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的老婆是龙王 > 第一卷 东洲风雨
序 暗渊对峙
作者:我不是耙耳朵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20-01-06 17:15:00 全文阅读

条条闪电如狂舞的巨蟒,照亮着这片仿佛处在虚空边界的世界......

在这片世界的边缘,一条裂缝横贯在中央,像是一张大嘴要吞尽这世间所有。漆黑如墨的底色,就连张狂的雷霆都不敢靠近。

一只巨大的白色蝴蝶滞留在这黑色的裂缝前,仿佛一叶小舟置身于狂暴的大海中。浑身是血,摇摇欲坠,八翼皆已破损,只有当闪电划过才能看到那一张凄凉却坚毅的脸庞。

“梦娘子大可不必如此,只要你交出那东西,我们仍可留你性命,到时候大好山河,哪里不能去。更何况你如今有孕在身!”一个站在最前端手握白色浮尘,须发皆白的老者说道。说话间,满天肆虐的雷蟒都静下声来。如果不是白衫上血渍满布,都得赞一声,好一位神仙人物。

白蝶却是不理,仍旧红着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远方。似乎是上天感到了她的期待,数道光芒划破天际而来,待得近前来一看,却是一名白衣美妇,边上站着几道模糊的人影。他们的到来令得那站立的一片天地都是一静,雷蟒游离着像远方溜去。

美妇到来后却没有言语,用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骇人裂口处的身影。尽管已经感觉到了那一丝亲近,却仍旧带着小心,毕竟这段时间已被敌手以及那不安分的后辈骗了无数次。

“师傅,徒儿给您添麻烦了,以后的日子孩儿不能再侍奉在您老身旁,不若就将就着身边几位前辈中的一位嫁了吧。”蝴蝶女子眨着眼睛,脸上带着楚楚可怜的泪痕说道。

周围气氛为之一滞,果然不愧是叛经离道的梦娘子啊,怪不得之前几次想冒充总是被识破,还不得要领,现在看来却是一点不冤枉,这张嘴,这思维怎么模仿?

对面崖上刚到的阵营却是一阵肃穆,几道模糊的身影都挺直了腰杆,隐隐间散发的威严更是强烈了几分。看得这边阵营又是心里一阵感叹,今天这事怕是不好弄了。这赶来的美妇,自身实力不算顶尖,可是后面却是一个目前连族中也不愿招惹的家族。再加上这美妇本身出神入化的丹药之术,这些年可是帮了不少人,只看那一群人那隐隐破天裂地的气势便可看出,当中没有弱者。

这边美妇也是一阵咬牙,眼中怀疑却是刹那消失。转头看向对面山崖道:“各位,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也知道我是谁,这些天的事就这么了了吧。不然,也只有鱼死网破。”

“既然长老知道我们是谁,那么肯定也知道今天这任务我们不完成是绝对不可能的,鱼死了网却肯定破不了的。如果梦娘子能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保证大家都能平安无事的离开。”站立最前面的老者傲然的说道。话虽然这么说,这老者也明白,今天的事情恐怕不好善了,那美妇的几位出生入死的兄弟不说,其他人未必不知道自己等人的身份,肯来帮忙,那就是做好了准备,而且听说,那居中一人甚至已经到了那个层次。不过想想上面的安排,自己这边却也是不怕的。

“来来来,慕容扫把,那天你跑得快,今天我们再打过,看看你这网破不破。”只看到一个铁塔一般的巨人从美妇身后走出,手上一根铁杵刚一祭出,周遭空间都隐隐颤动起来。

“我是拦不住,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不交出东西的话......”

老者还欲开口,蝴蝶女子却耐不住了。“几位师父,时间不多了,他们马上就要到了,孩儿不求你什么,但求一定让我的宝贝平安长大,将来他爹一定会回来的。有这么多有本事的师傅在,即便因为早生没什么天赋,也一定能让他平平安安长大的。”蝴蝶女子红着眼睛,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黯然的对着美妇说道。

“梦儿,你回来,这么多长辈在。我们未必杀不出去。以你现在已然八翼的天赋,族中也不会坐视不理的!"美妇咬牙说道。此刻,这边才来的众人才发现,那边的梦娘虽然气息萎靡,却已然是实打实的八翼了!八翼。这是天蝶族尊者的象征!

“不行的,他们真的到了的话,孩儿怕是连自杀都做不到了。师父,我知道从小您最疼我了,我却不听话还连累你被族中责罚,孩儿到今天不怨天蝶族,不怨族人,只怨时运不济。孩儿已孕两年,本待还有一年他才该出世,只是如今迫不得已,若是这孩儿愚笨,望您看在孩儿的面上,耐心一些,不求有所成就,但求一生平安。”说话间,蝴蝶女子吐出一颗光球。

“这孩儿叫破晓,他爹取的名字,四师父,劳烦您了。”

只见白光一闪,一道白色身影已然站在了最前方。手中握着那颗流光溢彩的蝶卵。对面阵营也有人冲出,只是刚到崖边,看到这一幕,便只好悻悻转身飞回阵营之中。

“多谢四师父,师父们的恩情梦娘来生再报。”女子眨了眨眼,眼泪肆意流淌,转身毅然飞入了黑色的深渊。

暗渊,东洲大陆的死地!这么多年以来,从未听说过进入者有过生还的可能,不管多高的修为。于是那老者也是一阵哀叹,看来到手的东西真的是飞了,想到自己回去要面临的责罚,老者也是一阵恐惧。

......

“我们走。”美妇也是眼泪流淌,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果断。

“还麻烦大长老将这蝶卵给本尊者检查一下。老者上前一步说道。与此同时,天地一静,深渊前方空间一阵动荡,众多雷霆化为一道银色的巨蟒盘起了身子,一道年轻的身影已肃立在其头顶。以白胡子圣者为首的一众人等连忙弯下腰来,恭迎道:“恭迎圣者。”

看到这银袍男子,彩衣女子几人心情都是一阵沉重。

“你天蝶一族对神尚算恭敬,事已至此,留下这蝶卵一查,你等可离去。”那年轻男子俯视着深渊,背对着众人说道。其实,他已感觉得到,那东西的气息已进入深渊渐行渐远,而这蝶卵之中却毫无那东西的气息,不然这蝶卵早已到他手中,现场除了那中央男子实力勉强与他相当,其他无人可拦。暗叹一声,还是来晚了一步,却不愿意放弃丝毫的希望。

“奔雷圣者,你不就是仗着那位嘛,别人怕你,我老猿可不怕你。”还是那位手持铁杵的大汉,一言不合已拔出铁杵向雷蟒上的年轻男子挥去,隔着数里距离,铁杵却仿佛罩着年轻男子头顶一般,周遭破空声不绝。只见年轻男子屈指一弹,一道雷光击打在铁杵之上,数里外大汉倒飞而出。

这一幕令得还在弯腰行礼的白胡子尊者一众,愈发的恭敬起来。“你金刚猿一族是想族灭吗?”年轻男子肃然的声音再度响起,却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此刻的年轻男子,心中却是极度惊讶,以他的修为那铁塔男子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挡住了,而且刚才的力道也不是他能发出来的,其中必有蹊跷,看来这几人果然不能小觑。

这边金刚猿止住步伐,马上往嘴里丢入丹药,再度杀来,却被这边持蝶卵的白衣男子阻挡。白衣男子用力拉住巨人的手臂,却向着美妇微微的摇了摇头。美妇转过头来,对着奔雷圣者说道:“自神入世以来,我天蝶一族向来恭敬,只愿圣者言而有信,留得这弃儿性命,感激不尽。”

“自然。”年轻男子高高在上的说道。

白衣男子得到美妇示意,一个转身便已来到另一边崖上,白胡子尊者起身接过蝶卵,立即伸手破卵探查而去。“咦,大陆上竟有如此天赋!还有一年才出生,竟已满气海,还破了各壁障,不愧是那小子的孩子啊。”蝶卵刚破,孩子中气十足的哭声便传遍了整个断崖。

“啰嗦什么,速速探查气海。”圣者说道。只是他此时的脸色很是犹豫,这孩子按理来说不可留,那尊者感觉到的东西,他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奔雷圣者,你当真当老妇好欺吗?”刚才的探查已经让这孩子破卵出生,意味着先天天赋到此为止。如今探查气海,一个尊者,一丝探查的灵气便足以将这孩子的气海撑爆,更何况这圣者还是和他们打生打死几天的敌手,期待着他会仁慈吗?大长老如何能不着急。

八翼转瞬展开,白色的光芒照亮了仿佛照亮了除了深渊的每一个地方。现场气氛为之一震,两方人马瞬间剑拔弩张。这时,却是那位居中的男子,开口向着三师傅传音。只见三师傅神色一震,眼中满是不甘,却只能让怒火慢慢退却。

就在这犹豫的刹那,那白胡子尊者却已探查完毕,将孩子抛给了白衣男子,弯腰向圣者禀报着已知的结果。不用看,从小孩已经微不可闻的哭声便可听出,这小孩身体已受重创。

接过小孩,一颗七彩丹药便被大长老喂入了他嘴中。美妇转身毫不犹豫的对着身后诸人说道,“走。”众人紧跟着便破空而去。

这边,奔雷圣者一行却是一脸阴翳,虽然已然毁了这小孩的根基,不过没有拿到那个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失败!而失败,即使是他,回去也是不好过的!于是圣者也是一咬牙,带着其他人离开了暗渊。就在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下方隐隐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一群废物!”众人都是打了个寒噤,却一致的装作没有听见,加快了离去的步伐!

我不是耙耳朵
作者的话

刚进圈,如果觉得可以,请大家多支持,给我写下去的理由!如果哪里不行,欢迎批评指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