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四十三、蹊跷火灾
作者:周不乐  |  字数:5213  |  更新时间:2020-01-20 06:33:01 全文阅读

晚八点,外面的客人已经吃喝完毕,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篝火晚会正式开始。王四海等人从楼上下来,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兴致勃勃地观看。只是周际那桌,因为瘦子喝多了,留在沙发上睡觉,其余人和周际沈至洁一起来到楼外。

月色朦胧,工作人员在酒店四周围墙的树上早就装饰了彩灯,此刻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别有一番景致。楼外的空地中央,工作人员把火生起来,先是添加一些树木的细枝,待火势起来后,再加稍粗一些的木头,最后再加上几块粗的,这样就能坚持一个多小时。为让木头尽快燃烧,工作人员又泼了一些汽油,不到一刻钟,火势已然熊熊,照亮了楼外的空地。

与此同时,从市里请来的二人转演员们在篝火旁卖力表演。火势起来后,表演结束,游玩的客人们开始闪亮登场,在演员们的带领和示范下,众人手拉手,围着篝火跳起了舞蹈。

篝火旁边,还特意配备了歌厅里的音响点歌等设备,游客兴起,可以随时高歌一曲。

这三百多人,绝大部分都喝了不少酒,因此兴致高昂,或唱或跳,或歌或舞,场面热烈,一时间好不热闹。

受众人影响,王四海等人也就不再矜持,来到篝火旁和众人一起跳舞唱歌。周际孙阡陌艾婉莹等人也兴致盎然地参与其中,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时光。

有几个年轻人,即兴跳起了难度颇高的街舞,一时间引来阵阵掌声尖叫声。稍后,顾小乔和楚卓也不甘示弱,跳了一段高难度的拉丁舞,把气氛推向了高潮。

苏媚生和众人围着篝火跳了几圈舞后,有些兴致索然,就偷偷跑到酒店前面的树林里,沿着小路一边走一边想心事。

说实话,今天晚上苏媚生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且不说她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场合;再者,一个楚卓就够让人心堵的了,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史凌波。在酒桌上,苏媚生能够感觉到史凌波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的明显敌意。而她和楚卓曾经是恋人的事,那几个人也应该知道了,不然顾小乔也不会拿她当靶子,含沙射影地反击王四海。

如果这些她都能接受,但王四海的那番话,不能不让她心存芥蒂。苏媚生能听得出来,王四海这是在怀疑她呀!而她所处的位置,她和楚卓的过往,又让这一怀疑顺理成章。她真是百口莫辩!

而当初苏媚生看到楚卓的报价时,她也感到非常惊讶,继而产生了同王四海一样的想法。只不过,她把这一切都藏在心里,正在暗中调查,只不过目前一点头绪都没有。因为她知道,以王四海的精明,不会看不出来问题,而她无疑就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

我想要的一切,我会光明正大地去争取。我不使手段,但也绝不容许别人误解陷害。苏媚生决定找时间同王墨好好谈谈,希望在他的帮助下能够尽快找到那个泄密的人,还自己一个清白。苏媚生知道,如果王墨这边合同成功签订的话,之后巨量的建设工程,肯定还得通过招投标,而那个泄密的人就有可能再次在利益的驱使下铤而走险。

这样想着,苏媚生就平静了许多,开始欣赏起周围的景色来。月色朦胧,周边景物依稀可见,不太清晰,但也不十分模糊。这栋酒店,虽然距离主路不到一公理,但整体坐落在一片平整的山地中间,背靠山体,前后左右都是树林,从左侧的大门出去,拐个弯与主路接通。因为主路从山脚下逶迤而过,而度假中心与主路在山体两侧,老死不相见。

酒店周围的树林里,本没有路的,因为来游玩的人多了,再加上日积月累,就在树林里形成了一条条窄窄的小路。苏媚生所处的位置,距离篝火也就两百米左右,但因为中间隔着树林,她只看得见篝火和模糊的人群,却听不到声音,仿佛观看一部无声影片。

这样的角度和效果让苏媚生感觉很新奇。苏媚生正出神地看着,忽然,她发现人群有些慌乱,纷纷向酒店左侧的大门方向跑去。再一细看,发现有火光从酒店右侧围墙外的树林里升腾起来。

难道是失火了?!苏媚生不由得心一紧。

的确是失火了!本来人们玩兴正浓,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失火了,快跑啊!”众人一下子慌乱起来,一看的确有火光从酒店右侧的树林里着了起来,于是纷纷向酒店左侧的大门跑去。

这火光,开始并不怎么显眼,片刻之后忽然一下子炽焰暴涨,直冲天际,火光映红了整片山林,大有愈燃愈烈之势。

王四海等人玩了一会,毕竟年龄大了,正收拾完东西在酒店门口准备要走,见此危急情况,王四海急忙大喝一声:“大家不要慌!赶紧离开这里!”

王墨也急忙大声喊:“大家不要慌!大家不要慌!赶紧从大门离开这里!”说完看着父亲,焦急道,“爸,您和我妈还有蒋伯伯他们先走吧,这里有我呢!”

“那怎么行啊,妈在这里陪你!”史凌波不肯走。

王四海顾不上妻子,转头招呼蒋副总等人快走。蒋副总朝着火点看了看,沉着说道:“我看没啥大事!就算这火烧到酒店围墙旁边,但围墙到酒店大楼中间有一百多米空地,应该烧不到酒店这里来的。”

王四海看了一下,的确如蒋副总所言,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慌乱有些懊恼,坚持道:“为防万一,蒋副总你们还是先撤吧!魏总,你负责蒋副总他们的安全……”

“不急不急!我看这火一时半会也烧不到这儿来,你先不用管我们,组织客人疏散要紧!”蒋副总道。

王四海见状也就不再坚持。

王墨道:“爸,妈,你们在这里陪着蒋伯伯他们就行,一切都有我呢!”说完转身朝人群跑过去,边跑边喊:“大家不要挤,保持秩序!不要挤……”

人们受到惊吓,潮水般向大门口涌去,不时有人喊:“快跑啊!大火马上就烧过来了,再不跑就没命啦……”

场面更加混乱。开车来的有的顾不上车,直接往大门跑,有的上了停在院子里的车,急躁地鸣笛,试图在人群中冲出一条路来。不过人们都往大门口跑,根本没人给车让路,一时场面混乱而危险。更有着急的,就从墙上直接翻过去,跑到院子外面。

杜逆和王墨李哲等人一起维持秩序,喊得声嘶力竭但收效甚微。杜逆见状几步跑到篝火旁边,拿过麦克,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不要慌!着火的地方离咱们这里有两百多米,根本烧不到这儿,大家都不要慌!那个李经理,你带几个人继续疏散人群;徐闻,你赶紧打119报警;酒店的服务员注意啦!平时负责哪个楼层的服务员,现在还负责哪层,现在就去自己负责的楼层清查一下,如果有客人,赶紧带他们下楼!还有……你们几个,对!就你们,赶紧上楼,把每层的灭火器都拿下来,然后到我这儿集合!快!……”

着火点在墙外面不远处的树林里,目测距离墙近百米,而墙距离酒店大楼也有一百多米,中间都是空地,就算火烧过来,也顶多烧到墙那边。加之没有风,而且火势与刚才相比,已经小了许多,因此酒店可以说是安全的。但为了防止万一,还是要尽快疏散人群,清空酒店里的人员。

王墨听到麦克声,快步来到杜逆跟前。杜逆忙道:“王总,你赶快带着董事长和夫人他们先撤吧,这儿有我呢!”

王墨摆摆手,拿过麦克道:“大家不要慌!我再说一遍,我们这里是安全的!着火的地方离咱们这里有两百多米,中间还有空地,不会烧到这儿的,大家不要慌!请大家听我们工作人员的指挥,有秩序地往外面撤,不要拥挤……还有,开车来的客人注意一下,请你们现在不要开车,到我这儿来集合,待会咱们统一把车开出去……”

苏媚生见起火,急忙往酒店这边跑。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但她知道,她是盛世集团的一名员工,有责任保护史凌波和顾小乔等人的安全。

苏媚生正沿着小路跑,忽然听到一阵马达声响,待回过神来,只见一辆摩托车正高速从前面的一个岔道拐过来,直直地向自己撞来!

苏媚生惊叫一声,吓得一下子呆在那里,本能地用手护住头,闭上了眼睛。万分惊恐中只听得耳边风声划过,之后“嘭”的一声,再没了动静。

片刻过后,苏媚生从指缝间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没事,急忙查看四周,只见一辆摩托车倒在路边,一个戴头盔的人躺在摩托车旁边,一动不动。

苏媚生定了定神,跑过去一看,那人尚有呼吸,看样子是晕了过去。苏媚生焦急地叫了几声,那人却没有反应。苏媚生见状不再理他,边往酒店跑边拿出手机打120。

周际孙阡陌等人围着篝火跳得正高兴,听到“着火”的喊声后,本能地随着人群往外面跑。没跑几步,周际惊叫一声,转身又往回跑。孙阡陌见状,急忙拉住他:“你干什么去呀,快跑呀!”

周际急道:“有一个同学喝多了,现在还在二楼的包房里躺着呢!我得把他带出来!”

孙阡陌咬咬牙,也跟着往回跑。

“你来干什么,赶紧撤,别给我添乱!”周际喊道。

“别废话,救人要紧!”孙阡陌边跑边喊。

孙政达和艾婉莹沈至洁等人也跟着往回跑,周际见状,急忙叫道:“你们几个,赶紧回去!人多反而添乱,有我和阡陌就行了。那个孙政达,你负责把艾婉莹和沈至洁安全带到酒店外面。听明白了吗?!”

孙政达还想坚持,孙阡陌把眼一瞪:“听周际的话,赶紧带她们走!”

孙政达狠狠心转回身,带着艾婉莹和沈至洁等人往大门方向跑。沈至洁边跑边回头:“周际,你俩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在酒店外面等你们!”

周际和孙阡陌冲进酒店,直奔二楼,叫醒那个还在沉睡的同学。一开始两人搀扶着往楼下跑,后来周际见速度太慢,索性把那人背起来,孙阡陌跟在后面,很快就到了一楼。

这时候,酒店的服务员也在杜逆的安排下跑进酒店,分别清查房间和取灭火器。

苏媚生跑回酒店,见到王墨,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王墨见局势基本控制下来,就让杜逆过去看个究竟。

杜逆和苏媚生快步向出事地点走来,朦胧月光下,远远地看到一个人正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又费力地扶起倒在一旁的摩托车,挣扎着试图爬上去。两人对视一眼,加快速度向那人走过去。

那人见有人来,显得有些慌乱,更加着急地往摩托车上爬,没想到一不小心连人带车又都摔倒在地。苏媚生和杜逆走到那人面前,见那人还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苏媚生道:“你就是刚才骑摩托车摔倒的那个人吧?你别着急,我打了120,一会救护车就会来了。”

那人却仿佛没听见,依旧龇牙咧嘴地挣扎着想爬起来。杜逆见状急忙阻止道:“你好像受了伤,而且很严重。你别乱动,否则可能会很危险!”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胸骨肋骨断了,患者一定要躺在原地等待救援,不要乱动,否则断骨极有可能把心肺等内部器官扎破,对身体造成二次伤害。

那人闻听不再挣扎,躺在地上不动。杜逆仔细打量那人,但看不太清,朦胧中只觉得很年轻。那人见杜逆打量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只留给杜逆一个侧脸和一块阴影。杜逆见状笑笑,安慰道:“你别着急,救护车过一会儿就会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见那人不作声,杜逆看了苏媚生一眼,两人走到一旁,小声商量。杜逆道:“我看应该没什么大事,顶多断了几根肋骨什么的。”

苏媚生撇撇嘴,心想,肋骨断了还不是大事,那什么才是大事?不过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杜逆怎么处理。

杜逆看了看远处的着火点,发现火势已经明显小了下来,长出一口气道:“还好,这火总算没有着起来。”

“是啊,刚才把人都紧张死了!”苏媚生也仿佛劫后余生道。

杜逆看了看酒店方向,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面露焦急之色道:“酒店那边现在还很乱,需要人手去处理,可是……”

“那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守着等救护车来。”苏媚生见状道。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杜逆斩钉截铁道。

苏媚生心里一暖,道:“要不,咱俩一起回去?这人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大事。”

“也不行。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等救护车来。”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苏媚生边说边转身离开。

“喂!你等一下!”杜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来到苏媚生跟前,一脸严肃地问道:“你说这个人,是从着火点的方向过来的?”

“是啊……”苏媚生顿了顿,也反应过来,失声道,“那他会不会是……”

杜逆一把捂住苏媚生的嘴,作手势让她不要喊,随即放开手。苏媚生意识到自己失误,不禁羞红了脸。

突然听到摩托车发动机响,两人回过头时,却见那人不知何时已骑到了摩托车上,打着火向他们二人驶过来。

杜逆急忙喊道:“喂!你受了重伤,这样做会很危险的!你快停下,等救护车来!”

苏媚生也在一旁喊。那人却仿佛没听见,突然加大油门向二人冲过来,转瞬间就到了面前!

苏媚生吓得一下子呆立在路中间不知所措。杜逆本来已经凭本能闪到路边,见状顾不得危险,一个鱼跃扑倒苏媚生,两人一起向路边滚过去。只听得“嗖”的一声,摩托车贴着杜逆的后背射了过去,转瞬间不见踪影。

待一切平静下来后,杜逆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把苏媚生紧紧抱在怀里,情急之下急忙松手。苏媚生也刚好缓过神儿来,不禁羞红了脸,急忙从杜逆怀中挣脱。刹那间四目相对,随即又分开,别有一番滋味在彼此心头。

两人有些狼狈地爬起来,杜逆关切地问:“你没什么事吧?”

苏媚生不敢看杜逆,红着脸一边拍打身上的土和树叶一边小声答:“我没事。那个……你也没事吧?”

“你没事就好。我没什么事。”片刻之后,杜逆已恢复了平静,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在地上仔细搜寻起来。

“你说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好坏分不清……哎,你在那找什么呀?”苏媚生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喋喋不休道。

杜逆边搜寻边回答:“从这个人的表现来看,很可能与火灾有关。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苏媚生终于清醒过来,叫道:“对呀,这人急着跑,肯定和这火灾脱不了干系……哎呀!该不会就是他放的火吧?可惜让他跑了……”

杜逆见苏媚生一惊一乍的可爱样子,不禁笑了笑,没接话茬,低头继续仔细查看,终于找到几块塑料碎片,小心收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