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白浪镇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12-07 15:02:00 全文阅读

  “大叔,那死魂人是个什么东西啊?”花火问。

  大叔摆摆手,说:“不知道不知道,活下来的人只说有滔天的巨浪把人给卷到海里去,其他的啥也看不见。怎么,小姑娘,你问这个干嘛?”

  花火说:“没,没什么,我就好奇而已。”

  那大叔说:“你这孩子,也别太好奇了,这段时间不太平,别往海边跑,指不定就给你卷海里去了。”

  花火点点说:“嗯,我知道了。”

  那大叔转身走了,花火对二人说:“走吧,我们去找家客栈。”

  这镇子不大,道路却很复杂,三个人七拐八拐,最终凭借着花火的记忆,两人总算是找到了一家小小的旅店。

  一进客栈,就见掌柜正在训斥一个跑堂的,但一看见花火一行人,立刻就满脸堆笑地亲自迎了上来,打起了招呼:“哟,三位客官,欢迎欢迎,吃饭还是住店啊?”

  林湛心说:“变脸可真快。”

  花火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说:“不必找了,给我开两间上房。”

  掌柜的见了银子,笑的更厉害了,立刻说:“行,姑娘出手真是阔绰,来,楼上请。”

  一边上着楼,掌柜的还在一边滔滔不绝:“三位客官来的正好,小店就剩下这两间房了。”

  “哦?为什么,这镇子上不是没人了吗?”

  掌柜的说:“听二位口音,不是当地人吧?”

  “嗯,的确不是。”

  “你们三位是外来的有所不知,在白浪镇周围几个村子都被那死魂人闹的没人敢住了,能内陆投亲靠友的就投亲靠友,没有亲友的就往这白浪镇里来避难,所以这白浪镇大大小小的客栈都满了。唉,都闹了这么长时间了,死了这么多人,这林家也不知道管管,这要是东方家,早就来人了。”

  林湛心里冷笑道:“林文渊那家伙不是忙着内斗就是忙着找我呢,那有那闲心管你们?”

  三个人跟着掌柜一起上了楼,直接来到走廊最尽头,等把那房门一开,三个人顿时傻眼了,这两间房里面都只有一张床。

  花火问:“掌柜的,没两张床的吗?”

  掌柜一脸的歉意,说:“不好意思,两张床的房间小店实在没有了,但这床宽大,睡下两人没问题啊,两位姑娘挤一挤没问题的。”

  花火说:“算了,挤挤就挤挤吧。”

  掌柜将钥匙递给他们,说:“这也快到饭点了,三位安顿好了,一会儿下楼吃饭吧。”

  “嗯嗯。”

  掌柜走了后,花火说:“得有两个人挤一张床,雨潇跟着我吧?”

  “呃……”林雨潇有些犹豫,她还是有些害怕花火,之前训练时,由于她天赋异禀,花火都没怎么教她,一个月都没怎么说上话。

  “我还是跟着……”

  林湛打断道:“雨潇,你这都这么大了,而且有东方明辉,怎么还能和哥哥睡一张床?去,和花火睡一起吧。”

  “好吧……”

  林湛说:“这就对了,跟你花火姐姐好好相处哈。”

  花火皱了皱眉头,没说话,转身打开了房门,说:“进来吧。”

  林雨潇像个犯了错跟着班主任进办公室的小女孩一样,灰溜溜地进了房门,然后房门轻轻合上了。

  林湛有些担心,心说这两个人以后能好好相处吗?不管怎么说,日后三个人免不了要在一起行动,这次也该让她们拉近一下距离,免得以后不好相处。

  进了房内,这花火一言不发,只是在默默地整理她的装备,然后收拾了一下床铺。

  林雨潇坐在一旁,心里忐忑不安,连上去搭把手都不敢,这个阴沉沉的家伙让她打心里感到不安。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花火心里其实也很不安,怎么办?林湛很明显是想让我俩搞好关系,不应该这样一言不发的,该怎么跟她搭话?

  “那个……”花火开口了,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你哥的剑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伤我?”

  “呸呸呸,我提这个干嘛?”花火心里暗骂自己笨蛋。

  “啊?什么?”

  “我问你那剑为什么伤我?”花火的语气里都有点儿审讯的意味了。

  林雨潇被吓得小脸煞白,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花火内心已经开始抓狂了:“啊啊啊!我到底再说些什么啊?”

  花火半回过头,用一双死鱼眼瞪着林雨潇说:“喂,你说……”

  “噫~”林雨潇一个哆嗦,感觉像一群蚂蚁从她的脚趾迅速快速了天灵盖,忙不迭地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要找哥哥,我先出去了。”说着,她慌慌张张地起身,带倒了椅子,飞也似地跑出了房门。

  “等会儿……”花火愣在了房间里。

  “哇,哥!”林雨潇几乎是哭着跑进了林湛的房间。

  “怎么了?”林湛正收拾着床铺,刚回过身来,林雨潇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就不撒手。

  “怎么了?”林湛问,“花火她欺负你了?”

  “没有……”林雨潇摇了摇头。

  林湛皱了皱眉头,奇怪道:“那你干嘛这个样子?”

  “但是她好可怕啊,阴沉沉的,像个深山里的老妖精。”

  林湛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呢?你别被她表面吓到,她人很好的。以貌取人是不对的。就像东方明辉,你一开始见他时还不是被吓了个够呛?结果呢?最后还不是被他勾了魂?别害怕了,走,我带你回去。”

  “不要!”

  “乖,听话。”林湛摸着她的头说。

  林雨潇半天才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真乖。”林湛夸奖道。

  林湛拉着妹妹的手,来到了隔壁,刚一推开门,就觉得一股子寒气袭来,连修炼冰系法术的林湛都被冻了一个哆嗦。只见花火脸色铁青地站在他们面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详的气息,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怨灵一般。再加上她脸上那道可怕的疤痕,看上去更是可怖,真就是活脱脱的见了鬼了。

  “哎呀我的妈呀!”林湛被吓了一个哆嗦。

  林雨潇则直接尖叫了出来,一下藏在了哥哥身后,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偷瞄,双腿止不住地打颤。

  花火抬起头来,笑的有些尴尬,说:“对不起啊,吓到你们了。”

  “没,没有,呵呵呵呵……”林湛尴尬地笑着。

  “我把花火给带回来了,你们好好相处啊。”说完就忙不迭地回了自己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合上了。

  “喂,哥……”

  “进来吧。”花火尴尬地笑着说。

  林雨潇的脑袋像生了锈的齿轮,“咔,咔,咔”地转了过来,就见一个黑无常站在地府门口,冲着她招手,还魅笑着说:“进来吧,进来吧。”

  花火伸手抓住了林雨潇的手腕,蚂蚁群又从手腕爬遍了,当即白眼一翻,一缕魂魄从她的口中钻了出来,后面跟出一条金色的小蛇,咬住那魂魄,死命拉住,才让她不至于跑掉。

  当然,花火没看到这些,把林雨潇像一个瘫软的木偶一样拉进了房间里。

  关上门,金花蛇也总算吧把林雨潇的魂魄给拽了回来,林雨潇也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进了房门,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对不起,”花火开口道,“我不太会说话,也有些阴沉沉的,可能是吓到林姑娘了,对不起,我没有恶意的。”

  看着她那单薄的背影,林雨潇这才发现,其实这个女孩不比自己高,甚至还矮一点儿。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总能感觉到一种威压,而在身材高挑的东方明晓面前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

  “我,我知道花火姐姐是个好人的……我只是……”林雨潇怯生生地说。

  “我明白了。”花火说,“我以后尽可能地说话带些语气吧。”花火转过身来,挤出一个笑容,但或许是因为那个疤痕的原因,这个笑容在林雨潇眼里并不怎么好看。

  “呃……”

  花火有些尴尬,不再说话,转过身去继续收拾着,林雨潇深呼吸一口,鼓起勇气走了上去,说:“来,我帮你收拾。”

  “不必了,我自己来吧。”

  “没关系,我帮帮你嘛……”

  ※※※

  晚饭过后,三个人聚在花火房间里,花火说:“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就按原计划,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去找一下这里的情报小站,然后再去周围村子和海边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的。”林氏兄妹齐声道。

  夜里,林雨潇躺在床里面,还是忐忑不安,睡不着,花火也是,多年来的第一次,她也失眠了。

  ※※※

  白浪镇的清晨,海风阵阵,吹着浓重的鱼腥味儿扑面而来,林湛皱起了眉头,抱怨道:“这鱼腥味儿真是太难闻了,像是在陈醋坛子里泡了一个月的咸鱼。”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湛一看林雨潇,发现竟然不是她。

  “怎么了?”林雨潇看着奇怪的哥哥。

  “没什么。”他难以置信地把头扭向笑比河清的花火,捕捉到了脸上那一抹还未来得及收起的笑容。

  林湛笑笑说:“花火啊,情报站在哪?”

  花火说:“跟我走就是了。”说着,她往镇子东边走去。

  路上,他们果然看到了一种奇怪的人形生物,它牙齿尖尖,獠牙外露,青紫色皮肤,十分高大,但是却懒懒散散的。身上生着鳞片,双耳后面长着鱼鳃,手指和脚趾之间都长着青蛙一样的蹼。

  林雨潇胆怯地向林湛身后躲去。

  林湛问:“那就是夜叉?”

  “嗯嗯,他们和人类是合作关系,帮人类捕鱼的,现在也是没事干了。”

  又行了没多久,就听前面一阵嘈杂,有人大喊:“鱼人上岸啦!”

  接着,整条街上的百姓,包括那些人高马大的夜叉都慌乱了起来,纷纷躲进了屋里。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鱼人?”林湛想了想,笑容猥琐了起来,“就是那种只有雌性,长的很美,半人半鱼的鱼人?”

  花火生气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你说的那是鲛人,这是鱼人,不一样,准备战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