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少女心有烦事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4022  |  更新时间:2019-12-25 23:44:40 全文阅读

  夜幕已至,繁闹的大街上,有对师兄妹意兴阑珊,对周围的事物提不起一丝兴趣,好像根本没甚稀奇的。

  当然,确实也没什么稀奇的,但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和意义,同一件东西,在这里买和在别处买完全是两码事。

  女的名叫万雅,是金刀门的大小姐,娇生惯养下,有了些小脾气,但所幸还没出过什么乱子。

  男的叫陆广,是万雅的师兄,只是他这个师兄当得一点没有师兄样,反而更像一位护卫。

  万雅双手背负身后,走得缓慢,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陆广也没说什么,劝慰自然就更没有,他这人嘴笨,所以历来很少说话,只要不说,自然就不会错,徒惹人不快。

  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的走回客栈。

  终究是万雅憋不住了,忍不住抱怨道:“我说你别像个木头啊,这么多天不见寇师兄,你就不担心?”

  陆广道:“寇师兄说有要事要办,让我们在这玩够了可以先回去,不用等他。”

  万雅跺了跺脚道:“你还真个木头,寇师兄从未来过江杭,他能有什么要事?而且我爹也没托他来江杭办事,他来了之后就丢下我们不管,还有师兄的样吗?”

  陆广没敢说话,只是笑了笑。

  万雅瞧他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眼下寇于英不见踪影,陆广又是这副德行,就是想找个人商量都不没有。

  她叹息一声,真想一走了之,这破地方,一点都不好玩。

  只是没得到寇于英的消息,她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不踏实。

  人虽然可走,但心终究是留在了这。

  以至于进门后,对于店小二的笑容厌恶的无以复加,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她倒是没有发脾气,只是冷下脸来。

  店小二没有上心,似这类客人,他以往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做生意嘛,讲究的就是一个笑脸迎人,先别管对方愿不愿意,但笑总要比丧这脸好。

  陆广坐在一侧,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要不我们去找师兄吧。”

  万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她道:“江杭这么大,人又这么多,寇师兄走时只留下一封信,让我们不要担心,就凭这点,我们怎么去找他,我说你是不是猪脑子。”

  陆广讪讪一笑,不敢再说。

  万雅哼了一声,意识到话说的重了一些,毕竟陆广也是一番好意。

  她扭头看着他,但终究没有说什么,从小到大她还没和谁道过歉,现在也不会,只好委屈陆广了。

  饭菜上齐,万雅却是没心情吃。

  她不吃,陆广自然也不会动筷。

  万雅道:“你吃吧,不用在意我,你们武夫讲究的就是体魄气血之力,不吃饱怎么行。吃吧,你说要去找寇师兄,我们就去找,反正也不着急回去,转悠一圈,应该会有机会找到。”

  陆广道:“今日申家的公子申俞被人刺杀。”

  万雅点点头。

  陆广道:“他们都说是一位刀法精湛之人。”

  万雅顿时抬起头,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陆广迟疑了一会儿,随即道:“会不会就是寇师兄?”

  万雅怒道:“这话你怎么能胡说,要是被申家知道了,你晓得会给寇师兄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陆广道:“江杭历来多剑道奇才,至于刀道之人,却是很少。”

  万雅道:“说不定是从其他地方来的,你别忘了,眼下灵涯洞天在即,江杭已是鱼龙混杂之地,这水比长陵城还要浑好几倍,这申家树大招风,有几个仇家又有什么奇怪,怎么扯到寇师兄身上。我听说行凶之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寇师兄可不是。”

  陆广小声道:“但可以易容。”

  砰——

  万雅一拍桌子,“陆广,你是怎么回事,硬是要和我抬杠是吧?”

  陆广没再说什么,周围的人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万雅恶狠狠的瞪了眼陆广。

  小二也过来询问了一声,只是当看到万雅的眼神时,就果断的在中途换了一个方向,这等女子,一看就是世家女子,惹不起,等出了事,还是交给掌柜的来搞定。

  眼下因为是饭点的缘故,来吃饭的客人极其多,三教九流皆有,一旦喝上酒,这嘴里就没个把门的,什么都敢说。

  往往祸从口出,说的就是这一类人。

  只是从古至今,这类人还未消失。

  万雅和陆广静静地的听着,桌上的菜肴一丝未动,馋的一人直流口水,但就是没敢过来,只能远远的望着,毕竟他的菜和万雅点的比起来,显得寒酸至极。

  万雅低声道:“我和你说过,寇师兄从未来过江杭,他怎会去刺杀申家的人。寇师兄的厉害你我都知道,但对上申家,绝对不行。”

  陆广道:“他只是刺杀申俞,并不是和整个申家对上,一旦成功,他就可以从容离开,他之所以不来见我们,应该是怕拖累我们。”

  万雅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只是你我的猜测,不作数,总之,明天起,我们就在江杭里找,若真找不到,我们就回去,说不定寇师兄已经先我们一步回去。”

  “嗯。”

  陆广应答。

  说完之后,肚子饿了,不管如何心情再如何糟糕,总要吃一点填填肚子,不然到了晚上饿肚子,是很难睡着,虽然也可以让小二做份宵夜,但精力就那么多,这折腾来折腾去,没睡好,第二天哪会有什么精神去找人。

  万雅吃东西很挑,所以大部分都是被陆广一个人消灭,至于看着他们这一桌的,已经馋的不行,终是忍不住凑了过来。

  这人也没说话,自个拿了双筷子就夹菜,只是被陆广止住。

  在万雅面前,他可以毫无脾气,但在外人面前,总要有金刀门弟子的样子。

  陆广道:“我们和阁下非亲非故,阁下如此自来熟,不好吧。”

  这人嘿嘿一笑,“谁也不是一开始就熟悉,这吃着吃着不就熟了。别那么小气嘛,大不了以后我请你吃。”

  陆广哑然一笑,“阁下既然如此大方,想必是有钱的住,哪有何必和我们吃一桌菜。”

  这人道:“你这人,忒小气,一点人情也不通,哪像这位美丽的小姐,一定不会让我饿肚子吧。”

  万雅道:“会,立刻滚。”

  这人神色一滞,呆了半响,随即放下筷子,搓着手道:“刚才我听小姐说打算找人是吧?别的不敢说,在这江杭找个人,除了我,没人敢说第二。”

  万雅疑惑的打量他一眼,穿着的还是蛮得体,并且干净,只是嘴角若不流哈喇子,卖相倒也不错。

  至于找人,或许是招摇撞骗的随便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万雅道:“我们不找人,你从哪来的,就会哪去。”

  这人道:“别介啊,反正这菜你们也吃不完,不如我吃一点?”

  “滚!”

  万雅怒道。

  这人摇头叹息,只道:“好不容易打算做件好事,居然没人理会,悲哀,罢了,还是吃我,也不用受这等窝囊气。”

  说完,他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陆广和万雅相视一眼,低头吃菜,再没有说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夜色越来越深。

  客栈门口传来嘈杂的人声,随即十多个身佩刀剑的男子就陆续走了进来,为首之人,面上有一道凶狠的刀疤,从右额头斜下。一直拉到左脸颊,一张脸仿佛被劈开一般。

  这等模样,常人遇见都能有些胆寒。

  店小二虽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当对上这些,心中还是有些发怵的,最后硬着头皮上去。

  刀疤脸却没有看店小二,只是朝四周看了看,就带着手下弟兄走了过去,走到之前打算和万雅凑桌的那人身边站定,低声叫道:“少帮主。”

  这人嗯了一声,“都别站着,各自找个位置坐下,哦,对了,现在好像没位置了,不过这应该难不倒你们吧?!”

  刀疤脸朝身后人使了一个眼色,众人心领神会,没一会儿,就有人吃饱结账离开,走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的。

  刀疤脸姓庞名渡,之前被李道一吓得够呛的主。

  至于坐在他对面的,自然就是公良攀的儿子,公良木。

  他们来这自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找茬,还是找这家客栈老板的茬。

  这地界,是他们赤竹帮的地界。

  庞渡道:“少帮主,我们该怎么做?”

  说着,就将自己的新买的刀砰的一声砸在桌上,至于之前那些伴随自己一路闯出来的战刀,已经被李道一一拳头砸断。

  他自然不敢找李道一报仇,只好重新换了一把新的,虽然用着没一把顺手,但有总比没有好,何况这一把的造型极为霸气,很是能唬人。

  公良木摆摆手道:“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来收租的,别搞的这么恶,别人还以为我们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庞渡道:“知道了,少帮主。小二,你们掌柜的人呢,让他出来。”

  小二身体一颤,额头冷汗直往外冒,深怕这些大爷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砍了,自己可还娶妻生子,哪能这么英年早逝。

  小二道:“回大爷的话,掌柜的今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庞渡道:“出去了,该不会是你小子故意骗我吧?老实说,不然把你这地给砸了。”

  “别那么暴躁,好好说话。”

  公良木很是不高兴。

  庞渡只好换了个语气,“我们找你掌柜的有些事情,生意上的事,他人到底在不在?”

  小二苦着脸道:“真不在,今早就出去,也没说去哪。”

  庞渡道:“那就让人去找,去你们掌柜平日去的地方找,难道这么大的一家客栈不打算要了?”

  小二心想,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老板。

  小二道:“行,我马上就让人去找,还请客官稍等。”

  庞渡挥挥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小二连忙离开,到没人的地方后,才敢大声喘息,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主,还是尽快找到老板要紧。

  而在等候时,公良木转身看着万雅,“这位小姐,可有雅兴过来小酌一杯。”

  万雅理也不理。

  陆广静坐凳子上,但身体已经紧绷。

  公良木见没讨个好,倒也不在意,只是接着说道:“小姐就不愿意赏个脸?对了,在下这几日重新当人打造了一张新床,小姐若是愿意,不妨随我回去一试,绝对能让小姐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陆广站起,沉声道:“闭上你的狗嘴。”

  庞渡瞪大眼睛,怒哼一声,须发皆张。

  其余一众弟兄也随着站起,个个面色不善。

  陆广随金刀门打拼至今,一路杀伐无数,也不见得怕了,这家伙污言秽语,他要是不站出来,岂不是说金刀门的都是没把的人。

  人多他也不怕,以往也不是没被敌对势力围杀过,最后不照样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活的好好的。

  万雅也没退步,和陆广并肩而立,她娇生惯养没错,但也不是花瓶。

  来江杭的时候,寇于英刻意绕了一些远路,就是为了找些山匪给她练手,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柔弱的女子。

  这里虽不是自家的低头,但也不是可以肆意任人欺辱。

  看到弱的就肆意欺负,看到强的就蔫了,若真是这样,金刀门也走不到今日。

  公良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只是觉得有趣,说道:“庞渡,安静点,别惊吓了这位小姐,不然可就不好玩了,坐着,有需要的再叫你们。”

  庞渡闻言,只好让人都坐下。

  公良木道:“我就喜欢有个性的女子,柔顺的没什么欲望,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动手啊?对了,你这性子,不会束手就擒,那就还是我自个动手吧。”

  就在这时,庞渡突然叫起来,“少帮主,人来了,就是他。”

  公良木的动作戛然而止,看了看庞渡,随即扭头看向了客栈门外,就瞧见一个气喘吁吁的家伙站在门口,穿的还挺贵气。

  右手正扶着门框,看样子这一路是跑着回来的,累得够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