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责任与怜悯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19-12-20 10:14:49 全文阅读

  “就快到了,加油,哥哥。”林雨潇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晃晃悠悠的鸡蛋。

  林湛脑门儿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牙关紧咬,拼命的集中精力,但那锁魂链还是像筛糠一样晃的厉害。

  地上满是蛋黄蛋清蛋壳,搅拌在一起,林湛这个心疼啊,心说这么多鸡蛋得多少钱啊。

  那鸡蛋一点点地接近那木桩。

  “对对对,稳一点儿,放的时候小心的,不要压碎了。”花火在一旁指挥道。

  林湛点点头,咽了口口水,和穿针引线似的,小心翼翼地将鸡蛋放在木桩上,松开了锁链,那鸡蛋晃悠了两下,林湛的心也跟着剧烈地跳了两下。

  终于,那鸡蛋稳定了下来,停在了木桩上。

  “呼~”林湛松了一口气,说,“终于成功了。”

  林雨潇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喜笑颜开,说:“太好了,哥哥,你终于成功了。”

  花火也认可地点点头,说:“终于勉强合格了。”

  林湛擦了擦头上的汗,抱怨道:“我们训练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啊?只要能控制,有力道不就行了吗?”

  “呵?”花火脸上竟露出了笑意,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湛,说,“你还长本事了?还质疑起我来了?”

  说完她活动了一下左肩,便将锁魂链一抖,缠住了林雨潇的腰,把她举了起来。

  “喂,花火,你干什么啊?”林雨潇惊讶道,挥舞着手脚想挣开锁链。

  那锁魂链稳稳地将林雨潇送到了木桩上,将她放在了上面。

  花火收回来锁魂链,对林湛说:“来,用锁魂链把你妹妹接下来,你敢吗?”

  林湛想了想之前林雨潇用锁魂链捏碎石头的场景,只好摇了摇头,说:“不敢。”

  “那还不赶紧给我练!”花火凶道。

  林湛被吓了一个哆嗦,立刻应道:“是!”

  林雨潇从木桩上跳了下来,皱着眉头看了看花火,对林湛说:“哥哥,加油,我相信你的。”

  ※※※

  夜幕降临,听到林雨潇的鼾声,林湛又悄悄爬起来,穿上衣服,披上那领斗篷,溜出了房门,来到了楼下。

  “花火?”他悄声喊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般,每天夜里都在这里碰面,已经成了习惯。

  黑暗中,重明亮起,映照出一个人影来。

  “来了?”花火问。

  “嗯。”林湛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来,我们开始吧。”花火活动了一下左肩,将锁链举起,在空中围了个环,说:“来吧。”

  林湛点点头,取出一颗鸡蛋,将它小心翼翼地举起,稳稳地往那小圆环上送。

  这几日,他不知在这大堂里打碎了多少鸡蛋,帮周昊洗了十天的地板,才终于练到这个地步,现在想来属实不易,如今距一个月的时限只剩下五天了,今天他一定要成功。

  林湛集中精力,那鸡蛋稳稳地上升,终于,稳稳地停在了那个小圈上。

  “呼~”林湛轻松道,“怎么样?”

  “嗯嗯,合格了。”花火点点头,“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过关了,早点儿休息吧。”

  说罢她就要向楼上走去,看着她一步步走上台阶,林湛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喂,”他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这样?”

  花火眯着眼看着他,问:“怎么?还想我给你开个表彰大会吗?”

  “不,不是……”林湛脑子乱作一团,心想,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呼~”花火叹了口气,说,“如果你真的不想睡,我倒也可以给你提前讲讲我们的具体工作。”

  “真,真的?”林湛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反正我也睡不着。”花火转身下来台阶,坐到了桌子旁,对重明说:“重明点着根蜡烛,你就去休息吧。”

  “是。”重明一扇翅膀,点燃了一根小小的蜡烛,然后化作一团火,钻进了刀鞘里面。

  花火赶走了一只扑火的飞蛾,拍拍自己的左边的椅子,说:“坐吧。”

  “嗯。”林湛坐在了她的身边。

  经过十几日的相处,花火的语气已经温和了许多,说:“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三两个人一起行动的,因为大部分人还达不到魂器使的实力,而死魂人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或接近魂器使实力,你也知道,这些人是冲击魂器使的失败的牺牲品。尽管我们有锁魂链帮助,但对付这些家伙还是很吃力的,所以需要团体。你和你妹妹应该就很合适。”

  “我的实力在灭魂阁里的很拔尖,所以我是单独行动。”

  林湛问:“你这从来没想过找个同伴?”

  “为什么要找?分钱吗?”

  “这个……一个人总会寂寞吧?而且多一个人也可以相互照顾。”

  “我习惯了。”花火淡淡地说,但脸上还是难掩一丝忧伤。

  林湛问:“花火啊,你这以后想干些什么呢?”

  花火说:“这个……我还没想,或许会一直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或许有一天我会被死魂人给干掉吧,倒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林湛心里一颤,问:“你真的这样想?”

  “嗯,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打算做些其他的?”

  “其他的什么?”

  “比如环游世界。”

  “为了搜寻死魂人,我也去了不少地方了。”

  林湛说:“那奔波这么长时间,就没想过找个地方安定下来?这样奔波久了,会很累吧。”

  “并没有,我觉得这样的奔波不累,因为我知道,我多跑一段路,就可能有一个村庄免受灭顶之灾,那个村子也不会有孩子像我一样成为颠沛流离的可怜虫。”

  “我见过很多的被死魂人袭击的村子,甚至是镇子,你知道那是一副怎样的景象吗?比地狱还惨,我曾见过那么一个,整个村子死一般的寂静,全村上下连牲畜都不剩下一个,全死了,而且死相相当难堪。被死魂人抽干灵魂的人会七窍流血,皮肤惨白,眼睛布满血丝,瞪的老大,真是死不瞑目啊。”

  说着,花火抹了一下眼泪,继续说:“正是因为我经历那些,也见到过,所以我才不想再让更多人遭受那些,无论是谁,包括你和你的妹妹。”

  林湛沉默了,毕竟,他从未经历过那些,或许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像他这样的公子哥现在根本没办法理解。

  “对不起,我说的有些多了。”花火醒了一下鼻子说。

  “没有没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这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乱说话。”林湛打心里庆幸自己没说出诸如“值得吗?”之类的话。

  花火笑了笑,说:“没关系,我不怪你,不知者无罪嘛。以后你就知道了,或许有灭魂阁有很多为了钱而来的亡命之徒,但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的。”

  林湛点点头,温和地说:“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嘛,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花火触电似的收起了笑容,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又自嘲地笑笑,说:“算了,就我这模样……”

  林湛说:“我觉得也没什么嘛,还没到不堪入目的程度。”

  花火苦笑,说:“也就仅仅没到不堪入目吗?”

  “其实还是挺漂亮的。”

  “呵呵呵,别拍我马屁,对你没好处。”

  林湛一愣,心说,这就话好像在哪听过?

  “对了,花火,你左肩有旧伤吧?”

  “哎?你怎么知道?”

  “你每次使用锁魂链之前都会活动一下左肩,而且你的左肩动作不太自然,有些僵硬。”

  花火顺下眼睛,说:“你观察的还挺仔细,是,左肩受过伤。”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照顾好自己,自己活着才能帮助更多人,不是吗?你以后不能再这么拼了。”

  花火点点头,说:“不过,我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伤心。”

  林湛说:“以前或许没有,现在有了,那就是我,还有雨潇,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花火一愣,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转身上楼去了。

  “对了,”花火突然回头说,“谢谢你,林湛,今天和你聊的很开心。”

  林湛咧嘴笑道:“那以后我们可不可组队一起行动啊?”

  “看情况,如果不拖我后腿的话我会考虑的。”

  “说定了。”

  “嗯,说定了。”

  ※※※

  一个月转眼而过,这天下午,周昊来验收两人的训练成果了。

  周昊还是那一副程式化的笑容,看着林氏兄妹,问:“怎么样?准备好了没有?”

  “嗯,准备好了。”两人齐声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林湛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那好,今天正好有两个人,那么就请两位比试一下吧,我会根据你们两个的表现来做出评价的。”

  两人一愣,万万没想到最后测试竟然是这个。但林雨潇立刻就跃跃欲试了,双拐一架,转了两圈,挑挑眉毛,笑道:“哥哥,来吧,我早想和你切磋切磋了。”

  林湛无奈,抽出飞狐,说:“那就来吧。”

  两人离开约三丈远,摆好架势,周昊喊一声:“开始!”

  林雨潇率先发难,娇喝一声,一抖手腕,那锁魂链如离弦之箭般从袖口中飞出,直奔林湛而来。

  林湛暗叫:“好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