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训练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307  |  更新时间:2019-11-29 19:44:47 全文阅读

  “起!起!起!”那锁链像一棵在风中摇摆的小草一样,左摇右晃地站起来,瞧林湛那憋的通红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便秘了。当那锁链立起有一尺高的时候,林湛终于支持不住,那锁链突然脱力,垮了下来。

  “唉,又失败了。”林湛懊恼地说。

  花火站在一旁,眉头紧锁,说:“七天了,你也总算有了些进步。”

  林湛讪笑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没人比我更差了呗?”

  花火摇摇头说:“不是,但比你还差的真的不多。”

  “你这说话还是这么直来直去。”

  花火却说:“我觉得有必要让你清醒地认识到现状有多么糟糕。”

  “呃……”

  “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什么能教你的,只能是靠你自己去慢慢摸索了,祝你好运。”

  说完她便转身离去,林湛看着她回去的背影,突然想到:“她是不是在这陪我一整天了?”

  眼看着天色渐暗,林雨潇款款走来,她被花火安排去做其他训练了,她来到林湛面前问:“哥哥,今天怎么样了?”

  林湛苦笑说:“总算是有些进步。”

  林雨潇暖暖一笑说:“那就好。”

  “只希望当时候不会拖你后腿吧。”

  林雨潇说:“怎么会,哥哥一定会成功的。”

  林湛苦涩一笑说:“借你吉言喽。”

  “走吧。”

  “嗯。”林雨潇上来挽着林湛的胳膊,两人一起向小楼走去。

  “雨潇啊,如果我没法成为斩魂人怎么办?”

  “这个嘛……”林雨潇想了想,说“去做个商人怎么样?”

  林湛摇摇头,说:“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做启动资金?”

  “我们可以去找东方兄妹借钱啊。”

  林湛却说:“怎么能老是麻烦别人呢。”

  “哥,你忘了我和东方明辉是什么关系了?”

  林湛心里一痛,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林雨潇问,但随即意识到自己说话口无遮拦,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没……没什么。”

  “你舍不得我走?”

  “这个嘛……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哪有妹妹跟着哥哥过一辈子的?你迟早是要嫁人的不是?”林湛拼命掩饰着自己表情,努力让自己笑出来,“不过,东方明辉这家伙竟然敢拐走我妹妹,我一定得好好讹他一笔钱。”

  “哥哥,在你找到新的家人前,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就算我走了,你也是我的哥哥,如果你一直找不到的话我就……”

  林湛脑袋“轰”地一声响,忙说:“停停停!打住,你可千万别说傻话!”

  “怎么了?什么傻话?”林雨潇奇怪地问。

  “哎?啊,没,没什么……”林湛心里暗骂自己嘴贱。

  林雨潇反应了一会儿,也明白了过来,当即踮起脚尖,揪住了林湛的耳朵,拧了一圈,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竟然打你妹妹的主意,你还是不是人啊?我只是想说帮你找,你在想什么呢?”

  林湛疼得呲牙咧嘴,忙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快松手,疼,疼!”

  林雨潇松开了手,扭过头去,做生气状。

  “别生气嘛,我没往那方面想的。”林湛笑呵呵地扶住她的肩膀。

  林雨潇挣了一下,说:“别碰我,我还不了解你吗?只会在人前装正经。”

  林湛无奈地叹口气,说:“雨潇你有这个心就好,说实在的,你走的话我还真有些不舍得。”

  林雨潇回头问:“真的?”

  “真的,行了吧,今天累了一整天了,我也懒得哄你,走吧,回去吃饭,别闹脾气了。”

  林雨潇笑笑说:“看来这招对你越来越没用了啊。”

  “哼哼哼,”林湛冷笑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这是不是真生气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嘿嘿。”

  林湛看向小楼,只见二楼站着一个人,正朝这边望着,三天前住天字一号和天字二号的人搬走了,这小楼上似乎就剩了他们四个,再无其他人。那个人应该是花火。

  注意到林湛在往这边看,花火扭头走了,消失在窗口处。

  ※※※

  夜里,林湛依旧是辗转反侧睡不着,时限只有一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自己却连最基本的都没做到,这让他心里怎能不着急?

  虽说林湛是个刻苦之人,但他在魂器修炼上很有天赋,每天的修炼都有着很明显的进步,这也让他有干劲继续修炼下去。但眼下这种情况也确实让他有些灰心失落了。

  忽然,他耳边又回想起花火那句:“如果你只会依靠天赋,那你现在没了天赋还算个什么?”

  想到这里,林湛心中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

  耳边已经传来林雨潇轻轻的鼾声,看来已经睡去了。林湛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穿上衣服,溜了出去,反身轻轻合上房门。

  接着他像只大耗子一样溜下了楼,穿过大堂,来到大门前。

  当他打开那门的那一刹那就后悔了,一股阴嗖嗖的山风扑面而来,一下子灌满了他的衣服,占领了大堂里的每一丝空气,冻了他一个哆嗦。

  “嚯!”他赶紧将门合上,栓好。

  “这大风,怎么出去啊?”林湛自言自语道,“也没想到要上山,这连件御寒的衣服都没带。”

  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传出来:“怎么?想出去练功?”

  林湛吓了一跳,问:“谁?”

  “是我。”说着,黑暗中火光亮起,是重明鸟,它站在花火右肩上,照亮了花火半边脸和上面的疤痕。亮光和黑影相互映衬,使那张带着疤痕的脸一下子恐怖了起来,吓得林湛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儿没叫出来。再仔细一看才认出是花火。

  “花火姑娘,是你啊,吓我一跳。这大半夜的,你为什么没去睡觉啊?”

  花火的脸色不太好,大概是注意到了林湛的反应,用一种比平时更冰冷的眼神,盯的林湛浑身不自在。

  “怎,怎么了?”

  “没什么,”花火说,“你不也是大半夜没去睡觉吗?”

  “呵呵呵呵,我现在这个情况,我觉得还是出来练习一下的好。”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正巧我也睡不着,我就在这陪你一会儿吧,顺便也再教教你。”

  “太好了,那真的是谢谢你了。”林湛有些喜出望外。

  “别谢我,我说过训练出一个人来我有钱拿吧?重明,把那火炉点着。”

  “呵呵呵呵……”

  “嗯,明白。”说罢,重明就从花火肩上跳到火炉口上,对着里面吹了两口气,那小火炉边“呜呜”燃烧起来,大堂里也总算有了些温度。

  花火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湛,问:“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

  林湛苦笑说:“我这没想到会来这高山上,所以就没带什么御寒的衣物。”

  花火一言不发,转身走到了那柜台后面,从里面取出一领厚厚的斗篷来,扔给林湛,说:“穿上吧,别冻着了。”

  林湛拿着手里暖暖的斗篷,说:“谢谢。”

  花火“嗯”了一声,坐在桌子前,活动了一下左肩,将那锁魂链轻松立起三尺高,说:“来吧,你今天至少要做到这个标准。”

  重明立在她的左边,温暖的火光照亮了她那精致的左脸,使她显得愈发美丽,可越是这样,就越让人为她右脸上那道疤痕感到可惜。

  门扉外是寒风刺骨,门内是炉火佳人,身上是皮毛斗篷,林湛心里也暖洋洋的。

  “对,就是这样,再努力点儿。”

  “嗯,嗯。”在林湛意志下,那锁链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慢慢接近了花火锁链的高度。

  “嗯,不错,有进步,坚持一刻钟,对,就是这样。”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林湛一点点地进步,一点点地熟练。花火陪在他身边,语气虽然平淡,但还是一直好言鼓励着他。

  不知不觉间已是后半夜,林湛终于差不多能操控锁链了。

  “嗯,很好,你做的不错,明天你可以圈鸡蛋了。”花火说。

  林湛疲惫一笑,感觉浑身乏力,说:“总算是做到了。

  花火回头看了看天色,说:“回去睡吧,睡太晚的话会耽误明天的练习,得不偿失。”

  “嗯,好吧。”

  ※※※

  接下来的日子,林湛似乎是渐入佳境了,但或许也是因为他每天晚上爬起来练习的原因,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每次花火都会在大堂里等着他,他来后就陪他练习,理由也每次都是:“我也睡不着。”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卷鸡蛋已经难不住他了。

  “嗯,不错。”花火点头道,“已经超过平均水准了,我们进行下一项吧。”

  “好好好,下一项是啥?”

  “喏,”花火对着远处的林雨潇努了努嘴,“就是雨潇做的那个。”

  林湛看向林雨潇,只见她正用锁魂链卷起一颗鸡蛋,将锁链伸长,稳稳将那鸡蛋放在了一个一丈多高的木制立桩上。

  “很好,你做的不错,”花火喊道,“这关算你过了,接下来就是战斗锻炼了。”

  说完,她活动了一下左肩,将锁链甩出,卷起旁边一块斗大的时石头,一下子提了起来,扔向林雨潇,喊道:“接着!”

  “哇!”林雨潇被吓得失声叫了出来,但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控制锁链抬起,冲向那石头,绕着它盘了好几圈,稳稳地接住石头,炫耀似的晃了晃,然后一发力,“卡啦”一声,那石头被捏的粉碎,碎石呼呼啦啦地掉在了地上。

  花火说:“嗯,很好,你出师了。”

  “太好了,哥!”林雨潇向林湛跑来,一下子扑在哥哥身上,“我成功了。”

  林湛笑着摸摸她的头,说:“看来,我也要努力了。”

  “嗯嗯,哥哥加油!”

  花火说:“你是该加油了,我估计,照这个进度下去,你也就是能勉强完成,剩下的这半个月,可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呃,明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