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别再走了 > 正文
重游
作者:木林夕夕  |  字数:5580  |  更新时间:2019-11-10 13:22:52 全文阅读

尽管费尽了陈母毕生所有好听的词安慰着陈月,终究还是没能说服陈月去看心理医生。陈母好生无奈之下又召唤了陈霖回来。

陈霖坐着最早的一趟航班,早早赶回了家。陈月听妈妈说哥哥要回来了,便立马从床上坐起来,在保姆的一番精细打扮之下,一个亭亭玉立,温婉居家的小可爱站在人们面前。陈月天生雪白的皮肤,配上精致小巧的五官,怎么说也是风华绝伦一世的女子。

陈月穿着白裙子,轻巧的踏着楼梯,坐上司机的车,独自去机场接自己心心念念的哥哥。

陈月到处探着头,等待着哥哥的到来。

突然陈月看见了那个玉树临风,挺拔身姿的哥哥,陈月朝着陈霖大喊“陈霖!”陈霖也是一眼望见了陈月,开心的朝着她笑,大步快速走了过去,却回头向身后的女子说了句什么,陈月也从未见过这个女子 ,也歪头看了一眼,没大注意。 一米八的大个子陈霖弯腰把陈月小小的一个抱在了怀里,仿佛自带主角光环。

那女子自己拖着行李慢慢走到了陈霖的身边,陈月别过身姿看着女子,有些不解的望着陈霖“这位姐姐,我看着眼生,谁啊!”

还没等陈霖说话,女子便先开口了“你好!我是陈先生这次项目的合伙人,余沫,顺路,便一起回来了。”陈月大概有些不怎么喜欢这个姑娘,不,不是大概,满脸写满了不喜欢。

陈霖满脸溺宠的看着陈月,摸了摸她的头“听话,先跟司机去车上,我这边有些事,马上就来找你。”陈月噘起小嘴,满是不愿的望着陈霖。“好啦,再抱一下,听话!”陈月看了一眼那个所谓余沫的女子,别着眼走了,陈霖目送陈月,满脸写满爱意。

“看来,陈先生对这位小姐很是在意啊!”余沫走上前来对着陈霖心谋不轨的说着 。 “呵,你觉得呢,不好看吗?”陈霖抱着手转过身子说着。

“好看的,自然是好看的。”余沫纤媚的眼神仔细打量了一下陈霖“不过,年龄……哎 我说呢,陈先生这么多年来都不近女色 原来是早有心里人啦!”

陈霖没有解释,只是一直看着陈月离开的地方,脸上带有几丝笑意。

陈霖安顿好余沫便上了司机的车,早早在车里等了许久的陈月有些不耐烦的逼问道“那是什么人呀!当当真真的合伙人?”

陈霖噗嗤一下笑出来“那你以为呢!”滑了一下陈月小巧的鼻子。

“我不知道 ,更不想知道,我倒要告诉你,妈妈这次找你回来,是说服我去看心理医生的,对吧?”陈月抱着小手趾高气昂的说着。

“哟,当真是聪明的不得了啊!”说着笑着把陈月搂进怀里。

陈月有些得意洋洋的看着陈霖。

“不过,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去,所以,无论如何,你得说服妈妈。”陈月命令式的说着。

陈霖沉默片刻,陈月抬起头用胳膊肘怼了一下陈霖“呲,问你话呢?”

陈霖这才反应过来“真的不想去?”

“真的!”

“那好吧,我会告诉妈妈!”

“啊!哥哥最好了,月月最喜欢哥哥了!”

陈霖笑着把陈月搂在怀里,看着开心的陈月心里倒有几分犹豫。

到家后陈霖又偷偷摸摸背着陈月跟管家说着什么,便才过来搂着陈月进家了。

“妈!哥哥回来了!”陈月一进门就拉着嗓子大吼。

“妈妈早就算好时间啦!快快快,妈妈让刘婶给你们做了水哥沙拉。”

“嗯,月月,你带进房间去吃,哥哥有些话给妈妈说。”陈霖边说着边凑近陈月,偷偷眨着眼睛。陈月看透了一切,便抱着自己的水果,开心的坐着电梯回房间了。

陈母看着陈月听话的走开了 ,便说着“瞧瞧,看来我叫你回来是对的,就听你的话。”

“嗯,妈,其实我也有些话要说。”陈霖凑近了陈母,陈母也别过身子凑近了听。“比如说,看心理医生,这个 我是不赞同的,一点也不赞同,你看,月月好好的,你老让她看什么心理医生,她心里得有多大打击啊!” 陈母立马阻止了“不是!”陈霖又立马接上,把陈母的话压了下去“我们慢慢来,这件事情我们就当过去了,行吧!我们老提,要是给她造成阴影,我倒不觉得是什么好事。” “你说的,自然是有几分道理,不过我觉得,不看看,着心里就是过不去。”陈母按压着自己的声音小声点说着。

“哎,妈,你就听我的,这次就先不让她去,相信我。”

陈母有些不怎么情愿的点点头。

“哎,不行,我看不行,还得看看。”陈母又有些反悔犹豫的说着。

“哎呦,妈!”陈霖一个大男人撒起娇来,不得不说,长得帅的就是放屁都好看。陈母不得不犹犹豫豫的摸着陈霖的脑袋“你呀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答应你就是了,哎呦喂,还想着找你回来做救兵,反倒把我说服啦!”陈霖倒是笑着回应。

陈霖与陈母聊了片刻后,便上楼找陈月了。

陈霖一进门 ,就比了个手势“OK!”陈月跳起来,抱住了陈霖“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

“帅不帅?”陈霖问着陈月。

“帅 ?要说哥哥帅不帅,等我去百度上查个词来,仔细筛选看看,有没有能配得上哥哥的词。”

陈霖被逗的大笑。掠过陈月快齐腰的长发“月月,今天周一,不去上课的吗?”

“哎,不去,妈妈给请假了,说去看医生了,明天再去。”

“ 那哥哥今天带月月到游乐园玩吧!”

“真的嘛?我就说了,哥哥是世界最爱月月的人。”说着陈月转起圈来。

陈月也是仔细打扮了一番,光鲜亮丽的站在哥哥面前,哥哥也换上了便装,褪去西装的束缚,倒像是年轻了个几岁。

桌子上陈月的手机微微有了些震动,陈月没管,挽着陈霖的胳膊出门去了。

到了游乐园下,陈月拉着陈霖的手停住了脚步,站定了。面前居然是那个叫余沫的女子,穿着白色的长裙,带着一个兔子耳朵,只听陈月够着陈霖小声说了句“本来就是只老狐狸,装什么小白兔!”

陈月有些生气的看着陈霖。陈霖弯下腰看着陈月“宝宝最乖了不是吗?余沫姐姐跟我们一起自然也是可以的,对吧?”

“陈霖!”陈月闭着眼深吸一口气,闭着气说“不介意!”陈霖满脸欣喜的看着陈月。陈月倒是鼓劲了腮帮子。

余沫笑着主动走上前,“嗯,上次走的急,还没来得及问问你的名字呢!”

“哦!你叫我月月就行了。”陈月生意的回复着。

余沫点了点头。“那月月今年多大啦?”

“你干嘛呀!”陈霖紧紧拉着陈月的手用眼神杀过去。

余沫立马怂了“啊 呵呵呵,我就随便问问而已,月月别在意啊!”陈月满脸不屑。

陈霖把陈月一个人送上旋转木马,自己在下面跟余沫聊了起来。

“陈先生对这个姑娘还真是上心呢,就连我约你出来看电影,都被改成游乐园了,我还以为陈先生是想跟我玩点别的,原来是这位叫月月的小姐想来啊!”

陈霖没有说话。

“哎!什么意思啊!我问你话呢?”余沫急了。

“你想怎么样?你以为呢?”陈霖霸道的询问着。

余沫气急败坏的憋了一口气。“我可告诉你,这姑娘可不是你想象中的简单!”

“不简单?你仔细看看,多单纯!”

“我可所谓的不简单可不是这方面!”余沫得意的说着。

陈霖没当回事,倒对着旋转木马上的陈月笑。

余沫一把拉过陈霖“别怪我没告诉你,你会后悔的,离这姑娘远点。”

“她一不图我钱,二长得漂亮,三我喜欢,有什么好后悔的!”陈霖抱着手自信的说着.

“我……,你会后悔的。”余沫耍手踏着高跟鞋怒气冲冲的走了。

不一会儿陈月哒哒哒的跑下来“被你气跑了?”

“哎呦,你个小聪明鬼,怎么什么都知道!”陈霖捏着陈月的小鼻子别了别。

“我什么不知道,你借着我,来拒绝你的追求者?对吧?”

“我的小宝贝怎么什么都知道,你是哥哥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看得出来,那个女的,喜欢你。”陈月熊刁刁的说着。陈霖笑着回应。

“好在妹妹长得漂亮,不然怎么气得跑她呢?”

“哥哥就知道贫嘴,妹妹今天晚上可是立了功,得请我吃大餐!”陈霖笑着点了点头。

兄妹恋吃完饭已经十点多了,陈月回到家洗了澡,便上床了。她摸过手机,十多条消息,都是周星星发的,陈月点开“今天早上干嘛不来?”

“干嘛不理我?” “中午也不来,你要气死我啊!” “你……该不是害羞了吧?” 读到这条时,陈月心里咯噔一下,想起那个夜晚,周星星亲吻自己的那个夜晚,陈月摸着自己的嘴巴,回味着那个吻,突然害羞的躲进被窝。

陈月关了灯,抱着大熊睡起来,突然大熊发出精光,开始有了些许温度。

突然开始化成人形,质感的双手搂过陈月纤细的腰松垮的拦在上面。

陈月清楚明白这是周星星,她用手摸过周星星的手,本想把他手拿开,可却有意无意中感觉到他没穿衣服,为了证实,陈月一把摸过去摸在了周星星似有似无的腹肌上,陈月很是无奈,立即翻过身去,恰好焕然间陈月的脸贴在了离周星星不到十里米的地方。陈月恍了眼神,睁大了眼睛,咽了口水,慌慌张张中故作镇定。

周星星倒是好似半点没有慌张的模样,傻傻呼呼的看着陈月,目光突然从陈月的眼睛慢慢慢慢移到陈月的嘴巴,周星星侧起头,试探般的向陈月靠近,周星星温柔的亲吻了陈月的嘴唇,蜻蜓点水一般温柔。便抬头看着陈月,陈月好似也变得傻乎乎了。

周星星一把将陈月揽进自己的怀抱里,陈月的手恰好揽在了他的胸膛上,显得陈月更加手舞足蹈。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陈月小声问着。

周星星有些尴尬的说着“我穿裤子了。”

“我知道,我问的是为什么不穿上衣睡觉?”

周星星惊讶般看着陈月,不知为何,他的眼角开始冒起泪花,正如周星星名字一般点点繁星一瞬间把周星星拉到上世。

传说千年前吸血鬼曾与天上上仙原是世交友派,一起维护人间,可后来有吸血鬼背叛族人,因抵不住人家平民百姓的鲜血美味可口,偷偷逃到人间杀害方圆几里的平民。于是上仙们都赶倒“晁雪”。晁雪便是当年吸血鬼们集中聚居的地方。“妖?呵,可笑,可笑,妖便终究是妖,想要习善?不知是当年御龙上仙是吃了什么迷魂药丸,竟答应与你们妖族结为良友,哼!”一位看似修为万年的老上仙蔑视的说着。“御龙上仙”便是当年收留吸血鬼一族的人,在仙界,也可以说是一人称霸,一骑决下的风流人物。可惜闭关多年,对外面便是毫不知情。

上仙们决定与吸血鬼一族绝去着上千年的友谊,以保留上仙的名誉,不与妖族同流合污。于是吸血鬼一族便与上仙们展开了有史以来最恶劣的斗争,最终上仙们以获胜的名誉将吸血鬼赶下天庭,吸血鬼一族从此便被世人唾骂,于是吸血鬼隐藏起来,装作了人的模样,混在世间,过着平凡的生活。

据说御龙上仙有个儿子,论修为,论长相,都是风华绝伦万世难得一遇,字繁星,名月阳。世人唤他一声白龙上仙。待人,处事便更是令人佩服,自从御龙上仙闭关修炼这一万年来,天上大大小小是事都由白龙上仙一个掌管。

千年一次,白龙上仙又到了下凡到人间巡查的日子,白龙上仙带上两个侍卫便出发了。他们乘着白云缓缓落下“左青,右龙,下了凡,便不许调皮,记得不要与别人说起我们的身份,不得使用法术,否则回来,有你们好受的。”白龙上仙庄重严肃的说着。

“哎呦,白龙上仙,这些我们隔个一千年就来一次,难得还会不晓得啊?”左青嘟着嘴说着。

白龙上仙没有理他。

三个到了凡间,华丽转身便换了一身凡人普通的便衣穿上了。白龙上仙手持一把扇子,也是那风度翩翩,好一个绝世美男子。

“上仙,咱们到哪去啊!”白龙上仙一扇子拍在左青的头上“叫公子”。左青委屈的摸摸头,“叫你一天到晚不要话多。”右龙跟左青嘀咕着。

“公子,我们晚上得找个好住处啊!我倒是当真饿的不行了,着大肚子要是再不吃些东西,怕是要叫的吓人啦!”

白龙上仙无奈的摇摇头,轻蔑一笑,这一笑,又是多少女人绝伦嘉世美梦。

“哟!好一个风度翩翩,绝世容颜的美男子啊!这是从哪冒出来的。”一个青楼女子拐着屁股蹭蹭蹭的黏了过来,左青右龙一把拦住了女子。“哎呀,这两位公子这是做什么呀,扫了雅兴,起开”!正在左青右龙与女子争吵之中,一抹黑烟扫过天空,白龙上仙抬起头,这不是一般的黑烟,白龙上仙飞起来,追了过去。

青楼女子看着白龙上仙飞起来便用扇子扫了一下两人,说了句“呀,还是位有修为的道士呢!”

白龙上仙一路追到荒郊野外,谁知这团黑烟便是落入深渊,挥挥洒洒间,消失了。白龙上仙立马落下,四处望了望,说句实话,有些失望罢,居然跟丢了,正当白龙上仙陷入沉思,猝不及防,黑烟从白龙上仙头上扫过,不好,黑烟有毒,白龙上仙立即晕了过去,好在是位上仙,凡人便被这毒气熏死了。

一位采花路过的女子,远远便看见了白龙上仙,女子看着荒郊野外,方圆几里也没有人家,甚是觉得奇怪,竟然会有人睡在这里,出于好奇,善良的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走到白龙上仙的身边,轻盈的把篮子放下,用手轻轻拍拍白龙上仙是背“公子,公子,你还好吗?”

女子见白龙上仙没有说话,便跑到另一边,想看清白龙上仙的模样。

女子纤细雪白的手指划过白龙上仙稀稀洒洒的碎发,心里不经感叹到“好一位尘世美男子。”

女子招来了家里的佣人,把白龙上仙带回家,好生照顾着,女子常常用那双白似如玉的手抚着白龙上仙的脸颊。

白龙上仙如此一般绝世容颜,凡世人一般都抵不过罢。

女子这天用手抚着白龙上仙挺俊的鼻梁,白龙上仙突然苏醒,抓住女子的手,女子甚是吓了一跳。白龙望着面前这位水灵的眼睛,她衣裳飘动,只见她清雅秀丽,容色极美,脸颊两边隐约嵌着梨涡,长发齐肩,炯炯的眼神里透有一股贵族气息。

“做甚?”白龙上仙突然逼问道。

“我……我,哦!公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三天了,三天都没有进食,想必也是饿坏了了罢,哎奴,你去,给公子熬个排骨汤。”说我便挥洒着飘洒的衣袖让哎奴快些动身。

“我……为何会在这里!”白龙上仙拖着甘哑的嗓子说着,女子赶紧给白龙上仙倒了水,白龙上仙想用手接去,居然抬不起手。“好啦,别挣扎了,你呀!是被那深山里的黑烟给熏到了,好在你修为高,一般人被熏到多半立即就死了!”女子说完端着水坐到白龙上仙床边上,抚挽着白龙上仙把水喝了。女子漏出牙齿,笑的甚是好看,可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

“多谢,那黑烟为何物?”

“我又怎会知,你倒好,不先谢过我不说,倒是总问些别的。”女子有些委屈的噘着嘴吧。

白龙上仙笑了“呵,是我疏忽了,在下繁星,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也笑了“我自小没了爹娘,爷爷把我一手带大,字焕焕,名入画,你要不妨便唤我一声焕焕也好”

白龙上仙又笑了,一双眼光射寒星,焕焕又一次被惊艳。“焕焕?你这名倒是取的当真像你,尧尧身姿,焕焕入画。”

焕焕害羞了。

哎奴端来排骨汤便出去了。

此时在原地的左青嘀咕着“这白龙上仙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啊!他要再是不来,我该如何交代啊!”右龙拍着左青的脑袋“慌啥?上仙修为那么高,怕啥,上仙让我们不可以乱跑,就在这里等他,有吃有喝,怕啥啊 我就问你怕啥!”

左青委屈的摸着头,傻傻呼呼的答应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