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借酒消愁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20-01-26 20:40:09 全文阅读

  青龙一愣,问:“丫头,你为什么突然想起喝酒了?”

  “不为什么。”说着她抬脚就想往里面走。

  青龙阻止道:“你是想借酒消愁吧?我告诉你没用的。”

  东方明晓试图掩饰自己的心虚,说:“不是,我有啥好愁的啊,我只是觉得我都长这么大了还没喝过酒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青龙喝道:“够了!你这点儿小心思能瞒过我吗?还不都是为了那小子吗?你个姑娘家的喝什么酒啊?”

  东方明晓见心思暴露了,也不再掩饰,回喝道:“没错,就是因为他,我就是想喝点儿咋了?你拦得住我吗?”

  青龙看着她那布满血丝,噙满泪水的眼,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没法用蛮力阻止她。半晌,叹了一口气,好言相劝道:“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也拦不住你,但是,你要喝回家喝去,我帮你去偷大长老的酒,你在这喝断片儿怎么办?你一个姑娘家的,长的又漂亮,万一碰上坏人怎么办?所以咱还是先回家吧,好吗?”

  但东方明晓对这番话却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说:“就算我喝昏头了,不还有你吗?怕什么,走!”

  说完,连个插嘴的机会都不给青龙,边大踏步地走进了饭店,来到一张桌子前,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大锭银子,“啪”地往一拍,朗声道:“小二,来坛好酒,要你你们这里最好的,再给我来几盘好菜,钱不用找了。”

  那小二一见出手这么阔绰的客人,尤其还是这么漂亮,脸上的笑容愈发讨喜,手脚愈发麻利,态度也愈发殷勤了。应了一声,忙一路小跑地过来,一边打招呼一边将肩上搭的毛巾取下,擦着桌子。

  “哟,这位客官,不仅长的漂亮,出手还这么阔绰啊,行嘞,你放心,本店的酒和菜包您满意。请您在此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吩咐后厨去弄去。”

  东方明晓点点头,说:“行,去吧,不用太快,要用点儿心啊。”

  “好嘞,您放心。”

  小二摸走了桌上的银子,来到柜台前,见惯银子交上记账,便抱出一坛女儿红,拿出一只碗,送至东方明晓桌上,说:“客官,这是您的酒,上好的女儿红,您先喝着,我这就吩咐后厨给您做菜去。”

  东方明晓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一小锭银子,递给小二,笑道:“这是给你的,去吧。”

  那小二一见银子,乐的更欢了,说:“好,姑娘出手真是阔绰啊。”

  东方明晓一笑,说:“快去吧。”

  “好嘞。”小二又是一路小跑地走了。

  青龙心说:“这丫头,平日里抠成那样,今天花钱怎么这样大手大脚?算了,就今天一天而已,随她去吧。”

  她闹出的动静也引起了店里不少酒客注意,不少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大小姐?但她看起来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

  东方明晓打开酒坛子,一股浓郁的酒香钻入了她的鼻孔,她给自己满了一大碗,本想学着书里写的那样,一饮而尽,但就在碗要碰到嘴唇时,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性地先抿了一口。

  她似乎很中意酒的味道,接着把碗一抬,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发出一声畅快的感叹:“真数好酒啊。”

  青龙一见她这个样子,更担心了,说:“丫头,你慢点儿喝。”

  “慢点儿喝?干嘛要慢点儿喝,你不要打扰我雅兴。”说着,她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又是一饮而尽,看的青龙直有些心惊胆战的。

  接着,她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正又要往下灌时被青龙劈手夺下,怒道:“你这个死丫头,过分了啊,你到底想怎么样?”

  东方明晓脸上泛起,略显醉态,显然是有些不胜酒力了,她含糊不清地说:“我听人说喝醉了就能忘记烦恼,但我为什么这么想哭?”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就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她倔强地抹掉眼泪,说:“把碗给我,我应该是喝的不够。”

  “你休想!”青龙说。

  “把它给我!”东方明晓突然发怒道,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子,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怨恨地看着他,大口喘着粗气。

  骚动引起了整个店里的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回过身来看着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漂亮女子。青龙不想引人注意,赶紧躲进了天雷鞭里。

  现场的气氛一度有些尴尬,东方明晓只好是假装喝醉,又含糊着说了几句胡话。

  店里的人有些迟疑地转过身去,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东方明晓继续便喝便哭,时而傻笑几声,不时说几句不正经的话,活像个傻子,引得店里的人纷纷侧目。但是让青龙有些意外的是,这些人中竟没有一个眼露淫光的,这镇子的民风这么好么?

  她就在店里这么喝了一下五,最后一头栽倒在满是酒菜,一片狼藉桌子上,死死地睡了过去,眼睛红肿地像是被酒泡过的樱桃一般。

  这时店老板走了过来,显得有些为难,想叫醒她却又张不开口。

  青龙从天雷鞭中钻出说:“店家,我是这丫头的魂兽,我们家丫头给您添麻烦了,烦请店家给开间客房,今日就在贵店住下可好。”

  店老板见了青龙,有些惊讶,啧啧称奇道:“没想到这位姑娘还是个魂器使,怪不得敢喝成这个样子,这要是碰上坏人怎么办?”

  青龙说:“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店老板说:“哪里哪里,我见姑娘刚刚哭的如此伤心,怕不是有些烦心事想解酒消愁吧?这都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笑话的,只是这酒哪有这样喝的,你瞧这一桌子菜基本没动,非得喝坏了身体不可啊。”

  青龙笑笑说:“您说的是,这客房?”

  “哎呀,”店老板有些为难,说,“小店实在是没有客房了啊,你瞧这白浪镇毁成这样,多少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啊。小店这客房里现在是挤满了人啊。”

  青龙一听是这么个情况,犯难了,没地方住了,咋办?自己早该问的,是欠考虑了啊。

  “没房间了啊,这可怎么办啊?”

  店主人见对方有些为难,想了想,说:“客官,你看这天色已晚,要不,我帮你们找个只有女客人的房间,和她们挤一挤,将就着凑合一晚,你看如何?”

  “也只好是这样了。”青龙无奈道。

  正在这时,门口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青龙定睛一看,原来是珊瑚。

  那店主一见珊瑚,便笑呵呵地迎了上去,说:“珊瑚姑娘,打鱼回来了?”

  珊瑚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嗯,今天收成相当不错呢。”

  旁边一个客人打趣道:“珊瑚姑娘,还怕蒲牢不?”

  珊瑚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已经不怕了。”

  另一个客人笑道:“我只知道这蒲牢胆小如鼠,会怕人,还从没听说过有人怕蒲牢的。”

  珊瑚笑了笑,说:“李大哥,你脚边有一只老鼠。”

  “哎呀我的妈呀!”那人听了一下子从地面上弹了起来,跳上了凳子,警惕地盯着地面,问:“哪里?哪里有老鼠?”惹得店里的人哈哈大笑。

  其中珊瑚笑的最开心,合不拢嘴,说:“李大哥,你这不是还不如我吗?”

  “李大哥”也反应了过来,满脸通红地从凳子上退了下来,生气质问自己的朋友道:“你们几个谁出卖的我?”

  “行了,老李,你一个大老爷们的怕耗子也是个稀奇事儿了,这白浪镇上谁不知道啊?”

  “就是就是!”

  “哈哈哈哈!”

  玩笑过后,店主人对珊瑚说:“珊瑚姑娘,今天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啊。”

  珊瑚说:“白大哥你说就是,有什么能帮的我一定帮忙。”

  “今天店里醉倒了一个外地的姑娘,就趴在桌子上呢,店里实在是没客房了,不知道能不能和你挤一挤,将就一晚啊?”

  珊瑚说眉头一皱,问:“什么外地姑娘?在哪呢?”

  店主人给她一指,说:“那不是,就在那趴着呢。”

  珊瑚细看时,发现竟然是东方明晓,脱口而出道:“怎么是……”

  “咳咳。”青龙清了清嗓子,抢在她前面说:“这位姑娘是叫珊瑚吗?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能打扰一下吗?”

  尽管珊瑚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她还是很清楚自己该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说:“可以,只要你们不嫌弃地方小,那就挤一晚吧。”

  “怎么会呢,能有个地方住一晚就已经是幸运了,哪有再嫌弃地方小的道理。”

  珊瑚说:“那就好,我来帮你把这位姐姐给背上去吧。”

  店主人说:“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背呢,你的客房又在楼上,还是我叫小二来背吧。”

  那小二一听,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兴冲冲地说:“对啊,还是让我来吧。”

  珊瑚说:“不了,还是有些力气的,我来就行。”

  说着她伸手将死猪一样的东方明晓轻轻松松地背在背上,一点儿都不费劲。要知道,东方明晓虽然不胖,但个子可一点儿都不矮,比很多男人都要高,还是很有份量的,再加上醉得像摊烂泥一样,珊瑚却背起来脸不红气不喘的,着实是让周围人刮目相看了。

  珊瑚稳稳地将东方明晓背到楼上,将她平放在床上,关好房门,问:“东方大小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