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魂石与毽子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19-12-23 21:15:02 全文阅读

  “魂石?那是什么东西?”林湛问。

  “你还记得你见女王时,大厅正上方的那个发光的石头吗?”

  “就是最大的那个?”

  “嗯,没错,那就是魂石,我们鲛人一族自上古时期就受到一种莫名的诅咒,自出生起灵魂就被抽出封印在那里面。由此得到了将近千年的生命,却也丢失了大部分感情,尤其是快乐。”珊瑚说着,脸色黯然下来。

  “真可怜呢。”

  林湛心想:“这个魂石里面装的都是灵魂么?里面得装了多少灵魂啊?”

  珊瑚又说:“确实,我可不想寂寞千年啊,你会让我快乐起来的对吧?”珊瑚笑着看向林湛,空洞的眼睛里竟透出了期待。

  林湛的思路被打断了,不置可否,只是问:“珊瑚,你为何总是执着于我呢?”

  珊瑚反问道:“你为何总是执着于那个女孩呢?”

  “因为我喜欢她啊。”

  “那我也可以喜欢你啊。”

  “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喜欢,你自己也说过,你没有灵魂,你不懂这些。”

  珊瑚说:“是是是,我不懂,我只是想知道快乐是什么滋味而已,我的姐姐们都说,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虽然我从未快乐过,但我知道从未快乐过是怎样的一种怎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度日如年,似乎活着没有什么意义,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才活了十六年。我的姐姐们都说,有了快乐便有了活着的意义。”

  “你,为什么叫她们姐姐?”

  “因为她们比我大啊。”

  “仅此而已吗。这个称呼就仅仅代表她们比你年龄大吗?”

  珊瑚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说:“不要跟我谈你们人类的感情,我不懂,我只是没有灵魂而已!”

  林湛抱歉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说了些奇怪的话,来,吃鱼。”

  珊瑚愤愤地咬了一大口鱼肉,看来是真生气了。

  林湛心说:“负面情绪倒是在这些鲛人身上保存的似乎挺不错的。”

  正当他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时,珊瑚却先开口了,问:“喂,白明,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那快乐吗?”

  林湛想了想,说:“不,有时候那也是一种折磨,就像我现在一样,被你强行带离喜欢的人身边,那就很痛苦。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却喜欢上了别人,那更是一种比死还难受的折磨。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一个‘情’字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傻事。有寻死觅活的,有走上邪路的,还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不胜枚举啊。”

  “看来有感情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珊瑚嘟囔道。

  “是啊,这倒也难怪有人这么喜欢你们这里了,抛却世间纷纷扰扰,也不用顾及什么感情之事,风流一生倒也挺好。”

  “就是就是,忘了岸上那个女孩吧,和我一起……”

  林湛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说:“不,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可笑的生物,尽管知道这些,却终究是放不下,是男是女一个样,你劝不动我的,就像我说不动你一样。”

  “这……”

  “其实吧,珊瑚,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人喜欢上了你会怎么样?”

  “喜欢上我?”

  “对,其实你长的很漂亮,性格也还不错,如果不是你自己说出来也根本看不出来你是假笑,笑的很自然,很漂亮,我觉得有人喜欢上你一点儿也不奇怪。”

  “真……真的?”珊瑚的脸微微一红。

  “当然是真的。”

  “那又怎么了?他可以经常来找我啊。”

  “他可不止会满足于这些,他会想要你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他会不愿意让其他男人碰你,还可能会想带你走,离开这个地方,和你白头偕老。”

  珊瑚瞪大眼睛,说:“那只是占有欲!”

  林湛却笑笑说:“真正的爱情都包含着占有欲。”

  “可是……”

  “他会想带你离开这个没有感情的地方,不想你只是在强颜欢笑,想让你发自内心地笑出来,即使知道你没有灵魂。他可能会为你牺牲一切,乃至生命,但只是想要你快乐、幸福,只是想和你一起有个家,一起生活下去罢了。”

  珊瑚摇摇头说:“你们人类可真是奇怪,我不信会有这样的人。”

  “谁知道呢,或许你命苦,徒然活过千年岁月,到头来连个爱过的人都没有。”

  林湛站起身,望着大海问,“我问你啊,如果我在这海里游泳,突然来条鲨鱼,你会来救我吗?”

  “我会。”

  “但是你如果可能会因此丧命呢?”

  “不会。”她回答的很果断。

  林湛微微一笑说:“我可能会豁出性命去救你。”

  “说的好听。”珊瑚说,“我刚刚还要杀掉你呢。”

  林湛用一双蕴含悲悯、忧郁的桃花眼凝望着她说:“但是就像你说的,你不吃人是因为不忍心,我这个有健全灵魂的人自然也有怜悯之心不是吗?我觉得你不像是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你也有你的喜怒哀乐。你似乎是不懂自己的内心的感情,没有人教过你,或者……你是在压抑自己,为什么你要这样的样子呢?你笑起来明明很自然,很好看,不像其他鲛人一样僵硬,为什么不多试着发自内心的去笑呢?”

  被他那一双眼睛看着,不知为何,珊瑚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烫,心跳也快了起来,一种奇特的感觉心开始爬满了她的全身。

  珊瑚把小脸一甩,说:“我不懂这些,你也少装出一副懂我的样子,我吃完了,我们快开始吧。”

  林湛一愣:“就在这?”

  “怎么了,现在这个时间,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你放心吧。”珊瑚说着就要脱衣服。

  林湛心说:“这可怎么办啊?好像完全听不进去啊。花火她……会希望我死在这吗?如果我从了,她会理解我吗?应该会吧?”

  “来吧。”珊瑚伸手就要脱林湛的衣服。

  “啪!”林湛抓住了她的手,冷冷地说:“我拒绝。”

  珊瑚先是一愣,然后说:“小心我真的杀了你。”

  “那你就动手吧。”

  “你当真不怕死?”

  “嗯。”

  珊瑚咬咬牙,说:“那你就去死吧!”

  “唰!”她亮出利爪,直直地朝林湛的脖子袭来。

  林湛眼睛一闭,心说:“再见了,花火,雨潇,啊,我后悔了!”

  但是,过了半晌,自己的脖子还是完好无损,他慢慢睁开眼睛,摸了摸自己脖子,发现珊瑚正皱着眉头看着他,手也在距他脖子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看起来似乎很疑惑。

  “怎么?下不了杀手吗?”

  “才,才不是,我,我只是想大发慈悲给再给你一个机会好吧?晚上再说吧。”

  “呼~”林湛松了一口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次是死定了。”

  “原来你还怕死啊?”

  “谁不怕死啊?”林湛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杀掉你?”

  林湛站起身来,除去身上的沙土说:“因为这世界上还有一些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不可能,哪有这种东西!”珊瑚反驳道。

  “有的,只是你从来也不曾拥有过罢了。”

  珊瑚说:“哼,不说这些了,既然你暂时还没想通,我们就回去吧。走了走了。”

  “不不不,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哪能就这么回去,我还想玩一会儿。行吗?求你了。”

  珊瑚一笑,酸溜溜地说:“哟,你还会求我呢?”

  “嘿嘿嘿,让我透透气嘛。”林湛满脸堆笑道。

  “行倒是行,但这里有啥好玩的?”

  “这个……让我想想……有了,做个毽子玩玩吧。”

  “毽子?”

  “对,就是毽子。”他四下一看,捡起一小块圆形的木头,喃喃道:“可惜飞狐不在,没法把它弄得规则点儿。”

  然后他赶跑了一旁的一群海鸥,捡到了几支羽毛。

  “你到底在干什么?”

  “做毽子啊,正好,把你的指甲借我用用。”

  “干嘛?”她伸出了食指。

  林湛抓过她的手,用她的指甲在木头上刺了个十字形的缝隙。

  “喂,你也太没礼貌了!”珊瑚抽回手来,看着自己的指甲抱怨道,“把我当工具么?”

  “我这还没礼貌?总比你时时刻刻想脱我的衣服强。”林湛回道。

  “嘁。”珊瑚嘟囔了两句。

  林湛笑笑,耸了耸肩,将几只羽毛插在了木块上,用冰固定了一下,说:“喏,做好了。”

  珊瑚看了看这个寒酸的、上面插了几只毛的木块,皱着眉头问:“这玩意儿怎么玩?”

  林湛笑笑说:“你看着就好了。”说罢将毽子一丢,先是简单的踢了几下。

  珊珊不屑道:“就这样?”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看傻了眼,林湛开始踢起了花样,这毽子在就在林湛双腿见上下翻腾,以各种花样跃动,就是不往下掉,那次都是稳稳地落在他的脚上,就像是他的脚上涂满了胶水一样。

  然而这还不算完,林湛猛地一踢,这毽子就飞了起来落在了林湛左肩头,林湛左肩一顶,又落到了右肩上,又是一顶,落在了脑门儿上。落下来,又是高高踢起,高高跃过头顶,林湛一抬腿,脚底直冲苍天,来了个一字马,那毽子就稳稳地落在了他的脚底上。

  “哇偶。”珊瑚终于忍不住小声惊呼了出来。

  林湛见她这种反应,心想:看来这毽子没白跟雨潇学。

  林湛脚一转,那毽子又稳稳地落在了脚面上,随着脚慢慢地落了下来。

  “怎么,想学么?”

  “想学,想学!”这点儿小玩意儿对她说就已经够新奇了

  林湛脚一钩,将毽子踢到手里,递了过去,珊瑚刚想接过去时,林湛又将毽子攥主,一吹,再一摊手,那毽子便不见了。

  珊瑚一愣,问:“哎?毽子呢?”

  林湛一笑,说:“在这呢。”说着一伸手,将毽子从珊瑚垂下的头发里拿了出来。

  “看来它已经喜欢上你了呢。”林湛将毽子又递了回去,笑着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