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森罗之主 > 正文
第一章 神醒
作者:听琴客  |  字数:3419  |  更新时间:2019-11-16 12:01:29 全文阅读

云玄大陆,沧月王国,沧月城,枯野茶楼。

“诶,你说这宋家今天怎么了,怎么一副全面武装的样子,我看到这些个好多年不问世事的长老都从闭关的地方出来了,是宋家得罪什么人了吗?现在府邸二十米之内都不让人靠近了,啧啧,这三大家族之一的宋家排场真是大。”

“切,你这都不知道?”茶客用鄙夷的眼神瞥了一眼那人,拿起碗将茶一饮而尽,略微思考了一下缓缓道:“三年前宋家的小天才知道吧?”

“知道啊,听说出生的时候天降异象,都有人看到了龙和凤凰,为此宋家还连续摆了一个月的酒席呢,而且还和皇室的小公主订了娃娃亲,整个沧月城都轰动了,难道是小天才出事了?”

“附耳过来,我告诉你,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之前一直在封锁消息,我也是有个朋友在宋家当差才知道的,宋家的小天才......瞎了!”这白皙书生犹豫了一会小声道

“瞎了?!会不会是同为三大家族的王家和林家干的?这几年宋家在当代家主的带领下越来越强势,咱这外人都能看出来王家和林家退让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就是可惜了小天才了。”

“谁说不是呢,听说找了各路奇能异士都没找出原因,反正现在就是这些大人物的事了,跟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关系,我们啊,就期望着他们别打起来,不然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小人物。”

春暧冬寒,四季轮换,哪有百花长风光。

除了宋家慌乱匆忙的大院外,其他人都是一成不变的过着一天又一天,非要说变化的话,无非就是老人换新人,旧衣换新衣罢了。

十三年后,宋家家主别院

只见一少年盘膝坐在床上,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宛如被雕刻过一般,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除了偏瘦一些,挑不出任何毛病,在过两三年必定是一位美男子。

此时少年紧闭着双眼,脸色有些发白,好像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一样。周围的灵气,好似发了疯般的争先恐后的向少年体内涌去。

灵气顺着少年的身体向眼睛方向冲去,触即消散,此时的少年双眼处犹如两个可怕的漩涡,吞噬着一切灵气。

片刻过后

“还是不行吗。”少年停止了修炼,在心中默叹。

“秋儿,娘来看你了。”

然后少年听到开门的声音。随后,进来一妇人,妇人名为赵雅之,年过三十,却风韵犹存,黑色的秀发盘在了一起,说不出来的端庄高贵。为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在秀发之中有几缕雪白,很是显眼。

赵雅之看着眼前的儿子眼眶又忍不住的红了起来,明明出生时就被认为是天才的儿子,三岁时却不知怎么失了明,之后修炼也在没有进步,家族里那些流言蜚语她都知道,可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孩子一天比一天沉默,她是比谁都心疼。

这少年不是十三年前闻名沧月的宋家小天才又是谁?

“娘,你怎么来了。”宋之秋起身微微一笑道

“娘这不是想你了嘛,来,娘带你出去走走,不能每天都在屋子里待着。”赵雅之擦了擦眼泪随后牵着宋之秋的手,拿起搭在桌边的竹棍,走出了屋子。

宋家近几年来隐隐要成为沧月三大家族之首,府邸自然修的气派,假山,流水,竹林,自然是美不胜收。沧月皇帝曾说过“这沧月美景,宋府自当榜上有名。”

宋家府邸有一特点,就是走廊过道皆是一半平坦,一半用鹅卵石铺起来的,这样自然是为了宋之秋。

赵雅之宋之秋母子二人在走林间小路上,竹林内回响着宋之秋竹棍敲击鹅卵石的声音,好似这敲击声有了旋律一般,很是动听。

一路无言,这母子二人就这么静静的走着。

宋之秋心里默叹了一声“娘的用心良苦,自己启能不知?自从三岁失明起,为了医好自己的眼睛,双亲不知用了多少办法,吃的丹药也丝毫没有用处,无论他怎么修炼,天地灵气最终都会涌入双眼,最开始眼睛还有一些苏麻的感觉,以为一直修炼,最终眼睛可能会康复,所以自己就一直的坚持了下来,可谁曾想这一坚持就坚持了十年。”这十年间宋之秋受尽了侮辱与不公,从家族的天才到废物,这其中的心酸谁又能知。

“秋儿,你爹最近在忙着和另外两大家族分配资源,很长时间没有来看过你,希望你不要埋怨你爹,他一直是挂念着你的,还总问我,你的剑法和四友练的怎么样了呢。”赵雅之轻笑道

这些年来宋之秋因为灵气都被双眼吸走,无法修炼,只能勤练剑法,后来娘亲又找了一个精通音律的老师来教自己抚琴。因为双眼失明的问题,需要付出常人千倍万倍的努力,才得以学成,但是也因祸得福,剑法的掌控力早已超越常人,想到这宋之秋自信的笑了笑道:“娘,你让爹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剑法和音律一日都没有落下,我不会在继续消沉下去了。”

“好好,累了吧,娘送你回去。”赵雅之摸了摸宋之秋的头笑道。

夜深了。

皎白色的月光覆盖了坐在院子里的宋之秋,宋之秋闭着双眼,表情安详宁和,嘴角带着些轻微的笑意,不知他在想什么,墨发三千,披散在肩头,即使静静的坐在那里,也生出一股宁静卓然,让人不忍出声打扰。门口的两个小侍女便是这样,看着院子里的宋之秋,脸色微红,不由得看呆了。

“看够了吗?”宋之秋轻轻的笑了一下道。

宋之秋就算是瞎子,庭院外进来了人还是能够听到的。

“啊!之秋少爷,之夏小姐回来了,说是一会要来找您呢。”侍女满脸绯红的低下头支支吾吾道。

“之夏啊,这丫头听说被爹弄去一个地方修炼去了,也不知道这次回来有没有什么变化,挺长时间没听到她的声音,还是怪想她的。”一提起妹妹,宋之秋满脸宠溺的笑容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让之夏回来了,直接过来便是。”宋之秋点了点头微笑道

“之秋少爷真的好帅啊,而且对我们这些下人真的好,能够服侍少爷,真是我们的福分,唉,可惜少爷眼睛失明了。”

“失明有什么的,只要少爷还是少爷就够了啊,你说如果能嫁给少爷该有多好啊。”

“醒醒。”

......

听着两个侍女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宋之秋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宋之秋抬起手摸了摸眼睛心里默念道:“最近双眼开始发痒,也不知是好是坏,近十年的灵气温养,总算是给点反应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唉。”想罢门院外传来一阵清脆的呼喊声

“哥!我来看你啦!”

只见从门外跑来一美丽少女一身粉色连裙,柳眉秀眸,鼻梁挺翘,小嘴红润如樱桃,处处透着喜气,她酥胸略微翘起,柳腰盈盈不足一握,翘起的小臀初见规模,修长的双腿将身段衬托的无限婀娜,便似一朵新开的荷花,浮在了清水中央。

这正是宋家大小姐宋之夏,宋之秋的双胞胎妹妹。

宋之夏一下就冲进了宋之秋的怀里,大声喊道:“哥,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你哥只是眼睛看不见,耳朵还是好用的,你想喊聋你哥哥吗。”宋之秋捂着双耳装作痛苦的样子道。

“嘿嘿,谁让你平常都不去看我的,这就是不去看你妹妹的下场,哼!”宋之夏起身双手插腰道。

“这你就冤枉我了,第一我跟不知道爹把你送到了哪里,第二我就是知道我也去不成啊,而且自从你走了以后,每天没人在我身边叽叽喳喳,我反倒不适应了。”宋之秋两手一摊,故作无奈道

“哼,这还差不多!哥我这次回来还特意找人给你订做一把琴呢,你那个琴都用多久啦,早该换了,以后你就用这个吧,对了琴的名字就叫夏秋哦,嘻嘻,怎么样,喜欢吧。”

随后宋之夏坐下,靠在了宋之秋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哥,我真的不想修炼,修炼真的好累啊,可是爹爹又说如果实力不强的话没办法保护自己,也没办法保护你,我这才咬牙坚持了下来,每天都要面对家里的那些长老,说什么我是天生近剑,修炼我们宋家的功法事半功倍,哼,他们一点也不好,每天都是非常严格,连笑脸也没有,哥,你什么时候能陪我出去玩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好好的逛过沧月城呢,哥,你什么时候眼睛才能康复啊,爹娘总跟我说总一天你的眼睛会好的,现在家族的长辈都说我越来越漂亮了呢,但是听他们夸我,我也一点也不高兴,我还是想让哥哥夸我,能够看着我的样子说我妹妹真是漂亮,哥......”

月光照耀在两人的身上,一个人说着一个人听着,这对奇怪的组合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每次都是宋之夏说,宋之秋微笑着听着,只是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宋之夏每说一句,宋之秋的心就痛一分,因为他知道因为这些年家族里对他的评价,宋之夏为了他已经承担起了太多太多。

此时的宋之秋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变化,闭合的双眼中有丝丝蓝光四溢出来,不过这一幕没人发现,就连宋之秋本人也没有发觉。

“哥,我想听你弹琴了。”

“好。”宋之秋摸了摸宋之夏的头说道

宋之秋的双手向前摸索,摸到了宋之夏送给他的新琴,夏秋。宋之秋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这把琴的每一处,像是在熟悉,又像是得到了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爱不释手。

片刻后这小院内传出了悠悠琴声,琴声甚是优雅,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却夹杂着清幽,更是动人,只听这琴音渐渐高亢,却时而慢慢低沉下去,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良久,琴音立止,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

只有身旁少女熟睡鼾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