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四章 林文渊的忧虑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19-11-20 08:40:21 全文阅读

  林湛看见自己的妹妹推门而入,笑了笑,又张开了嘴想说话。

  林雨潇快速向前走了两步,捂住了他的嘴,轻轻呵斥道:“哥!你就是记不住对不对?都说了让你别说话别说话,你还说话,你这样下去,我真的生气了!”

  林湛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伸手将她那纤纤玉手拿起,抚摸了起来。

  林雨潇撇撇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你这个变态哥哥,竟然对自己的亲妹妹动手动脚,一定是心怀不轨!”

  林湛松开了她的手,笑了出来,声音很沙哑,心说:“你以前夜里睡觉害怕,往我被窝里钻的时候怎么没说这话?”

  林雨潇皱起秀眉,生气道:“你笑什么?”

  林湛无奈地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然后摆了摆手,意思是你别趁你哥不能说话就欺负你哥。

  “哼!”林雨潇小脸一抬,使起了小性子,说,“怎么?平日里你欺负我欺负惯了,我不趁你躺在床上的时候报复报复怎么行?你呀,就受着吧,反正也是你自作自受!”

  最后那四个字她是一字一顿说出来。

  看着她那使小性子的样子,林湛乐的更开心了。

  林雨潇看了看旁边的时钟,说:“哎呀,时间差不多了。”

  林湛听得一脸懵,心说什么时间差不多了?

  林雨潇说:“叶老先生说了,得一个时辰帮你翻一次身,不然会得褥疮的,来,你配合着点儿。”

  “嗯嗯。”林湛点点头。

  林雨潇站起身,费力地将这个死沉死沉的小伙子,翻了个面朝外。这次有林湛配合着,轻松了不少。

  这样是放在以前非得给她累个气喘吁吁不可。林湛一米八二的个子,体重足足有一百七十多斤,浑身都是结结实实的腱子肉,虽然不怎么显胖,但比那都是水的肥肉要重的多了。

  林雨潇搬了个板凳,就坐在林枫床前,跟他说起话来。

  “哥哥,”她说,“你这次真的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就这么失去你了呢。”

  林湛脸色一沉,心里念念不忘地还是凤凰枪伤他的原因,但林雨潇就是不说,不由得让他有些胡思乱想。

  但他心里明白,妹妹不告诉就一定有她的理由,很可能是很坏的消息,怕他受不了刺激,病情加重。

  “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也没啥用,别让雨潇她担心了。”于是他又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她,嘴唇做了个“我没事”样子。

  “嗯嗯。”林雨潇说,“你没事比什么都强。”

  林雨潇在林湛眼里一直以来有个开朗活泼但有些懦弱的女孩,因为她在家族里数一数二的美貌和特殊的地位,她的追求者络绎不绝,说媒提亲的都快把他们家的门槛儿踢平了。

  由于父母走的早,长兄为父,这些麻烦事都一股脑地找到了他这个当哥哥的头上。

  对于这些事,他的回应一律都是:尊重自己妹妹的意见。

  而林雨潇的意见是:“现在我还不想嫁人,这家里就我们两个人,我要是嫁出去了,就剩哥哥你一个人怪冷清的,还是等哥哥你娶个嫂嫂之后再说吧。

  林湛心里一暖,摸着她的小脑袋,温柔地笑了,说:“那就听你的吧,不过,如果碰上真心喜欢的,可不能因为你哥我给耽误了,我心里会过不去的。”

  “嗯嗯,我知道啦!”林雨潇乖巧地点点头。

  “如果真有的话,一定得告诉哥哥,哥哥得给你好好把把关,堂堂林家大小姐可不能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林湛一板一眼地认真道。

  面对这个假正经的哥哥,林雨潇苦笑着摇摇头,用教训的口吻说:“行啦,哥哥,你还是少操心我的事,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早日领个嫂嫂来照顾你自己。现在这家里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得我收拾,你这么大的人了,连个饭都不会做,你这让我怎么能放心离开啊……”

  “是是是,你教训的是。”林湛随口应付道,还打了个哈欠。林雨潇见了踮起脚尖,伸手揪住了他耳朵,拧了好几圈,疼得他呲牙咧嘴,连声求饶。

  ※※※

  林家议事厅,朱雀堂内,林文渊坐在他正中间的位置上,旁边坐着三个长老。

  他们身后,画着一只巨大的张开翅膀的朱雀神鸟。

  下面,左右两边列着两排座位,一直到门口,现在都是空荡荡的。

  林文渊的右手食指焦躁地敲打着桌面,看起来神色忧郁,听到林湛醒过来了,他心里很是不安。

  虽说以他现在的身份在家族内掀不起什么风浪了,但他毕竟天赋秉异,那白霜飞狐也神秘莫测,难保他离开林家后不会成事,并且十年前……

  “还是提防着点好,”他想,“必要时要斩草除根,免得夜长梦多。”

  正想着,见那叶泉,陈清,和自己的儿子,三人自门外那条大甬路向堂内走来。

  他心里一急,腰微微一直,几乎想要站起,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和面子,还是没站起来。

  林灿大踏步走向大厅,大脚一抬迈过门槛,朗声道:“父亲,我回来了!”

  林文渊脸一黑,训斥道:“灿儿,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议事厅内不准高声呼喊。”

  林灿赔笑道:“对不起,父亲,孩儿知错了。”

  林文渊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你哪次都这么说,哪一次你记住了?我问你,林湛他怎么样了?”

  林灿嘿嘿一笑,说:“孩儿说不清楚,您还是听叶老先生说吧。”

  林文渊向门口一看,陈清正扶着老头子,颤颤巍巍地迈过高高地门槛。

  林文渊心里这个气啊,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啥时候也改不了得意忘形这个毛病。

  林文渊和三个长老全都起身迎接叶老先生,因为这叶老先生不仅仅是个郎中,曾经也是个魂器使,还是个第一流的强者,在这炎州城中很有些威望。

  这很好理解,毕竟魂器使很少见的,地位也很高,这叶老先生又品行高洁,有威望很正常。

  而这毛头小子连伸手扶一把这点儿小事都不会想不起来做,也真是……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的儿子确实在各方面都比不上林湛这一个外人啊。

  林文渊笑着从座位上下来,迎到了门口,一拱手,尊敬地说道:“叶老先生,您辛苦了,来,您坐。”

  “林族长,您客气了。”老头儿笑呵呵地说。

  “哪里哪里。”说着,他亲自将叶老引至座位上,恭恭敬敬地请他坐下,然后回到座位上,开口问道:“老先生,不知我那侄儿这病情如何呀?”

  叶泉咂了口茶,叹了口气,说:“很严重啊。”

  林文渊忙问:“怎么个严重法儿?”

  叶泉撇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林灿,果然,这只小狐狸比起他爹这只老狐狸来还差的远啊,脸上喷薄欲出的喜悦表情已经藏不住了。

  叶泉又品了一口茶,方才说:“轻则功力尽失,一辈子无法修炼,重则这辈子下不了。这娃娃,算是废了。”

  三个长老听了都嗟呀不已,林文渊心里则松了一口气,但脸上的表情却藏的很好,他身体稍微坐正了一些,表情凝重,他知道,现在还不能完全放心,半晌,问:“老先生也没有一点儿办法吗?”

  叶泉听了,涨红了脸,闷哼一声,说:“我是一个郎中,我有我的道,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病人!没有办法就是没有办法!”

  林文渊见老爷子生了气,赶紧赔笑,脸上紧绷的肌肉也终于得到了解放。

  他抬手赶走了一只嗡嗡叫的苍蝇,说:“我这不也是着急担心嘛,冒犯了老先生,真是多有得罪,还望您恕罪。”

  叶泉的脸褪去红色,嘟囔道:“我也知道您的心情,但老朽也是回天乏术啊,您侄儿的病我治不了,只能是给他开几副药保他性命了。”

  林文渊恭敬道:“那就劳烦叶老先生了。”

  “应该的。”

  ※※※

  小屋内,两兄妹一起回忆着以前的种种,整座小院洋溢着欢声笑语,林雨潇银铃般的笑声和林湛杠铃般的笑声齐鸣,充满了整个屋子,形成了一首奇怪的协奏曲。

  时间在闲聊中被消磨的很快,不知不觉间,日头渐渐西斜,鲜红色的晚霞将梧桐树的影子拉的老长,外出的喜鹊也已经归巢。

  落日的余晖洒进小院,将院里的一切染成了暖洋洋的绯红色。透过门扉,提醒着兄妹二人,天色晚了。

  林雨潇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我该去煎药了,你在这等着。”

  “嗯。”林湛听话地点了点头。

  妹妹开门走了出去,徒留哥哥一个人孤零零地等在房子里,不知为什么,林湛突然感到一阵孤独,心中热切地期盼着林雨潇的归来。

  也许正如林雨潇所说,如果她不在的话,自己真的会寂寞的,毕竟,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

  隔壁开始传来阵阵药味儿,原本一闻到药味儿就捏鼻子的他反而开始享受起这个味道来,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当月亮悄悄爬上门外梧桐树的树梢,天空中开始挂起几颗稀稀落落的瘦小的星星,林雨潇端着一碗药汤轻轻推开门扉走了进来。

  柔和如纱的银色月光洒进小小的房间,让整个房间一下子朦胧了起来,一身素衣的林雨潇在月光的衬托下,如同嫦娥自广寒下世,降临凡间,浑然不似人间该有的美丽。

  “哥哥,该吃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