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别再走了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木林夕夕  |  字数:13463  |  更新时间:2019-11-03 00:42:26 全文阅读

陈月,家世显赫,从小无忧无虑,生活的像童话里的公主。

这天陈月被保姆从床上抱下来,抱到浴室,把陈月放在私人定制的椅子上,保姆亲自为她洗脸刷牙。

这时的陈月才努力与困魔斗争,睁开眼睛,软猫式的站了起来,坐着电梯,身后唯唯诺诺跟着两个佣人,下楼用早餐。

陈月面对着面前丰盛的早餐,一点胃口也没有,反倒对妈妈说“妈妈,最近的刘婶是生病了吗?为什么菜越来越难吃?”

妈妈优雅的放下筷子,对陈月说“月月,要是不好吃的话,妈妈明天给你请当地最好的厨师的给做一餐开开胃怎么样!”

“哈哈哈哈,还是妈妈想的周到!爸爸呢?又去公司那么早吗?”

“老爷昨天晚上就上公司去了,应该是有事!”一个保姆边给陈月切面包边说。

“喔!那真的是太辛苦爸爸了!”

“哈哈哈哈,我的陈月长大了 知道心疼爸爸了!”

陈月低头笑笑,看着面前没胃口的早餐,抬头看了看妈妈,却吃的香喷喷,转头看了看地上的宠物小狗毛斯,丢了一块肉饼过去,看着地上的毛斯,既然有一种想吃的冲动,陈月里面抬起头,心想自己一定是想吃狗肉了。

“喔!对了 ,你哥哥过几天就回来了。”陈母边吃东西别说。

“哥哥吗?那太好了 ,我快有一个月没见他了!”

用完早餐后,保姆为陈月整理书包,把她送上私人车,回学校了。

陈月今天精神特别不好,甚至看着前面的司机,又有一种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陈月摇摇头,意识这是假象,反倒在心里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到学校,司机把陈月送进学校,陈月想咬司机一口的意识越发强烈,于是拼命控制自己,转身向司机挥手“司机叔叔,您回去吧,我自己进去了。”

“小姐,你可以吗?这样不安全,我送你吧!”

“送送送,送什么送,我都上高中了,于是推开司机,自己跑进教室。”其实陈月从小就有素质,教养,即使是对自己家仆人也是很好的。这次对司机发火了,那是因为怕司机再不走,只怕控制不住自己了……

到了教室,陈月看见一个个鲜活的活蹦乱跳的同学们,更是想冲上去咬同学们,陈月心里慌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想吃掉他们,不不不,我一定是生病了。”于是冲进厕所,把自己关起来,这才好一点。于是她战战兢兢拿起手机,脸色苍白,打了电话给刚刚送自己来学校的司机“叔叔,你回来接我,我生病了,要去医院!”

司机吓了一大跳,立马掉头回学校,接着陈月往医院跑。路上,司机给陈母打了电话“夫人,小姐可能生病了,现在我送她去医院的路上,您要来吗?”

陈母从沙发上站起来“什么?我就说,今天都不吃东西,原来是生病了,等我。”

到了医院门口司机停下车,望着陈月。

陈月全身冒冷汗,嘴唇发紫,看着前面的司机说了一句“叔叔,我忍不住了……”陈月全身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可把司机吓坏了“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什么地方难受啊!”

“我……我……可以……咬你一口吗?”

司机愣了一下,以为是小姐不舒服,想要咬住东西来缓解疼痛,于是把手伸了过去。就在这时,陈母来到了,大喊一声“月月!”还没咬到司机的手,陈月立马转过头去“妈妈。”

陈母看到陈月的样子彻底吓坏了,于是立马叫保镖把陈月抱进医院。

医生看了以后说是发烧了,温度直飚40度,于是把陈月安排的私人病房。

陈母拉着陈月的手,说“妈妈的好月月,没事啊,打了针就好了!”同时把陈月抱进怀里。这时的陈月更想咬上妈妈一口,不过她没有。

就在这时,陈母手机响起了,“是爸爸,妈妈下去接爸爸!”于是放下陈月,摸了摸她的头,出去了。

与此同时,护士正推着小车来给陈月打针,陈母在门口挥挥手意式护士可以进去。

护士小姐姐很温和,在拆针管的同时对陈月说“妹妹别怕,不疼的,打了针就可以回去了!”陈月哪里管这些,看着护士白白的皮肤,恨不得咬上一口,于是陈月再也忍不住了,坐起身就往护士身上爬,于是掐准护士的脖子,狠狠的咬上一口。护士吓的直尖叫,这时的陈月似乎越来越放肆,大口吸着鲜血,陈月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

这时的护士已经爬在地上,浑身用尽最后的力气在抽搐着。,陈月也是吓了一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双手的鲜血,根本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所作所为。

这时陈父陈母推门而入,看到躺在地上的护士陈母吓得大叫,陈父一把拉住陈母走进病房,关起门,意式陈母别再喊了。

就在陈母还沉浸在护士的恐惧中,陈父把目光转移到陈月身上。

“爸……爸,我……这……我不知道……”

爸爸看着陈月满身的血,听了听外边的声音,冷静的走过去,抱住陈月,问“月月,你看着爸爸,这……是你吗?”陈父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从小知书达礼,血腥的东西都碰不得,怎么可能杀人。

“爸爸,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于是大哭了起来。爸爸抱起陈月,用被子蒙住陈月出去了,并花大价钱,告诉医院把护士买了。

陈父把陈月抱到自己车上,拨通了管家的号码“喂!老牛,通知家里所有人,让他们在10分钟之内离开我家,对了,包括你!”“陈董……”还没等老牛把话说出来,陈父就把电话挂了。

一路上,一家人都没有讲话,陈月自己坐在后面,双手抱着腿蜷缩着,目光游离。陈父故意绕了远路,怕家里人没走完。

到家以后,家里已是空无一人,陈月冲下车后,立马跑到浴室,开始用力的搓,并流着泪告诉自己“这不是自己,明天就会好,睡一觉就好了的。”陈月足足在浴室呆了2个时候,陈母急了,到浴室门口犹犹豫豫,刚伸出手要敲门,又收回去,在浴室门口转来转去。这时陈月湿着头发出来了,眼神不对,迷离的眼神,眼圈已经是黑色的了。陈母吓了一大跳,本来要往上扶陈月的,倒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时陈父上来了“月月……”陈父刚要讲话,也是被陈月吓到了。陈月看到父母的眼神,觉得不对,就冲进了房间。

陈父走过去扶住陈母,陈母吓到捂住嘴,陈父把陈母扶到电梯旁“白玉,你先下去,我去看看”就在陈父回头要走的时候,陈母拉住了陈父“老公,这……你也得多加小心啊!”“嗯。”陈父拍了拍陈母的手,朝陈月房间走去。

“月月,月月,开门,是爸爸。”陈月迟迟没来开门。“月月,那爸爸自己进来了?”陈父小心的打开门,只见陈月已经睡在床上。陈父带着恐惧走进去,走近了,陈父掀开被子,陈月立马爬起来抱住陈父大哭。这才让陈父有了安全感,紧绷着的身体才有了些舒缓。。

“月月 ,没事,告诉爸爸,这是怎么回事,爸爸都有办法处理!”“爸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陈月抽泣着说。

“没事的,月月,你告诉爸爸,为什么会杀了人?”“爸爸……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嗯嗯嗯,爸爸知道,你没有,可这是为什么啊?”陈月坐起来,擦擦眼睛告诉陈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想吃人,爸爸,你知道吗,我想吃人啊!”陈月拉着爸爸的手激动的说。陈父吓了一跳,心想自己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想吃人呢?“吃人?这……月月,你有没有做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什么也没有,我每天都是这样生活的,您是知道的。爸爸,您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吃人啊!”于是抱起去年爸爸送给自己14岁生日礼物,大熊。

“好好好,爸爸答应你,没事没事,宝贝,我一定查出来,是谁在背后搞鬼!”说完陈父摸着陈月的头。

“好好休息,明天就会好的,没事的,快睡觉吧,我的宝贝女儿!”说完亲了陈月的额头,帮陈月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陈父在门口叹了一口气。

立马回到房间告诉陈母女儿的消息。陈母吓得拖着陈父的手,说“老公,月月这不会是变成……鬼了吧”“什么呀,不要瞎讲好不好,怎么可能,好了好了,睡觉吧,月月明天不用去学校了,先给她请一个星期假吧,老婆,别乱想啊!”说完就拉灯睡了,其实陈父更是一夜未眠。。

这时的陈月在房间里,关了灯,已经昏昏欲睡了,隐隐约约之中她感觉到自己抱着的大熊,开始散发热量,慢慢的,好像有个陌生男子把自己抱在怀里,这种感觉舒服极了,陈月再也不想醒来,就这样安静安静的睡下。

梦里出现了那个抱着自己睡觉的陌生男孩对自己说“你在等等!”陈月开心的望着他,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舒服。这让陈月睡了一个好觉。陈月把大熊抱得更紧了。

早上,陈月在朦朦胧胧之中醒来,她看了看自己手中抱着的大熊,她认为昨天晚上就是大熊给她的安全感。她摸了摸大熊,看了看床头的手机,啊!10点了!于是自己起床,她坐到镜子前,动也不敢动,仿佛世界静止一般,因为镜子里的自己已经不在是自己,双眼已经发红了。

她不敢叫出声来,她四处看了看,仔细,认真的趴着镜子边上看着自己,一动不动。

“咚咚咚”吓了陈月一大跳,慌忙之中陈月立马躲进被子。“月月,是妈妈,我请周厨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你开开门,妈妈给你端进来!”

“饭?菜?为什么我对这些东西丝毫不感兴趣,我想……吃人!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能不能!”陈月心里铁打的难受。

“妈妈!我不想吃了,你下去吧,我想睡觉了!”

“月月,不吃饭怎么行,快,起来!”

“妈妈,我不想吃,我要吃人!”陈月大声朝外面的妈妈喊。一陈母吓得差点没站住,于是就再也没有上来找过陈月。

“叮咚!”不急躁的门铃声打破了陈母心中的恐惧,陈母急忙跑去开门,只见是自己的大儿子陈霖。陈母瞬间有了安全感,立马拉住儿子“宝贝儿子,你可来了!”

“妈!怎么了吗?为什么你来开门,家里的佣人呢?还有啊!最最主要的是,为什么换锁了,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你先跟我进来!”陈母一把把玉树临风的陈霖拉进家里。

陈母把陈月的消息一一告诉了陈霖。陈霖满脸不信,非要亲自去看看,还让陈母别担心。

陈霖自己一个人来到陈月的房间门口,很自然的敲了敲门“月月,是哥哥呢,我要进来了哦!”

“哥哥?你回来了吗?不不不,不可以,我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可你在电话里不是还说想我吗?”

“可是现在不想了!”

“行呗行呗,那饿不饿啊,妈妈说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吧!”

“我不饿,不想吃。”

陈霖想了想下楼到冰箱拿了猪血,到陈月门口,只见陈霖还没有敲门,陈月就自己开门把猪血抢了过去。陈霖惊讶的看着妹妹。“月月?你……”陈月害怕的望着哥哥“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月月,没事,哥哥不怕你,哥哥还是你哥哥。”陈月听到着句话,感动的哭了,立马抱住了陈霖。

晚上陈月一个人呆在房间,她对大熊说“大熊,我很害怕,害怕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大熊奇迹般的复活了,对陈月说“不会的,我还要保护你呢!”陈月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被冲昏了头脑,居然会听见大熊说话了,于是又抱着大熊进入安静的睡梦。

大熊还是抱住了自己,很温暖的怀抱啊!

第二天一大早,陈霖就瞒着陈母偷偷买了猪血带回去给陈月,陈月突然觉得家里也就哥哥最懂自己,最爱自己。

可是好景不长,陈霖不到两天就出差了。

哥哥走后,陈月一个人呆在房间,又开始胡思乱想。

这天一大早,陈月强烈的感觉到了自己身旁确确实实是睡着一个人,这个人体型应该跟陈霖差不了多少,陈月确信这是哥哥!

陈月翻了个身,抱住了他。忽然间,陈月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这种感觉不是陈霖的,她突然爬起来,看见的是一个特别陌生而又陌生的男子睡在自己旁边。陈月又是惊奇,又不敢叫出声,只是小心的将他的被子掀开,偷偷看了看这究竟是谁?

陈月小心的把头探向男子,男子跟陈月年龄差不多大,挺拔的鼻梁,英朗的五官,陈月都忍不住用手摸了摸。男子突然睁开眼睛,爬起来拉住了陈月的手“捉到你了,以后不可以在跑了哦!”陈月吓了一大跳“你神经病吧,我们认识啊?”男子突然放开陈月的手,“原来你真的 不记得我了.”“嗯?我们?认识过吗?”陈月探头说着。

“哦!不认识的!” “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你跑我床上来,你是不是想要我报警?”陈月大吼着。

男子又重新来紧陈月的手,挽着陈月的腰拉近了说“报警!不是别呀,哈哈哈,我是来帮你的!”陈月用力挣开男子的手“帮我?你能怎么帮?”

男子呆呆的看着陈月,陈月也同样呆呆的看着他,忽然间,陈月恍然大悟,心想“这个人.....我......应该是认识的吧,怎么会,那么熟悉的....”陈月傻眼了,呆呆的望着男子。

“哈哈哈哈,看什么看呀,是被我的美色所被迷惑了吗?哈哈哈哈....”男子笑道。

“我们....是不是真的认识啊!”

“对对对,我们认识你,你再好好想想,快快快!”男子把陈月拉下床,走到镜子面前,指着镜子说“看,这是你,陈月,这是我,周星星!”陈月转过来看着男子“你叫周星星?”

“对,周星星,这是你给我取的名字!”

“我?什么时候,没有吧,为什么我一点也记不起来?”

“你总会知道的,这得需要一点时间。”周星星摸着陈月的头,笑着对他说。

陈月面对面前这个既陌生又不生疏的男子,竟还有些亲近。

“哦,对了,我....有一个秘密,你得替我保守,我就告诉你了,因为没人能说 更不能说,真的没有人听我讲的。”

“当然可以,你想说什么都可以,我只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陈月带着半信半疑告诉周星星“你最好离我远点,我是会....吃人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星星大笑起来。“嘘嘘嘘!你不要笑,是真的,我没有骗你,真的会。”陈月急忙捂住周星星的嘴。

“陈月,你觉得我会害怕你?哈哈哈哈...”

陈月愣住了“你究竟是谁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陈月愣住了。

“你不用害怕,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周星星坚定的说。

“怎么可能,我父母生我养我那么长时间,怎能说你比他们还了解我,就连我家保姆哎程都应该比你了解我的。”陈月不相信的告诉周星星。

“哈哈哈,好吧好吧,那我告诉你,你为什么会吸血啊!”

“为什么呀,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我一直都遵守规矩!”陈月渴望的看着周星星。

“其实,陈月,你不用害怕,这是我们的本性。”

“本性,你在说什么,你看见过哪个人吃过人的!”陈月突然情绪就上来了。

“我们又不是人,你怕什么呀!”周星星冷静的说。

“你倒是是谁啊,你在说什么?”

周星星突然正经起来,说“陈月,你是一个吸血鬼,你当然会想吸血了,这很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

陈月傻眼了,“什么?吸血鬼?不可能的,谁告诉你的,可是这么多年,我...这是我第一次。”

“当然是第一次,毕竟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知道自己是吸血鬼,就不会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不属于,周星星,可是吸血鬼这有在电影里出现过的,他们....真的存在吗?”

“当然,只是他们都伪装成了人的样子,他们都不在吸血了而已。”

“不吃人了?那我.....是怎么回事?”陈月用手挽着周星星的胳膊,渴望的说。

周星星用手划了一下陈月的鼻子,说“你呀!你是太急促了,傻瓜!”说完就用手把陈月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抹下来。站起来,走到镜子边,拿起陈月桌上的小东西,陈月的大眼睛一刻也不能离开周星星。突然周星星转过来,“额,陈月,你过来,到镜子前面来。”

“不不不,我的眼睛是红色的,对吧,我会吓到自己的!”陈月激动的说着。

“红色?骗人呢?赶紧的,过来!”虽然是第一次跟周星星认识,但是可以感觉到他是一个很好接近而很强势的一个人。

“不红?是嘛?”陈月带着期待的眼神走进镜子。

“啊啊啊啊啊~”陈月对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脸大吼。

周星星不耐烦的捂住耳朵,说“啧啧啧,干嘛呀!”

“真的不红啊!”陈月把头转向周星星,眼神里透露出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而周星星好像也看出来了,就把抱着的手放了下来,对着陈月说“月月,对不起,着是我的疏忽,我来晚了,今后你的世界里是不会缺少我的了!”

“不不不,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你那里对不起我了,你很好的,你能陪我说说话,我已经还开心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吸血鬼究竟是不是真的!”陈月摸着头害羞的说。

周星星低下头看着陈月说“这是真的,从此以后,我会一直守护着你,你不用在害怕了,你明天就可以去正常出门了!”

“真的吗,你能保证?”陈月拉着周星星的衣角说。

“当然,我从来不骗人!”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时起,陈月家附近就多了一户人家,便是周星星家。

陈月已经可以正常去上课了,这天陈月来到教室,大家还是像往常一样给陈月打着招呼,因为学校里好像没人知道陈月的事,陈月松了口气。

班主任进来了,陈月依旧在埋头补着自己几天没来的笔记。

“咳咳咳,不要讲了,安静,安静!许艺天!你是不是不想要毕业证了,吵吵吵,回自己座位去。”班主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照样是一进教室就猫捉耗子。

“行了,一天天的能不能有点纪律!”班主任撇着嘴说,然后朝许艺天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只见许艺天站起来“老师,你一大早就给我白眼,影响我心情阿!”

“哈哈哈哈哈……”全班都笑起来,许艺天这样跟老师说话那是常有的事。

“去去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要不是学校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早把你给开咯。”全班更是笑起来,因为班主任每次骂人都用这句话,说的好像学校看着每个人爸爸的面子混日子似的。

“啊!言归正传,今天呢,有一个转学生,品学兼优啊!现在呢我请他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说完班主任就朝外面开心的挥挥手,那态度和对许艺天的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陈月隐约感觉到有个人进来了,但是她没顾得上,继续抄笔记。这时旁边坐的曹依依按耐不住了,一把拉住陈月,双手拖着下巴,满脸花痴的看着转校生“月月,月月,这也太.....帅了了吧,啊啊啊啊啊~”

陈月一脸嫌弃的看着曹依依,“别花痴了!”用手轻轻敲了敲曹依依的脑袋。接着抬头看了看转校生,陈月差一点下巴都惊掉了,“天啊!他怎么会来。”陈月心里转了一百个来回,也想不到这个转校生居然是周星星。

“看嘛看嘛,哈哈哈哈,你还不是看见帅哥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还说我呢,谁不是呢!”曹依依有点得意的看着陈月,陈月指着转校生,“这……”看着曹依依。陈月没有说话。

“好了,大家先掌声欢迎新同学,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家庭的人了,大家要多多帮助同学,爱护同学!”一片掌声过后,老师微笑点头,伸出手示意周星星做自我介绍。

周星星面对大家,嘴角微微上扬“大家好,我叫周阳!”随后鞠个躬。全班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我天呐,这个兄弟不是告诉我,他叫周星星嘛!”陈月心里埋怨着,感觉自己被骗了。

“啊!周阳啊,以后你就坐这个位置,曹依依的位置,她叫曹依依啊!”班主任指着曹依依说,曹依依差点没炸了。恨不得那时候20根指头都指着自己。

“你就跟旁边这位,陈月,月月坐,我们月月呢也是品学兼优,性格开朗,特别好相处,你和她坐一起可以互相促进学习啊!”班主任对着陈月笑到。

“切,这都什么鬼,别这么夸我,我这一生公主病,也就曹依依受得了!”陈月心想。

周星星大摇大摆的走下来,曹依依看着周星星口水都快要流一地了。

曹依依下去后,周星星也就成为了陈月的同桌。

“周星星,你吃了撑的?没事干啊!”陈月对着周星星小声嘀咕着。

周星星从自己书包里陆续拿出书来,不管陈月的话。

“喂,我跟你讲话呢,聋了?”陈月拍着桌子说。

周星星突然转过头来,“咱们认识吗?别和我套近乎!”周星星一本正经,满脸冷漠的对陈月说。

陈月差点不相信自己听到了,差点气到吐血。

突然,周星星从书包里拿出几本笔记本,递给陈月“哝,不用抄了,笔记我给你补好了的!”周星星还是一脸冷漠。

不过已经很让陈月开心了,因为周星星说不认识自己是骗人了。

最后一排的许艺天看得清清楚楚,“靠,这伙子什么来头,,不想活了吧!”许艺天故意乒乒乓乓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旁边的小胖刘益也是一脸无奈。

“得得得,许艺天,你到底想干嘛,求求你,消停会,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班主任对着许艺天说。

“老天爷呀,老师您能不能对我有两句好话,欧!凭什么,周.....什么鬼的东西,为什么可以和陈月坐,那我也想坐!”许艺天一向横行霸道,说话不过脑子。

“凭什么?凭什么?你看看你那成绩,跟人家小姑娘坐一起,还不得把人家弄哭了,你呀,就给我省点心吧!”班主任摸着头上的几颗稀稀拉拉的头发说。

从此以后,陈月几乎每次上学都不在让家里司机送了,都是跟周星星一块骑自行车去的!

“喝一口!”周星星骑着车飞快的从陈月的旁边骑过,把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放在陈月包里,还顺带用手轻轻敲一下陈月的头,不过好像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重演。

“哎,周星星,你想死啊!”陈月每次都发了疯得追上去。

“哈哈哈哈……你个小矮子,还想打我!”周星星把陈月书包抢了,边跑着逗陈月。这时被曹依依看的一清二楚,其实早在周星星来得第一天,曹依依就打着周星星的小算盘了。

“唉!这个陈月,也太不厚道了吧,每次跟周阳一起也不知道带上我,我可得好好跟她说说才行!”曹依依躲在墙背后偷偷的说着。

周星星一般在教室学校是不跟别人讲话的,只对陈月一个人放宽心。

曹依依寻思着怎样才能让周阳注意到自己,她故意到超市买了牛奶和面包,故意趁着人少的时候到周阳旁边说“周阳同学,做个朋友吧,以后我不会的题可不可以拿来问你啊!”边说着边把牛奶面包递给周星星。

“哦,不好意思,我不爱吃这些。”周星星很冷漠的对着曹依依,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啊!不爱吃啊,没关系啊!以后买别的给你,好不好?”曹依依像个讨好皇上的太监似的,弯着腰,句句小心,满眼放光!

周星星没有理她,反倒到陈月书包里拿起陈月的牛奶喝起来。

曹依依傻眼了,“这兄弟刚刚不是说不吃牛奶吗?这是摆明了拒绝我啊!”曹依依心里纳闷呢,就差火山爆发了。

这时陈月进来了,走到周星星边上,一把抢过面包“干嘛呀你,你还要不要点脸啊!每次都吃我的。”

“吃你的怎么了,你不是也每天早上吃我的吗?”周星星看着陈月一脸严肃的说着。

“得得得,你说啥就是啥!”

“周阳,不是说你到我们班了,就可以那么嚣张自大,我还搁这呢!”许艺天走过了,顺道把手搭在陈月肩上,还望着陈月眨了下眼睛,满脸沾沾自喜,打算给陈月夸的样子。

“哎,什么呀,周...阳是我好朋友,吃我的没什么,我也经常吃他的,没事,不成问题!”陈月说着,反倒有点偏向周星星。

“我去,月哥 ,你干嘛呢,我帮你呢,你看不出来啊?”许艺天一脸懵逼。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这真的没什么,你不用担心!小事儿,啊!”说着陈月就坐下了,气得许艺天也跑到自己座位上,火冒三丈的他,一把就把桌子推翻了。

“哎,周星星,你别介意,那是我好哥们,他脾气是不好,不过各方面还是很优秀的!”陈月对着周星星小声解释着。

周星星突然转过来,看着陈月“不是我说你,这叫什么朋友,所谓无恶不作的大哥大?”这次看来周星星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知道他不讨人喜欢,可是你也不用生气吧,这....有什么好生气的!”陈月看来,这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周星星会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一个小姑娘,让人家随随意意就把手搭你肩上,成何体统?”周星星一脸严肃的说着。

“噗,哈哈哈哈,周星星,你古代来得吧!这怎么了,很正常啊!”

“正常?我都没有搭你肩上,他凭什么搭?”

“不是,哈哈哈哈,你也可以搭啊,我又没拦你!”

“我....不和你说了。”

这天体育课,周星星和陈月一起换上了一样的球衣,他们一起拿着球闹闹笑笑的过来了。这在许艺天看来 ,周星星跟陈月已经在一起了。

许艺天怒气冲冲的走去,抢过球,重重的朝着底下咂,球从周星星俊俏的鼻尖上划过。陈月急忙拉过周星星,对着许艺天大吼“许艺天,你有病啊?”

“是,我是有病,你俩几个意思,周阳才来几个星期啊?你俩就好上了?”许艺天冲着陈月愤怒的说着,脸上的筋也跟着颤抖。

周星星把陈月拉下来,走到前面看着许艺天“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有别胡说,我们 是朋友!”

“呵呵了,小爷今天还就不走了,让我瞧瞧你多大能耐!”周星星和许艺天眼睛瞪着眼睛,几乎快要把对方吃嘴里了。

陈月傻呼呼的看着,没说一句话。

“周阳我告诉你,你来这没几天,这片天谁混你些许还不知道,你给我等着!”许艺天说着。

“来啊!”周星星也丝毫不示弱。

陈月上前挽着周星星的手,把他拉走了,没走几步,周星星回过头来“许艺天,明天周末,惠德广场,就你和我”

许艺天气得拿起篮球就往篮球板上砸。

来到教室里许艺天把手砸在周星星桌上“你也就这点能耐?”

“我也就问你敢不敢来吧!”

“哼。”许艺天什么也没说,自己走了。

“周星星,别呀,他闹小孩子脾气呢,你们别闹了,我等会去哄哄他,也就没那回事了,啊!”陈月趴在周星星桌上说着,周星星摸了摸陈月的头“你不要管了,他不会怎样的。”

“哎,不是……”还没等陈月说完周星星就领着书包出去了。

第二天,许艺天吃完早饭就到惠德篮球场等周星星,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周星星,许艺天心里纳闷“这孙子,不会不敢来吧,切,这点能耐,还打陈月主意。哎,等等,不过他这不是放我鸽子了吗?我去,不行,这说出去得多丢人啊!”就在这时,周星星来了。许艺天砸下篮球冲了过去“几个意思?”

周星星没说话,捡起篮球就往篮球架走去,许艺天追了上去“当我空气啊?你就是想放我鸽子,让我丢面子,切,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这个叫什么,叫 幼稚,真的是,幼稚死了。”

周星星回过头“少啰嗦,打不打。”

“我?我啰嗦,你……”没等许艺天说完话,周星星就把篮球砸了过去,两人的篮球赛就这么开始了……

两人打了好一会儿,情形好像转变了,两人越打越起劲。“哈哈哈,周阳,说真的,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和你打篮球好爽啊,以前没发现,以后我天天约你打!”

两人好像忘了本源是什么了,打完篮球一起约着就一起出去吃饭了,说着笑着,像极了两个多年的兄弟。

许艺天喝了好多酒,以是人稀深夜,许艺天把手搭在周星星的肩上说着“小子,你为什么喜欢陈月啊!”许艺天醉醺醺的神游似的眼面望着周星星。 “什么?谁告诉你我喜欢她!我看是你喜欢吧。”

“切,别装了,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她,不过怎么滴也得分先来后到吧,我和她相处那么久了,怎么你来才几天啊!她就被你钩走了,你呀你呀!”许艺天摇着头,继续喝了杯酒。

周星星抢过他的酒“别喝了,兄弟送你回家!”说完就跨上许艺天走了。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许艺天像个神经病一样,一路上唱着,来到一座桥上,他对着大海大吼“啊……”些许也看得出许艺天眼角的泪水吧……

“大男人,顶天立地,为了个小姑娘就哭了?”周星星对着许艺天说着,边把手搭在了许艺天身上。

“诶 ”许艺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蹲了下来,双手抱住了头,他忽然间抬起头,看向周星星“我妈妈去世了,就在上个星期,学校没人知道,我谁也没说,我依然笑着面对生活,扮演好我的角色,可是我没想到啊,我是一只小丑,没人理解的小丑,啊……”许艺天那种撕心裂肺的吼叫些许也就自己才能够体会。

周星星蹲下来,拍着许艺天的肩“没事,兄弟。”就这样,好久好久,时间好像静止在两个男人身上,那些无法说出来的话,就用陪伴来说清,让时间来解释,让微风把他带走……|

“陈月,现在,出来好吗?”陈月看着手机里周星星发来的消息,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心想"周星星吃撑了吧!"拿起手机就回了过去“你没吃药啊!早睡早起,明天不上课?神经病吧你,大半夜扰民。睡觉!”

“明天周六。我就在你家楼,来不来?不来我自己上去了。

“我去,周阳……行行行,等我两分钟,神经病吧你!”说完陈月穿好衣服起床拉开窗帘朝楼下看了看,周星星还真在下面。

陈月匆忙赶到楼下,离周星星五米远的地方停住了“周星星,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吃撑了!”

周星星突然冲过来抱住陈月,陈月吓了一跳。

“哎……那个……松开好吗?干嘛呀,大兄弟!” 陈月极力推开周星星。

“啊!”周星星抱着陈月大吼了一声,陈月突然没说话了,也没推开周星星了。

过了好一会儿,周星星突然说“月月,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离开?为什么?我们家就在这里 ,我哪也不去,我哪也去不了!”

周星星突然拉起陈月的手“看着我!”陈月抬起头,周星星闪闪的眼球开始恍恍惚惚变成红色。陈月突然放开周星星的手,倒退了一步。

周星星把双手伸出捧着陈月的双肩,弯着腰,把脸贴近陈月的脸“你害怕什么?你有什么好怕的?你不也是这样,我们是吸血鬼,这里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你能明白吗?跟我走,好不好?”

陈月突然低下头,眨了几下眼睛,抬头却已是泪光闪闪……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别怕,跟我走,好不好。”周星星一再恳求。

“为什么,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哪也不去,好不好?”陈月拉着周星星的手,像个三岁孩子。

“这里太不好了,真的不好,许艺天喜欢你,你知道吗?”

“啊?”陈月呆滞的看着周星星。

“你不能跟他一起,他是人类,你们不要靠那么近好不好?拜托拜托!”

“不会,没有,许艺天初中就和我玩得好,我们朋友很多年了!”

“我最怕的不是他喜欢你,你知道吗?许艺天他妈妈去世了,我害怕,我怕你因为他可怜而和他在一起,可是你们不能,你明白吗?”

“什么?他妈妈?什么时候啊!他怎么不告诉我,他这个傻子!”

“看啊!你开始心疼了不是?”

“不……我不会的……”

“哼,你是吸血鬼!”周星星突然大吼。

陈月吓了一跳,转头说了一句“我明白!”于是转身走进家里。

周星星在楼下呆了一晚上……

“我到底是什么啊?难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心存在?可我也没听什么新闻报道说过啊!呼~”陈月放下作业,朝窗口望去。外面的晚霞映红了陈月的脸。

“明天 明天上学的时候,我该怎么 面对周星星啊!”陈月抱着自己的头揉起来“哎!”一头砸在作业本上。

“喂,老公,我看月月这几天好像挺正常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你要回来吗?”陈月妈妈给陈月爸爸打了电话。

“嗯,等忙完,明天,明天我安排了心理医生,你说服月月,我怕她不去.....”

“明天?这么急促的吗?你都没跟月月说好,这孩子犟,我要怎么说嘛??”

“所以 才让你去 快去吧,啊,老婆,我这边没时间了,你记得明天带月月去看医生,地址和医生的材料我会告诉明天的司机,拜拜老婆……”

“哎,可是……”还没等陈母说出话,电话那头就已经是嘟嘟嘟嘟……

陈母紧紧捏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陈月。

陈母鼓起勇气,敲了敲陈月的门。

“谁啊?”正在做作业的陈月说着。

只见门被陈母自己打开了,“月月 ,是妈妈!”陈母面容微笑走向陈月。

“妈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

“月月,这几天你受苦了。”陈月坐在她旁边拉起她的手,眼泪汪汪的望着陈月。

“嗯,妈妈,没什么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陈母用手抚摸着陈月的头发,陈月开心的像个三岁小孩靠近陈母的怀里。

“可是,我们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明天去看心理医生吧!爸爸呢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妈妈明天陪你去好不好?嗯?”

陈月突然站起来“妈妈,我都说了,我好好的,不要看什么医生,难道就连你也觉得我是个怪物?”

“不是的,不是的,月月,你先别激动,妈妈告诉你,我们这个只是为了你的安全!”

“安全,呵!我不要,我特别安全。”

“你安全?安全个屁啊?昂?长大了,翅膀硬了,父母的话也不听了?你也不仔细想想,你那天在医院做了什么,你杀了人啊!这让我怎么想得通,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你这倒好,爸爸妈妈处处为你着想,你就别在这里给我耍小性子了,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这时的陈月低着头,泪光闪闪,她抬起头“不用。”

她摔门出去了,到了大门口,管家拦住了她“小姐,这么晚了,你去哪儿?我给你派个人,保护你!”

“管家,不用,我随便散散步。”于是就推门而出。管家呆呆的看着陈月的背影。

陈母这时在房间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鬼话。“我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哎!月月一定恨死我了吧!”于是默默擦了几滴眼泪。

陈月来到晚霞小吃店,走进去,大批人在排着队,陈月平常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走上去对也没排就说一句“姐姐,给我来个夹层饼吧!”突然一位大叔上去把陈月拉了下来“小姑娘,瞎呀?那么多人排着呢,我六岁大的儿子一个人在家等我买东西呢,你这样的,算什么意思?”后面一帮人跟着起哄“就是就是……”

陈月弯腰鞠躬“不好意思!”于是慢慢走了出去。

来到花园,她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哭了起来“我是不是真的不属于这里,老天,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你不需要怎么办。”一个熟悉的男生声音让陈月回了头,“周星星?你怎么来了。”

周星星从陈月后面抱住了陈月,拿出一个夹层饼“饿了吧?小傻子 。”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你是神仙吗?”

“哎!转过来,看着我。”周星星弯下腰笑着看着陈月,用手划了一下陈月的鼻子“我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我还知道你和伯母吵架了是吧?”周星星边把陈月脸上的泪水抹去。

“别说了,我 不想提。”

“好的,既然我的小可爱不想提 我就不提,你不是饿了吗?老公带你去吃好吃的,走吧。”

陈月突然定住了“老公?”

“呸,陈月已经不认识我了,我这样一定吓到她了!”周星星心里想着。

“啊啊啊!哈哈哈哈,我说的是我的外号‘老关’嗯,‘老关’拉,你听错了,听错了,哎呀,走了走了!”周星星挽上陈月就走了。

“什么呀,呵呵呵,你真当我傻子啊?我都听到了,是老公,老公!”

“哎!干嘛,叫老公干嘛?哈哈哈哈”

“好啊!你……周星星,你占我便宜。”

“是你自己喊的 ,我又没逼你!”

“你太不要脸了,周星星,你别跑呀!”

“不跑是傻子,被你打,老疼老疼了。”

陈月正开心的追着周星星,突然周星星停住了,陈月撞在了他的后背。

“哎呀!你干嘛呀,突然停下来,占我便宜还不够,还想谋财害命吗?”

“嘘!”周星星弯下腰把陈月拖到面前,“你听。”

“什么嘛?”陈月看着周星星,周星星弯下腰,顺着海风,伸出手,划过陈月的头发,突然闭上眼睛,“海啸,多安静!”

“阿……嗯……对 对 对是挺安静的 的……”

“闭嘴!闭上眼睛。”

陈月乖乖闭上眼睛,而周星星却睁开眼睛,“这个傻子”然后摇了摇头,望着陈月傻笑,周星星突然弯下腰,脸越来越靠近陈月的脸,周星星仔细看着,直到周星星的唇碰到陈月的唇,陈月吓得睁开眼睛,呆呆看着周星星,一把推开了他,害羞的转了过去。

周星星倒好,捂着嘴偷笑。

陈月突然转过身“周阳!你太过分了,趁人之危啊你,你可真不要脸。”

原来陈月并没有生气,她冲过去用力打周星星。

“好了好了,别打了,再打傻了!哈哈哈哈……”

“就打你,就打你,谁叫你那么不要脸,臭不要脸。”周星星捉住陈月的手,挽住陈月的腰,陈月敏感的伸直了身子,“既然我都那么不要脸了,那就多不要脸一会儿,也无所谓吧?”

周星星再一次亲吻了陈月,这一次,好久好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