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我是个胆小鬼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19-12-31 00:07:24 全文阅读

  两人就那么在空中僵持了一分钟,林湛心想:“老实说,我谁也不想帮,可是现在情况特殊,我也只好帮这女王一把了。”

  正想着,女王突然发力,那水柱顷刻间改变了调转过头去,一下将那死魂人冲倒在地,强大的水压死死地将“珍珠”压在了地上。

  林湛见机,将白霜飞狐旋转一周,一指那死魂人,当场给它冻成了个冰疙瘩,丝毫也动不得了。

  女王冷哼一声,说:“就这么点儿本事,也敢来我这里造次?”

  说罢,手一指洞顶,那魂石便透下一道白光来,正打在冰疙瘩上,一个蓝色灵魂从珍珠身上冒了出来,也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林湛暗想:“看来这魂石也有和锁魂链类似的抽取灵魂的能力啊。”

  就在那蓝色灵魂几乎要被完全抽出来时,突然爆发,发出一声长啸,响彻整个山洞,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林湛眉头一皱,心说:“看来没这么简单啊。”

  珊瑚体内突然迸出大量的水,“嘭”的一声,困着死魂人的冰牢一下子被冲破,炸裂开来。

  死魂人轻松脱困,女王试着去控制它身边的水,但那些水却完全不听她的调动。

  水围着死魂人形成了一个水牢,将它托举起来,浮到了半空中。

  林湛大叫:“不好,它要现法像!”接着一把拉住珊瑚的手就往外跑。

  “林湛,怎么了,你跑什么?”

  “法像的实力是很强的,尤其是还在海上,哎呀,没时间解释了。”

  来到水潭边,林湛抱着珊瑚跳进了水潭,就听后面“轰隆”一声巨响,看来是已经打起来了。

  游出大礁石,后面又是轰隆一声巨响,海里的鲛人已经乱做一团,纷纷上前来问珊瑚怎么回事。

  珊瑚说:“有死魂人混进来了,女王陛下正在对付它。”

  鲛人们一片哗然,她们想不明白,死魂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林湛往上一指,示意珊瑚把自己带到海面上去。

  珊珊会意地点点头,也不顾其他鲛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带着林湛上了岸,来到了小岛上。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整座小岛都向地震了一样剧烈地颤抖,让两人几乎有些站不稳,岛的另一边激起一片滔天的白色巨浪。

  “好强的破坏力。”

  林湛皱着眉头说:“以前只知道魂器使级别的实力很强,但我从来没想竟然会这么强。”

  “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不知道……”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如果战斗是在陆地上的话,我倒是还能帮忙,可是这是在海上啊!”

  珊瑚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总之,珊瑚,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吧,实在不行,我们就直接逃掉算了。”

  “那如果被它抓走了那么多鲛人该怎么办?如果再让它造出这么多的怪物来人类世界不就完蛋了么?”

  林湛,想了想,问:“避水鱼,现在避水鱼还能骑吗?”

  珊瑚面露难色,说:“恐怕不行,避水鱼生来胆小,看到这样的场面只会掉头就跑,很少有例外。”

  “轰隆隆隆隆隆!”远处的海面上传来了海啸一般声音,整个大海好似沸腾了起来,剧烈地翻腾着,战斗发生在远处的海面下,林湛根本插不上手,束手无措。

  他现在算是明白花火为什么执意要把抓捕水麒麟的行动定在白浪镇,在海面上想打赢一只使用御水术的魂兽简直太难了,尤其是他这种不会飞的。

  如果他现在也是魂器使,他有把握将一整片海面冻结,这样倒是还能一战,但现在他感觉到的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珊瑚,这样,我们先到战场上看看,至少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物,这样就算你们女王败了,我们日后还好做追踪。”

  “这……好吧,我们去看看,你等着,我去叫一条避水鱼来。”

  “对了,你们女王到底叫啥名字啊?”

  “彩螺,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问问。”

  珊瑚快步跑到沙滩边上,叫了两声,一只金黄色的避水鱼从水面下露出了脑袋。

  林湛说:“你也看到了,死魂人和彩螺的实力都不容小觑,这次我们只求能看清它的面目,万不可过分接近啊。”

  珊瑚看着他,脸上流露些失望之色,说:“你怎么和避水鱼一样胆小?”

  林湛冷哼一声,说:“我要是不胆小,在白浪镇就已经死过一次了,你是没见过花火和水麒麟的战斗才会怎么说的,我这人胆子可不大,艺高人才胆大呢,我现在实力不济,不敢胆大,走吧。”

  “这……这样啊……”

  两人一同潜到水底,绕过海岛,只见海岛这边已经被那死魂人开出了一个直径足足五六丈的大洞,周围的海床也被毁了个七七八八,一大片珊瑚被搅了个天翻地覆。四周漂浮着大量鱼、鲛人和人类的尸体,不少都是已经被肢解的七零八落了。

  看到眼前这副骇人的景象,珊瑚也开始理解林湛之前为什么表现的这么胆小了。

  一过海岛,海水就已经不安分了起来,彩螺和死魂人战斗爆发出的能量已经波及到这里了,能感受的到,水流很暴躁。

  林湛心里有些发虚,但还是硬着头皮,操作着避水鱼继续向前游去。

  珊瑚有些惊讶,说:“这避水鱼今天怎么这么胆大呢?换在平时早就掉头就跑了。”

  林湛说:“谁知道呢,你也说过极少有例外吧?那就说明还是有例外的,不是吗?算我们运气好。”

  “也是呢。”

  “对了,你们女王为什么要把战场拉的离海岛这么远?”

  “因为女王的力量来自于魂石,她不是在远离海岛,而是在远离魂石,如果魂石的安危不保,女王的力量也就不保了。”

  “原来如此……等会儿,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魂石现在谁看着呢?!”

  “可是它只来了一个人啊……坏了,是我糊涂了。不过……放心吧,魂石还是有专人保护着的,而且魂石也不是那么脆弱。”

  “总之,一会儿我们赶紧回去吧。”林湛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话间,就已经能看到人影了,彩螺带着其他一大群鲛人正在和一条六七丈长蓝色的蛟龙斗法。鲛人们以女王为中心,摆了一个奇怪阵法,围着女王转来转去,散发出蓝色的光芒。蛟龙则是一次又一次的盘身体,试图冲散鲛人的阵型,但每次都被强大的水流击退回来。

  双方正僵持不下,看起来似乎是势均力敌,鲛人一方还略占上风,蛟龙看起来渐渐有些乏力了,动作开始迟缓。

  尽管双方都是御水术的斗法在这海面之下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大老远就冲的他们悬浮不稳的强劲的水流余波,沸水一般的海面还是让他们从侧面感受到了这场战斗的等级之高,让人惊心。

  林湛定睛一看,说:“原来是一条蛟龙啊。”

  “你认识它吗?”

  “我不太确定,我只是知道穷奇手下有一条蛟龙,也是一条三节棍,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条。”

  “穷奇?它和我们可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啊,怎么会来这里?”

  “不知道,穷奇也老实了很多年了,鬼知道它最近又想搞什么大动作。好了,我们快回去吧,我们还得守护魂石去呢,别看了。”

  “嗯。”

  可是,两人还没游出多远,鲛人们的阵型就突然保持不住了。

  蛟龙一卷身子,一下子就撞破了已经维持不住的阵型,一口吞下了数个鲛人。

  珊瑚惊道:“坏了,怕是魂石有失!”

  失去了魂石助力的鲛人们顿时一溃千里,树倒猢狲散,全部惊叫着四散而逃。

  然而蛟龙大口一张,好似一个无底黑洞一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便将周围的鲛人连带海水一起尽数吸入口中,吞了下去。

  接着,蛟龙便将矛头对准了林湛二人。

  “不好,我们快跑!”林湛大叫道。

  两人一鱼赶紧向回逃跑,那蛟龙也扭动起身子,向他们追来。

  尽管珊瑚的尾巴仗着鲛人强大的自愈能力已经完全恢复了,但两人的全速还是甩不开身后的蛟龙。

  蛟龙追的很紧。林湛调动法力,回头放了一个冰魄,在水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锥,向蛟龙打去。

  蛟龙一扭头,躲了过去。

  林湛眉头一皱:“躲开了?”

  “呼!”蛟龙引动水流,配合自己嘴巴的吸力,一道水流在它的嘴巴和珊瑚形成了一个连线,一下子就将珊瑚吸向了它那张满獠牙的大嘴里。

  林湛转身一抓,却完全没能抓到。

  “珊瑚!”

  “林湛,快跑!”珊瑚喊道。

  眼看着珊瑚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林湛疯狂地掰着避水鱼的头,但是避水鱼早就吓坏了,根本不愿意掉头。

  蛟龙张开了大嘴,眼看珊瑚就要落进去。林湛深吸一口气,从鱼背上跳了下来,顺着水流追了过去。

  林湛挥剑一指,在蛟龙的上下颌之间行成了一道冰柱,将珊瑚拦在了那里。

  林湛借着水流扑上去,也卡了冰柱上,然后一口亲在了珊瑚的嘴唇上,珊瑚默契地给他输了一大口空气,然后林湛奋力向外一推,将珊瑚推了出去。

  这时,蛟龙试图咬碎嘴里的冰,但是这个冰柱中间粗两头细,锋利无比,一下子就让蛟龙不敢下口了。

  蛟龙又试图用爪子清除这个恼人的冰柱,林湛抢先一步自己折断了它。

  蛟龙终于闭上嘴,水流也停止涌入,但林湛早就把自己结结实实地冻在了蛟龙的喉咙上,反正他自己也完全不怕寒冷。

  接着,林湛集中精力,蛟龙的整个嘴,一直到喉管都开始结冰。

  蛟龙痛苦不堪,重新张开嘴,试图淹死林湛,但林湛早就料到它会这么做。一张嘴,蛟龙嘴里就多了个冰疙瘩和数根冰柱,将整张嘴封住,水一点也淹不进来了。

  蛟龙大怒,对方在自己嘴里都能把自己耍的团团转,真是太丢脸了,一心急,便将刚刚吸进去的水又重新喷出来。

  林湛身下的喉管里传来了水流的轰鸣声,他也借机将这些水卡在了喉管。

  林湛吃准了它没法像水麒麟一样控制冰这一点,在它的嘴里大闹天宫起来,一时间竟然还占尽了上风。

  话虽如此,但此时的林湛体力已经是跟不上了,开始喘气粗气来,要是换作以前,这几个法术他根本不当事,但现在他只感觉肺部剧痛无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