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侠梦伶 > 正文
第七章 解除误会
作者:伊人君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19-11-24 11:06:04 全文阅读

本来刘毅安排了下人看护徐天赐,但是梅莹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一大早起来就来到了徐天赐的住所,而且还把那两个看护人员赶了出去,说是要自己看护他,怕他醒来之后逃走。

按照梅莹莹的说法是她怕这个小贼一醒来就逃走了,而且之前的账还没没跟他算呢。

梅云飞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同意梅莹莹待在徐天赐的屋里,当然梅云飞也安排了刘义跟梅莹莹一起,只不过此时刘毅出去给梅莹莹准备早餐去了。

徐天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梅莹莹,这不仅让他想起了初次在窗中看到她的情景,梅莹莹是那样的出尘脱俗,让他一阵发呆。而且徐天赐前两天在那个神秘的山洞中修炼‘长生诀’的时候也会忍不住的想到梅莹莹那张绝美的脸庞。

梅莹莹本来起的早了有点犯困,而且徐天赐还没有醒过来,所以他就用单手支着脑袋打盹,可是突然晃了一下,脑袋差点碰到桌子上,这时徐天赐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梅莹莹自然是听到了,而且竟然还敢嘲笑自己。本来之前的事情还没有个了断,现在竟然还敢嘲笑自己,梅莹莹自然是有气要撒了。

新仇旧恨要一起算了。

梅莹莹拔出桌子上放的长剑,直指徐天赐。此时的徐天赐其实已无大碍,只是之前失血过多,最近几天只要注意休息,补充补充血气就会完全恢复了。

梅莹莹拿着长剑抵近徐天赐的胸口,竟然一步步把徐天赐逼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梅莹莹直接质问道:“好你个小贼,采花贼,你竟然敢嘲笑我。那好,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小贼”。

说着长剑就刺向了徐天赐,徐天赐也是很无奈,只好随手拿起床上的枕头做格挡,就这样徐天赐的枕头被褥被刺的棉絮乱飞。

就在这时徐天赐的救星来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正是刘毅,他手里还端着两个人的早餐。当刘毅见到屋里的场面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他将早餐放到桌子上,立马上前制止了梅莹莹。

让刘毅没想到的是徐天赐竟然这么快就醒了,而且看上去好像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虽然有些许震惊,但是想到徐天赐修炼的内功心法是‘长生诀’,所以也就认为理所当然了。

刘毅转头对梅莹莹道:“小姐别闹了,师傅和莫前辈还得问他话呢”。

刘毅怕梅莹莹真的拿徐天赐出气,虽然不至于要了徐天赐的命,但是打伤了也不好,所以他还是强行夺下了梅莹莹手中的长剑。

因为之前师傅和莫前辈都有交代,要好生照料徐天赐,所以刘毅还是很客气的问了徐天赐:“不知道少侠该怎么称呼”?

“我叫徐天赐”。

“好的,徐少侠,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去禀报师傅和莫前辈”。

转而又嘱咐梅莹莹道:“小姐别再胡闹了,一切等师傅问过话了再说”。然后又指了指桌子上的早餐:“给你准备了早餐,先吃点东西吧”。

转头又对需天赐说:“徐少侠,你不嫌弃的话就在房间里随便吃点早餐吧,我去禀报师傅跟莫前辈”。

徐天赐说到:“不嫌弃,不嫌弃”。徐天赐由于昨天晚饭吃得早,而且还经过了一翻激战,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何况他在乞丐窝里都待过,怎么会嫌弃呢,而且他更不会跟自己饿着的肚子过不去。

没能直接教训徐天赐,梅莹莹觉得有点不甘心,于是恨恨的说道:“小贼,算你命大,你等着”。

梅莹莹气的,饭都不吃了,或者是不愿意跟徐天赐一起吃吧。然后就夺门而出。

刘毅则是再次让徐天赐先用餐,然后自己也退出房间去向师傅禀报去了。

徐天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梅云飞、莫风和刘毅就都过来了。

莫风虽然岁数见长,但是确是小孩的性格。他也不管徐天赐正在吃早餐,一进来就直奔主题的问道:“小子,这次可以告诉我你的师傅是谁了吧”。

经过一番交流徐天赐知道对方几个人并没有恶意,于是老老实实说了出来,还真是属于青城剑派一脉的。

由于莫风跟徐天赐的师傅秦昊关系很好,所以当莫风听道他的二师兄是被大师兄洪烈设计陷害的,莫风就一阵暴怒,只欲冲回门派找大师兄问个清楚。

然而在徐天赐说明了秦昊对他的忠告“只要好好的将‘长生诀’传承下去就好,切不可上门报仇”。莫风也知道这是他的这个二师兄为门派考虑罢了,所以他还是安静了下来。

当然徐天赐也说明了那夜的情况,他是跟着黑衣人去的,确实是被冤枉了。

梅莹莹其实一直在门外偷听,听到徐天赐对自己那天晚上偷窥自己的事辩解,就很不乐意了。

于是她便推门而入,并愤愤的说道:“你说是就是了,谁能给你证明啊!小心以后别又犯在我手上,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梅莹莹说完就再次摔门而去,梅云飞和刘毅在大概了解完情况之后也出了徐天赐的房间。剩下对徐天赐比较好奇的就剩莫风了,于是就拉着徐天赐问东问西的。

徐天赐由于受的伤还没有好彻底,而且在这里有吃有喝,所以干脆就留了下来,这一待就是好几天。

这天徐天赐刚吃了早餐,在院子来回溜达。突然听到梅莹莹大喊:“救命”,梅莹莹的声音从假山后面传了出来,而且戛然而止。

徐天赐本不予理睬,但是听到梅莹莹又是惊恐的叫了两声,而且喊她还没人回话。所以徐天赐就有些慌了,他以为梅莹莹真的出事了。

梅莹莹在假山后面设置了非常精巧的机关。最近这几天已经连续捉弄了徐天赐好几次了,而徐天赐接连的被捉弄也已经有了经验,只要是有梅莹莹的事情自己完全不去搭理,自己也就不会被捉弄了。但这次徐天赐仍然是没能够逃脱梅莹莹的捉弄了。

徐天赐急匆匆的冲到假山后面。不料才刚冲进假山后面就被机关卡住了腿,然后三四个装着面粉的袋子丢到了徐天赐的头上和身上。由于徐天赐被迷了眼,所以更加不敢乱动。紧接着就是木棍之类的东西在徐天赐身上招呼了。

终于停止了,虽然都是皮肉伤,但是徐天赐却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而且心里也很是郁闷。。

徐天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很暴力的挣脱了束缚,然后脸也不洗就要去找梅莹莹算账。

但是梅莹莹也不是他徐天赐说抓就能抓的到的,不仅每次被捉弄了都没有证据,而且梅莹莹还有不在场的证明。

徐天赐气急败坏的找到了梅莹莹。此时的梅莹莹正在客厅里给梅云飞和莫风沏茶喝。

徐天赐一进来就要跟梅莹莹算账。

徐天赐大声的喊到:“梅莹莹,你这么做有意思吗?还有完没完啊”。

梅莹莹装作很无辜的说到:“咦,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这跟我有关系吗”?

转头就跟梅云飞说:“父亲,他冤枉我”。

梅云飞和莫风一见到徐天赐狼狈不堪的走进房间,就知道这肯定是梅莹莹的恶作剧。

但是梅云飞还是维护了一下自家的闺女,于是就替梅莹莹做了下解释:“天赐贤侄,莹莹一直在这里给我们奉茶。应该不是莹莹做的吧”。说着梅云飞就转头看了梅莹莹一眼,竟然看到她露怯。

徐天赐愤怒的看着梅莹莹,咬牙切齿的道:“除了她,还能是谁”。

梅云飞没想到徐天赐这小子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无礼,但是由于心里知道这事一定是梅莹莹做的,所以也不好发火。

梅莹莹见到父亲有些不悦,于是对徐天赐说到:“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我这半天一直在这里奉茶,我哪里都没去”。

徐天赐哪来的证据,他当时是被机关牵制住了,而且当时双眼被面粉所污,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徐天赐顿时哑口无言。

徐天赐哪来的证据,完全是被机关牵制住了。何况当时双眼面粉所污,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徐天赐顿时哑口无言。

徐天赐本来以为这次又只能吃这个闷亏了,却不料莫风却突然冒出了一句话:“莹莹小侄女,你刚刚不是去拿开水冲茶去了吗?。

莫风也是实在看不下去徐天赐天天被捉弄,不是说他被捉弄有什么问题,只是徐天赐好歹算是自己的师侄,天天这样总归是没面子的。所以才假装无意的把梅莹莹出去烧开水说了出来。

梅莹莹本来是在客厅给梅云飞和莫风泡茶的,但是就在前几分钟前梅莹莹说没有开水了,要去厨房拿开水。结果顺路摆了徐天赐一道。梅莹莹这个时间算的是刚刚好,自己在假山后面喊了几声,然后就提着水壶回客厅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出来一样。但是这些都被冯天魁的一句话揭穿了。

冯天魁这一句话算是直接宣告了梅莹莹的罪证。

徐天赐向莫风投过去了一道非常感激的目光。

而梅莹莹听到莫风说出的话,本来还想狡辩,但是却结巴了:“我…我…我…”。

此时梅云飞对莫风投过去一道很不友善的目光,但自己又不能在他面前刻意的维护自己的女儿。

于是佯装生气道:“还真是你做的,赶紧去给人家道歉,一个女孩子家整天疯疯癫癫的,没有一点女孩该有的样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