王总,李经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他们几个在这里看着,估计消防车也快到了。”

“也好。不过待会消防那边可能要问你们一些情况,你们如实回答,配合好人家工作。”王墨道,“还有,一会警察也会来,我先回大厅等着。”

“这你放心,有我呢。”杜逆道。

王墨李哲往酒店走去,那几个看热闹的人怕呆会警察问他们了解情况,那样会很麻烦,搞不好这一宿就不用睡觉了,于是也都急忙回到酒店,开车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