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四十章 灵魂与快乐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2019-12-20 21:20:46 全文阅读

  正想着,众人转过一个弯,顿时豁然开朗,一下子亮堂了起来,一个巨大的空间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足足有朱雀堂那么宽阔,而且要高大的多。

  由于长时间出现在黑暗中,林湛有些不适应这光芒,待到适应过来时,才发现这里竟是亮如白昼。

  林湛举目望向洞顶的光源,那是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它就是这个山洞里的太阳。

  这里的洞壁很明显由人工打磨过,非常的光滑,上面画着美丽但是古怪的画,大概是讲的海底的事。

  他们脚下,是一条由不知是什么的青色石头铺成的路,路两旁是两个半圆形的池子,里面嬉戏着数十个鲛人。所以,这条路其实更像是一座桥。

  桥的另一边的空地上,修建着一个高台,高台下侍立这五个鲛人,个个衣冠古怪却完整,左三右四,不知为何,右手第一位缺席了。

  高台上面摆着个王座,上面坐着个衣着华丽之人,一身雪白长衣,远远地望去就气度不凡,心想那大概就是她们的女王了。

  林湛正思考对策时,身后的珊瑚推了他一下,说:“走吧。”

  林湛只好跟着她们向前走去,等走近看清那女王时,林湛心里不禁感叹道:这是何等令人窒息的美貌啊。

  只能说女王不愧是女王,果然不同凡响,长相雍容华贵,盛装打扮,发髻高高挽起,装饰着繁杂华丽的首饰,一身雪白长衣,上面勾勒着蓝色的海浪花纹,点缀着各色宝石。

  人都说月中嫦娥,天上仙女美丽,夸赞女子总说什么美若天仙,赛过嫦娥,但具体怎么个漂亮法谁也没见过。但是林湛算是好好见识过了,一是那雷州城内的东方明晓,二就是眼前这位鲛人女王。想来嫦娥仙女至少也该有这二位的姿色,才配的世人如此夸赞。

  其中这鲛人女王由于是盛装打扮,比那东方明晓还要惊艳,像黑洞一般吸引着林湛的目光。

  众人停在王座下,那些池子里的鲛人也都围了过来,趴再池子边,嘁嘁喳喳地讨论起来。

  珊瑚小声道:“白明,看什么呢,把头低下。”林湛这才回过神来,忙把头低下。

  见到众人回来,那女王冷冷道:“珍珠,珊瑚,你们回来了?”

  珍珠上前答话:“是,属下回来了。”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吧。”

  “是,女王。”那珍珠答道,径直走到了那右手第一位空缺的位置上。

  林湛暗想:“这珍珠地位不低啊。”

  “珊瑚,这位白衣男人就是你带回来的?”

  珊瑚答道:“回女王,正是。”

  “叫什么名字?”

  “白明。”

  “白明,抬起头来。”

  林湛抬起头来,不卑不亢地看着她。看到林湛,那女王竟稍微愣了下,冷冷地面孔上竟有了些许微笑,说:“嗯,这位公子长的不错嘛,珊瑚挺有眼光啊。”

  说着,那女王竟起身走下王座来,走至林湛身前,抬手扶起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仔细端详起他的脸来。

  离的这么近,女王显得愈发※漂亮了,雪白细腻的肌肤,曼妙风流的身材,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子不同于东方明晓的、成熟女性独特的美丽。原本林湛以为她身上会有些鱼腥味儿,但是没有,反而有股淡淡的体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双眼睛却是空洞无比,毫无生气。林湛这才注意到,似乎所有鲛人都是如此,双眼都是空洞无神,好像没有灵魂似的。

  那女王笑道:“确实不错,欢迎来到鲛人岛,从今天开始,到你们享受鱼水之欢之前,你就是珊瑚私有的男人了,具体的你就问珊瑚吧。”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林湛只好道了声是,心想那珊瑚看起来蛮好说话的,说不定磨磨嘴皮子就会放我回去了,如果不行,那就只好另想办法了。

  那女王一笑,附到林湛耳朵上,说:“等你和珊瑚完事后,直接让她带你来我这就好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林湛确实动心了,虽然很对不起花火,但她实在是太美了。

  女王收起笑容,道:“珊瑚啊,把他带回去吧,今天晚上玩得开心啊。”

  那珊瑚高兴道:“是!”

  抓住林湛胳膊就往回走,林湛也只好不情愿地跟上。穿过通道,来到深潭旁,珊瑚抓着林湛就要往下跳。

  “等会儿。”林湛说。

  “怎么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下去了。

  珊瑚笑道:“还挺倔。”

  林湛注意到,珊瑚的眼睛和其他鲛人的不一样,虽然也是空洞,但不是毫无生气,里面还带着些许光亮。

  珊瑚见林湛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羞涩,说:“看什么呢?对于外貌,我还是挺有自信的哦。”

  林湛无奈道:“别美了,赶紧走吧,我这都憋不住了。”

  “是是是。”珊瑚抱住林湛,跳进了深潭里,游出了这块巨大的礁石。

  然后又拐了好几个弯,来到了一个小礁石前,从上面的小洞里钻了进去,通过曲折的水道,又从一个深潭里钻了出来。

  林湛深吸一口气,四下一看,这是个小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石床上面铺的似乎是晒干的海草、一张石桌,两个石凳,一个储物架。房屋旁边摆着一株叫不上名的植物,洞壁上到处都是夜明珠,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林湛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地方,说实在的,除了干燥程度让他有些惊喜外,这个地方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你干嘛一副哭丧脸?”珊瑚问。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这当然不是人住的地方,是鲛人住的地方。”

  这个蹩脚的玩笑一点也没让林湛笑起来。

  “那个……我有些饿了,有什么吃的东西吗?”

  “有有有。”珊瑚小跑到储物架旁,拿起了什么东西,回身递给他。

  林湛接过来,定睛一看,顿时大倒胃口,竟然是两片已经晒干了的鱼。

  “这鱼……不是熟的吧?”林湛问。

  “不是。”

  “天呐,被你们抓到这里来真是一种折磨。”

  珊瑚走到床边,坐下,说:“怎么会呢?世界上还有其他这么美女如云的地方吗?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后就都悔了。”

  “都这样吗?”

  “大部分是。”珊瑚玩弄着头发说。

  “很正常吧?!你看看,你们这啥都没有。”林湛四下翻弄着,试图找到一块尖锐的石头什么的,控制住珊瑚,以此为要挟逃出去。

  珊瑚却笑笑,站起来,从后面抱住林湛,将自己近乎全裸的身体贴在他身上,说:“可是这里有我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来,春宵苦短,我们快开始吧。”

  林湛身体一颤,心说坏了,自己还起反应了,咋办?得想个理由。怎么办?等会儿,对方赤手空拳,力气比自己大些,但是自己练过武啊,应该是能打的。

  “如果我想逃跑呢?”

  “你可以试试。”

  “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

  “哪能呢,我哪里舍得?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珊瑚将手指扣在林湛腹部,极力地把身体贴在他身上。

  “这可是你说的。”林湛一把抓住珊瑚的手,一发力,一招擒拿,转身一只收将珊瑚的右手别到了她的背后,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背,控制住了她,得意道:“怎么样?”

  “啊啊啊啊,疼疼疼!快放手,你想干什么?”珊瑚惨叫道。

  “疼就对了,快点放我走,不然我把你的胳膊掰断。”林湛想表现的凶恶些,但对方一副柔弱女孩的模样,让他着实有些狠不出来。

  “你休想!”

  “嘴倒是挺……哇!”还没等他说出那个“硬”字,一股冰冷的水流就冲到了他的头上,力道之大,当时就把他掀翻在地,抓着珊瑚的的手也一下子松脱了。

  等林湛翻过身来,只见那珊瑚周身像那水麒麟一样环绕着一条水柱,虽然只人腰那么粗,相必是从那深潭抽出来的。

  珊瑚活动了一下被林湛掰疼得右胳膊,看起来有些恼怒,说:“我说了,你别想逃,我虽然法力低微,但对付一个凡人还是错错有余的。”

  林湛从地上爬起来,双手冒着寒气,笑道:“你真以为魂器使离开了魂器就什么也不是吗?”

  珊瑚却拉下脸来,说:“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老实一些的好,就算你能对付得了我,又有何能耐从这深海中逃出去?我的姐妹们本事比我大多了。”

  “如果我抓住你来威胁她们呢?”

  珊瑚冷冷道:“没有用的,我们之间又没感情,她们才不管我的死活,她们更关心的是你。鲛人是一种除了鱼水之情外就没有其他的感情的生物,从你见到我开始,我所有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

  “怎么可能?除非你们没有灵魂!”

  “我们就是没有灵魂。”

  “什么?”林湛感到一股寒意爬上了他的脊背,“所以你们的眼睛……”

  “没错,我们就是一群被诅咒的人,”珊瑚缓缓向林湛走来,说,“所以我们的眼睛才如此的空洞无神,我是第一次碰男人,也就是说我自从出生起就没有开心过。”

  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上林湛的嘴唇,林湛却愣在原地没有躲闪,接着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林湛,说:“求你了,让我感受一下快乐是什么滋味好吗?”

  有那么一瞬间,林湛动摇了,双臂不自觉地想把眼前这个可怜的女孩揽进怀里,但最终还是一把将她推开,说:“不,我不能这样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