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告白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421  |  更新时间:2019-12-27 21:27:48 全文阅读

  花火说:“别着急,您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镇长喘匀了气,说:“镇子外的死尸太多,郎中说,再这样下去非闹瘟疫不可。”

  “就是以前被那水麒麟抽去魂魄的村民?”

  “正是。”

  “为什么不早做处理?”

  “哎呦,那段时间谁敢出去啊。”

  花火想了想,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烧,全部烧掉!”

  花火一惊,说:“您这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镇长说:“来不及了,万一这瘟疫闹起来,白浪镇周围的百姓就全都完了,算老夫求求您了,花火姑娘。”

  说着他就要下跪,花火忙扶起他来,说:“您别这样,我知道,带我去吧,白明白雪,你们就留在这吧,等我回来。”

  “好的。”林湛答应到。

  “太好了太好了,英雄快跟我走吧。”镇长高兴道。

  “走,带路吧。”

  两人出去后,林湛说:“这些可怜的人啊,竟然要被集体火化,灵魂和尸体都不得安宁吗?”

  林雨潇也是秀眉微皱,两人叹了口气,正想坐回去时,又听到有人敲门,林湛又折回去将门打开,一看,是王婆,镇上有名的媒人。

  那王婆满脸堆笑,一进门便开始说起来:“哎呀,真巧啊,白少侠,您在这呢?”

  林湛笑道:“是王老太太啊,您坐您坐,您这次来所为何事啊?”

  那王婆笑道:“坐就不必了,白少侠,您也知道老身是干什么吧?这次我来啊,我是来给你来说一件好事的。”

  闻言,林雨潇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透出闪光,直直地盯着那王婆。

  “哦?什么好事啊?”林湛心里也有点儿数了。

  “老身今次来啊,是替那老吴家大女儿吴晓云来说媒的。”

  “哦,老吴家大女儿?”

  “对啊,正是那白浪镇有名的盐商家的大女儿吴晓云,模样没说的,知书达礼,很是乖巧,是我们这白浪镇最好的姑娘了,今年刚满十六岁,上门提亲的人门槛都快踢破了。可那吴老头眼高于顶,谁都瞧不上。可白少侠不一样啊,不仅仪表堂堂,一身的好本事,还是我们白浪镇的大英雄。我们这白浪镇是个小地方,没啥东西,也就他家敢上门提您的亲,不知您可否赏脸考虑一下啊?”

  王婆说的唾沫星子横飞,林湛虽然不太喜欢这世俗的嘴脸,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还真被她说的有些心动了,但是……

  “算,算了吧。”

  王婆说:“哎呀,白少侠,你去看看也好啊,这吴家姑娘真的很不错的。”

  林湛无奈地摇摇头说:“抱歉,我有心上人了,实在是不想耽误这位姑娘啊。”

  “嗯?”林雨潇又警觉了起来。

  王婆一愣,立刻又说:“原来是这样,那就当老身多嘴了,我这就告辞了。”

  “嗯,王老太太您慢走啊,我还有事,就不送了。”

  “没关系,没关系。”

  等门一关,林湛回过头来,果不其然,那林雨潇正坏笑着盯着她,问:“哥哥,不知你看上了哪位姑娘啊?”

  林湛说:“就是你花火姐姐。”

  还不等林雨潇有反应,白霜飞狐先不乐意了,剧烈地振动了起来。

  林湛赶紧抓住剑鞘,说:“飞狐,你怎么这样?花火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再这样我就真不要你了!”

  这招总是很有效,那飞狐闻言便立刻平静了下来。

  林雨潇奇怪道:“这剑究竟为什么这样敌视花火姐姐啊?”

  林湛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

  花火跟着镇长来到了周边的村子,眼前的景象真是触目惊心,村子里成堆成堆的尸体,人的,牲畜的,横七竖八地交叠在一起,盛夏时节,都已经开始腐烂发臭了。尸体上面嗡嗡嗡地飞着绿豆苍蝇,尸体里面蠕动着蛆虫,再加上这临近海边的腐烂的鱼腥味儿,真是臭气熏天。

  花火见了,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那镇长忙问:“花火姑娘,你没事吧?”

  花火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出来这么长时间,这种景象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太可怕了,也太恶心了。

  花火看了看村子里倒塌的房子,说:“这里面没活人了吧?连带这村子一起烧了吧。”

  镇长脸色黯然,说:“只能是这样了,现在也没人敢进去把尸体抬出来,全都烧了吧。”

  重明飞起,将天火降临在这个村子里,尸体,苍蝇,蛆虫,统统在天火下化为灰烬。

  花火默念道:“灵魂得到解放,身体归于大地,安息吧。”

  一下午的时间,花火引燃了周围全部陷落的村子,看着这村落在烈火中逐渐归于大地,总有一天,新的村落会在这片土地上建起,新的孩子会出生在这片曾经地狱一般的土地上,使它重新生机勃勃※起来。

  ※※※

  回到小屋,林雨潇刚收拾完房间,闲来无事正做着一点针线活。林湛则在床上打坐修炼,白色的宝剑悬浮在身前,寒冰能量在林湛与飞狐之间往来交流。

  “花火姐姐,你回来了?”林雨潇问。

  林湛也停下来手里的修炼,和她打了个招呼。

  “嗯。”花火随手将外套搭在旁边的桌子上。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全烧了,连带村子一起烧了。”花火的眸子暗淡无光,屋子的气氛也暗淡了下去。

  “这样啊……来,花火姐姐,我给你做了些吃的。”林雨潇将柜子里刚做好的鱼拿了出来,想缓和一下气氛。

  花火脸上也有了些笑意,说:“谢谢了。”

  花火坐到桌前,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顿时满嘴异香,夸道:“雨潇的手艺还是那么棒,你们不吃点儿?”

  两人齐摇头说:“我们吃过了,你吃就好。”

  “哦。”

  林湛又说:“确实,雨潇的手艺没说的,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只是吃鱼,都没吃腻。”

  “你有这样的妹妹真是有福气啊。”

  林湛却摇摇头,说:“福气啥啊,迟早是别人的,还不是得嫁出去。”

  林雨潇接过话茬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放心你的原因,你也该找个女孩照顾你了,今天那王老太太还来给你说媒了不是?”

  “什么?什么王老太太?”花火似乎警觉了起来。

  林湛说:“哦,是这么回事,今天你前脚刚走,后脚那镇上有名的媒人,王婆就来给我说媒来了。”

  “对方是谁啊?”

  “就是那镇上盐商的吴老爷的闺女,叫吴晓云,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啊。”

  林雨潇却说:“别这么说,哥哥,我也见过那姑娘,人长的漂亮,看起来也乖巧懂事的,似乎是挺不错的。”

  花火不自觉地筷子停了下来,鱼也顾不上吃了,又忙问:“那你见到她了没有?感觉怎么样?”

  林湛说:“没,我推说有心上人了,就没去。”

  “为什么呢?”花火又问,“你真有心上人了?”

  林湛说:“我想啊,我现在这颠沛流离的,还没安定下来,哪能去耽误普通人家姑娘呢?是她跟着我们到处瞎跑,还是我留在他们家?两样都不好吧?你当初不也是考虑到这个没有收留我们兄妹俩么?”

  “这倒是,我们这个东奔西走的状态确实没法收留人。”花火点点头说。

  “而且林家还有可能在追杀我,万一我让人给认出来了,带给她和她家人的只能是麻烦。东方明辉还好,家大势大,不怕林家,这样的小户人家哪里经得起这种折腾?所以我就没答应。”

  花火一听,心稍稍放下来,又夹起一块鱼肉来,问:“所以有心上人只是个借口喽?”

  “那倒也不是,我的确有心上人。”

  花火的筷子一颤,鱼肉“啪嗒”一下又掉回了盘子里。她努力地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重新夹起鱼肉,问:“那人是谁?”

  尽管她在努力掩饰自己,但显然瞒不过一条狡猾的狐狸和一条阴险的蛇。结合她之前的种种表现,两人心已经有数了。

  两人相视一笑,林雨潇开口道:“我猜啊,哥哥他是喜欢你呢。”

  花火脸一红,说:“怎么可能呢?我这人阴阴沉沉的,脸上还有这么丑的疤痕,谁会喜欢上我?”

  “嘿嘿,雨潇这次是猜对了,我的确很喜欢你,花火。”林湛装出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

  花火疑惑地看着他,似乎是不相信,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林湛那一双传情的桃花眼笑起来更迷人了。

  “可是……我为人这么阴沉。”

  “但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外冷内热的性格。”

  “我脸上有这么丑的疤痕。”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外表不重要,我喜欢的是你的内在。”

  “但是……我那天夜里都吓到你了。”

  刚摸到门口,准备溜出去的林雨潇一下子就愣住了,整个脑子都在尖叫:“哪天夜里啊?你们俩背着我干了什么?”

  她放弃了出去的念头,留了下来。

  林湛说:“真的很抱歉,那时候我还没有好好熟悉你,没能立刻认出你来,抱歉。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那么我们去找去掉它的办法不就好么?你不是已经找到了么?”

  “可是……”

  林湛上前牵起她的手,望着她的双眼说:“没有可是,我喜欢你的一切,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我,只是想要个回答。”

  花火被感觉他的眼睛比火焰还要炽热,她的心“咚咚”乱跳,那为了掩饰自己内心脆弱的面具被一点点地剥落,眼泪不停地在眼睛里打转,她脑子里如走马灯般,开始回想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二十多个夜晚的独处,林湛无数次想用他那蹩脚的笑话逗笑自己;面对鱼人时的并肩作战时将自己拉出鱼人臭嘴时的英姿;抓捕水麒麟时为救白浪镇百姓的绞尽脑汁……

  他的出现,像是一团火焰,照亮了她那灰暗的人生,两行清泪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她也曾想过向林湛表白,和林湛生活在一起,也曾想为了他去掉脸上原本打算铭记一生的疤痕……

  如今自己憧憬的人竟然……竟然主动向自己表白了。

  “我也喜欢你!”她一下扑进了林湛怀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