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雨过天鸣 > 正文
第五章 自食其果
作者:瘦小子  |  字数:2538  |  更新时间:2019-11-20 10:46:50 全文阅读

随着气候渐渐转暖,城市的夜景越发绚丽多彩,贪玩的年轻人都不甘寂寞,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夜色里寻找快乐。唱歌喝酒是夜晚不可或缺的环节,屹立在闹市中的雷石像平常一样座无虚席,服务人员忙碌地奔走在走廊里,酒水果盘不停地送往各个包厢,像一个个嗷嗷待哺的鸟巢,鸟妈妈不停地往筑巢里搬运食物。

包厢里的歌声此起彼伏,不尽相同,唯有走廊尽头的经理办公室里,却出奇的安静。曹文龙正坐在自己的靠椅上抽着雪茄,脸上挂满了愤怒和悲伤,失去的几个弟兄,都是他的铁杆心腹,仅仅是为了帮一个乳臭未干,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小屁孩出气,每念及此,痛不欲生。警察刚离开不久,曹文龙心惊胆战地接受了调查盘问,虽然案件与自己无关,但对于一个涉黑已久的人来说,最怕见到的自然是警察。

送走了警察,曹文龙深吸了一口烟,看着电视新闻里播报的司令独子失踪,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被那个小子耍了,他妈的!”他喊来了与自己最亲近的女助理,安排道:“去查一个叫刘辰的学生,二中的,找他来见我。”助理点头,正要离开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曹文龙看了一眼助理,示意她开门。

刘辰满脸笑容,意气风发地走了进来。曹文龙看到是他,强忍怒气,没有立即发作,想看看他来此的目的,便假做微笑地说:“刘老弟来了,欢迎欢迎!”

“特来感谢曹哥,帮我出气,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说着递过去一条玉溪香烟。

曹文龙笑着接过,疑惑地看着刘辰,随口问道:“兄弟到此有什么事吗?”

“特来感谢曹哥帮忙,不过曹哥有点过头了,教训他一顿就是了,这把他弄死了,恐怕事情有点大。”刘辰仍然开心得难以掩饰,但心里却没底,如果姜鸣的老爸追究起来,自己怕是会被查出来,那就糟糕了。

曹文龙还是面带微笑:“那看来还是我的不是了?”

“没有没有,曹哥肯帮我已经是看得起我了,怎么还敢埋怨曹哥!”刘辰有些不安。

“没有?我派去的手下一个不剩,你告诉我这笔账应该找谁算?”曹文龙再也无法忍耐,眼珠似乎要喷出火来。

“啊?被杀的人是曹哥的手下?这……”刘辰瞬间汗如雨下,人胆立刻变作狗胆,瑟瑟发抖。曹文龙也不说话,唤来门外的几个伙计,冲他们挥了挥手,说了声:“给我打!”便出门而去,身后杀猪般的惨叫,也充耳不闻。

楼上的窗台上,坐着一个性感的女人,在光线昏暗的夜里,居然戴着一副纯黑色的墨镜,长发也裹在头巾里,让人无法看清样貌,她身穿一套休闲的牛仔装,脚上是白色的帆布运动鞋。虽然是一身很普通的装扮,却也掩盖不住娉婷婉约的气质。

她比刘辰更早来到雷石,听到了楼下房间发生的一切,刘辰的惨叫声响起时,她知道再也得不到别的信息后,便拿起身旁看上去与她很不搭的手提包,推门而去。

行人越来越稀疏,刘辰满脸青肿的出现在街道上,腿上又传来剧烈的疼痛,本来打拐的双腿显得更加别扭。他来到一家小店,点了些烧烤和啤酒,想用食物治愈来自身体和心灵的创伤,刘辰心里默念,自然是把这笔账又算在了姜鸣的头上,对姜鸣更加恨之入骨。桌上很快摆满了饭菜,刘辰刚拿起肉串嚼了两大口,身边突然坐下了一位带着墨镜的女人,刘辰抬头望了一眼,继续低头大吃:

“不好意思,旁边还有空桌子!”刘辰此时情绪低落,面对美女也毫无兴趣。

女人继续坐着,也不生气,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刘辰被盯得心里发毛,又出声询问:

“你认识我?有事?”

“看见你有些好笑,你们父子俩人可真有意思。”那女人的声音妩媚异常,刘辰听得四肢酥麻。

“你认识我爸?”

“当然认识,而且他还交给了我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刘辰喝了一大口啤酒,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女人,想透过墨镜看到她的面容。

“被你捷足先登了。”女人不理会刘辰的目光。

“啊?我爸也要对付姜鸣吗?”

“看来你还不是很笨。”

“……等等,不会是我爸干掉了曹哥的人吧?”刘辰突然开窍询问。

“应该是的。”

“不是你干的?”

女人笑了笑,没有回答。沉默片刻,又缓缓问道:

“你知道姜鸣在哪吗?”

“姜鸣?他不是死了吗?”

女人不再与他纠缠,起身摸了摸腰间的特大号手提包,临走时不忘回头看一眼刘辰,笑嘻嘻地道:“你应该回去和你父亲好好的沟通一下,省得下次你又被打得面目全非。”

刘辰这才恍然大悟,早知道这样,自己管那么多干嘛啊,这不是自讨苦吃嘛,还无端得罪了黑道的人。想着便不由自主地打了自己的耳光,却是触碰了刚刚被打烂的脸,疼得眼泪晶莹剔透。

自从姜鸣失踪,刘启宏就再也没有联系到那个菲律宾人,他很害怕出意外,如果杀手被逮捕,自己必然暴露。

“刘总放心,伽罗从来没有失手过,更何况目标只是一个学生,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助手辛杰在一旁抚慰。刘启宏点了点头,掐灭了手上的烟头,对着远处的二中校园凝视片刻,问道:

“唐璃呢?不是让她盯着吗?”

“唐璃也没有消息。”辛杰犹豫了片刻,继续道:“刘总别见怪,我觉得唐璃很不可靠,她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是一个很自我的人,想要控制她,很难。”

“我知道。先这样吧,最近就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静观其变。”刘启宏无奈地摇头。待辛杰退出房间,刘辰走了进来。刘启宏看到儿子肿胀的大脸,顿时火冒三丈:

“又和人打架了?”每次看到刘辰,刘启宏就莫名火起,自己生的儿子怎么和自己差距这么大呢?

“都怪你,爸,你要收拾姜鸣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被人揍。”刘辰一脸委屈,慢慢道出原委。

“什么?你说被杀的人是你安排的?”刘启宏有些惊讶。

“是啊,一个叫曹文龙的人帮我对付姜鸣,谁知道派去的人一个也没回来。”

刘启宏喝退了儿子,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难道那个菲律宾人反水了?为什么干掉了那伙人?可能他并不知情,像他们这种职业杀手,都是心高气傲的,见到抢自己饭碗的人,自然不会留情。想到此节,刘启宏松了口气:还是尽快调查一下司令的儿子是死是活吧,如果没死,自己恐怕是要倒霉了。

与此同时,整个西北地区的军方正在大面积的搜索姜鸣的下落,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看到穿着制服的军人。顽皮的孩子拉着父母的手说:“妈妈,是不是要打仗啦?我也要去。”都被捂着嘴巴拉回了屋里。

姜国峰一脸愁容的坐在沙发上,只是过去了短短一个月,他好像老了十几岁一般。他的手上依旧拿着军事杂志,却无法专注地阅读。目光不时地瞅一眼身旁的手机,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的消息越来越渺茫。他害怕电话响起,听到无法接受的噩耗,又希望电话响起,儿子被安全的找到。卧室里姜鸣的母亲哽咽声不断,使他的思绪更加凌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