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她从途中来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渝青欢  |  字数:3377  |  更新时间:2019-11-13 11:30:34 全文阅读

“不好意思,我要借个吹风机。”余久久虽然觉得奇怪,也没管,径直朝老毛走过去。

  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兰兰瞪着老毛问,“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听我解释,不对,阿雅你听我说,这事跟岳子没关系,事情是…”

  “你是谁?”阿雅站起身,脸色不好看,眼眶瞬间红了。

  “不是,这事儿主要是我的责任,她昨天来住店,没房间了,她不是没身份证嘛,大半夜的一姑娘家我就让她暂时住这,本来今天就走的,她不是那啥嘛,耽搁了,你可千万别多想啊。”老毛跟着站起来赶紧解释。

  余久久见这女孩对着她眼泪汪汪的,又听老板这解释,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想了想准备也说明一下,还没开口呢,赵岳就进来了。

  “干嘛呢你们?”

  余久久背对着门口,赵岳一进门就见几个人站一排,这架势,寻思着这还有欢迎仪式呐?没多想,赵岳朝阿雅走过去有些无奈的说:“下次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有啥事先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赵岳。”阿雅带着哭腔,咬了咬唇,没继续说话。

  赵岳嗯了一声,见她又不说话,于是顺着视线看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什么时候到林芝的?”

  他进门没注意到不对劲儿,突然看到面前站了个余久久,以为自己看错眼儿了。

  “一个朋友前两天送我来的,这里是…”余久久看到赵岳也一头雾水。

  “这我朋友的酒店”,赵岳顺口答到,惊讶归惊讶,马上想起一件事儿,“对了,我有东西给你,”一边说一边往上衣口袋摸,摸了半天没摸着,暗骂了一声,又对余久久说到:“你身份证落我车上了,但是我放另一件衣服里,走的时候落我朋友那儿了,你在这儿呆多久,我让他给你寄过来?”

  余久久没想到身份证在他那,意外的同时有些激动,“原来落你那了,谢谢啊。对了,你朋友在哪儿,我去拿吧。”

  “他在拉萨呢,你没身份证买不了票,我跟他说一声,就看你急不急等两天?”

  两人搁这儿聊起来了,老毛见一旁的阿雅简直快哭出来了,赶紧出来制止,岳子缺心眼儿吧这是,这会儿还看不清形势呐?

  “姑娘,你身份证的事等会儿再说啊,岳子!这阿雅大老远过来你别只顾讲事情,多陪她说说话。”

  赵岳本来也是急着把东西尽快物归原主,现下没带身上也只能作罢,听老毛这么说后知后觉想起来阿雅刚才好像是不对劲儿,正准备问,结果阿雅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只听见虎子大叫,“诶,别别,冷静,嫂子冷静!”

  余久久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人影冲过来,阿雅一巴掌就准备打下去,余久久慌乱中挡了一下,指甲还是蹭到她下颌,火辣辣的疼。

  “你有毛病啊!”她一把推开还想冲过来的阿雅,气得真想反手给她一巴掌,电光火石间忆起刚才的事情,生生忍住了。

  被推开的阿雅使劲挣开手上的钳制,疯狂的想冲上去抓余久久的脸,嘴里哭着说着,“你不要脸。狐狸精”,“他是我男朋友,不要脸。”等话。

  此时的赵岳也反应过来了,脸都变了。一把拉过泣不成声的阿雅抱在怀里,忍着怒火解释着,“阿雅,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能随便动手呢,她包过我的车身份证落车上了,其它什么关系都没有,赶紧给人道个歉,听话。”

  “那她还睡你的床。”阿雅趴在赵岳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说。

  这一哭除了心疼,赵岳更头疼,他怎么听不懂阿雅的意思,余久久什么时候睡他床了?

  “岳子,这事是我对不住你,你房间我见空着也是空着,索性就腾给这姑娘了,她没身份证也不好让她找不着地方住,怪我没提前跟阿雅妹子解释清楚,实在对不住了哈。”老毛很尴尬的解释,兰兰瞪了他一眼,虎子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戏唱得。

  “我收拾好东西马上就走,这都是误会,跟赵岳没关系。”余久久看着赵岳怀里女孩突然开口。虽然她很不想跟别人解释,但她不想因为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

  说完向大家点了个头就准备回房间。

  这边阿雅哭了一会儿也觉得自己太冲动了,见大家都在极力安慰她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哭着哭着对着赵岳笑起来。

  “哟,哭完啦?”赵岳见人终于安分下来了,故意打趣。

  “讨厌!”

  余久久回房间吹干头发拿橡皮筋绑起来,收拾完东西拉着密码箱准备出门。

  开了门见赵岳等在门口,下意识往沙发上看,只有虎子坐在那玩手机。

  “我弄好了,你把你朋友的电话号码给我一下,我去拉萨找他拿。”

  听老毛说她生病了,赵岳见她脸色苍白,风一吹就倒,转着手里的手机,想了想说:“你先留下吧,没身份证到哪都不方便。我朋友他天南地北的跑,东西在他家,我尽快联系他回趟家拿出来,刚才的事儿我替她向你道个歉。”

  “你女朋友…”

  “都跟她解释清楚了。对了,上次准备给你打电话,怎么也找不到你手机号了,不然那时候我都给你寄过去了。”赵岳靠在门边的墙壁上遗憾的说。

  余久久淡笑了一下表示理解。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话。

  “姑娘,刚才见笑了,是我没跟你说清楚,实在对不住。岳子,这不是坐过你的车吗,也算咱们有缘分,来,这边坐,天冷了,大家一起吃个火锅。”老毛从厨房钻出来见两人站在门口,摸了摸头,还是尴尬走过去。

  余久久不知道说什么,对着老毛笑了笑,大概意思是她没计较。

  老毛见状感动得主动把余久久的行李抢过来放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虎子从哪里搬出来一个大桌子,摆茶几旁边放烫菜,酒店的其它房客偶尔有人出来见状会心的笑笑,兰兰给老毛夹了一碗菜让他端吧台那吃,老毛委屈,大家热热闹闹的围一起吃火锅,凭啥他要孤家寡人搁吧台吃去。

  “你不是掉钱眼儿里了吗?等会儿有人进来你顾不上怎么挣钱啊?”兰兰故意臊他,好不容易厚着脸皮以为翻过这儿页了又被提起,老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说不出话。

  最后老毛也没真一个人靠边上吃,把门开了个缝供酒店里的人进出,房间客满了,也不需要招呼谁。

  一顿火锅吃到晚上六点多结束。

  阿雅吃得不多,中途吃了两口就觉着又辣又热,只笑吟吟的坐在赵岳旁边看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期间余久久觉得一顿饭总有一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她扫来,起先还抬头看一下,见当事人总是前一秒就装作不经意的移开视线,她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爱看就看吧。

  阿雅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之前她已经释然了。可女人天生敏感做怪。余久久不在她跟前还好,在她跟前她就忍不住打量她,她承认她长得很漂亮,虽然自己长得也不差,但是单从外貌来说她们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一个像百合,一个像玫瑰。

  赵岳后来跟她说,她就是半路上遇上的乘客,她信了。

  赵岳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不会骗她。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安全感。

  这三年来两人分分合合,很多时候其实是她故意折腾,好友说她作,“赵岳这么没耐心的人都能忍着脾气来来回回的哄你,哪天真把人作没了,哭都没地儿哭。”

  可大抵女人总是控制不住用一些小事来考验男人的真心,所谓的作,其实就是想让自己感受到对方有多在乎自己而已。再说每次冷战之后,大多时间都是她控制不住思念回头认错,可到底每次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包容她。

  想到这里,阿雅心情也没这么堵了。她挽着赵岳胳膊把脸靠在他肩上笑眯眯的看毛哥被兰兰姐数落。

  她挺羡慕毛哥和兰兰姐的,这么多年都还像小情侣一样保持热恋。哪像他们啊,除了最开始那一年,赵岳对她各种迁就,现在动不动就对她说教,烦死了,比她妈还啰嗦。不过她还是觉得很幸福,她想,他要是哪天跟她求婚,她马上就会答应,她二十四了,但她愿意改变之前不成熟的想法和赵岳进入婚姻的殿堂。

  想到这儿,阿雅偷偷的脸红,这种事情好友问过她,她不好意思说,赵岳家里说过让他们结婚,最开始两个人还年轻,都没那想法,这段时间被家里逼迫,她忍不住想,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和赵岳结婚,让他们死心,而且她也不用经常和他分开两地。

  “你不是要吃火锅吗,怎么又不吃了?”赵岳见她没什么胃口,捏着她的手,低声问。

  “太辣了,我最近长痘,不能吃,你吃吧,我帮你烫?”

  “那等会儿我带你出去吃点别的?现在不吃饭,晚上你又饿得睡不着,你看,脸都瘦了一圈。”赵岳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你别捏,疼死了。”阿雅娇嗔的去掰他手,轻而易举的把他拿下来,顺势把手握在手里。

  赵岳无奈的笑,只能任她握着,另外一只手去夹菜,只是这个姿势有点别扭。

  余久久吃完饭跟着帮忙收拾桌子,她不会洗碗,也没做过饭,但是她没有白吃白喝的习惯,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虎子出去倒垃圾回来见余久久蹲在茶几上用卫生纸擦桌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说,“这个等会儿兰兰用抹布擦就行了,这上面都是油,一时半会擦不完,你不用管这些,真的,我闲着也是闲着,剩下的我来吧。”

  “哦,那行吧,我先进去洗手。有需要帮忙的叫我。”余久久站起来冲虎子莞尔。

  余久久长得美,是那种成熟张扬的美,她这一笑把虎子看得一愣一愣的,下意识挠了挠后脑勺,耳朵可疑的红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