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复仇行者 > 正文
第5章少时成长:父母的永别
作者:云摩  |  字数:4177  |  更新时间:2019-11-18 21:53:53 全文阅读

时间已经接近夜晚,乌云渐渐弥漫了整片天空,电闪雷鸣,在这座城市下起了瓢泼大雨。

  此时的云摩的小姨还在手术室门口来回徘徊。医生已经催促她很多次了,单子再不拿来就把病人推出来,而此时的李怡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并不知道,心里只是觉得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具体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云摩母亲这边。此时的李怡红早已奄奄一息,嘴里不停的吐出白沫,浑身不停的抽搐,等到毒液蔓延到全身时,就算是神仙也难回天乏术了。望着自己的母亲如此痛苦,而云摩却无能为力。虽然云摩年纪小,但他心里非常清楚眼前的场景让他一辈子都再也不能见到那个慈祥温柔对自己爱如生命的女人,在他人生的记忆中,也许是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记忆。由于自己的弱小而不能保护自己的母亲,从那一刻起,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弱肉强食的法则。此时他内心的痛苦是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

  此时的李怡红微微颤抖道:“吴仲杰,其实……我是你……亲生母亲,当年我……生你的第一天被人偷走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是陈向天偷的,你脸上的胎记我永远无法忘记,这也许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吧。”

  听完李怡红的话吴仲杰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由自主的朝后倒退了两步,心里充满了震惊和疑惑。而此时的云摩更是睁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了吴仲杰,同时吴仲杰也看向了云摩,仔细一看两人的眼睛眼神完全符合,只不过云摩比较稚嫩而吴仲杰比较成熟看起来。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一个将死之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我从小是被陈向天养大的,是陈向天给了我一切,而我也是为他而活的,你休想挑拨离间!”吴仲杰突然大吼起来,内心想要摆脱眼前这个事实。

  李怡红用尽全身仅有的一点力气,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白纸,朝吴仲杰一点一点的爬去,虽然只有几步之远,李怡红却用了5分钟的时间,而眼前也逐渐变得昏暗起来,爬到吴仲杰面前之后慢慢的举起了手里的白纸。

  看到李怡红递来的白纸,吴仲杰用一只颤抖的手缓缓接过,呈现在他眼中的是一张出生证明,而照片上就是吴仲杰婴儿时期的照片。眼中的泪水瞬间不由自主顺流而下,滴在了白纸上,手里不停的颤抖。

  在吴仲杰松开云摩的一瞬间,云摩便一头扎进躺在地上李怡红的怀抱。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趴在了李怡红的面前痛哭起来。

  “妈……,你说过以后我们要永远都要好好的,谁也不许抛弃谁的,妈,我不想做孤儿,我不想被人嘲笑说自己是没有父母的野孩子,我更不想被人欺负,妈,求你不要离开我……妈。”云摩放生大哭道,手不停的敲打着地面。

  此时的李怡红听完云摩的话心里悲痛交加万分,缓缓抬起右手拍了拍云摩的后背,用很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对云摩开口道:“云摩,为了妈妈一定要坚强的活着,多交朋友,以后的路还很长,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人最大的敌人只有自己,千万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其实妈妈也真的真的好想和云摩生活在一起,和云摩生活在一起是妈妈最美好的时光。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真的好想好想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

  李怡红说完又朝吴仲杰望去,用尽最后一口气开口道:“云黎,妈妈不希望你们两个兄弟自相残杀,更不希望你走上一条不归路,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好你的弟弟,妈妈此生也算没有什么遗憾了……”

李怡红的视线已经失去了光明,她心里很清楚死神已经降临,用尽最后的力气深深吻在了云摩头上,“妈妈爱你……云摩”李怡红说完便不再动了。在她最后的时刻,回忆了她的一生:我本是含着金钥匙成长在名门贵族的千金,为了爱情放弃了自己原有的一切,云中林,这个我又爱又恨的男人,其实我从来没后悔过,毕竟这是我的原则,谢谢你以前给我带来的快乐,幸福,即使你后来因为赌博失去了心智我也不怨恨你了,我们这一生真的好短暂,没来的急看到孩子长大的模样就不得不先走了,我先到那边等着你了,希望在那边能一起见证孩子的成长,同时也有你的陪伴……

  天空的大雨越下越大,地上的两兄弟早已泣不成声。

  此时的吴仲杰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背对着云摩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因为此时的他同样在痛哭,只是不想让云摩和他母亲听到看到。过了许久吴仲杰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抹去眼中的泪水朝云摩走去。走到他面前以后用脚重重的踢在了云摩脸上,牙齿从嘴里吐了出来,同时鲜血吐出了很多。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

  “为什么这么弱,因为你很弱小,弱的连一只鸡都不如,因为你的软弱连最疼爱你的母亲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去。”吴仲杰朝笑道。

  云摩头被踩在脚下,用眼珠转到吴仲杰面孔上,在夜色下想要努力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模样,在闪电时,只看到长长的刘海下的脸上有一个小小的胎记,这一刻云摩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望着踩在脚下的云摩,吴仲杰缓缓的抬起了脚,朝后用尽了力气往云摩后背提去。云摩痛的大喊了一生,由于力气过大,云摩打了几个滚,头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石头上。

  云摩摸了摸额头上的血惊恐道:“血……。”趴在地上抬头颤抖的看着眼前这个杀掉自己母亲的男人,心里防线早已崩溃,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云摩颤抖道,眼中充满了祈求,惊恐。

  望着眼前的狼狈的云摩,吴仲杰转过身开口道:“我懦弱的弟弟啊,憎恨我吧,带着仇恨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吧,遇到我就拼命的逃啊逃,直到有一天你能够亲手杀死我再来到我面前吧。”

听完吴仲杰的话云摩从惊恐中醒来,看了眼面前死去的母亲用力抹去了眼中的泪水,心里暗暗道:妈,我的生命是你赋予我的,你为了我不惜用生命保护我,等到我强大之时,我定要血洗所有害过你的人。

  从那时云摩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望着渐渐跑远的云摩,暗暗输了口气。转身望着死去的李怡红,吴仲杰“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一步一步朝她跪去。

  到了李怡红跟前紧握着她的手,双手不停的颤抖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是我的亲生母亲。虽然我是杀手,但我也是人,有感情的人。从小到大我都是被人不停的训练各种杀人技巧,可我并不想那么做,小时候我也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样上学,有父母疼爱,如今我的亲妈就在我面前,是我害死的你,妈,你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吗?”吴仲杰痛苦的呻吟道,心里同时又在痛恨着一个人:陈向天,虽然你把我养大,给我衣食无忧,只不过是你手上的利用工具摆了,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让我和自己的家人自相残杀。想到这里吴仲杰忍不住仰天大笑。

  “我是谁,我每天为了什么活着?我苦苦等来的母亲却是我亲自手刃的,我到底算什么!”吴仲杰喃喃自语道,没有人会给他答案。转头往云摩奔跑的方向望去,逐渐消失在夜色里,开口道:“云摩,希望你以后不要像哥哥一样走火入魔,哥哥希望像个普通人一样活下去,陈向天这个恶魔不是对付的了的,虽然妈不在了,哥哥会提妈好好爱你的,我的弟弟,以后的路一定要坚强啊。”吴仲杰长叹道。过了许久吴仲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身深情的望了一样死去的母亲,便开始清理现场。

  此时的云摩已经到了医院。进了医院志朝手术室那边走去。

  云摩那精疲力尽瘦小的身躯在楼梯上一步一步的朝上走去,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终于走到了四楼的手术室门前。

  云摩朝手术室门前望去,只见一张推床在门前,仔细一看床上躺的有个人,被一张白色的床单盖着。云摩此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因为在床的跟前是小姨和医生们骂架。

  “我们钱都已经交了凭什么给我们把人弄出来,现在人已经死了,你们必须给个说法……”云摩的小姨李怡然指着医生双手恰腰道,转过头刚好看到缓缓走来的云摩。但是看到云摩额头上的血液脸色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然后快步向云摩走来。

“云摩你怎么了,你妈妈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你妈妈呢?”李怡然问道。

  “我妈……”云摩哽咽道,后边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了,不停的嚎哭起来。

  李怡然一把把云摩搂入怀中,拍了拍云摩后背,她知道此时的云摩更需要一个爱的拥抱,同时自己也忍不住哽咽道:“云摩不哭,妈妈爸爸不在了还有小姨呢,你妈妈还有我这个妹妹,不会让你感到孤独的,乖,不哭了,要坚强。”

  不知过了多久,云摩松开了小姨的怀抱抽泣道:“我们拉钩。”看到云摩缓过来的心情,李怡然顿时感到欣慰,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朝云摩的小拇指上钩了上去,微笑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是一辈子不许变。”李怡然上下晃动了三下,在一个孩子内心却代表了真诚的见证。

  云摩随后朝前面的那张床走去,看着云摩离去的背影,李怡然声音泣不成声,哽咽道:“云摩……”

  听到李怡然叫自己,云摩并没有回头,低下头说道:“妈妈生前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坚强,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不要轻易放弃,希望小姨也可以像我一样。”说完用手握住了拳头朝后伸去,然后大拇指竖了起来。

  看到云摩的表现,李怡然欣慰道:“云摩真的长大了,小姨也会像云摩一样坚强的。”

  一步一步又一步,不知过了多久,云摩沉重的脚步终于到达了自己父亲的床前,而在周围有很多刚刚看热闹没有散去的群众,在这些群众里,有个曾经帮助过云摩的女人和她的孩子王津也在。只是云摩的视线没有朝他们那边望去。

  云摩一点一点的朝盖在云中林身上的白色床单掀开。现实那熟悉的短发映入眼帘,云摩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而在一旁的群众都迅速将自己孩子的眼睛捂住了。

  云摩闭上了眼睛,回忆着从他三岁时,自己经常骑在爸爸脖子上,去很多小吃街给自己买自己很多好吃的,经常在家里教自己弹吉他,那时的他梦想登上舞台给大家表演,还有爸爸经常说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娶了妈妈这样贤惠的女人,让自己每天都在幸福中度过每个春夏秋冬,虽然你后来因为赌博迷失了心智,但妈妈对你的爱也未曾改变过,虽然我很痛恨你,但你毕竟是我爸爸,是妈妈生前最爱的男人。

  随着床单被一点点拉下,那张陪伴着自己的走过无数个大街小巷,撑起我和妈妈生活的男人云摩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泪水瞬间堵住了胸口,手掌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泪水滴答滴答不停的滴落在了自己父亲脸颊,仿佛此刻云摩的父亲也同样再哭。

  云摩心里悔恨交加,望着父亲的脸颊心里暗暗道:如果早点了解被心智迷惑的你,倘若那天我没有离家出走,现在我们一家人或许应该聚集在小桌上吃饭,也许你看到妈妈突然回来一定会很开心,倘若那天我懂事点,倘若那天我早点给小姨打电话让妈妈回来,这一切不就不会发生了吗。

  可惜这个世上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有任何如果的,只有结果。而结果却是让云摩如此撕心裂肺。今后的路他该何去何从,没有父母的孤儿或许你们看到他的表面,但你却不可能了解他们对家庭的渴望,对自己父母的思念之情,对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的羡慕。同在一片蓝天下,他们同样也渴望对幸福的渴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