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二章 白霜飞狐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19-12-07 15:03:23 全文阅读

  “在这呢。”林雨潇将靠在他床头的宝剑捡起来,交到他手上,说,“我出去了,小心点,别伤到自己。”

  “嗯。”他微微颔首。

  白霜飞狐,是一直以来陪着他宝剑的名字,当然,这把宝剑也是一把魂器。

  至于这把剑是怎么来的,答案是捡来的,没错,这把极品魂器真的是他捡来的。

  那是一次野外出游的过程中,他偶然间发现的,当时它正静静地插在土地里。

  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把剑时,就被它那修长纤细的剑身,轻盈灵敏的气质所吸引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把剑就是与他有缘。

  于是,他将这把剑带了回来,当晚,他抱着这把剑(当然,配了剑鞘)睡了一晚上。

  夜里,他梦见自己走在雪地里,头顶上是鹅毛大雪,脚下是一片银装素裹。在雪地中他遇见了一只巨大的白色狐狸,于是他给这把剑起名叫白霜飞狐,到如今已经是七年了。

  这把剑也不出所料的与他相性极佳,让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到达了迸气阶段,也算是对少有的天才组合了。

  说到魂器,它们指的是有灵魂的武器,人若是想获得超越一般修行者的力量,就必须与魂器签订契约,称为契约者。

  据说千年之前,一块蕴含强大神力的陨铁自天空而降,在天空中炸裂为数块落于这世界之上,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生灵涂炭之后,一切重归平静,世界又开始繁衍生息,渐渐地有人开始用尝试用这陨铁制作武器,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强悍武器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的力量迅速拔高了不知多少。

  这种武器因为有灵魂,所以被称作魂器。

  魂器与契约者一同提升实力,大体分九个阶段,器鸣,显神,运气,聚气,迸气,显形,凝神,聚魂,化形。

  化形本身又分前中后,三个阶段。

  前三个阶段非常容易,长期锻炼就能做到。

  所谓器鸣,就是魂器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初步认可你,会在预感到危险时出于本能,发出轰鸣声提醒使用者,就是所谓的“刀鸣护主”。

  显神就是魂器开始有自我意识,开始择主,如果与你不合,就会伤到你,并且任你有多大能耐也不可能再精进了。

  运气在显神之后立刻就能达到,到达这个阶段,你就可以和魂器使用一些法术了。

  聚气,迸气,显形前半段最难的一部分,不知有多少人要倒在这三道难关上。

  至于凝神,则是最最危险的,这个阶段魂器的灵魂会彻底展现,形成一个独立的人格,如果使用者压不住它,那么就会被它索魂夺舍,这样的人被称为死魂人。

  如果你侥幸迈过了这道坎,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魂器使了。

  而整个大陆的魂器使不超过二百人,也就是说,你即使用自家菜刀成了魂器使,那么你也在这片大陆上占有一席之地了。

  林湛抚摸着飞狐那修长的剑身,心说:“老朋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灵魂呢?总不会想夺取我的身体吧?”

  “嗡嗡嗡”,它震动了一下,林湛微微一笑,唯有他明白它的意思:怎么会呢?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林雨潇推门走了进来,看起来神色好了许多,神采奕奕的,配合着略有些凌乱的头发,反倒有几分别样的魅力,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了。

  她一进来就笑着说:“有人来看你来了,不过郎中说你需要静养,就让我给打发了。”

  林湛支支吾吾地又想要说话,她妹妹见了,莞尔一笑,说:“哥哥,你就别说话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刚刚来的是东方家大小姐,东方明晓,这段时间,她来了不少次呢,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关心你。”

  林湛一听,心里纳罕道:“她?她怎么会这么关心我?我又和她没多少交情,最多不过一面之缘。”

  这东方明晓的的大名在这神州大陆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林湛是难得一遇的天才没错,但和这位东方大小姐一比就什么也不是了,她是从没遇到过的天才,据说她能牛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吧,东方明晓只比林湛大一岁,东方家的老武头领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

  东方家的武头领被称作天雷尊者,一般来说,一个家族的武头领到四五十岁,巅峰状态过去后,也差不多该收拾收拾卸任了,可这位上一任天雷尊者——东方傲风先生愣是拖到了将近七十岁都不肯让出位子,理由只有一个:“这些年轻一辈没出息,没有一个能我看的上的。”

  但东方大小姐不一样,去年的继任者选拔大赛上,一路碾压地平推过去,最后打得东方傲风那食古不化、自恃清高的老头子连呼后生可畏,也总算是退位让了贤。

  现如今,她已经是东方新任尊者了,东方家祖传的与天羽凤凰枪齐名的魂器——孟章天雷鞭的已经正式传到她手上了。

  他与东方明晓只有一面之缘,就是在比武大会之前,他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天才。

  一身青色战甲,腰间悬着一根钢鞭,个子少说一米七五。不苟言笑,总是板着一张脸,言谈举止也是一板一眼,完完全全是个武人形象。

  林湛大眼一瞧就知道,这人八成是个死正经,练功狂魔。老了也得像东方傲风一样是个老顽固。而且,凭她的本事,怕不是要一直拖到她入了土才会找继任者。

  但是,有一说一,她确实美得让人惊艳,比自己那万人迷的妹妹还要胜出不少。面容姣好,明眸皓齿,最让人惊讶的还是她那一头长发,平时盘在后脑,解开后如乌黑的瀑布般垂至腰间。右眼角下一颗泪痣,更让她显得迷人至极。

  真是笑比河清,却有万种风情;不加修饰,赛过盛装西子。

  而且,比起一般女孩子,她的眉目间更多了几分英气,就算是换上一副男儿打扮也不会有违和感吧?

  可这也仅仅是一面之缘而已,她没有理由对我产生兴趣。难不成是因为她饱尝无敌的寂寞,像找个能让她战个痛快的对手?

  想到这里林湛不禁缩了缩脖子,心想如果她真如传说中那么厉害,真的打起来,自己不被她拆了骨架?

  “哎,”雨潇古灵精怪的眼睛一转,嘴角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打趣道,“哥,你说这东方姐姐不会是对你一见钟情了,喜欢上你了吧?”

  “咳咳咳!”林湛闻言差点没呛着,剧烈地咳嗽了一阵。

  雨潇见了,顿时花容失色,忙关切地问:“哥,你没事吧?要不要叫郎中?”

  林湛摆摆手表示没问题。

  雨潇还是有些不放心,说:“哥哥那,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千万别硬撑,一定要告诉我。”她的额头上微微冒汗,呼吸急促,看来是真的怕了。

  林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硬撑的。

  雨潇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我刚刚已对外面说你醒了,郎中已经在去请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这陪着你。”

  “嗯嗯。”他点了点头。

  想起她刚刚说的话,林湛心说:这丫头还真敢想,就东方明晓那种人,怕不是这辈子就和练功一起过了,永远不会喜欢上什么人。

  虽然上门提亲的可能会比林雨潇还多就是了,毕竟为了傍上这位大佬,喜不喜欢那真是一件次要的事。成了就飞黄腾达,抱得美人归,谁会在乎有没有感情呢?

  家族与家族之间联姻和吃饭喝水一样常见,甚至指腹为婚也屡见不鲜。

  林湛的观点是:类似于这种舔狗,就该拉去给东方大小姐当陪练,每天打个死去活来,让他好好清醒清醒。我可不想去给她当陪练。

  当然,他这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的胡乱猜测,有关她的传言也大抵如此。

  这时,一个干瘦的老头推门走了进来,老得连眉毛都白了,双目却炯炯有神,显得十分有精神,牙齿也一颗没掉,须发迎风飘动,真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这是炎州城内名医,叶泉,论辈分,他是兄妹俩的老爷爷,今年有八十三岁高龄了。

  林雨潇见了,忙起身让出位置,恭敬道:“叶老,您来了?您快请坐。”

  叶老笑眯眯地说:“没事没事,丫头你坐就好,我老胳膊老腿的,坐下起来的不方便,这把老骨头,闹不好就折在这里喽。”

  林雨潇笑靥如花,说:“叶老您说笑了,这炎州城内谁不知道您你是老当益壮啊,您快坐吧。”

  叶老摆摆手说:“不必了不必了,我再老当益壮,这身子骨也一年不如一年啊,算了算了。我来给这小伙子看看吧。”

  雨潇闻言也不再强让,只是请叶泉给哥哥看病,自己垂手立在一旁。

  林湛见了这个和蔼的老爷爷,笑了一下,刚想开口问好,就被他抬手打断,说:“不不不,娃子,你可不能说话,得半个月后才行。”

  林湛乖乖地点了点头。

  叶老用枯树枝似的的手,给他号了号脉,半晌,说:“没啥大碍了。”

  他转身嘱咐林雨潇说:“以后就按我开的方子来煎药,一天三副,配着那莫家送的清寒散一起吃。半个月后能开口说话,一个月后减三成药量,三个月就能下床了,再减三成吃一个月就差不多了。这次这娃娃差点丢了性命,你可的好生照看你哥。”

  说着他拿过林雨潇的手,亲亲拍着,一字一顿地说:“你哥现在就靠你了,万不可出什么茬子啊。”

  看着她那饶有意味地眼神,林雨潇会意地点点头。

  他又转过身,对林湛说:“娃子,有些事我还是告诉你的好,你这病怕是很难好利索了,得留病根。”

  林湛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