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十章 截杀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2779  |  更新时间:2019-11-27 10:42:39 全文阅读

  东方明晓和花火来到客栈前,此时已经是子时,客店早已是关门了。

  东方明晓忽然转头,笑嘻嘻地对花火说:“花火妹子,我求你个事呗?”

  花火问:“什么事?”

  东方说:“别把你遇到我的事到处乱说,我是溜出来的,要是让那些长辈给知道了,非抓我回去不可。现在这炎州城里还有人抓我呢,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您放心吧,我们斩魂人从来不会乱说话。”

  “那就好,我相信你。”

  花火抬头看着客栈那高高的房檐,问:我们该怎么进去呢?”

  东方明晓嘿嘿一笑,说:“当然是翻进去。”

  说完,一下跳上了屋檐,如燕子一般轻轻落到房顶上,向下招招手,小声喊道:“喂,快点上来啊!”

  花火无奈,也一下跳了上去,问:“东方,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东方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和这店的掌柜的熟,你就放心吧。”

  花火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东方猫着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小点儿声。”

  正说着,只听一声野兽的怒吼,就像有人拿小锤敲了一下你的鼓膜一样。不远处,林家附近的民居上激起一道冲天的烟尘,一列屋顶被瞬间摧毁。

  东方明晓直起身,望向远处,说:“走,我们去看看。”

  “嗯。”花火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向前跑几步,踩着房檐跳上了另一个屋顶,在房顶上跳跃着前进。

  只见一只大鸟自悬崖上飞起,直冲着两个人影飞去。当离那鹿头足够近后,她手腕上的锁链起了反应,响个不停。

  花火说:“重明,东方,是死魂人,准备战斗。”

  “收到。”重明答道。

  东方明晓一听,立刻激动了起来,说:“真好,实习第一天就有工作了,来好好大闹一场吧!”

  “喂,别把我忘了!”青龙抗议道。

  看着对方的行动,花火想了想,说:“我们下去,埋伏它!”

  “嗯,你带路。”

  两个人自房顶上一跃而下,沿着街道快速前进。最后花火带着东方明晓钻进了一个死魂人必经胡同。

  花火停了下来,说:“就在这等着,看我把它抓下来。”

  “嗯嗯。”东方明晓抽出天雷鞭靠在墙上,第一次行动让她兴奋得心脏咚咚直跳。以前老是被那帮老头子关在家族里,她可没经历过这些紧张刺激的事,连金毛犼之乱都没能伤到东方家丝毫。

  家里人都说她是家族之光,所以她的童年一直就是修行修行还是修行。

  除了……除了那一次。

  近了,近了,已经能听到那怪鸟的翅膀带起的风声了。

  花火突然将锁魂链向上甩出,一道金光腾空而起,一个完美的预判,那怪鸟刚一露头就被锁链缠住。

  “呀!”花火双手拉住锁链,使出浑身力气将那怪鸟从空中拉了下来。

  “东方!”

  “明白!”东方明晓挥起钢鞭,带着暴烈的电光,一下打在了那怪鸟身上,打出了雷霆万钧的气势,只听“轰隆”一声,那怪鸟的法像就被打了个灰飞烟灭。

  强烈的电流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接着钻进了怪鸟的本体,剧痛爬满了他的全身,浑身剧烈地抽搐了起来,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花火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强?”

  东方心里倒有些失望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经打,她说:“你收了它吧,我去找那两个人。”

  “嗯。”花火点点头。

  东方明晓跳上了民居,只见那二人已经停了下来,正远远地望着这边。

  “小心后面!”林湛喊道。

  那狮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后面,对着她挥出了爪子。

  但东方明晓早已注意到了它,回身一鞭挥在了那狮子的下巴上,巨大的力道将它的下巴骨打得粉碎,横飞了出去,栽到了街上,法像顿时解除了。

  东方跟着从房顶上跳下,借着下落的冲击力,一鞭戳在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噗”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不动了。

  东方明晓站起,将钢鞭转了两圈,插回了腰间。

  花火从胡同跑出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第二个人,心想这东方大小姐不愧是绝世天才,没怎么费劲就放倒了两个这么强的死魂人。

  东方见花火出来了,开心地对她招招手:“喂,花火妹子,快过来,再收了这个。”

  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大街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出来查看情况了,并且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啊啊啊,难不成是妖怪?!”

  东方见了,拍了拍花火的肩膀,附耳道:“喂,花姑娘,你应付一下,我不便暴露身份,就先撤了。”

  说罢,不等花火给反应,她就纵身跳上了房顶。

  花火无奈,露出手腕上的锁魂链,对大家喊道:“大家不要怕,我们是外来的斩魂人,追着两个死魂人来到炎州城的,现在这两个怪物已经被我们收了,大家放心。”

  “真的吗?”

  “你可得保证这家伙死了啊,我家的房顶都没了。”

  “放心吧,他已经死了,我这就收了它!”

  东方远远地站在房顶上,看到地下的花火应对自如,也就放心了,打算偷偷溜走。

  可是刚迈开几步,就让人给叫出了名字:“东方明晓?”

  大小姐一下子紧张地语无伦次起来,忙用手遮挡面部,结结巴巴地说:“什么东方明晓,我不认识,我不是,我不是哈!”

  可是对方却说:“除了你谁会穿这种青色重甲啊?”

  东方明晓慌乱地说:“这种重甲也不只我会穿啊,还有……”她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林湛看着对方这个样子,还真有些不确定了,这是那个自己之前碰到古板的武人吗?

  东方明晓知道自己暴露了,只好抬起头来说:“好吧,是我,你把我抓……哎?”

  话说到一半,她才发现对方不是来抓她的人,而是林家公子。

  “林湛,是你啊?吓死我了。”东方明晓松了一口气,说,“我还以为是……咳,你怎么在这?我可是听说你还在床上躺着呢。”

  林湛想了想,说:“这个……情况有些复杂……一时也说不清楚。”

  东方明晓皱起了眉头,看了眼前这个举止有些奇怪的人,又想了想自己情况,随即一笑,说:“行吧,谁还没点儿苦衷呢。”

  “呵呵呵……”林湛讪笑两声。

  这时候,花火也也跳上了房顶,说:“东方,我已经将那怪物收掉了。”

  “嗯嗯,干得好。”

  “这位是?”林湛问。

  “哦,这位姑娘是一位斩魂人,追着一个死魂人来到这炎州城的。”东方介绍道。

  接着又向花火介绍林氏兄妹:“这两位是这炎州城内望族,林家人,林湛,林雨潇兄妹。”

  花火定睛看向那林湛时,竟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

  那人瘦瘦高高的,生得一副好相貌,自带一股风流情。面容消瘦,双唇无色,似大病初愈,恐遇风而倒;坎坷鼻下弓形嘴,桃花眼上一字眉;虽是玉树临风貌过潘安,却恐病若西子看杀卫玠。

  林湛一拱手,说:“真是谢谢两位姑娘的救命之恩了,若非二位姑娘出手相助,今次我等兄妹二人恐要殒命于此。奈何在下被这死魂人追杀,以致狼狈不堪,身无长物。今日之大恩,只得……”

  东方明晓听林湛说出这番又臭又长的言词,苦笑一下,忙摆摆手,说:“行了,林大公子,您可别说这些套话了,这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何必搞得和那些老……和那些长辈似的。”

  “这个……也是,让姑娘见笑了。”林湛笑了一下。

  花火无奈地笑笑,林雨潇也直摇头,心说这哥哥在外人面前总是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他真实面目自己心里可是一清二楚。

  直性子加自来熟的东方明晓先忍不住了,大大咧咧地说:“哎呀,你这个样子干嘛,搞得我们像是相亲第一次见面似的。”

  林湛笑了笑,说:“毕竟我们也就在比武大会见了一次嘛。”

  东方一愣,问:“我们可是小时候就见过的,你忘了?”

  “哎?是吗?”林湛颇感意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