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牵挂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271  |  更新时间:2020-01-09 20:32:29 全文阅读

  花火语气悲怆地对飞狐说:“飞狐啊飞狐,我们两家现如今都落到了这个地步,你就别在为难我这个毫不相关的后人了好吗?”

  林湛问:”我会不会和妖狐一族有什么关系呢?毕竟飞狐她称呼我为哥哥。”

  花火摇了摇头,说:“这个你只能去问问她了,我也不知道。”

  “说的也是呢。”林湛拿过飞狐说,“走,我们回去吧。”

  花火想了想,叫住了林湛。

  “等会儿。”

  “怎么了?”林湛问。

  花火说:“如果你和妖狐一族真有些关系,恐怕也会和我们花家有些恩怨,到时候我们……”

  林湛笑了笑说:“别担心,你这不是说过嘛,两家如今都已经是这副模样,我怎么还会难为你这个毫不相关的后人呢?现在连飞狐都放下了,不是吗?”

  花火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好啦,放心吧,我们回去吧。”林湛拉着花火就往屋里走。

  三人一起来到了楼上,关上房门,花火说:“对了,林湛,雨潇,我今天在外面碰到死魂人了。”

  两人愕然,林湛问:“伤到你没有?”

  “没有,街上人太多,我根本没认出它来,我怕在街上开战会伤及无辜,就没认真找。”

  “真是的,这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林湛郁闷道,“你打算怎么办?还要插手这件事吗?”

  花火说:“我当然要管,我打算联合这竹州城的萧家,今晚干掉它。”

  林雨潇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收了回去。

  林湛也有些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你到底还是闲不住啊,怎么,我们现在就去萧家?”

  花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下午了,说:“嗯,我们这就去吧。”

  林湛又抱怨了一遍:“这死魂人,还真是有够烦人的。”

  “那也没办法,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我们多受累,百姓们就少受害,不是吗?”

  “确实如此啊,但是,你到底打算干到什么时候,我们就这么一直从事这种高危职业吗?我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这……我倒是还真没怎么考虑过。”

  “等这次结束了,我们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好吗?花火?”

  花火稍稍一愣,接着一笑,说:“嗯,好的。”

  林湛也笑了,说:“那就太好了,我不是劝你放弃,但是花火,我们迟早要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也是呢……”

  三人一起出了客栈,来到了萧宅门前,花火上前跟一个守门人亮出了手腕上的锁魂链,说:“这位兄弟,我们是路过的斩魂人,想见一下你们家主人,能不能麻烦你给通报一下。”

  花火也笑了,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那门人倒还算客气,答应了一声,让三人在此稍等片刻,便转身进去了。

  不久后,门重新打开,一个中年男人扶着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头颤颤巍巍地出了门,一出门便问:“哪个要见老朽啊?”

  花火一见,忙迎上去行礼,说:“哎呀,老爷子,您高寿了?小女子何德何能,劳您亲自出来迎接啊?”

  那老爷子笑呵呵地说:“老夫今年七十有六了。”

  “您都古稀啦?”

  “呵呵呵呵,我还不至于老到没法出门迎接客人,何况这死魂人之事不是小事,是关黎明百姓,我还是得亲自来迎接啊。”

  “老爷子还真是心系百姓啊,怪不得这竹州城的百姓对萧家评价如此之高啊,那咱赶紧进去说吧。“

  “好好好。”

  众人一起进了家门,来到云鹰堂里,那萧老爷问:“三位此番来次所为何事啊?”

  花火说:“今日我们三人路过这里,偶然在街头遇到一个死魂人,只可惜没能认出,在这人流密集的地方也不好开战,恐伤及无辜,只好作罢,任它逃去。但我们想,如果就此不管,其定会继续为祸人间,于是今日特来贵府,想借助贵府的力量,趁夜晚抓住这个祸害。”

  林雨潇皱着眉头心想:“花火姐姐怎么和我哥似的,说话都这个味儿?”

  萧老爷听完后面露担忧之色:“原来如此。”

  然后对那中年男人说:“萧云,今晚你就去帮这三位抓这个死魂人吧。”

  “是,爹,孩儿知道了。”

  花火说:“萧大哥,今晚就拜托你了。”

  ※※※

  夜里,四个人在开始竹州城里巡起逻来,但是寻遍整个竹州城也没有一丝动静。

  花火心说:“难不成只是个路过的死魂人?藏到哪里去了?”

  但是没办法,确实是找遍了整个城池锁魂链也没有任何反应。

  “难不成这个死魂人也找到了不被锁魂链发现的方法了?这可就麻烦了。”

  但是无论怎样也好,今天是不可能找出它来了,花火只好鸣金收兵,让萧云回去,自己则带着林氏兄妹回到了客栈。

  “花火,我们明天还要找吗?”林湛问。

  花火想了好久,似乎是很不愿意就此放弃这个猎物,林氏兄妹都紧张地看着她,等着她做决定,最终她还是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呢,向小站反应一下,让他们调其他斩魂人来吧,我们这次就算了。”

  林雨潇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林湛也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不能让这个家伙打扰我们休息不是么?”

  花火说:“不,如果它明天让我撞上了,我还是要抓住它。”

  林湛点点头,说:“这个自然。”

  ※※※

  第二天,三人还是一无所获,只好辞别了萧家,收拾了一下,离开了竹州城。

  尽管花火觉得有些可惜,但是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自从昨天和林湛谈过后,现在的她越来越想把斩魂人的任务暂时抛在脑后,好好陪陪林湛,好好享受一下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一直漂泊的生活让她很是渴望有一个家,房子不是家,有林湛的地方才是家,她现在甚至已经在考虑生几个孩子的问题了。

  这种漂泊的日子总该有个头不是么?

  “哗啦啦啦!”才出竹州城,那恼人的锁魂链又响了起来,而且还是三条一起。

  花火从幻想中清醒了过来,立刻警惕了起来,多年的奔波到底还是没能让她疲惫起来,她依旧警觉得像一只猫。

  “又来了,就在附近。”她说。

  兄妹二人也只好强打起了精神。

  花火指着不远处的村庄说:“应该就在那里,我们快走。”

  “好的。”两人应道。林湛心里叫苦不迭,心说着死魂人怎么一个接着一个?

  ※※※

  东方明晓没再和李岚怄气,把她也给拉到了空中。

  接着一头巨大的犀牛撞破山体,冲了出来。

  那犀牛通体暗灰色,一身铜墙铁壁般的厚重铠甲,头顶两个巨角,犹如两个擎天巨柱,身体比那白虎还要大一圈,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那犀牛一出门便吼道:“是那个胆大包天的敢来这里讨死?”

  李岚道:“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人?”

  那犀牛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小姑娘,便哈哈大笑,说:“小丫头,说出吾名,吓汝一跳,吾乃这个黑虎山撼山犀是也!”

  东方明晓问青龙:“我绝对在某本小说里看到过某个杂鱼说这句话,是哪本书来着?”

  青龙说:“我也记得是有这么个情节,就是记不起哪一本了。”

  “就是想不起来,好烦啊,不管了,打死算了。”

  那李岚似乎还想跟它饶一下舌,冷哼一声,笑着说:“我还当是个什么东西,我压根没听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东方明晓说:“好好好,我是东方明晓,她是李岚,那是赵远,就这样,去死吧。”

  “什么……”

  青光一闪,东方明晓已经是带着青龙来到了它面前,那犀牛压根没反应过来。她调集全身力气,一鞭打在它的两根犀牛角上,将其齐根打断,然后猛地向下一砸,犀牛那厚重的铠甲在天雷鞭爆裂的电光下像鸡蛋壳一样不堪一击,一碰就碎,又是仅仅一击,犀牛的法像就解除了。接着,东方明晓将天雷鞭向那本体一指,一声响雷过后,那死魂人就被烧成了一具焦炭。

  东方明晓那毁灭性的攻击力,让李岚都愣了一下,这样可怕的破坏力她也从来没见过,确实太可怕了。

  东方明晓就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将那犀牛的灵魂拉出来,关进了葫芦里。

  赵远也是半天才反应过来,鼓掌道:“东方大小姐好厉害,只用了两击就打败了这死魂人,我当初对付它时可是废了好大力气呢。”

  东方明晓笑了笑,说:“还好吧。”

  正在这时,那洞中又有了动静,一股诡异的青色的浓雾从里面悄悄地飘了出来。

  赵远见了忙提醒道:“东方,小心后面,是青蛇的毒气!”

  东方明晓回过头,那青色的浓雾已经是飘至身前,她忙捂住口鼻,往后退。

  李岚道:“东方大小姐,这次就交给我吧。”

  “好吧。”东方明晓倒也想见识一下她的本事,便将她送至前面。

  李岚来到前面,轻挥一扇便将那毒气扇了回去,全部给吹散了。

  接着,两条青色的眼镜蛇从里面探出头来,四颗毒牙一呲,四道毒液从毒液中喷射而出,直奔李岚而来。但李岚丝毫不慌,又是随手两扇将毒液也给扇了回去。那被扇回去的毒液,遇石而腐,沾草就枯,一看就知道是奇毒无比。

  李岚将扇子,划了两下,又是两声尖锐的哨声,两颗蛇头便被斩了下来。

  东方明晓心说:“这些家伙就这么点儿本事吗?”

  青龙提醒道:“别放松警惕,你忘了还有一个死魂人了吗?这里面可能还会有埋伏之类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