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记忆走丢了我 > 正文
第十五章 有些美好一直都在
作者:Xi瓜汁  |  字数:5274  |  更新时间:2019-11-21 08:25:41 全文阅读

1

骆莉找到了白管家。

“我要浏览这三十年所有的记忆,不要断开。“骆莉说。

白管家点了一下,记忆之城变回到白色房间。

在她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屏幕。

白管家又点了一下,上面跳动着无数个亮点,像黑幕中闪烁的星星。

她双手放在屏幕前,向两边推开。

屏幕上骆莉看到了她妈怀孕的时候。

在奶奶家,罗美娟挺着大肚子,在洗衣服,做饭。

她看见她一岁长水痘的时候,罗美娟没日没夜地细心照料。

她二岁被同学打得头破水流,她的奶奶背着她去找学校评理。

她六岁踩了一脚屎,同学告诉了老师,老师带她去换了干净的衣服。

“你们看看,骆莉穿的是什么呀。”一个女同学说得很大声,骆莉在前面擦黑板,听得清清楚楚。

“喂,骆莉。”女同学故意叫她。

“怎么啦。”骆莉装作没听见,转过身。

“你穿的是什么呀,你妈妈的衣服么。”女同学大声说。

“我穿我妈妈衣服怎么啦,你们还没有呢。”骆莉不甘示弱。

女同学坐在骆莉后排,她和男同学交头接耳,有说有笑。

“你们能不能不要说讲话了,影响到我了。”骆莉说。

“你听不听有什么区别,反正数学学不好。”女同学说。

“诶,她语文好。”男同学讥讽地说。

“哪又怎么样,考试又不是只考语文。”女同学说。

骆莉找到班主任要求换桌位,班主任教数学,是女同学的大姨,“骆莉,你自己成绩不好,还怪别人呀。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不从自身找问题,只会找客观原因,那都不用学习了。”

女同学和她的同桌男同学合起伙来作弄她,不是抽掉她的板凳,就是撕掉她的作业本。

他们把她的书包藏了起来。

“你们谁拿了我的书包,给我交出来。”骆莉看着他们。

“我们没看到。”女同学说。

“我知道是你们拿的。”骆莉拿起同桌的书包,举起来,“你们不交出来,我就丢下去。”骆莉把男同学的书包从五楼丢了下去。

“你真是有毛病啊。”女同学说。男同学也把骆莉的书包丢了下去。

骆莉成绩下滑,被调到了平行班。

骆长进来到学校,跟校长说,“我家莉莉,可是前十名进的你们学校,现在她的成绩连普通高中都考不上了,你们老师脱不了关系。“校长说,”我教过骆莉语文,她成绩蛮好的呀,怎么会这样。“校长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您别生气,我们可以把她调回快班。“,”不用了。你们教不了她。“骆长进这一刻简直太帅了。

2

“我再看一遍。”骆莉跟白管家说。

小学五年的时候,骆莉的学校来了一个美术老师,她看上去特别和蔼可亲,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流淌的瀑布。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美术老师。”她说。

“老师很想认识你们每一个人,大家可以把想说的话写在纸条上,想当美术课代表的同学呢,写下你的理由。老师课后看完每一个人同学的纸条后,从中选一位同学当课代表。”

“美术课代表有什么好当的,我不想写。”一个女同学嘀咕。

“我一定要当上,我一个班干部都没有,我妈妈会说我的。“又一个女同学说。

“我想当,但我不知道怎么写。“一个男同学跟同桌说。

骆莉一笔一划很认真地写下这样一行字:我喜欢做手工,我喜欢捏泥人,我喜欢给我的丽丽画衣服, 如果我能当上美术课代表,证明我的衣服很漂亮,丽丽会很开心。(丽丽是外婆给我买的芭比娃娃,她已经三岁了。)

第二次美术课,骆莉特别紧张,因为今天要宣布课代表的人选。

“我看了大家写给老师的话,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都想当课代表,老师很开心。“她说。

“那课代表究竟是谁呢。”她说,“骆莉是谁,站起来让老师认识一下。”

骆莉站了起来。

“你就是我们的美术课代表了。“她说。

骆莉有点蒙,但她老觉得老师一直在看着她。

老师每周四放学以后,额外给全年级所有喜欢画画的同学上课。

骆莉第一时间报了名,那是她一周最快乐的时候。

在她六年级的时候,她依然是美术课代表,但没有老师额外给她上课了。

“骆莉。”骆莉拿了毕业证下楼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她。

“老师。”骆莉看到是她。

“你现在还给丽丽画衣服么。“她说。

骆莉心头一紧,她惭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老师。我已经一年没有见过丽丽了。”

“不用跟老师说对不起。“她摸着骆莉的头,”不管是什么原因,老师只想告诉你,你是一个特别真实可爱的孩子。“她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温柔地望着骆莉。

老师说,“老师希望骆莉永远都能开开心心的,如果画画能让骆莉感到快乐,答应老师,不要放弃,好么。“

骆莉看着她的眼睛,觉得她那天格外漂亮,骆莉心里暖暖的。

3

二十八岁的骆莉终于听到了歌神的演唱会,当天还闹了一个乌龙。

骆莉和王嫚并不知道买的是当天的票,周六去北湖参加了另外一个荧光跑的活动。售票工作人员打电话来问,怎么快八点了,还没来取票!她们才惊讶地发现买错了时间。

周五骆莉从凌晨五点开始忙活了一天的会,回家倒头就睡过去了,压根没注意到票的时间问题,要不然,还可以提前换票。

她们跟客服不停地说明情况,恳求他们能不能帮她们换到周日,现在赶不过去,两千块钱对她来说,损失太大啦。沟通持续了二十分钟,他们都不同意换票,开场了,就没办法换,这是公司规定。

她们实在没办法,没等这边活动开始,就叫了个快车,赶到演唱会现场。

没想到让人火上浇油的是,那个私家车司机在道路没有红灯,没有堵车的情况下,慢慢悠悠地只开三十迈,她们好说歹说,师傅,麻烦你开快点,我们特别着急,我们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少听一首歌就是一百块钱没了。

她们不停地看微博和朋友圈直播到哪首歌,骆莉不停祈祷,千万不要错过她很喜欢的两首歌。但就在这个很欠抽的司机磨蹭之下,到达目的地,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九首歌没了,九百块钱没了,她的两首歌没了。

给售票工作人员打电话,让他到场馆门口把票给我们,节约点时间,他却要她们去他们工作的地方找他。

骆莉顿时情绪失控,在街边大哭,朝着电话喊,我们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上哪去找你们!旁边都围着栅栏,怎么过去!你们难道就一点责任心,同情心都没有么!我们已经损失九百块钱了,难道你们认为我们赚钱很容易么!你们知道我们平时工作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么!知道我们昨天工作到多晚么!两千块钱是我们半个月的工资!

她们穿着荧光色的T-shirt 跑进场馆,已是汗流满面,分不清是奔波的汗水,还是心酸的泪水。

随着音乐,随着舞蹈,随着灯光,随着节奏,慢慢融入到演唱会的情境中,感觉所有的汗水和泪水,心酸和委屈,都是值得的。

国家顶级弦乐团伴奏,顶级的国际化伴唱、编曲、服装、灯光,三百六十度全开放式的舞台。正如演唱会的名字:经典之旅,每首歌、每个旋律、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每个唱腔,都是那么熟悉,基本全场万人集体大合唱。

骆莉想着,我们唱的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与青春,与梦想,与爱情的种种回忆。

骆莉整个人感觉像在梦境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真的来了,是你,从神坛走下来的人物,如此亲近。

现场他送给粉丝他亲手画的油画,祝福那对情侣粉丝爱情甜蜜,幸福久久。在现场,真的羡慕死那对幸运的情侣啦。他还起哄,问你们是情侣吧,我们跟着起哄,是姐弟。你真的太可爱了。

他没有绯闻,一生只爱了一个女人。

骆莉很难看出他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巨大屏幕放大他的脸几倍,状态还是那么好。

他说他白天赶到w城,晚上就接着排练到很晚,没怎么休息好,问他们节目满不满意,好不好看,很担心没有完美的呈现,讲着他这一路巡演的心路历程,他说,今天来w城,是我世界巡演第一百六十九场,我一个快六十岁的老人家,我也曾经很彷徨,怀疑自己能不能做下去,但今天证明,我做到了。

听到这段话,骆莉特别感触,我们老以为很多事情我们做不到,但事实上,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

他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毫不夸张地说,这是骆莉到目前为止,看过全程没有跑调、失音、忘词,全程都在高水准之上的演唱会。她不得不感叹,歌神就是歌神,她不知道有没有来者可以超越。长达三个小时,惊艳不已。

其实那天已经是w城的返场,前年w城首场,票一秒而光,骆莉试过很多次,都没有成功。她甚至发动了全部的亲朋好友在朋友圈为她点赞,只为能够有机会获得送票的资格。开始骆莉真的被多次失败后,没了兴致,也渐渐淡忘了。但王嫚说,你这次不看,说不定以后没有机会了。

人生或许因为一次的错过,就是终身的错过。

他说,我知道前年很多w城的朋友都没有抢到票,所以我又来了。

骆莉想,感谢你来了,我很庆幸我历经千难万险来了,全程我喊破了喉咙,浑身起鸡皮疙瘩。谢谢那天所有的遭遇和经历,让她体会到人生种种的慌乱和不易,终将化为对美好的坚守。

4

骆莉看到她在不久前,刚刚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她来之前不知道当地还有机场,早知道就直接飞过来,免去了从c城出发,两天在大巴车上生不如死的折腾。

骆莉在C城当地报了个团。

满满当当三十六个座位,容不下一分一毫。车内为了让空气清新点,在几度的气温下,也在开冷气。团友多半是九零后的年轻人,他们都穿的夏装,没有换适合当地气温的衣服。

骆莉自知体弱畏寒,宁可热,也不能着凉,她在c城三十度的高温下,穿上了秋天的长袖长裤,还有棉袜。

不一会儿,骆莉坐车上,就口干舌燥,汗流浃背,感觉头顶都在冒烟。车上开了冷气后,反而对她来说,是一种意外的雪中送炭。

她不知道除了飞机,走国道还有没有别的捷径,攀越一个又一个高山丛林,才到目的地。

座椅不能往后调,座位空间狭窄,只能直立身体,不一会儿,屁股就痛,腰痛,颈椎痛。

到了海拔四千米,胸口痛,反胃,恶心,头痛。下车走不了两步,就喘得厉害。

在高山上三百六十度环绕,九十度直上直下,无法入睡,也不能睡,高海拔地区,越睡越缺氧,要保持清醒,但像过山车一样,人早已分不清是被晃晕了,还是高原反应晕了。

服务区间隔一般都在两个小时以上,有服务区还是好的,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牧民的家就在草原上,厕所就是木板搭建的一个棚子,估计这还是为了游客搭建的,他们自己说不定就就地解决了。

她已不敢回想几个人同时蹲着茅坑的场面,作为城市人来说,确实冲击很大,都有心理阴影了。

有不少人因为一部电影,她没看过,但她看过原著,是她看的第一本小说,也是她唯一blog关注的作家。

很多人都是因为视频拍得好美。她承认,也是因为觉得美,才来的。

在骆莉没进入村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山谷,估摸顶多三个小时就能走到,她平时走路感觉耐力还行,没想到是海拔四千七米的高山,omg,骆莉觉得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她纳闷,他们都是什么时候拍的,八月是这里的旺季,秋冬有暴风雪,有泥石流,会封路。这人多得像草一样的景点,怎么拍出空无一人的,骆莉真的佩服。

很多朋友问她景色如何,骆莉觉得登顶的那种成就感和自豪感,远远大过景色本身。

如果非得用几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开阔、冷峻、圣洁。

对于一个极度厌恶爬山,平时没什么运动量的人来说,骆莉完全是靠着意念支撑到了山顶。

每条山路都是泥泞,崎岖,狭窄,横七竖八的石块,滑得要命的石头。

她几乎是走三步要歇五分钟的速度,吸氧,吃食物,喝水,恢复体力。

她不停地在问,还有多远,还需要多久。迎面下山的人,会告诉她,还有好久的时候,骆莉感到无比绝望。但走到半山腰,没有回头路,只能原路返回,下去也要费很大气力。

骆莉问自己,来这一趟,不就是为了这一个景点么,不能让之前两天路途的辛苦白费呀,怎么样也要看一眼才死心啊。

她看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爬了上去,自己到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年纪,总要做一次冒险和尝试。

到了四千米的时候,旁边的人说还有二十分钟就到白色海了,骆莉总算看到了希望。

当视频中的白色的山川和蓝色的湖水进入她眼帘的那一刻,她竟然异常平静,只默默嘀咕,原来就是这里啊,原来跟视频有些许差距啊,原来这里这么荒凉。

走过一片沼泽地,人头攒动,她见缝插针,抓拍了几张,姐妹们看照片都觉得是美的,那说明她技术不差,其实现场十分杂乱。

往上走,山峰离她越来越近,触手可及。骆莉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山峦。

花了半个小时,终于登顶。

登顶的那一刻,海拔四千七百米,我呼吸反而变得平缓,阳光灿烂,空气清新,天空湛蓝,视野开阔。

脚下的石子路,眼前的五彩海,远处的雪峰,一切都那么踏实,四面高崖峭壁环抱着她。

她竟然征服了这么险峻恶劣的自然,那种王者的霸气和胸怀,油然而生。

骆莉开始有些激动,对自己说,我真为你感到骄傲,你太了不起了,你做到了,你战胜了自己。这么艰难的事情都克服和坚持下来了,以后还有什么可以让你畏惧的。

被当地人供奉的神山,以一种温暖、开放的姿态迎接历经千辛万苦的她,骆莉默默许下心愿,我想她一定是听到了,所以才阳光普照,笑得那么明媚和温暖。

下山依然异常艰辛,顺着几乎垂直的石头路,恐高的人不能往下看,一步挨着一步,慢慢往下挪。她双腿抖得厉害,膝盖也渐渐疼痛。

到了一个平地,以为快到了,还要往前走。整个人恍惚,懵晕,麻痹,四肢已不是她自己的了。

骆莉已记不清走了多少步,从清晨天色微亮,一直到夜幕降临。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坚持住,不要停,天黑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定要争取快点离开这个森林,你才能安全。

第一次感受到不能呼吸,第一次在露天草原上厕所,第一次独自爬山,第一次独自徒步登顶高峰, 第一次连续走了八个小时的山路……

在短暂的生命路途中,总要有那么一次经历让自己无法忘怀,自以为傲。

骆莉的头又开始疼痛。

“我亲爱的莉莉小姐,你怎么了。”白管家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不知所措。

“玫瑰,你又干了什么。”骆莉感觉grace她们出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