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墓匠 > 第二卷 六门鬼岛
第69章 机括运转
作者:一步佛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20-04-08 22:50:38 全文阅读

石壁是实打实的存在,表面看不出任何的接缝,也没有任何的机关开启装置,我和唐明一阵的上蹿下跳,乃至于我都让唐明站在我的肩头,尽可能高的接近石室的顶端来查看,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我们在一阵的忙碌中累的气喘吁吁的,又一次的停下来休息,然后继续着无用功的查找。

最终,我们很无奈的放弃了这里会有通道的念头,同时认清了现实,那就是我们真的走到了死路,面对那匪夷所思的血迹哭笑不得,唐明将随身携带的两包压缩饼干拿出来与我分享,连口淡水都没有,噎得我拼命得抻长了脖子,这是最后的一点干粮,所以为了节省,我们二人只吃了一包,留下一个完整包装的饼干,起码是防水的,不至于浪费。

吃完了饼干,在我的建议之下,我们重新返回通道,逐个石室重新查看了一番,除了找到几处先前没有看到的壁画以外,就再无其他收获,那些长在地面上的装饰物,根本无法挪动分毫,由于忌惮那个鬼气森森的侯礼,我们没再路过先前见到他的那个路口,最后唐明说:我们还是需要在血迹与符号那里查找,即便找不到出口,等在那里也是好的,也许机关在石壁对面也说不定,若是里面的人从那里出来,我们就会第一时间知道。

一路以来的劳累和惊吓,使得唐明有些面色苍白,为了缓解他的精神状态,我提议他休息一下,虽然我也同样的难熬,还是强打精神说着不累,他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壁,身体明显有些颤抖,湿漉漉的衣服,还有深海中阴冷,使得静下来的我们都觉得发自内心的冷,我向着她靠近了一些,将后背挨着他,这样总会产生一些温度,被我挤在墙角中的唐明,不一会,真的就将脑袋靠在了我的肩头睡着了,睡的很熟,有着轻微的鼾声。

那是种让人极其安逸的温度,鼾声都成了一种共鸣,是慰藉焦躁不安灵魂的良药,慢慢的,我那努力的撑开的眼皮便增加了千金的重量,开始不由自主地下垂,同时脑海中似乎有种山花烂漫,清风和煦的美感,坚硬的石壁此时似乎也有了床垫的弹性,整个人似乎都被蓝丝绒的绒被所包裹,我用力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强打精神不要昏睡,毕竟在这个千年间吞噬了无数人生命的恐怖地方睡着,可能将永远都无法醒过来,我努力的想着侯礼的恐怖面容,利用他的诡异恐怖来刺激自己不要睡着。

这个办法非常的管用,我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后,睡意消减了大半,唐明睡梦中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安,嘴里喃喃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之后又打起了轻鼾,就这样,我用手电来回扫射来打发起了这段空白的时间,和这段温暖的时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贴着石壁的头部,忽然感觉道一阵似有若无的震动,还不待我疑惑,一种令人发寒的声音,也顺着墙壁清晰的钻入了我的耳朵之中,我心头一紧,连忙推醒甜睡中的唐明,告诉他,石壁中有机括运转的声音,要清醒着小心提防才是。

果然,我感觉到了空间的变化,我靠着石壁的身体似乎随着石壁在一同向后仰,那个速度很慢,却也是无比清晰的感觉,逐渐的,机括的声音越来越大,同时地面的夹角慢慢的呈现了V字形状,坐卧都十分困难,只能站起来警惕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与此同时,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随着整个空间的倾斜,我发现了头顶的石板,也在发生着变化,有一道开口正在缓缓地随着机括运转开启,正是在那一道血迹拖拽过的地方,原来是这样,这里的机关并非能够人力开启,而是要经过空间自然的运转变换才行。

开口越来越大,慢慢的足可以容纳两个人同时经过的宽度,而空间的角度,则倾斜成原本我们背靠着的石壁,如今眼看都快成了地板,就在此时,石廊另一边,忽然有一连串撞击声传来,那个声音很怪异,都是一些闷响,让人听起来不是很清晰,理智告诉我那一定是一种危险,一种要人命的危险,慌忙间,我抓着正在观看石门的唐明,拉向我的身后墙角,几乎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黑影便如同一颗子弹一样,夹杂着劲风,落在打斜的石壁之后,直射进了刚刚开启的那一道室门之中,那力道无比刚猛,在没来得及恐惧的短暂时间里,浑身的汗毛本能的随之炸起,随后渗出一层的白毛汗。

那是什么?唐明也没看清那个东西是什么,故而惊恐的问道。

我思考了一下后,瞬间心中大骇,紧接着说道:那,那,那应该是侯礼!

啊?难道他是因为石室倾斜而被引力抛过来的!?还好躲开了,不然一定会被这个家伙砸死。唐明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告诉唐明先别有动作,尽量靠近墙角,一定要等空间完全稳定了,再去查看,谁知道黑暗中还会有什么东西掉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机括声音完全停止的时候,空间也随之稳定,那条拖拽的血迹,正好是直直的延伸进了那个黑洞洞的石壁开口中,我和唐明相视了一下,战战兢兢的向前靠近,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唐明拉住了我,示意让我听一下,我竖起耳朵听了一阵之后,也没有明白唐明到底让我听什么,问她她也不说话,一直皱褶眉头在仔细听着,疑惑的眼神仿佛也在确认着自己是否听错,过了很久,他才说在那个开口里面,好像隐隐约约的有呻吟声传来,他说有没有可能那个侯礼还没有死?被摔的醒了过来?我说怎么可能,一定是你精神太紧张了,有些幻听也说不定。

唐明还是有些担心,我则壮着胆子提起手电走在前面,经过开口的石门,发现除了地面上的血迹以外,石门的牙口处还有一些斑驳的血迹,只是血迹显得比地面上更加的浑浊,也许是侯礼掉落时候磕碰到的也说不定,手电光照射过去,开口正对着另一个石室的门,隐约能够看见,侯礼的尸体滚入了其中,此时瘫软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到现在为止,我仍不能掌握这个古墓的运行规律,我脑海中过了一遍,从古墓开门到现在的这三次变化,从二十分钟到三个小时不等,而且还有张教授所说的一夜才发生变化,这么多时间节点做参考,更加的让人迷惑,我站在黑洞洞的石室门口,路就在眼前,可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的不舒服,因为这些开口,都是古墓自身的规律产生,换句话说,我们没有选择道路的权力,而是一直按照墓主人的设计前行,迄今为止,我听说的都是墓主人为了防盗而设计的杀人技,而为了盗墓贼开辟逃生通道的事情,还一次没有发生过,这是最浅显的道理,此后必定步步杀机。

我感觉自己更像是只困在陷阱中的老鼠,所有的一切,都在造物者的掌控之中,心中疑云密布又能怎样,五指山在面前,翻不过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前行了,古墓翻转后,我们所在的位置犹如一个方形的烟囱一般,四周都是光滑几乎可以照人的岩壁,之前路过的最近一道石门,如今也在我们头顶的七八米以上的距离,根本凭人力无法攀登,况且检查多次并无异常,除非也是随着古墓机括变化,凭空出现通道,总之,无法证实。

我走在前面,缓缓的进入了石门,这里相对前一个石室显得更加的低矮,跳起来轻松可以触碰到的石顶,虽有些压抑,却也让心底凭空多了些安全感,毕竟高空坠落的侯礼尸体就横陈在对面室门中的地面上,粘稠的半凝固血浆,将身周的地面渲染的滑腻不堪。

我心中好几个不解之谜,其中还包括张教授所说的另外一点,如果真如他所说,这里是一个六阶魔方的形状,那么最该出现的状态,便是长宽都为二十米的巨大石室,那么又为什么石室有大有小,高矮不一,我们都知道,规格一旦乱掉,那么会不会每个大的石室,都有着一套自己的运行原理,宛若各自运行的星系,同时又受到更大规则的制约?这个想法在我看来是完全有可能呢,如果一旦跟我想象的一样,什么魔方冠军,根本就找不到规律,这个想法如果跟古墓设计者一样,那该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

我没有把我的想法告诉唐明,而是走在他前面,为他照亮前方的道路,也许是我想事情有些出神,当我反应过来,想要看一下身后唐明状态的时候,发现唐明还在我身后的五六米的地方,换句话说,是他根本没有移动步伐,而是一脸惊恐的站在原地,眼镜死死的盯着侯礼那间石室,仿佛发生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才导致他都忘记了逃跑一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