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长生秘劫 > 正文
第一章 非人类
作者:醉卧钟声禅  |  字数:6090  |  更新时间:2019-12-11 21:56:20 全文阅读

  “咔嚓……咔叽……”

  铁轮缓缓转动,火车开始慢慢的往前推移,随着咔叽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与急速,四周的景象也在飞速的倒退而去,最终,铁轮与铁杆刺耳的摩擦声消失不见,火车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向前方驶去……

  “新鲜的水果,十元一盒啊!”

  火车才刚开没有多久,便有身穿制服的火车服务员推出一辆小推车出来,车上面堆满了一层层由快餐盒装满的水果。

  “哎,让一让,麻烦把脚收一下啊!”

  王宁低着头在打瞌睡,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抬起了头,睁开了自己那双显得有些朦胧的双眼,一个火车推送服务员正看着自己。

  过于狭窄的座位空隙让只能曲腿的王宁过于难受,没办法,他只能将自己的腿放在外面让其完全舒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左腿此时刚好挡住了水果推车的道路。

  王宁悻悻然的收回了自己的左腿,对服务员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服务员也是报然一笑。

  “新鲜的水果,十元一盒啊!”服务员继续喊着他那一成不变的话语,在拥挤的火车车厢中渐行渐远。

  被那个服务员这么一打搅,王宁此时已经睡意全无,舒展了一个懒腰,王宁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就这么看着火车外面飞驰而过的景色怔怔出神。

  六月的清晨,旭日从远方的山际升起,一缕缕金色的光辉驱赶着灰蒙蒙的夜幕,不一会,金光普照,照耀大地!

  王宁看着这么一副百废待兴的新气象,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豪情,因火车晚点蒙上的阴霾也是一扫而空,对于接下来的行程也是充满了期待。

  作为一名大学生,特别是作为一位专业死宅男,若是没有电脑在旁,这将是一件多么惨绝人寰的人间惨案!

  可是,王宁家境不算很好,所以他决定暑假出来找一份事情做,靠自己双手的劳动来买电脑,这不,学校生活刚一结束,他就立即坐火车要跑去GZ,那边工厂多,需要大量的暑假工,其次,王宁二姨一家也在那边,去那里也好有个照应。

  王宁二姨家在GZ的ZH市的南潮旧村,所以下了火车,王宁便轻车熟路的往那边赶了过去。

  南潮旧村这里,属于才刚刚开发的地带,许多地方仍在进行建设施工,人流自然相对稀少,所以原本空旷的大街就显得愈加的空旷了。

  当王宁赶到南潮旧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所幸来之前王宁就跟二姨打过招呼,所以没花费太多时间,王宁就拿着行李跟二姨在路边碰了头。

  王宁二姨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他们一家子已经在这边生活了十几年,表妹在市那边读书,一个月难的回来一次,表哥已经成家立业去了外地,二姨父在一家俱乐部当保安,此时刚好上班没多久,这些王宁还是清楚的。

  将行李往屋里一放,二姨就带着王宁下了趟馆子,舟车劳顿一天的王宁可是饿坏了,大口大口的吃着饭食,反正是自己二姨,王宁也没什么放不开的。

  吃饱喝足之后,二姨提议要王宁跟着自己出去走走,王宁笑着拒绝了,他哪里不知道,二姨这是想打牌了,王宁去凑什么热闹,他二姨哪里都好,就是牌瘾有点重,只要一得空就要去搓两把,谁也拦不住。

  二姨点点头,说:“你坐了一天的车,想必也有点累了,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王宁点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二姨家住了,所以知道回去的路。

  看着二姨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王宁开始悠闲的漫无目的的闲逛,权当饭后散步了,其实这个地方,人都看不到几个,没什么好逛的,没过多久,他就意兴阑珊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王宁就来到了一条江畔边,就是这条他叫不上名字的大江将南潮给分隔了开来,江对面显然就比这里要繁华许多,霓虹璀璨的。

  王宁趴在江边护栏前,微闭着双眼,聆听着江水的浪涛声,嗅闻着江水的咸湿味,感受着江风的吹抚,慢慢的王宁的心也开始沉寂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宁感觉有一团耀眼的光亮在微刺着自己的双眼,可等他睁眼一看,周围又没有什么异样,绝对不是探照灯,而且王宁在附近扫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探照灯,王宁有些莫名其妙,莫非是自己的幻觉,可自己的眼眶都被光亮刺得有些湿润了,发现自己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王宁就把这件事抛掷脑后了,根本就不去想了,不然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吗?

  只是没过多久,王宁感觉自己的眼睛又被光亮刺中了,这就让王宁很不高兴了,谁啊这么无聊,总是拿灯晃他的双眼,一般大人没这么无聊,肯定是一个小屁孩干的,没准就在附近不远处偷呵着乐。

  熊孩子,王宁心里暗骂一句,看我找到你不打烂你的屁股,反正他现在还真是吃饱了没事做,倒不如给自己找点乐趣,想到这里,王宁就开始四周搜索那个熊孩子的踪迹。

  逛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王宁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自己猜错了?

  又找了一会儿,王宁一开始的那种恶趣味也慢慢淡了,正要回去时,发现远处的桥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亮,一闪而逝,王宁没有来得及看清。

  王宁自忖,刚才两次应该就是这玩意在晃自己的眼睛,只是熊孩子再熊也不敢跑到那地方去,毕竟太危险了,家长也不会让去,毕竟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入江中,那到底发亮的东西是什么?

  王宁百思不得其解,好奇心突然又被勾了起来,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他心里肯定痒痒,要不去看一眼?

  打定主意以后,王宁就往那边走去,别看王宁平时是个宅男,其实小时候也是熊孩子一个,王宁奶奶总共生了八个子女,可是孙子就王宁这么一个。

  农村人特别是老一辈那重男轻女的思想,全家人对王宁可是宠溺的不得了,这也就养成了王宁混世魔王般的性格,小时候可没少闹得鸡飞狗跳,即使长大以后的王宁看起来比较沉闷,可骨子里的冒险精神可还是留着的。

  越靠近桥底发光的地方,王宁心中就越是害怕和兴奋,他喜欢这种感觉,甚至于十分享受,人的天性就是害怕未知的东西,可对王宁来说却刚好相反,正因为他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如一潭死水,所以他更加渴望冒险,他想找寻生活的乐趣。

  终于靠近了那个地方,王宁定眼望去,却呆住了。

  晃自己眼睛的,不是捕鱼人的捕鱼灯发出来的光,也没有小船在那里停靠,那桥底下居然有两个人?光线很暗,王宁看不清他们的脸庞,但是王宁还是看得出那是两个人影,而且他们好像正在打斗?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那样,拳脚相加,你来我往,那时隐时现的光亮居然是火球发出来的光?更不可思议的的是,那火球就像魔术一样从其中一个人的手上冒出然后砸向另外一个人影,这是什么神仙?

  这完全就颠覆了王宁的认知,他的大脑开始有些短路。

  王宁虽然有时也会躺在床上幻想自己穿越到异世界,然后呼风唤雨,称王称霸,这很正常,谁的青春不是充满着幻想,可是幻想是一回事,事实又是一码事,这就直接造成了王宁呆滞在了原地,因为他的大脑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画面。

  那两人似乎也注意到了王宁的到来,手中有火球浮现的人似乎也愣了一下,想不通王宁为何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不过他的心里素质明显比王宁强多了。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直接一个火球甩向了站立在原地的王宁,硕大的火球足有脸盆那么庞大,那炽烈的火焰直接将四周的空气烧的变得有些扭曲,足以想象这温度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若是王宁被砸中的话,不用怀疑,三秒之内,王宁就会被火焰吞噬的只剩一簇灰烬,在死亡的威胁下,王宁终于回过神来,可这时他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看着这个火球在自己眼中变得越来越大。

  那恐怖的热浪灼烫着他的皮肤,甚至有些地方都起了水泡,而且正迅速蒸发着他身体内的水分,才三秒不到,王宁就感觉到口干舌燥,他的发梢也开始变得枯燥,完了!王宁闭上了眼睛,他已经开始等死了,在死亡的面前,他的大脑甚至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异于常人。

  就在王宁等死的那一刻,另一个身影刹那间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闭上眼的王宁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紧接着那炽烈的炎热消失殆尽。

  等了一会,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灼痛,王宁张开了眼睛,只看到一个俏丽的背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知道自己活了下来,王宁长舒了一口气,小腿肚子开始止不住的打摆,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了一圈,王宁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竟然就地昏厥了过去。

  失去已意识之前他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一个萝莉气急败坏的声音......

  王宁低着头在打瞌睡,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抬起了头,睁开了自己那双显得有些朦胧的双眼,一个火车推送服务员正看着自己。

  过于狭窄的座位空隙让只能曲腿的王宁过于难受,没办法,他只能将自己的腿放在外面让其完全舒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左腿此时刚好挡住了水果推车的道路。

  王宁悻悻然的收回了自己的左腿,对服务员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服务员也是报然一笑。

  “新鲜的水果,十元一盒啊!”服务员继续喊着他那一成不变的话语,在拥挤的火车车厢中渐行渐远。

  被那个服务员这么一打搅,王宁此时已经睡意全无,舒展了一个懒腰,王宁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就这么看着火车外面飞驰而过的景色怔怔出神。

  六月的清晨,旭日从远方的山际升起,一缕缕金色的光辉驱赶着灰蒙蒙的夜幕,不一会,金光普照,照耀大地!

  王宁看着这么一副百废待兴的新气象,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豪情,因火车晚点蒙上的阴霾也是一扫而空,对于接下来的行程也是充满了期待。

  作为一名大学生,特别是作为一位专业死宅男,若是没有电脑在旁,这将是一件多么惨绝人寰的人间惨案!

  可是,王宁家境不算很好,所以他决定暑假出来找一份事情做,靠自己双手的劳动来买电脑,这不,学校生活刚一结束,他就立即坐火车要跑去GZ,那边工厂多,需要大量的暑假工,其次,王宁二姨一家也在那边,去那里也好有个照应。

  王宁二姨家在GZ的ZH市的南潮旧村,所以下了火车,王宁便轻车熟路的往那边赶了过去。

  南潮旧村这里,属于才刚刚开发的地带,许多地方仍在进行建设施工,人流自然相对稀少,所以原本空旷的大街就显得愈加的空旷了。

  当王宁赶到南潮旧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所幸来之前王宁就跟二姨打过招呼,所以没花费太多时间,王宁就拿着行李跟二姨在路边碰了头。

  王宁二姨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他们一家子已经在这边生活了十几年,表妹在市那边读书,一个月难的回来一次,表哥已经成家立业去了外地,二姨父在一家俱乐部当保安,此时刚好上班没多久,这些王宁还是清楚的。

  将行李往屋里一放,二姨就带着王宁下了趟馆子,舟车劳顿一天的王宁可是饿坏了,大口大口的吃着饭食,反正是自己二姨,王宁也没什么放不开的。

  吃饱喝足之后,二姨提议要王宁跟着自己出去走走,王宁笑着拒绝了,他哪里不知道,二姨这是想打牌了,王宁去凑什么热闹,他二姨哪里都好,就是牌瘾有点重,只要一得空就要去搓两把,谁也拦不住。

  二姨点点头,说:“你坐了一天的车,想必也有点累了,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王宁点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二姨家住了,所以知道回去的路。

  看着二姨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王宁开始悠闲的漫无目的的闲逛,权当饭后散步了,其实这个地方,人都看不到几个,没什么好逛的,没过多久,他就意兴阑珊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王宁就来到了一条江畔边,就是这条他叫不上名字的大江将南潮给分隔了开来,江对面显然就比这里要繁华许多,霓虹璀璨的。

  王宁趴在江边护栏前,微闭着双眼,聆听着江水的浪涛声,嗅闻着江水的咸湿味,感受着江风的吹抚,慢慢的王宁的心也开始沉寂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宁感觉有一团耀眼的光亮在微刺着自己的双眼,可等他睁眼一看,周围又没有什么异样,绝对不是探照灯,而且王宁在附近扫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探照灯,王宁有些莫名其妙,莫非是自己的幻觉,可自己的眼眶都被光亮刺得有些湿润了,发现自己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王宁就把这件事抛掷脑后了,根本就不去想了,不然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吗?

  只是没过多久,王宁感觉自己的眼睛又被光亮刺中了,这就让王宁很不高兴了,谁啊这么无聊,总是拿灯晃他的双眼,一般大人没这么无聊,肯定是一个小屁孩干的,没准就在附近不远处偷呵着乐。

  熊孩子,王宁心里暗骂一句,看我找到你不打烂你的屁股,反正他现在还真是吃饱了没事做,倒不如给自己找点乐趣,想到这里,王宁就开始四周搜索那个熊孩子的踪迹。

  逛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王宁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自己猜错了?

  又找了一会儿,王宁一开始的那种恶趣味也慢慢淡了,正要回去时,发现远处的桥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亮,一闪而逝,王宁没有来得及看清。

  王宁自忖,刚才两次应该就是这玩意在晃自己的眼睛,只是熊孩子再熊也不敢跑到那地方去,毕竟太危险了,家长也不会让去,毕竟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入江中,那到底发亮的东西是什么?

  王宁百思不得其解,好奇心突然又被勾了起来,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他心里肯定痒痒,要不去看一眼?

  打定主意以后,王宁就往那边走去,别看王宁平时是个宅男,其实小时候也是熊孩子一个,王宁奶奶总共生了八个子女,可是孙子就王宁这么一个。

  农村人特别是老一辈那重男轻女的思想,全家人对王宁可是宠溺的不得了,这也就养成了王宁混世魔王般的性格,小时候可没少闹得鸡飞狗跳,即使长大以后的王宁看起来比较沉闷,可骨子里的冒险精神可还是留着的。

  越靠近桥底发光的地方,王宁心中就越是害怕和兴奋,他喜欢这种感觉,甚至于十分享受,人的天性就是害怕未知的东西,可对王宁来说却刚好相反,正因为他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如一潭死水,所以他更加渴望冒险,他想找寻生活的乐趣。

  终于靠近了那个地方,王宁定眼望去,却呆住了。

  晃自己眼睛的,不是捕鱼人的捕鱼灯发出来的光,也没有小船在那里停靠,那桥底下居然有两个人?光线很暗,王宁看不清他们的脸庞,但是王宁还是看得出那是两个人影,而且他们好像正在打斗?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那样,拳脚相加,你来我往,那时隐时现的光亮居然是火球发出来的光?更不可思议的的是,那火球就像魔术一样从其中一个人的手上冒出然后砸向另外一个人影,这是什么神仙?

  这完全就颠覆了王宁的认知,他的大脑开始有些短路。

  王宁虽然有时也会躺在床上幻想自己穿越到异世界,然后呼风唤雨,称王称霸,这很正常,谁的青春不是充满着幻想,可是幻想是一回事,事实又是一码事,这就直接造成了王宁呆滞在了原地,因为他的大脑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画面。

  那两人似乎也注意到了王宁的到来,手中有火球浮现的人似乎也愣了一下,想不通王宁为何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不过他的心里素质明显比王宁强多了。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直接一个火球甩向了站立在原地的王宁,硕大的火球足有脸盆那么庞大,那炽烈的火焰直接将四周的空气烧的变得有些扭曲,足以想象这温度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若是王宁被砸中的话,不用怀疑,三秒之内,王宁就会被火焰吞噬的只剩一簇灰烬,在死亡的威胁下,王宁终于回过神来,可这时他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看着这个火球在自己眼中变得越来越大。

  那恐怖的热浪灼烫着他的皮肤,甚至有些地方都起了水泡,而且正迅速蒸发着他身体内的水分,才三秒不到,王宁就感觉到口干舌燥,他的发梢也开始变得枯燥,完了!王宁闭上了眼睛,他已经开始等死了,在死亡的面前,他的大脑甚至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异于常人。

  就在王宁等死的那一刻,另一个身影刹那间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闭上眼的王宁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紧接着那炽烈的炎热消失殆尽。

  等了一会,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灼痛,王宁张开了眼睛,只看到一个俏丽的背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知道自己活了下来,王宁长舒了一口气,小腿肚子开始止不住的打摆,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了一圈,王宁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竟然就地昏厥了过去。

  失去已意识之前他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一个萝莉气急败坏的声音......

醉卧钟声禅
作者的话

新手一枚,多多关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