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一章 比武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19-11-10 06:51:54 全文阅读

  “呜哇!”

  随着一声惨叫,林灿被林湛像扔麻袋似的从擂台上扔了下来,重重地甩在地上,后脑勺儿狠狠地磕了地面一下,撞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冒金星,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的几个好兄弟赶紧上前,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

  台下、广场上的观众叫好连连,每个人都在为林湛欢呼。

  “林湛不愧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是啊,我就知道一定是他胜出,实力在这摆着啊!”

  此时正得意洋洋地站在擂台上,俯视他倒在地上的堂哥的那个帅气少年便是林湛。

  正如台下的人所说,他是个天才,年纪轻轻,才十七岁,就意气风发地打败了族长的儿子林灿,手里的魂器:宝剑——白霜飞狐,已经开始迸气了。

  在他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一步,是毫无疑问的天才。

  据他父亲说,他是林家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很有希望能成为魂器使,也就是真正能掌握魂器力量的人。

  “什么嘛,我还以为得百年难得一见呢。”林湛不服气道。

  林炎举起扇子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责骂道:“就是几十年,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要是仗着自己有些天赋就这个样子,你一辈子也出息不了。”

  “哎呦,”林湛摸着脑袋上的包,说,“孩儿知错了。”

  林家是这神州大陆南方有名的魂器使家族了,其实就是南方最显赫的魂器使家族,持有祖传魂器——天羽凤凰枪,并与其签订血契,只能由林家人使用,由家族每一代的最强者持有,称为羽圣

  族长与羽圣并列,一文一武,共同治理整个家族。

  林家至今也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与东方的东方家,西方的李家,北方的莫家是这神州大陆的四大守护家族。

  林湛得意洋洋地站在擂台上,看着倒在地上呻吟不止族长的儿子,心想:“今天我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他向身后的家族长老们看了一眼,他们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族长林文渊,毕竟被他扔到台下的林灿是他的儿子。

  林湛嘴角上扬,宝剑悬在腰间,双手抱在胸前,心想:“你再不高兴也没办法!凤凰枪归强者所有,这是祖训,你也改不了!”

  林家树大根深,相当有势力,而这林湛更是不得了,他的父亲就是上一任的族长!

  但是由于父母的早逝,林湛还小,并且只有一个妹妹林雨潇,族长的位置经一番讨论后就交给了他的叔叔林文渊,再加上他本来就是这代羽圣,这一下,他的叔叔自然是权势滔天。

  但不知为何,这林文渊这个原本温和的堂叔在上台以后,对林湛的态度大变,总是给林湛难堪,似乎还处处提防着他。

  他有什么花花肠子,连林湛这个小孩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自己父亲威望很高,他又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自小聪明伶俐,不知比他那俩儿子强多少倍。

  他肯定是想把位子传给自己的儿子,但照这个势头下去,恐怕俩位置都得是自己这亲爱的大侄子的。

  但是,让林湛费解的是,老一辈的人态度大多数都是如此,包括那几个长老。他不明白:这些长老都这么势利眼么?

  但林湛并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修行,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扬眉吐气,光耀门楣。

  时至今日,他终于成功了。

  下一任,下一任的凤凰枪持有者就是他了,这场比武大会就是为了选出羽圣接班人来进行培养的,不仅所有家族成员都会到场,包括其他有名的家族代表,甚至其他三个守护家族的族长都会来,聚集在家族中最大的演武台周围,见证下一任羽圣的诞生。

  林湛对着台下的林灿,抱拳道:“林灿大哥,承让了哈。”

  “嘁,呸!”林灿将头一扭,把口中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和吐痰似的,不服气地盯着他。

  林湛轻蔑地哼了一声,倒不怎么在意。他向来不怎么喜欢这个纨绔子弟,现在也没必要和他计较,只是微微一笑,转过身去,看着身后高台上的一个个长老,等待着他们宣布自己的胜利。

  几个长老一碰头,嘁嘁喳喳地讨论了一会儿,林文渊站了起来,他是一个中年人,一双鹞鹰眼,两撇八字胡,剑眉上挑,两颊下凹,相貌威严中透着几分邪性。

  林湛昂起下巴,嘴角上扬,直视着他,看得出来他的表情中带着明显的不快。

  他干咳了两声,开口了,语气漠然:“我宣布,胜者,林湛!”

  顿时,台下一阵欢呼声,叫好声,鼓掌声响彻了整个演武场。

  “太好了!”

  那一刻,林湛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将双手高举,一下子哭了出来。

  他激动地为自己鼓掌,多年来不分日夜的修炼总算有了回报。他转回身去,面对台下为他欢呼的人们,激动地连声道谢。

  台下,他的妹妹林雨潇的眼里也早已噙满泪水,高兴地为她哥哥鼓掌。

  林湛长舒一口气,望向天空,父亲的脸仿佛出现在天边,脸上挂着自豪的微笑,想必他的父亲若是泉下有知,也会为他的儿子感到骄傲吧?

  他对着天空,对着到场的所有人,大喊道:“爹,你看到了吗?孩儿成功了,为咱家扬眉吐气了!”

  林文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那么,我宣布,下一任羽圣就是林湛,有请新任羽圣上台,接手天羽凤凰枪。”他开口道,威严的声音和强大的气场立刻就让全场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目光集中到了林文渊身上。

  林湛转过身,迅速穿过擂台,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来到了族长面前,行了个礼,弯下腰,低下头,恭敬地双手举过头顶。

  林文渊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右手一抬,一团炽热的红色火焰在他手中凭空燃起,渐渐变成一杆长枪的样子,当火焰散去,只留下一杆通体赤红的长枪。

  “林湛,接枪吧。”

  林湛将手又恭敬地举高了一些。

  林文渊将枪交给他,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林湛低着头,所以没注意到,伸手握住枪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枪杆烫的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嗤——”林湛的整只手立刻就被烧熟了一层,紧接着的是让人难以忍受疼痛,他痛的叫了出来。

  听到林湛的惨叫,台下的人纷纷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好!”林文渊叫到,左手照着林湛胸口一推,将林湛一把推下高台。

  枪杆脱手,“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林湛在从高高的台阶上一路乒乒乓乓地滚了下去,跌落到高台下。

  跌落下去的林湛摔得眼冒金星,强忍着疼痛想爬起来,但突然胸口突然一热,感觉胸腔内像是燃起了一团炽热的火焰,这团火焰燃烧着他的体内的脏器,要让他五脏俱焚。

  林湛痛苦不堪地捂着胸口,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想喊却喊不出来,因为他的肺部剧痛,似乎被烧漏了气,完全使不上力气。

  接着,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他能感觉到周围的人已经围了上来,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环绕在他的周围,钻入他的耳朵,萦绕在他的脑中,伴随着他的视野一起开始模糊,最终一起消逝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

  “这是……怎么回事......”

  “咚!”这是他在昏死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是他的头撞击地面的声音。

  ……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林湛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

  他的眼睛开始努力地聚焦,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他的妹妹——林雨潇。

  林雨潇的眼睛红肿的像被酒泡过的樱桃,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平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头发看起来也是乱糟糟的,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打理了,整个人搞得不成样子。

  但当她看到林湛醒来之后,立刻破涕为笑,高兴道:“哥,你醒了?”

  “我……我这是……”林湛的声音沙哑得像生锈的锯条在锯木头,他喉咙剧痛,看来喉咙也受伤了。

  “别别别!”林雨潇赶忙阻止道,“郎中说了,你喉管和肺被烧伤了,现在不能说话,你现在听我说就好了。”

  “嗯,嗯……”林湛点点头,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哥,你这次真的是吓死我了,”林雨潇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你昏迷了半个月,郎中说你差点儿就活不下来了。”

  林湛笑着点点头,心想:“我还真是命大啊。”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天羽凤凰枪为何伤我?它明明已经和林家签订血契了,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林湛满脑子的问号。

  “不过啊,”林雨潇脸上挂起了可爱的笑容,“这次请来的这个郎中还真有些本事呢,据说是远近闻名的名医呢,好歹把你救了回来。”

  “嗯嗯。”林湛又点了点头。

  他想知道的是凤凰枪为什么伤他,但林雨潇就是不说。

  “那个,凤凰……”

  “哥!”林雨潇看起来有些恼怒,“我都说了不让你说话,你又说话!郎中说你要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林湛一愣,他听得出来,林雨潇说后半段时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又要哭出来似的。

  他看着妹妹,从她眼神里竟能看出一丝祈求,好像是在求着林湛不要再问下去一样。

  林湛眉头微皱,看着奇怪的妹妹,林雨潇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的。

  他眉头又舒展开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说话了。

  林雨潇握住林湛的手,林湛这才注意到他的手早已痊愈。林雨潇看着她哥哥的双眼,温柔地笑着,眼睛里又沁出一滴泪水。

  “哥哥,你好好休息吧,有我在呢,有我在呢……”她说。

  “嗯。”林湛点点头。

  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叫林雨潇的名字。

  “你这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林湛点了点头。

  妹妹转身欲走,却被林湛抓住了手。

  “怎么了?”她问。

  “飞……狐呢?”他哑着嗓子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