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十一章 朱雀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2020-01-19 22:04:02 全文阅读

  东方明晓秀眉微皱,看起来有些失望,不满道:“你忘了,小时候你来我们家,当时被你带坏的那个小女孩儿就是我。”

  林湛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楚儿,是你?”

  东方明晓嘴角上扬,说:“你还记得我小名呢?”

  “嗯嗯,我当然还记得。”林湛微微眯起眼睛,往事似乎就在眼前,语气温和地说:“真是好多年不见了啊。”

  林雨潇忽闪了一下大眼睛,问:“哥,你和东方大小姐认识?”

  “嗯,对,我当初跟着咱爹去过东方家,当时你还小,就没带你去,我们当时碰到了一起,在一起玩了一个月吧,后来就没再见过。”

  说罢,他回头打量了一下东方明晓,然后,点点头,说:“不错啊,当初可不记得你有这么漂亮,这几年竟出落成这样一位大美女了,我都没认出来。”

  “行了,”东方明晓脸微微一红,说,“你可别拍我马屁了,对没好处。以后有时间我们再叙旧吧。今天这炎州城内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得归林家管。这样,我现在……怎么说呢……不太方便去你们林家,劳烦你们兄妹领这位花姑娘去林家报告一下吧。”

  “行,没问题。”林湛答应道。

  “对了,再跟你们说一件事,”东方明晓继续又说道,“炎州城看东门的几个守卫,今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的,这两个死魂人可能就是从那进来的。我觉得包庇他们不太好,你们还是注意一下吧。”

  林雨潇听了,眨眨眼睛,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忙问东方明晓:“不对啊,东方姐姐,我们炎州城守门的士兵事经过严格挑选训练的,不可能做出这种玩忽职守的事来。而且他们哪来的酒,在岗的时候他们应该拿不到酒的呀。”

  东方见林雨潇一脸的严肃,就仔细想了想,说:“嗯……我也觉得奇怪,我们雷州城的守门人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夜里守门的时候喝酒的。”

  林湛意识到了事情有哪里不对,扶着下巴,喃喃道:“夜里守门人喝酒,结果碰上了死魂人入侵,这确实太巧了。”

  林雨潇面色凝重地眺望远处的林家,只见那火越烧越旺,大有焚天之势。那些被乱斗吓醒的百姓都来到了街上,指点观望着这场大火。

  忽然,一只通体赤红色的大鸟在火焰中腾空而起,似旭日东升,气势、场面比那重明不知要大出多少。

  魂兽朱雀发出一声清澈的叫声,在火焰上盘旋了两圈,那火焰就被引至它身上,片刻不到,通天的大火就被朱雀尽数吸走,灭了个干干净净。

  东方指着拿只火鸟兴奋地问林湛:“那就是你们林家的朱雀吧?”

  林湛表情有些复杂,又有些兴奋,又有些失望,也有些疑惑,半晌才说:“是,那就是朱雀。”

  东方明晓两眼放光,称赞道:“好厉害啊。”

  连一直默不作声的重明也感慨说:“不愧是朱雀,灭这么大的火不费吹灰之力,真让我这小巫汗颜啊。”

  青龙却闷哼了一声:“还可以吧,比我还差些。”

  东方明晓撇撇嘴,也懒得再管它。

  那朱雀盘旋在林家上空,就像传说中太阳金乌一般,身上的火光,几乎能将整个炎州城照亮。

  百姓们纷纷涌上街道,观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景。甚至连这炎州城里的公鸡都被朱雀给唬住了,纷纷在这半夜时分报起晓来。

  朱雀又在空中盘桓几圈,收起了法像,落回了林家,整个炎州城一下子暗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那已经被忘记的月光。

  林湛揶揄道:“我们这位好叔叔怎么不等林家烧完了再出来灭火呢?”

  然后苦笑一声,说:“走吧,雨潇,我们该回去了。东方姑娘,花姑娘,我们先走了”

  说完,他向前走了两步,林雨潇却低头站在原地,并不跟上。

  林湛见妹妹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雨潇,为什么不走?”

  “哥哥,我们回不去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两个死魂人很可能就是那林文渊派来除掉我们的。”

  “你什么意思?”东方明晓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但林湛却一下子明白了七八分,自己天赋异禀,对林文渊的威胁最大。林雨潇也实力不俗,在比武大会中也是一路过关斩将,最后仅仅败在自己哥哥手下。

  林雨潇没和林灿切磋过,但家族里的人都认为她的实力不在林灿之下。显然,这两个人对林文渊来说是两个大威胁。

  林湛问东方明晓:“那几个守门人的酒哪里来的?”

  东方明晓说:“他们喝的烂醉,只模模糊糊地说是上面赏的……”说到这,东方明晓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就是了,”林湛咬牙切齿地说,“没想到这林文渊,为了除掉我们兄妹二人竟然如此大费周章地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还勾结死魂人……”说着他握紧了拳头。

  东方明晓突然杏眼圆睁,眉毛倒竖,怒道:“这林文渊好大的胆子,我这就跟你们去找他讨要个说法,你们放心吧,有我在,我看谁敢伤你们!”

  林氏兄妹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生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这时青龙忙跳了出来,骂道:“死丫头,你疯了?!你是东方家的天雷尊者,你要是敢这么干,东方家和林家非打起来不可。这是人家的家事,哪有你插手的份儿!?”

  被青龙这么一骂,东方明晓也冷静了下来,只是不满地嘟囔了两句什么。

  因为她天雷尊者的身份,很多事好办了,但也有很多事难办了。她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东方家,要顾虑的太多,断不能如此鲁莽行事。

  话虽如此,她的气可一点儿没消,胸口剧烈的起伏,大口喘着粗气。

  林湛也劝道:“对啊,东方明晓,你可要冷静啊。”

  林雨潇突然觉得有些迷茫了,眼下几乎是一个死局,如果回去肯定要再遭林文渊算计,凶险异常。

  如果就此远走高飞,自己又身无分文,哥哥还是靠三日还魂散强撑,三日后就要躺回病榻……

  最后,在绝望之际,她将视线落在了东方大小姐上。这个女孩竟能为两人的遭遇愤怒至此,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眼下如果向她求助的话,她应该不会拒绝。

  别的不说,就算是能借到自己哥哥接下来几个月的药材钱也好啊。

  她刚想开口,却被东方明晓抢先了,东方问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花火:“花火妹子,你看这两个人能加入灭魂阁吗?”

  花火也不多说话,只是问:“你们是林家人,应该会使魂器吧?”

  林雨潇心想,这倒也是个好去处,便抢着回答:“我们会。”

  “那就可以。”花火说。

  “太好了,哥哥,我们能有个栖身的地方了。”林雨潇高兴的说。

  “不,”林湛摇摇头,说,“雨潇,你忘了,我现在的身体是靠三日还魂散强撑的,我还得在床上修养好几个月呢。”

  林雨潇的头一疼,心说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花火冷冷地说:“我们灭魂阁可不会养一个废人几个月。”

  她的话一下就让现场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重明在一旁提醒道:“喂,花火,你说话有些过了。”

  花火只是把脸扭向了一边,不做声了。

  东方皱起了眉头,问:“你们两个现在无处可去了?”

  林湛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这可么办啊……至少得先给你们找个养病的地方。”

  “这样吧,”东方明晓提议道,“你们现在也肯定是没法回去了,跟我们回雷州城吧,我们就这么溜走,我在东方家先给你们找个地方把你们藏起来,让你们先安定下来,日后再做商量。这点儿事我还是办得到的。”

  林雨潇听了这话,内心激动不已,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林湛虽然是极不愿意给东方家添麻烦,但一想自己的妹妹还要花几个月照顾卧病在床的自己,若要是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也太难为她了,就只好是答应了,说:“大恩不言谢,尊者您的恩情我林湛只能是日后再报了。”

  东方见林湛这个样子,苦笑不得,说:“行了你,以后不必对我这么客气,还尊者呢,我们也算是朋友不是,你以后叫我楚儿都行。”

  林湛尴尬地笑笑,说:“这就有些过了,叫明晓如何?”

  东方也不答话,只是笑着点点头,问林雨潇:“你哥这病得多长时间才能好?”

  “郎中说,得四个月。”

  “四个月啊……”她对旁边的花火说:“花火,你看在我的薄面上,四个月后去雷州城接这兄妹二人去灭魂阁怎么样?”

  花火说:“既然是东方家天雷尊者的吩咐,在下定当照办。”

  “不,我要再回林家。”林湛坚定道。

  “你说什么傻话呢?”东方明晓看上去很是惊讶,林雨潇一听就知道要坏事,赶忙想拦着,但已经来不及了。

  东方明晓脱口而出:“你又不是林家人,还留在林家干什么?”

  “什么?”林湛完全懵了,“你说我不是林家人是什么意思?”

  “呃……”东方明晓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现在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不可能再糊弄过去了。

  “雨潇,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还没给你哥说……”

  林雨潇见再也瞒不住了,就只好将之前的事情和盘托出

  林湛面色凝重地听完后,问:“也就是说我终究会被赶出去?”

  林雨潇抽动了一下鼻子,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林湛脑袋嗡的一声响,捂住额头,向后踉跄了两步,差点儿倒在房顶上。

  林雨潇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你没事吧,哥哥?”林雨潇关切地问。

  林湛摇摇头,脸色煞白,却只是一个劲地说没事。

  “我只是……只是有些头晕,没大碍的。”

  林湛试着强笑出来,但又觉得多此一举,只好闷闷道:“先不管这些了,我还是先把病养好吧。”

  林雨潇眼睛里闪着泪光,一个劲地点头,说:“对对对,先把病养好事最重要。”

  “只是,明晓,不知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小时候我们曾在一起玩过吗?”

  东方明晓一双清澈如泉的眼睛里含着笑意,嘴角微微上扬,说:“不全是因为如此,只是见了不平事忍不住想管管而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