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风暴与鱼鳞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261  |  更新时间:2020-01-22 18:13:45 全文阅读

  林湛一愣,半晌说不出话来。珊瑚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谢谢你,我还担心你会把我骗上岸,然后抛弃我呢。”

  林湛叹了一口气,讪笑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惜我没狠下心啊。”

  “你还是很善良的嘛。”

  “呵呵呵呵。”林湛这个郁闷啊,自己最不愿意看到情况竟然真的发生了。

  珊瑚靠在他身上,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逼迫你了,我会耐心地等你回心转意,忘记她好吗?”

  林湛看着大海,问:“你就不怕她们找过来?”

  珊瑚笑笑说:“没人能找到这里,就算找得到那也是几年后的事了。”

  “珊瑚,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是何必呢?”

  珊瑚不语。

  林湛问:“珊瑚,你能把我的剑拿回来么?”

  “你想干什么?”珊瑚又警惕了起来。

  “没什么,我只是想她了。”

  “在你答应我之前,我是不会把剑拿回来的,不管你想用那把剑伤害谁。”

  “完了。”林湛心想,“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自作自受啊。”

  “那我就等,哪怕是几年,十几年,一辈子,我也要等她们来救我。”林湛将珊瑚从自己身上推开,起身往沙滩上走,说,“你别跟过来,我想自己静一静。”

  “白明,你真的就对我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那你昨天为什么……为什么教我踢毽子,教我烤鱼,为我流泪?”珊瑚哽咽道。

  林湛停了一下,但没有回头,说:“我只是觉得你可怜而已,我这人心软,换个人我一样会哭,没什么特别的,你要是真的想谢谢我,就大发慈悲把我送回去吧,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没用花言巧语糊弄你带我回去。”

  珊瑚听了这句话,觉得自己胸口剧痛无比,仿佛要裂开一般的阵痛,一股无明业火填满了她的胸腔,她大口喘着粗气,说:“你……你……你说的对,你说过喜欢一个人未必快乐,还可能会痛苦,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我现在就去找女王把我的灵魂重新抽出来,然后把你这个废男人送回去,我为什么要为你伤心?你对我一点儿用都没有!”最后一句话她是嘶吼出来的。

  “珊瑚,你别……”等林湛回过身来,只看见了一条米黄色的鱼尾巴没进了水里,打了个水花,消失在了大海里。

  林湛愣在原地,徒然看着澎湃的大海,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一样。

  “没什么好愧疚的,今早斩断彼此之间的感情才是对她最好的负责,你什么也给不了她,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林湛只能安慰自己。

  林湛走到沙滩上,试图重新把火生起来,可是生到了一半,天气突然开始阴暗起来。林湛站起身来,看着蓝天和大海开始迅速变成了墨色,大风渐起,搅动着大海一起呼啸起来。

  不到五分钟,瓢泼大雨倾泻下来,像是把大海直接倒扣在了林湛脑袋上,一下就浇灭了他刚生起来的火。

  “我的妈呀!”林湛赶紧抱着头往树林跑,结果一个响雷直接又给他吓了出来。

  天越来越暗,狂风怒号,卷动着乌云在天空上越聚越厚,让天色一下子就变得犹如三更半夜一样,四下里都是一片黑漆漆的模样。

  林湛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大的雨,突然,他的肺有些疼痛,林湛心说坏了,八成是旧伤,怎么这么容易复发?

  林湛站在大雨中的沙滩上,避无可避,只得呆呆地站在雨中,看世界暗淡,雨脚如麻,巨浪拍击着礁石和海岸;听狂风怒号,电闪雷鸣,大海翻腾咆哮。林湛心里竟腾起一丝丝恐惧,感受到了颤抖。他第一次感受到在大自然的威能前,人类是多么渺小,自己像是一颗在雨中摇摆的小草一样。

  风越来越大,吹的林湛都有些站不稳,密集的雨滴犹如炮弹一般,借着风力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一波又一波,比那海浪力气还要大。

  “白明,白明,你在哪?”混乱的世界中传来了一个微弱但是有力的声音,语气里透露出的满是焦急和担心,透过万千繁杂声音而来,竟然是如此的清晰,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暴雨之中。

  “珊瑚,是你吗?我在这!”林湛在狂风暴雨中大喊。

  “我看到你了!呆在那,我去找你。”那瘦小的身影穿过暴雨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顶着大风就往海里跑。

  大海上翻起的巨浪几次三番将两人打了回来,呛了林湛好几口水。

  终于,两人抓住机会潜入了水中,但,海里也不安宁,鲛人们乱做一团,纷纷往礁石里躲。

  暴乱的水流让珊瑚有些驾驭不住,卷得珊瑚和林湛在水里乱转。

  一股强悍的水流袭来,顿时天旋地转,将两人冲向一块漆黑巨大的礁石。眼看珊瑚就要撞上,林湛一发力,将两人调转了位置,自己一下重重地撞了上去。

  “噗!”林湛觉得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这要是以前,凭林湛的体质和飞狐的保护,这点儿撞击根本伤不到他。但是他现在身有旧伤,没有飞狐傍身,直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白明,白明,你没事吧?”珊瑚喊道,但立刻就觉得自己好傻,这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她将林湛抱在身前,用嘴堵住他的口鼻,尽可能地防止他溺水。然后摆动尾巴在海水中奋力挣扎,拼命地和强悍的水流抗争。终于,她在跌跌撞撞中游进了那个洞口,穿过狭长的通道,来到了房间里。

  即使在礁石中,外面依旧是狂风怒号,大海的威能通过狭长的水道传递到了水潭里,让水潭里的水也澎湃不已。

  她将死沉死沉的林湛推上了水潭,自己也跟着爬了上了来。她将两根手指放在林湛鼻子下一试,已经是没有呼吸了!

  她赶忙又将林湛架到了石床上,让他平躺下来,自己则跪坐他身边,解开他的衣服,给他做起了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

  “别死,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你死了谁陪我踢毽子啊?!”珊瑚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化作一颗颗珍珠滴滴答答的落在了林湛胸口上。

  好一会儿,林湛嘴里终于呛出一股水,终于有了呼吸,可是还是没醒过来。只是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胡话。

  “怎么会伤的这么重?”珊瑚心想。

  但是眼下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是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等着他醒来。

  很快,林湛开始牙关紧咬,身体发烫,并且又说起胡话来。

  珊瑚一摸他的额头,被他的体温吓了一跳,这样下去会烧死人的!

  珊瑚急得团团转,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没奈何,她只好将下半身重新变成鱼尾,一咬牙,从腰间拔下一块拳头大小的大鳞来。

  “啊!”钻心的疼痛几乎让她身体抽搐,几乎昏厥过去。

  鱼鳞被拔下的地方也是鲜血直流,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听说鲛人的鱼鳞能包治人类的百病,是真是假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眼下也只能是试试了。

  可是,怎么让他吃下去呢?

  她想了想,将鱼鳞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用力嚼烂,细细地嚼成粉状,准备就这么嘴对嘴地喂下去。

  可是正当她想把嘴凑上去时,林湛又开始说胡话了,这次很清楚:“花火,别闹,快把火收回去,我热……”

  霎那间,珊瑚似乎感受不到自己腰上的痛了,只觉得心如刀绞,痛的要死。

  “我没放火,是你发烧了,来,把药吃了,乖。”珊瑚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不止是因为腰上的疼痛,还因为她极力地想掩饰自己的哭腔。

  “嗯。”林湛答应到。

  珊瑚将嘴凑了上去,把自己的鱼鳞喂给了他。

  “用嘴喂?你还挺……”随后的话又含糊不清起来。

  珊瑚静静地坐在他身边,小声地抽泣着,直到腰部的疼痛将她拉回了现实。

  她将林湛的衣服扯坏,给自己简单包扎了一下。

  “嗡嗡嗡!”旁边的宝剑飞狐突然开始嗡嗡作响起来。

  “嗯?怎么了?”

  珊瑚一摸那剑,那剑便乖巧地停了下来,只是通体异常的冰凉。

  珊瑚想了想,差不多明白它是个什么意思了,心说这剑还真有灵性啊。据说每一把魂器都有自己的灵魂,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啊。

  “你还挺关心白明的,你是想帮他降温是吗?”

  那剑又振动了两下。珊瑚一笑,将它拿起,放在了林湛额头上,那剑便开始散发寒气帮助林湛降低体温了。

  珊瑚将尾巴又变回了双腿,那块缺少鳞片的地方还是缺了一整块皮,估计要留一块难看的疤痕。

  她一下地,腰上又是一阵刺痛。她咬了咬牙,一瘸一拐地来到储物架前,将那株古怪的植物搬了过来。

  这种生长的海边的无名植物能吸收空气中的水分,所以这个房间才能保持干燥。她将植物放在床边,希望能帮白明尽快干燥起来。

  她侧躺在他的身边,抱着他温暖的身体,静静地睡下了。

  “珊瑚,珊瑚,”林湛又开始说胡话了,“笑……笑起来嘛……你……”

  珊瑚不顾腰上的伤,一下就坐了起来,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晌,反应了半天,流着眼泪笑了出来。

  “嗯,我会多笑笑的。”她答应道,“你好好休息吧。”

  “这……这才对嘛……”林湛笑了。

  “哎呦,我的腰我的腰。”腰上的疼痛迫使她又重新躺了下去,但脸上依旧是幸福的笑容。

  任他外面狂风怒号,电闪雷鸣,珊瑚只当他是摇篮夜曲,她躺在石床上,抱着自己心爱的人,枕着幸福甜甜地睡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