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一、王墨回国
作者:周不乐  |  字数:4270  |  更新时间:2019-11-07 11:31:19 全文阅读

刚放寒假,王墨正准备趁着这大学期间最后一个假期,和女友好好去欧洲游玩一下,没想到,这边刚做好旅游攻略,那边却突然接到母亲电话,要他必须马上回国,有要事面谈。

“妈,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我这边已经计划好了,要和同学去欧洲……”王墨有些不甘心。

王母不容置疑:“欧洲可以以后再去,但是如果你不抓紧时间回来,咱们这个家可就要保不住了。”

王墨一听头就大了,心想肯定又是因为父亲的事。当然,这里面也有母亲的原因。

这些年来,随着家里生意越做越大,王四海成了不折不扣的富豪,于是像所有类似家庭一样,身体不好在家做全职太太的妻子的危机感与日俱增,整天疑神疑鬼,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慌不已,进而设想无数种可能把自己吓得半死,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奋起打响家庭保卫战。

这几年来,王四海已经被妻子给“出轨”了N次,虽然最后都被证明为子虚乌有,但妻子依然像是防贼一样防着他,这让他烦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而夹在父母中间,每次遇到这种事,都让王墨头痛不已却又无法逃避。

放下电话,看着自己花了好几天时间做好的攻略上的诱人景色和美食,王墨无奈地咽了口口水,长叹一声,唉,欧洲,你还得再等我一段时间。

女友韩楚楚开门进屋,一阵风似的刮到王墨面前,兴奋地打开一个购物袋,取出一套黑色的真丝蕾边泳衣:“当当当当!怎么样,性感吧?这是我为这次旅行特意买的,对了,还有,我也给你买了一件,你看看……”

韩楚楚边欢呼雀跃着边打开另一个包装,忽然发现男友一点反应也没有,再一看,还拉着一张苦瓜脸,不禁有些诧异:“你怎么了?”

见男友依旧没反应,又拿起那件真丝泳衣,在镜子前面比了比,坏笑道,“你该不会是觉得太露了吧?”

韩楚楚身材适中,五官精致,尤其是皮肤特别白,有点像白色人种,但细看又不是那种千篇一律、有些呆板的白,而是白中透着晶莹,透着粉嫩,对了,就是那句老话:肤如凝脂。这件黑色的泳衣穿在她身上,简直是绝配。

王墨看着可人的女友,心情一下子变得好起来,也坏笑道:“无论露与不露,你都——”然后两人非常默契地一同喊,“楚——楚——动——人——”

韩楚楚第一次和王墨见面时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我叫韩楚楚,楚楚动人的楚楚。”顺理成章地,正式成为男女朋友之后,楚楚动人这个成语在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使用频率便空前提高。

笑闹了一阵后,王墨叹口气,愧疚地道:“亲爱的,这次旅行,我不能陪你去了。”

“为什么?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而且……而且飞巴黎的航班已经定好了……”韩楚楚有些不解。

王墨把女友拥到怀里,脸贴着她的头发,温柔地说:“实在对不起啊,母后来电,说是家里要发生宫庭政变,急着召我回去处理。”

韩楚楚一把推开男友,不悦地道:“哎我说你妈怎么回事啊?你说说,咱俩认识这一年多来,你妈她因为类似的事闹了不下三回了吧,最后查证还不都是子虚乌有?唉,我真是服了她了,你说她,她这不是神经病吗……”

“打住打住,不管怎么样,她毕竟是我妈,我不高兴你这样说她。”王墨有些不高兴。

韩楚楚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头,急忙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妈她是不是太不自信,太草木皆兵了?而且每次发生这样的事,她都要把你拉上,你说……”

“那有什么办法?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关键时刻,她不找我找谁?我也知道,我妈她是有些神经质,可是你想想,我爸正值壮年,手里又有几个钱,而且做生意难免要经常出差啊,出去应酬啊,因此有些风言风语传出来也很正常。唉,但愿这次又会是虚惊一场。”王墨有些无奈。

“看来你对你爸也不是太放心啊。”韩楚楚调侃道。

“你瞎说什么哪!我爸可是道德品质高尚的人好吗?只是……只是我妈总这么闹腾,再加上我爸身边总有美女环伺,时间长了,即使他俩当初感情再好,我爸他难免也会不满,唉……”王墨有些郁闷。

看男友一肚子烦心事,韩楚楚有些怜惜起来,走过去拉住男友的手,边晃边说:“好啦好啦,我能理解你,也能理解你妈妈。没事,这个假期我自己玩去,你该回家回家。”

“谢谢你能理解我啊,真的谢谢你。”王墨愧疚道。

“唉,谁让我品德高尚冰雪聪明又善解人意……最最关键的是……爱屋及乌呢?好啦,我洗澡去了。”韩楚楚说完转身离开。

王墨看着女友动人的身影消失,苦笑一声,信步踱到窗前,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若有所思。这幢别墅,是在他留学第二年,母亲特意买给他的。他本来不同意,但母亲非要给他买,并坚持在房产证上只写下他一个人的名字。他知道,除了父亲,他就是母亲唯一的依靠,如果父亲那边真的发生了什么情况,那母亲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他了。

可是这样的事,真的是不好处理,闹不好乌龙不说,尤其他作为儿子,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他注定要在中间受夹板气。可是没有办法,人生中总有些事情是令人无奈的,总有些事情是无法剪断理清,甚至是费力不讨好的,除了承受,并没有两全之策。

孙阡陌躺在床上,蓬头垢面地戴着耳机看手机追剧,母亲在厨房喊:“阡陌,家里盐没有了,你下去买点盐。”连喊两遍,见女儿没有反应,孙母推门走进女儿房间,一见女儿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拽掉耳机,在女儿耳边喊:“家里没盐了,你下去买点盐!”

孙阡陌正看到兴头上,吓了一跳,清醒过来后一边抢耳机一边不高兴地咕哝:“知道了知道了,等我看完这集就去。”

“等你看完这集,菜早就出锅了。不行,现在就去!你弟马上就回来了。”孙母说完,一边收拾一边唠叨,“你看看你,这都快十二点了,还不起来……哎呀,你看看你这屋子,乱得不成样子,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要我天天给你收拾屋子……唉,天天不是看手机就是玩电脑,也不想想自己将来咋办……”

孙阡陌忽地一下坐起来,生气道:“你有完没完?烦不烦啊!”

“怎么?说你几句还不行了,我说的不对吗?你都这么大了……”孙母又开始念紧箍咒。

孙阡陌捂住耳朵打断母亲:“我倒是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行啊,送我出国啊!”

孙母一时无语。孙阡陌不屑一笑:“算了,就当我没说,反正你也说了不算。”

孙母没有反驳,叹了口气,神情黯然地走出女儿的房间。孙阡陌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忽然间觉得特别憋闷,于是穿衣下床,到卫生间草草洗漱一下,出门散心。

早在孙阡陌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就答应她,等她高中毕业后就送她去国外留学,因此本来就不怎么用功的孙阡陌把少得可怜的学习时间都花在了英语上,除了英语特殊好外,其他科成绩平平。没想到这两年来,父亲的陶瓷生意每况愈下,便不再提送她出国留学的事,高三那年,父亲干脆作出决定,将来只送弟弟出国留学,让女儿读国内的大学。

孙阡陌仓促之间参加高考,结果可想而知,分数刚过专科线,便央求父亲兑现当初的承诺,送她去国外。

孙阡陌虽然表面大大咧咧,但其实颇有心计,综合父母平时的言谈以及通过对父亲商店服务员的旁敲侧击,她大致给父亲算了一笔帐:虽然这两年生意没有以前好,但也是赚钱的,只不过没有以前赚得多罢了。况且父亲已经做了十多年生意,日进斗金说不上,但家里除了房产,存款多了没有,二三百万总该是有的。

孙阡陌于是努力争取,但父亲坚决不同意,表示家里财力有限,只能保证儿子出国留学,对于女儿,目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复读;二是他愿意多花点钱,送女儿去民办的三本院校。

母亲向来受气,在家里既无财权又无地位,甚至连丈夫有多少钱都不清楚,更是指望不上。孙阡陌一气之下,干脆啥大学也不上了,呆在家里整天和父母对着干。

外面阳光正好。孙阡陌却一点开心不起来,百无聊赖地走到小区门口,忽然看到弟弟孙政达和一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女孩站在门口说话。那女孩娇小纤弱,瓜子脸,柳眉凤眼,长得有点像八七版的林黛玉。孙阡陌认得这个叫艾婉莹的女孩,是弟弟的同班同学,住在对面的小区,和弟弟的关系非常好,两人经常结伴上下学,很有点青梅竹马的意思。

“唉,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我真不知道成绩出来该怎么和我爸妈说。”女孩苦着脸,摸了摸鼻子道,“我现在真有点后悔,当初要是不上这个快中快就好了。”

男孩安慰:“你别这么没有信心。你要知道,你当初可是咱们班唯一一个通过选拔调进快中快班的,多少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再说了,你能考上快中快,就说明你智力够用,你可能只是暂时不适应。”

“你这话怎么和我爸妈说的差不多啊!可是你知道吗?自从上了这个快中快,我就一直压力很大,成绩也一直往下滑,扪心自问,我也努力了,可是没用,现在我真的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而且我能预感到,这次考试,我的成绩只会继续下滑……”

“别那么悲观,下滑就下滑呗,以后赶上就好了。”

“但愿吧。唉,有时候我真挺羡慕你的,高中一毕业就直接去国外读大学了,不像我们,在一条道上挤得头破血流。”

“其实……其实我也挺痛苦的。当初我爸也答应送我姐出去留学的,但是这两年我爸生意不好,可能是赔了,就不再让我姐出去了,说是要把钱留给我。唉,想想我挺对不住我姐的,要不是我,她就能出去留学了……”

孙阡陌听到这里,心里一阵温暖,弟弟毕竟是对自己有感情的,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弟弟,她就能如愿以偿了。这样想着,心里刚刚冒出来的对弟弟的好感,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自己真的恨弟弟吗?也不是。弟弟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他的一切,目前也都掌控在父母手中。

对于她和弟弟的关系,就像动物世界里无数次上演的那样:当食物不充足时,父母只能把食物喂给最强壮的后代,羸弱的只能死掉。

孙阡陌叹口气,再看时,女孩已经离开,弟弟正掏出卡扣开小区的电子门。孙阡陌想了想,促狭一笑,突然从隐身处跳出来,把弟弟吓了一跳。

“好啊,这么小年纪就知道谈恋爱了,看我不告诉爸妈!”孙阡陌吓唬弟弟。

孙政达惊慌之下急忙辩解:“什么谈恋爱啊?你可别乱说!她原来是我同班同学,后来进了快中快了。对了,她就在对面那个小区住,因此有时我俩一起上下学。真的,我们就是同学关系,真的没有谈恋爱……”

“你说没谈就没谈啊,”孙阡陌眼珠一转,一副猫看老鼠的样子,“我看你俩的关系近得很!这都到家门口了,还不愿意分开,依依不舍地说个没完没了,看这样子啊,你俩不但已经谈了,而且还谈了好久了!你要是不老实交待,看到时候咱爸咋收拾你!”

孙政达因急而怒:“你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要我替你保密也行,喏——”孙阡陌用手一指不远处的蛋糕店,“卡布琪诺一枚,柠檬味的。”

孙政达也伸出手来,没好气地说:“你真是三千年翻个身,五千年挪一厘米的史前生物,懒的可以了,这么近还要支使我。拿钱!”

“废话,有钱我还用你啊!”

“我也没钱!”

“你没钱是不是?那好,就当我没说。哎,你说,咱爸今天晚上会不会有时间呢?我真想和他好好谈谈心。”

“你——好了好了,我投降,我现在就去卖血!”

看着弟弟气急败坏地走向蛋糕店,孙阡陌惬意地吹声口哨,双手插进裤兜,慢条斯理地在小区门前边踱步边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