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明晓与珊瑚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0-01-18 22:35:54 全文阅读

  “嗨,珊瑚,过来一下!”

  “鲛人?”东方明晓顺着他手指的地方远远望去,只见一个长着米黄色鱼尾巴女孩跃出了水面,在碧蓝的大海上溅起白色的浪花。

  “哇,好漂亮!那就是鲛人?”东方明晓忍不住道。

  镇长笑笑道:“对,那就是鲛人。”

  珊瑚远远地喊道:“镇长,什么事啊?”

  “你先过来再说,有人找你。”

  “好的!”珊瑚闻言潜入水中,径直向小船游来,隔临近小船,珊瑚如出水芙蓉般探出头来,甩了甩头上的水,趴在船舷上,笑道:“好了,是哪一位找我呀?”

  镇长介绍道:“是这位东方大小姐。”

  珊瑚和东方明晓对上眼后,双方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脱口而出:“哇,你好漂亮!”

  珊瑚谦虚地笑笑说:“不不不,这位东方大小姐,我哪能和您比呢?”

  珊瑚眉目间还是当初那个开朗活泼的女孩,看起来她在这里适应的还不错,虽然才仅仅过去几天而已,她就已经在这里参与捕鱼活动了。但东方明晓可没见过她,只觉得的这女孩笑起来很自然,很亲切,两只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有神。

  珊瑚一听到东方大小姐,就差不多猜出这就是林湛口中的那个东方明晓。

  “不枉林湛这么夸她,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啊。”珊瑚想。

  镇长说:“东方大小姐想找你问一下鲛人岛上发生的事,你们俩聊吧,老夫就先告辞了。”

  东方明晓点点头,说:“嗯,您去忙吧。”

  珊瑚心想:“鲛人岛的事?人类对穷奇最近的活动有反应了?”

  镇长从小船上下去,珊瑚游道船尾,说:“走,我们去海上说。”

  珊瑚将小船推到了海面上,双手在船上一撑,跳出水面,坐到了船舷上,收起巨大的鱼尾,化成了一双玉腿。

  东方明晓感叹道:“你们鲛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呢。”

  珊瑚笑笑说:“还好吧,请问,您就是东方明晓吧?”

  “哦,你认识我?”东方明晓有些诧异道。

  “您的大名在这神州大陆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况且我和您的两个朋友颇有些渊源,他经常和我提起你呢。”

  “哦,谁啊?”

  “林湛和林雨潇。”

  “林湛和林雨潇?”东方明晓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对,就是他们俩。”

  “你见过他们?他们现在在哪?”东方明晓几乎要扑到珊瑚脸上了。

  珊瑚被她这副反应搞的有些尴尬,将身子向后仰去,说:“东方大小姐,你的脸靠的太近啦。”

  东方明晓一愣,将自己的脸收了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抱歉啊,他们两个是我的老朋友了,稍微有些激动了,抱歉哈。”

  “没关系没关系,”珊瑚说,“我知道你和他们关系很好,我也是因为他们对你很信任我才跟你说他们来过这的。”

  “来过这?他们已经走了?”

  “嗯,他们三个刚走没几天,这件事……”

  “等会儿,三个人?那一个是谁?”

  “是一个叫花火的女孩子。”

  “是她啊,原来他们还在一起啊,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么?”

  “没有,他们没告诉我。”

  “原来是这样……”东方明晓大感失望,就这么几天的功夫,还是错过去了,“算了,告诉我吧,这件事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珊瑚知道这是林湛的救命恩人,林湛也十分信任她,也就打算知无不言了,她说:“林湛他们是因为白浪镇附近的死魂人来的,他们在这里抵御了鱼人的进攻,抓住了水麒麟,白浪镇就是在这两场战斗中毁成这个样子的。”

  “这个我知道。”

  “再后来,他们在临行前去神龟岛玩,结果林湛就被……就被我抓到了鲛人岛。”

  “嗯?你为什么要把他抓到鲛人岛?”东方明晓有些懵。

  珊瑚讪笑了两下,说:“我们鲛人只有女人没有男人,所以我们都是靠和人类男人交※欢来生育后代的。”

  “交※欢是什么意思?”东方明晓更懵了。

  “你不知道?”这次换珊瑚惊讶了。

  “不知道。”东方明晓摇头道。

  青龙憋笑憋得很辛苦。

  珊瑚有些窘迫,她真的搞不懂一个成年动物为什么不懂这些?她想了想说:“通俗一点儿,我就是想抓他去做我夫君,又有些不一样,但大概就是这意思,明白了吗?”

  东方明晓瞪大了眼睛,问:“你才刚认识他就想嫁给他?”

  珊瑚解释道:“不,不是,我们鲛人是被诅咒的种族,都失去了灵魂,我们没有正常人的大多数感情,一般只懂得鱼水之欢,所以……”

  “鱼水之欢又是什么?”东方明晓还是不明白。

  “这……”珊瑚这个为难啊,这人怎么啥都不知道啊,这可怎么解释啊。

  青龙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珊瑚姑娘,我家丫头不懂事,真是难为你了。”

  珊瑚见了,问:“这就是魂兽青龙吧?你好啊。”

  东方明晓说:“不,它只是一条青虫而已。”

  “青虫?”

  青龙这次也不和她互怼,只是坏笑着说:“傻丫头,我来告诉你什么叫鱼水之欢吧。”

  说着他将嘴巴凑到东方明晓耳边,切切察察地说了起来。

  几分钟,东方明晓的脸如同烙铁一般,又红又烫,捂着双脸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什么是鱼水之欢了,你们鲛人确实挺可怜的,那么你们做过那个没有?”

  珊瑚摇摇头说:“没有,他一直不同意。”

  东方明晓松了一口气,说:“他还挺有定力的嘛,不过,你们没因为他不同意而把他怎么样吧?”

  “没有,我一直护着他,我那些姐妹们没能伤到他。”

  东方明晓打趣道:“见到珊瑚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能这样有定力真是了不起啊,我要是个男孩子我还求之不得呢。”

  珊瑚讪笑说:“他说他不能对不起花火,他真的是很爱她呢。”

  东方明晓闻言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他真的是很爱花火呢,他们两个是恋人关系你不知道?”

  “我……我还真不知道,”东方明晓眼神一下就暗淡了下来,喃喃道,“他们发展这么快么?”

  青龙听了心里也是一惊,这么快?

  珊瑚这两日已经学乖了不少,一看东方明晓这表情,就知道有事,只是她还不知道这个表情代表着什么,只好试探性地问道:“怎……怎么了?”

  东方明晓强笑一下,说:“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他们的进展的速度,你继续往下说吧。”

  珊瑚点了点头,继续将以后发生的事说了出来,但东方明晓几乎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的思绪已经完全不在穷奇身上了,而是飘回了十一年前,她第一次见到林湛的时候。

  ※※※

  “东方老前辈,晚辈久仰大名,只是不曾拜会,今日一见,这方知什么叫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老先生你当真是仙风道骨,一看就是道行高深啊。”林炎恭维道。

  东方傲远呵呵笑道:“不敢当不敢当,瞧我这个满脸的褶子和这全白的胡子,老了老了,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哪有哪有,”一旁林湛的亲叔叔林飞说,“两位老先生看上去都十分精神啊,尤其是东方傲风老先生,这么大年纪还担任武头领一职,当真是老当益壮啊。”

  东方傲风闻言脸上也难得有了些笑意,说:“哪有,我只是人老心不老罢了,迟早有一天也该老得不中用喽。”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爹爹,那句是怎么说来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就是说的这位爷爷吗?”

  两个老人一低头,见这林炎身后站着一个小男孩,长的虎头虎脑的,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炯炯有神,十分可爱。

  那东方傲远问林炎:“这位就是令郎吧?”

  “这正是犬子。”

  林湛拉了拉林炎的衣服说:“爹爹,爹爹,我您的儿子,不是狗的儿子。”

  “哈哈哈哈!”四个大人再加上他那十五岁的堂哥林源都被这童言无忌的话给逗的哈哈大笑。

  林源说:“我的好弟弟,犬子可不是这个意思啊,这是个谦词,是用来称自己的儿子的,可不是说你是狗的儿子。”

  林湛听的半懂不懂的,只知道自己闹了个大笑话,有些不好意思,憨笑着挠了挠头说:“原来是这样啊。”

  东方傲远夸奖说:“令郎如此聪颖,又是个修炼天才,是个可造之材,今后若是用心教导,绝对不是什么犬子啊。”

  林炎说:“是,晚辈今日定当好好教导他。”

  林飞说:“说到天才,我听说东方家这两年出了个不世出的天才是么?”

  “哦,你是说楚儿吧?她正在后院练功呢,你们要见见么?”东方傲远说。

  林炎说:“不了,既然还在练功那我们还是不打扰了吧。”

  东方傲风说:“打扰到算不上打扰,只是议事要紧。”

  “这样吧,”东方傲远说,“令郎与楚儿年龄相仿,就让他去找楚儿玩吧,跟着我们这帮中老年人他肯定也不愿意。”

  林炎说:“这倒是。”

  东方傲风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东方傲远给林湛指了路,便带着众人进了青龙堂。

  林湛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楚儿?我这反正在这也无聊,去见见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