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风筝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1-23 23:35:22 全文阅读

  “哦,那是风筝,我还有些钱,我们买两个去玩吧。”林湛回答道。

  楚儿说:“花你的钱,真的可以吗?”

  林湛拍着胸脯说:“我还不差这些钱,走吧走吧。”

  他拉着楚儿来到了摊位前,从怀里摸出一小锭银子,递给那货郎,说:“老板,给我来两个风筝!”

  ※※※

  春风自海上吹来,带着些咸涩的大海的味道,吹过雷州城外渐渐解冻的大地,当最后一块压在枝头的雪再也支持不住,哗啦一声掉落时,小草的嫩芽从潮湿的泥土里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给这片寂寥肃杀的灰色旷野增添了一抹绿色。

  不多日,暖风拂过,过冬的小麦也在一冬天的沉睡中苏醒过来,开始回绿,绿色,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生机盎然的绿色。

  一条长长的商队自雷州城鱼贯而出,沿着大路奔向远方,在道路的两旁是大片大片的麦田。

  这一天春风正紧,两个孩子拿着两只巨大的风筝来到了麦田里。

  楚儿有些不敢下脚,紧张地看着脚下,好像踩在钉子上一样,她问:“我们这样踩麦子真的没事吗?”

  “没关系,这才什么时候,现在的麦子不怕踩的,你竟然还认识麦子呢。”

  楚儿说:“我当然认识!”

  “哈哈哈,小时候,我还以为馒头什么的都是从盘子里长出来的呢,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傻啊。”

  “你现在不也才七岁么?也还是个小孩子啊。”

  “说的是呢,”林湛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麦田,脸上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稚嫩的脸似乎饱经风霜,“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人们辛辛苦苦种出来,我可不会去糟蹋这些粮食,那句诗怎么说来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

  “好了,不说这些,我来教你放风筝吧。来,你拿好这风筝,像这样高高地举着。”林湛将手里的燕子风筝递给楚儿,一边跟她讲解一边演示着。

  “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样,你拿好,等着我。”林湛放出一段风筝线,在不远处,对着楚儿喊道:“来,楚儿,迎着风跑起来!”

  “哦,我知道了!”

  两个孩子在春风中奔跑起来,越来越快,跑了一段后,林湛喊道:“松手!”楚儿便送来双手,那风筝脱手飞起,接着东风扶摇直上,林湛松开轱辘,任风筝拉着线,带着轱辘转的飞快。

  那风筝越飞越高,很快便从磨盘大小变成小小的一个铜钱。

  楚儿高兴的不得了,跳起来惊喜道:“飞起来了,真的飞起来了!”

  林湛得意地看了她一眼将轱辘插在地上,固定好,说:“来,我们把你的也放起来。”

  ※※※

  两个孩子牵着风筝在春风中欢快地奔跑者,灵魂的嬉笑声传遍了整片田野。两个快乐的小家伙,相互追逐了足足一个时辰,当肚子饿得咕咕叫时,两人才知道停下来歇一歇。

  林湛拿出了早就在雷州城中买好的大饼和水壶,分给楚儿,一起吃了起来。

  饿坏了的楚儿抓过大饼就是就是一大口要了下去,顿时满嘴的香味儿。

  “唔,这是什么?好好吃!”楚儿的脸颊鼓的像仓鼠一样。

  林湛笑笑说:“这只是普普通通的大饼而已,我爹说了,当你饿极了,什么吃的都是好的。”

  “原来是这样啊。”

  “吃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玩啊。”

  “嗯嗯。”楚儿又咬了一大口。

  正吃着,楚儿突然问:“对了,林湛,你说大人们说的给我们订娃娃亲的事是认真的吗?”

  听了这句话,林湛噎了一下。

  “喂,你怎么了?没事吧?”楚儿关心道。

  林湛忙抓过水壶,喝了一口水,摆摆手说:“没事,只是噎着了。”

  楚儿笑道:“吓我一跳,我当是什么呢,你慢点儿吃,我又不跟你抢。”

  林湛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楚儿脸一红,有些羞涩的说:“这个毕竟是终身大事,我们两个得好好商量一下吧?”

  “你知道成亲是个是什么意思吗,就要和我商量?”

  林湛笑了笑,说:“谁知道他们大人怎么想的,不过呢,如果你愿意,我长大之后一定会娶你的!毕竟你和我这么对脾气,而且还这么漂亮。”

  楚儿惊讶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过你吗?”

  “没有,你从来也没骗过我呢。”

  ※※※

  “你这个大骗子!”

  “嗯?你刚刚说什么?”珊瑚的声音声音将东方明晓拉回了现实,她这才发现自己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走神,不知不觉间竟把心里想的话给说出来了。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

  “啊?没什么啊,我说什么了吗?”东方明晓尴尬地掩饰道。

  珊瑚皱眉头看着她,说:“我明明就听见了啊。”

  东方明晓心说:“这人怎么一点儿都不会察言观色呢。”

  她心情烦躁的很,直接来了句:“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珊瑚被她的反应给整懵了,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但显然对方生气了,她只好道歉说:“对不起,我才刚接触人类社会不过三天,如果我有说错话的,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太懂人类的规矩。”

  东方明晓觉得自己也做得也有些过了,讪笑了一下,说:“不,我不是因为的你生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把气撒在了你身上。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那好吧,说到蛟龙……”

  东方明晓还是走神了,思绪又飘回了十一年前的那片田野里。

  ※※※

  两人正在吃着大饼,不远处有个农夫赶着一群羊走了过来,那牧羊人吆喝着,将鞭子甩的啪啪想赶着这群羊来到了麦田旁的草地上。

  为首的头羊是一头体格壮硕的公绵羊,看它那个个头几乎要赶上一头小牛了。

  “哇,是绵羊,好可爱啊!“庞大的羊群显然是引起了楚儿的兴趣,她从地上爬起来,兴奋地赶了上去。

  “大惊小怪,”林湛摇摇头,从地上坐起来,说,“不就是绵羊嘛。”

  谁知那原本温顺的绵羊头羊却暴躁的很,一见楚儿迎上,闷哼一声,大角一钩,撒开四啼就直奔楚儿撞了过来。

  楚儿脚步停了下来,直接被吓得愣在了原地,四肢僵硬,动弹不得。

  林湛大叫不好,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一把拉开楚儿。自己则被那头羊撞飞了出去。

  巨大的公羊能将一个成年人撞倒在地,何况是一个孩子。那头羊巨大的羊角径直撞上了林湛的胸膛,撞得他嗓子眼儿一甜,胸口剧痛,整个人直接横飞了出去。

  那头羊凶暴的很,把林湛撞倒了依旧是不依不饶,反而是低下脑袋继续用巨大坚硬的角攻击林湛。林湛被它撞的站不起身,只好是蜷缩起来,保护自己的要害部位。

  幸好那牧羊人及时发现了状况,忙拿着鞭子跑了过啦,吆喝了两声,挥了几鞭子,将那头羊赶走。

  牧羊人忙上前检查倒地不起的林湛的情况,他蹲下问道:“孩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林湛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说:“没关系,我没受伤,楚儿,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到。”

  楚儿哭着扑了上来,一把抱住林湛,说:“我当然吓到了,你都快吓死我了!”

  “哎呦,疼疼疼,快松开我。”林湛呲牙咧嘴道。

  楚儿闻言忙松开了他,说:“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就一点儿小伤而已。”

  牧羊人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好小子,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啊。走我带你进城看郎中去,瞧你这个样子,衣服都破了,还说自己没事。”

  林湛感觉自己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疼痛,而且确实对方羊给撞的,也就点了点头,说:“那去看看吧。”

  两人收起了风筝,跟着牧羊人来到了城里看郎中,好歹只是些皮外伤,擦些药,贴两贴膏药也就完了。

  只是经这么一闹,林湛也走路一瘸一拐的了,两人也玩心大减,再加上时间也晚了,两人便打算回去。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东方家找他们两个人都快找疯了,整个雷州城的所有边边角角的都被找了个彻彻底底,搅得整个雷州城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最后东方傲风急到直接现了法像,巨大的青龙飞到了雷州城上空,也不管扰民不扰民,像个播音喇叭直接大喊两人的名字,让他们赶快回来。

  林湛也被这阵仗给吓到了,心说这次可把事情给闹大了。

  最终,他们两个被一个东方家的长辈找到,给抓了回去。

  两人被带进了青龙堂,除了出使花家的二长老,东方家所有长辈都到齐了,个个都是表情严肃,像是在来家族会议一样。

  两个可怜的小家伙被吓坏了,战战兢兢地站在大堂下,连头都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东方傲风第一个站了起来,指着下面的两个人,说:“你们这是要吓死老夫我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