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汉唐纪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为何而回
作者:南国公子  |  字数:4805  |  更新时间:2020-03-19 21:44:32 全文阅读

刺客抽身离去,萧寒衣并未阻拦。

不是他不想阻拦,而是在他背后出现的人让他无暇去拦。

让萧寒衣心底一惊的是来人气息之强,如此近距离的出现在自己身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五丈!

来人出现突兀,却没有突下杀手的意思,而是任由刺客离去,萧寒衣转身。

见到来人之后,萧寒衣神情猛然一愣:杨楚雄?

杨楚雄一身黑衣,两手负于背后,全然没有出手的意思。看着转过身来诧异中带着戒备的萧寒衣,杨楚雄嘴角微微一抿:“咱们又见面了!”

萧寒衣沉默,疑惑的看着他。

杨楚雄看到刺客走得远了,这才再次开口:“他的确是吴家人。”

萧寒衣皱眉:果然!

杨楚雄上前迈了一步。

萧寒衣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毕竟,先前在落雁山上的一战他并未占到什么便宜。

“白龙剑我是不会给你的!”萧寒衣皱眉道。

杨楚雄冷笑,一步迈出后再出一步,侧身抽出腰中黑龙横击而出,乌光暴涨,层层水浪之声叠涌而出,正是水击三千里!

只是这一击与先前分明有所不同。先前落雁山一战之时杨楚雄出手狠辣,招式凌厉霸道,咄咄逼人。眼下杨楚雄蓦然再次使出此招竟无半分先前的盛气凌人,转而给萧寒衣的感觉是江水浩浩汤汤,浪潮涌涌荡荡。

似钱塘春潮,江水漫灌。又似乌龙搅海,怒浪拍案。

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两人之间距离本就不远,杨楚雄这一击挥出之后乌光裹着风声水声顷刻过了一半距离!

萧寒衣愣了一下,却再也无暇多想,下意识抬手抽出白龙,想也不想也是一记水击三千里使出。

且萧寒衣这一招使出之后他也瞬间明白自己绝无可能挡下对方。

偏偏鬼斧神差的他第一反应便是使出同样招式。

彷如萧寒衣使出这一招全然是受杨楚雄的气机牵引。

但具体原因为何,他自己也不得而知。

萧寒衣水击三千里早已习得,也颇得其中火候,只是江河漫卷,哪容得细支弱流主干?

在杨楚雄这个杨家后人的面前,他又如何尽展精髓?

果然,乌光吞没了白光,略作停顿之后继续向前,扑向萧寒衣

乌光如乌龙,风声临近轰鸣如雷,雷声中颇有大雨倾盆的狂暴意味。

萧寒衣面色变了一变,这一击虽无山上时候的凌厉狠辣,却在声威上远胜先前。且在他看来这一击只要自己硬撼,断无可能如之前那般轻松。

“这是怎么回事?”萧寒衣皱眉,“先前在山上他一心想要白龙剑,如今见面只字不提,却出手便是狠招?”

只是若想硬撼此招,除却天龙里的水龙吟外,其他自己并未有信心能抗下。

“这……”萧寒衣犹在犹豫,乌光已然近前!

“呵呵!”杨楚雄冷笑,“与人对敌还敢出神!不知死活!”

临近萧寒衣的乌光再次暴涨,风雷之声直如天威。

萧寒衣跺了跺脚,身形暴起,两手握住剑柄,白龙剑尖白芒吞吐,如灵蛇吐芯,随着萧寒衣奋力一扑,自上而下斩向乌光。

乌光如平湖涨潮,白芒如一线闪电。

黑白相交,乌光翻涌,白芒陡亮!

杨楚雄嘴角莫名微笑,却是摇了摇头:“差了几分火候!”

“嗯?”萧寒衣借着水龙吟这一斩之力正要落地,却发现乌光瞬间吞掉所有白芒,张牙舞爪扑向自己。

萧寒衣心头猛跳:这怎么可能!

这一击水击三千里竟在瞬间破去了自己的水龙吟,且声势不减地继续奔向自己。

杨楚雄老神在在。

脚尖一点,萧寒衣向后连退,以退避战。

乌光去势终减,却生生在萧寒衣所站位置又向前扑进了两丈有余方才停下。

饶是如此,乌光去势裹带的风仍然将萧寒衣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只是杨楚雄并未就此罢手,在乌光几欲达到极点时又向前踏了一步,乌龙大剑又是千钧一扫,一道气势更强,声威更壮的乌光以更快的速度奔向萧寒衣。

前浪未消,后浪又至,一浪更强一浪。

叠浪!

杨家武学虽不似其他江湖功法皆有完备称呼,却每招每式皆有出处。

水击三千里是自江水下游逆流而上,以平湖出潮的气势横槊拦江。叠浪却是要在平湖涨潮的基础上掀起滔天大浪,以雄浑压垮、吞噬一切!

且来势更快!

杨楚雄意在逼迫萧寒衣不得不战!

萧寒衣避无可避!

萧寒衣两手握紧白龙剑,就此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身形再次暴起。

“嗯?”杨楚雄眯起眼睛,摇了摇头,“还是不肯么?”

不过马上杨楚雄便止住声音,面上露出期待笑容。

萧寒衣两手握剑,同样将剑高举头顶,却不再是自上而下竖斩,而是两手灌注内力于剑上,剑上白芒暴涨,如电芒激闪,便是白昼也无法掩盖如此刺眼光亮。

且光亮上隐约缠绕紫色电弧,伴有风雷之声。

初始之时风雷声只是低沉嗡嗡闷响,片刻后入鼓声聒噪,转而又如霹雳乱舞。

杨楚雄目中亮色涌起,再向前一步,手中乌龙向上一挑:“去!”

叠浪中的乌光声势已然雄浑无匹,此时经杨楚雄黑龙剑一引,如千里巨洪汇涌,而后齐聚于不足百尺的泄洪小口,瞬间倾泻而下。

只是这倾泻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

平湖起浪本就不平,更遑论怒潮涌动之时的大浪滔天!

掠起的萧寒衣此时已无一丝逃避心里,手中白龙剑尖白紫光芒也已如碗口粗细,如闪电般耀眼。

杨楚雄目光灼灼,萧寒衣眼神凛然。

乌光黑水,白芒闪电。

“轰隆隆”!

二者相交,声势绝非落雁山时可比。

乌光乍一接触,瞬间翻滚怒号,如乌龙搅海向上,却被什么东西生生止住去势,只得在强压下四散着搅动翻涌。

白芒脩乎之间如银瓶乍破,顷刻间由粗壮分裂为密集如网的紫白相交的密网覆向乌光,“呲呲”声不绝于耳。

乌光搅动,自下而上的声势更足,白芒越分越细,转瞬间由网状化作一片薄薄的白色幕布盖在乌光之上。

遥看之下乌光翻滚,白芒轻胧如纱,并有紫意隐约闪现,甚是好看。

偏偏此时欣赏的二人态度各有不同。

杨楚雄目光炯炯,萧寒衣却是目中凛然。

如此景象也只是停留了两息而已!

两息之后乌光剧烈蒸腾,黑水中挣出一道黑龙挣扎,探出龙头龙爪,对着白芒薄幕奋力撕咬。

黑白再次相交之际却是白芒如雪消融,黑光却损耗无几。

萧寒衣去势已尽,几欲再次出招破去乌光。

杨楚雄如何会给他机会,隔空乌龙剑轻轻一挑,撕破白幕的乌光顺势一卷,将萧寒衣直接卷住,而后狠狠向下一抛,就此坠落于地!

只是杨楚雄并未就此出手,而是原地站定,好整以暇地看着萧寒衣。

萧寒衣站起身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对面的杨楚雄。

无论是横水一击还是叠浪滔天,皆是有气势无杀意。

“这是为什么?”萧寒衣满心疑惑。

最让 他疑惑的却是杨楚雄此时竟然收了黑龙剑,无比平静地看着萧寒衣,彷如看待一个寻常的陌路人。

“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何我有实力从你手中抢走白龙,却没有这么做?”

萧寒衣点了点头。

“呵呵!”杨楚雄微微一笑,“那么现在你觉得我是离开了白龙剑不行的人吗?”

萧寒衣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从一开始见到杨楚雄到方才,他都以为这个杨家的“叛徒”是想夺回白龙剑而已,且有可能自己也要命丧于此。

只是眼下杨楚雄的做法明显不是如此。

不待萧寒衣做出反应,杨楚雄忽然说了让他意想不到的话:“你我因为柳老儿的原因也算有些渊源,真要论起来你是应该叫我一声世叔的。”

萧寒衣微微错愕,却应了一句:“世叔!”

杨楚雄点了点点头:“无论你出于什么原因叫我这一声世叔的,也都不枉我没有痛下杀手了。”

萧寒衣心底一动。

不料杨楚雄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那么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回来?”

萧寒衣再次愣了,竟未料到问自己问题的竟然会是于自己并无多少干系的杨楚雄,而且是以这样的身份——谈不上彼此对立,却绝非一路人。

此话一出,萧寒衣马上沉默。

坦白说,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何在外漂泊这么多年,从最初的满心希冀到后来的随遇而安,再到后来的莫名心动,他其实都未弄清楚自己为何还要回来。

为报师仇?

果真如此的话,大师兄在江湖的声望于地位,振臂一呼的话,为师报仇也未尝不可。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沐月阁也罢,酆都城也罢,甚至是整个江湖早就忘记了师傅与酆都的旧怨。

这些人明里暗里缠斗攻讦多年,真正大战的又有几次?

放不下小师妹?

漂泊在外多年,心心念念小师妹多年,可前后相遇不过半日功夫,他却只是从小师妹的身上感到物是人非,旧时心情早已不再。

留恋故土?

自己与大师兄他们几个不同,身世真正的一清二白——无父无母,没有任何关于家人的记忆。真说留恋的话也是有地可依,可少年便开始漂泊在外的萧寒衣如何会有留恋之地?

难不成是这个江湖?

怎么可能!

看着萧寒衣发怔,杨楚雄竟无一丝不耐,而是以自己方能察觉到的叹息轻轻叹了一口气,而后才缓缓说道:“不知为何回来,那你回来做什么?”

此问再出,萧寒衣再次沉默。是啊,自己都说不出为何回来,那回来做什么?

闯荡江湖?

还是卷入庙堂的纷争?

那些人的尔虞我诈与丑陋嘴脸让自己一想起来便觉得从心底生厌。

杨楚雄笑容由微笑转为冷哼,而后才道:“连回来要做什么都没弄明白,那你真的没有回来的必要。于人于己,都没什么益处。”

萧寒衣心底猛然触动,看向杨楚雄:“世叔这是何意?”

杨楚雄神色不明:“你可知道因你的回来给许多人带来了变化。”

“我?”萧寒衣一愣。

“你自己不觉得,旁人却是对你的回来在意的紧呐。”

萧寒衣心神一动,皱眉道:“世叔说的是酆都老鬼?”

没想到杨楚雄却是摇了摇头:“千面老鬼到了如今的境界,已不将你放在眼里了。”

“嗯?”萧寒衣眼睛一缩,“如今的境界?他到什么境界了?”

杨楚雄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萧寒衣心神触动,沉吟一番之后方低声说道:“难道说……这怎么可能……”

他话未说完,但杨楚雄似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为什么不可能,你师傅到不了那个境界,未必旁人便达不到。江湖上英才如过江之鲫,谁能说后辈一定不如前人?更遑论千面老鬼原本境界便已经触及那个境界,与你师傅一战之后不死至今,这十余年你以为他是白过的?”

萧寒衣愣住。

杨楚雄所说不错,他师父当年虽未能完全进入那个境界,未必旁人达不到。

若果真如此的话,那酆都老鬼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似看出萧寒衣心中所想,杨楚雄轻蔑一笑:“谁告诉你武功天下第一便能天下无敌了?若果真如此,你师傅当年为何还要隐居于芒砀山?”

萧寒衣这下被问住了,这个问题在他漂泊在外这么多年早已想了无数遍。初始的时候他以为师傅是看破世间纷扰,就此隐居在芒砀山。可随着在外漂泊这么多年,见了旗鼓相当的人拼的头破血流,也见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高高在上,更见到了身怀绝世武功的人给人当牛做马。

在见了这么多世间形色奇怪的事之后他恍惚有些猜测,猜测他师父当年为何会在芒砀山里带着他们四个。

以师傅的年纪那时尚值壮年,如何会在声名正隆的时候退出江湖,如何又会在名不见经传的芒砀山收徒?

若他果真不问江湖事,如何要在酆都为祸江湖的时候身涉其中?

若他果真与世无争,如何不能跳出圈外?

若他果真了无牵挂,那朱姨又怎么说?

以他当时的武功,若一心避世,谁又能留他?

杨楚雄眼见萧寒衣陷入沉思,也不着急,淡淡说道:“十多年了,该忘记你的人早已忘记,没忘记的也淡到差不多了。便是千面老鬼不也是在早几年放弃了对你的追杀了么。偏偏是你,自己不清不楚的回来了。你可知道,你这一回来,即便千面老鬼不动,你以前的那些师兄妹们岂会坐视不理?他们动了,酆都又岂能不动?”

萧寒衣皱眉:“萧某不过区区一浪子,如何当得这么多人如此关爱!”

杨楚雄冷笑:“柳源潮的徒弟,李白衣的师弟。便是这两个身份便足以让很多人身心俱动了。独独是你,自己不觉得有何影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从天水一路来到了佳梦关!”

萧寒衣愣住:“你知道?”

杨楚雄冷笑:“我如何不知道?我不仅知道你从天水入的中土,也知道那凉戎使节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嗯?”萧寒衣心神一震,“幌子?什么幌子?”

杨楚雄嗤笑摇头:“不过是几方暗中试探的手段罢了。”

了了一句,却让萧寒衣猛然一震。他想到了先前薛彩衣所说朝廷对李存孝的忌惮与猜忌,更想起了薛彩衣所说的多方试探。

果真如此的话,凉戎的使节,老格桑与那兄妹二人能否到达神都根本无人关心。或者换句话说他们有可能根本到不了神都!

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几方的试探之中!

他猛然想到了酆都要杀凉戎使节,派出的人却始终未能将之杀尽,而是让这些使节一路看似“凶险”的跌跌撞撞进了天水,是否也是酆都在故意如此,是否是故意让他们来到佳梦关?

可他们已经离开了佳梦关啊!

萧寒衣面带疑惑看向杨楚雄。

杨楚雄竟然出口解释:“他们出了城也还是要回去,这是几方的意思。”

萧寒衣疑惑:“酆都想让他们死在佳梦关?”

杨楚雄摇了摇头:“你错了,是朝廷的人想要他们死在佳梦关。酆都想要他们活!”

“这……”萧寒衣彻底呆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