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指北针1 > 正文
第八章 天下父母
作者:纸上皱纹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19-11-21 08:17:18 全文阅读

一场风波平息了。钱途总算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没人找他的麻烦,也没有人要他继续去上课了。当然,脸色还是要看的。家里,除了老太太,老钱、老崔还是合伙穿一条裤子。看来,警察的批评教育并没从根本上让他们认识到错误,钱途对迫害自己的老家伙还是太纵容。

老钱这几天托辞公司里忙,少与儿子交流,不过心里还是憋了一肚子的坏水,无时无刻不在想反攻倒算。首先是辅导班的问题,上不上?老婆明确要上,老钱心里也知道该上,但是前面已经表态了,说了不算,说话就不如放屁有分量,总放屁的男人肯定谈不上有什么威信。老钱想再坚持几天,至少让媳妇以及其他人等惶惶然翘首以待,他再表示慎重同意。不料在儿子问题上,崔春芳态度死硬,毫不顾忌,既然老钱不思悔改,崔春芳也态度武断,——这娘们就这大烟大火的性子让老钱受不了。以至于近几天夫妻关系不太友好,睡前甲方想搞一点催眠游戏乙方也不配合了。

崔春芳不讲游戏规则的行为让钱文化多少感到扫兴,总的来说这几晚他的情绪不错,虽说钱途的所作所为让他窝火,好在儿子能上高中,这比什么保健品效果都好。关于游戏缺人手的问题,钱总并不担心,然而考虑到四十以后身体保健很重要,青春万岁细水要长流。钱文化就没再跟妻子较劲,明确同意可以继续上辅导班。老钱又提了两个条件,第一,费用他不去交,太丢人。崔春芳说没用你交,我当妈的不嫌丢人。第二,再去读辅导班,钱途会不会还在那里打牌?即使不打牌,他会不会跑出去玩去?最好是有人盯着!陪读最好。谁去陪读?老钱说我公司天天有事,抽不出身。崔春芳说有人盯着当然好,我也愿意去,我们公司事就不多吗?我是财务兼出纳,王总随时都可能找我。只要你能和王总通融好,我陪儿子上辅导班。

王总是老钱喝酒喝出来的兄弟,为了自己的家事影响别人的生意总不太好,王总把崔春芳由一个装酒的工人调到自己公司做财务已经够意思了,不能再给他添麻烦。所以,两人不约而同想到另外一个人选——老太太。老太太作为最佳人选,优势很明显:首先小学教师退休,不存在不懂装懂的问题,教育是内行;二,身体好。尽管前两天让老钱气得差点生病,平时来看,操持家务很干练,估计那晚生病有一半是故弄玄虚。第三,疼孙子。遇到问题敢于冲在前面,绝对不可能在孙子的事上打退堂鼓。第四,绝对有时间。崔春芳自告奋勇说跟婆婆谈,虽说儿媳不如儿子,崔春芳认为婆婆和妈差不多,而且是说她的孙子,从谈话内容看是没有障碍的。

钱文化还有一张牌没有拿出来,就是那张高中录取通知书,现在,家里还有儿子一人不知道这件事,那天晚上本来想说没说成,几天来就没再说,时机不是很合适。现在,正是个好机会,这张大红的彩纸是上辅导班的一个最好的台阶,只要拿出这张纸往钱途眼前一摆,老钱觉得不用说,儿子就肯定吵着要去辅导班,拉都拉不住。

几天下来,老钱思路理顺了,和崔春芳商量了一下,准备找个时间找钱途谈一谈。崔春芳和婆婆已经谈成了。婆婆不光是痛快,而且很踊跃,她为能有一个发挥余热的舞台就差欢呼雀跃了。崔春芳作为媳妇很欣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且,婆婆压根就没考虑报酬的问题。多么好的老同志啊!那天晚上,为了孙子老太太跟儿子儿媳剑拔弩张,当时崔春芳很担心婆婆的立场,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婆婆在原则性问题上还是靠得住的。

崔春芳做了一桌钱途爱吃的晚餐,一家人欢欢喜喜气氛融洽,钱文化、崔春芳心怀鬼胎,不过伪装得挺好,瞒哄没有城府的儿子没一点问题;老太太一直对孙子关怀备至,祖孙二人无话不谈,最为亲密。看来还是老太太隐藏得最深,姜是老的辣。钱途没料到这几天大家对他这么好,没上辅导班也没人说三道四了,奶奶倒无所谓,爸妈的情绪很不错。这让他心情也好起来,尽管有一些疑惑,但一会儿就忘了。钱途没学过圣经,不知道有最后的晚餐,即使知道,估计领会得也不深刻。

在友好热烈的气氛中,晚餐结束。钱途想去玩会平板电脑,因为他刚下载了一部电影,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今天下午是顾聪聪推荐给他的,而且他也不喜欢洗碗。不料钱文化兴致很高的叫他,说有一样好东西给他,钱途只好耐着性子坐在爸爸身边。老钱郑重其事打开他的皮包,恭恭敬敬地拿出一张彩纸,双手递给儿子,然后眼睛望着钱途,就等听一声愉快的惊叫。钱途似乎反应没那么快,他拿着那份大红的通知书像在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读完一个字还要把文字传输到大脑中进行处理,简直像电脑中了病毒让老钱都要崩溃了。足足等了三分钟,或者四分钟也有,老钱没有来得及看表。钱途才抬起头,迷惑不解的问:

“我不是分不够吗?”

钱文化明白过来,他确信当年范进中举的场景今天又发生了,吴敬梓先生看了眼前的场景说不定会更有灵感。当年,自己也有这样的心态,激动了好久。他觉得人生就是一场戏,范进虽然可笑,但喜剧终比悲剧要强。如此看来,自己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值。

钱文化:“分数线又调整了,跟去年一样,你还超出好几分,看来,你们这一批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钱文化决定还是以正面鼓励为主。

钱途:“我去——行吗?这个成绩能考啥大学?”

崔春芳厨房里收拾完了,也过来坐下:“以后还要看自己努力,你不要有压力,虽然这次成绩不是很理想,但是你要有信心。”

钱文化微笑着朝妻子点点头,崔春芳除了夫妻生活上技能略逊,教育孩子还是一套套的。

钱文化:“只要有信心,成绩不好可以赶上去。你看,大家现在都在补课,上辅导班。”

钱途:“爸爸不是不想让我上了吗?”

崔春芳看了眼丈夫:“你爸爸那是看你不好好学,他能不想让你上吗?”

钱文化:“我当时是生气。”

钱途:“我还去那里?”

崔春芳:“行啊。只要你愿意。还有,明天去上学,我们想让奶奶陪着你。奶奶在家里总说闷,它还可以给你准备点冰激凌啊啥的!”

崔春芳感觉上面的理由不是很充分,担心儿子反对,急忙喊婆婆过来坐。

婆婆:“宝宝,我很闷,能不能和你去做个伴?”婆婆一脸小心。

钱文化:“对对,奶奶顺便还能去买菜!”

钱途坚决反对:“不行。买菜就买菜,干嘛去我那里?没听说过上课带奶奶去的。”

崔春芳对丈夫狗尾续貂的发言很不满,她生气的看了眼丈夫,但是。自己也没有很充分的理由,想了一想,只好又说:“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很闷啊!”

钱途:“奶奶去我就不去。”

钱文化:“奶奶是老师,你可以和奶奶讨论问题。”

钱途笑了:“奶奶还想举手回答问题啊!奶奶,要不你去听课,听完了回来给我讲吧。”

奶奶既虚心又心虚地连连摆手:“那可做不了。”

钱途:“爸妈,我们老师说我上职校更有优势,我还没想好呢。”

钱文化:“谁说上职校?不可能。你见好孩子有去那儿的吗!”

崔春芳:“上高中读大学才有出息。别听别人搅和。”

钱途:“我们老师说的:现在搞素质教育,成功的路很宽,我爸没读大学,现在不是当老板吗?”

崔春芳:“可别提你爸了,他天天做梦都想上大学,现在都想。”

钱文化觉得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先把辅导班定下来再说。为了不招致儿子的强烈反对,奶奶陪读这事就先放放,直说不去了,奶奶闷就先坚持坚持,明天开始继续辅导班上课,估计招收不会有问题,明天去把费用交上。每天上课钱途骑车去,下课只要老钱有时间就去接上他。

钱文化把这话明确地告诉了儿子目的还是相当阴险的,他是要让儿子知道随时受到监管,他随时会查岗。心理上警告他,省得他不务正业。其实老钱很忙,下班时间跟儿子重叠的机会很少,监管是有名无实,有心无力。但是空城计也不是白唱的,而且,老钱还有一招毒的,把老太太的明处监视改为暗处监视,充分发挥余热,省得让钱途知道了闹情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