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织网(三)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4119  |  更新时间:2019-12-18 23:19:28 全文阅读

  一个时辰前,赤竹帮一片祥和,帮中除负责值守的兄弟外,其他人都已经早早睡下。

  一个时辰后,赤竹帮鸡飞狗跳,人声嘈杂,并伴随着各种跳脚骂娘声。

  本已经在江杭站稳脚跟多年,哪想到今夜却被人杀上门来,直接就将正在数银子的帮主公良攀制住,令赤竹帮所有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他们围拢在帮主房门外,里三层外三层,保管一直苍蝇都飞不去出。

  当然,眼下这个季节也没有苍蝇。

  公良攀苦着脸,这是招谁惹谁了,好好的数着钱,还没开心多久,就被人一脚踹开房门,都来不及动手,就见对方丢来一个手环,瞬间将自己禁锢,一身的修为无法动用,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而来人,自然就是李道一,那手环,便是在禁神渊时,却半烟给的阴阳环,他一直未曾动用,现在看来,威力着实不凡。

  以后遇到谁就直接丢出去,然后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公良攀便是这样,才被束缚住片刻,就迎来一顿拳打脚踢,那眼睛,黑的跟个熊猫似的。

  此刻屋内紧闭,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也不敢乱闯,毕竟自家帮主的性命还在人家手里。

  公良攀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当然,不老实也不行。

  李道一则啧啧称奇,这房间里的银子,能亮花人的眼睛,公良攀这家伙难道晚上都喜欢在数银子?这里的银子,少说也有三万两。

  李道一蹲下身,“公良帮主,说说,你从哪弄来这么多的银子?”

  公良攀苦着脸道:“赚来的,全都是赚来的。”

  “哦,这么多银子,应该是属于帮里的,你全部弄来自己房间算怎么回事?”

  “我是帮主,没人会说什么。”

  “你吃肉,下面的人也得跟着喝点汤吧,你赤竹帮一年能挣到一万两银子就算是走大运,你这三万两,几年的?帮里的人能服气?”

  “我说这位少侠,这是我帮里的事,你犯不着为了问这个问题,就进来把我打一顿吧。”

  “我没那闲心,听说今夜有人找到你,让你去抓一个人,有没有这回事?”

  “有……还是没有啊?”

  “有没有你问我?!”

  李道一目光一凝,又是一顿暴揍,这家伙是不打不老实。

  揍完之后,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随即问道:“到底有没有?”

  公良攀连忙点头道:“有有有,是韩家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找上我,还给了我三万两银子,但他们说只是对付一个毛头小子,我就接下了,毕竟这送上来门来的生意,哪有不赚的道理,以往死在我们手中的毛头小子,没有三百也有……”

  公良攀说到这,话语戛然而止,抬头看着李道一,咽了口吐沫道:“那人该不会就是少侠你吧?”

  “你说呢?”

  “呵呵,少侠,是我们有眼无珠,少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如何?”

  “我说你好歹也是一位帮主,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

  李道一手拿一根玉如意在公良攀身上敲打。

  公良攀内心嘀咕:要不是被你这个破手环制住,老子能被你的屎都给你打出来。

  当然,这话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毕竟现在形势没人家强,就要懂得低头。

  公良攀道:“错在我们,哪敢说什么骨气不骨气,错了就要认,少侠说是不是这个理?”

  李道一笑了笑,没接话茬,而是问道;“韩家为什么来找你们?”

  公良攀顿时愣了一下,这话题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差点没反应过来。

  “这我哪知道,人家找上门,我们办事就行,哪能问东问西。”

  “你们连对方的信息都不打探清楚就敢动手,不怕哪天惹到惹不起的存在,被人一掌拍死?”

  “今夜确实是大意了,也幸好是大意,不然伤到少侠,我们百死莫赎。”

  “少在这怕马屁,我再问最后一遍,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真不知道。”

  “我杀了你,照样能从这离开,你信不信?”

  “信,少侠能悄无声息的进来,当然也能悄无声息的走。只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们之前也不是不想攀上韩家,只是人家高门大户的,哪看得起我们这种小门小户,人家找上门,我们当然是满口答应。韩家只是说这件事他们不好出手,让我们代劳,我一想这是好事啊,要是办成了,以后就和韩家有了些情分,在这地方办事也就容易多。”

  “那我就信你一次。”

  “多谢少侠。”

  李道一站起身,在银子堆前转了转,每拿起一锭银子,公良攀的心都会抖上一抖。

  李道一看了会儿,随即缓缓说道:“公良帮主,不如就将这三万两银子送我如何?”

  公良攀的脸色瞬间就垮了下去,“少侠手下留情,这钱我就是先放在自个房间看一看,明日就要交到帮里,你要是拿走了,我怎么跟手下人交代,他们还不活剥了我。”

  “不至于吧,你可是赤竹帮的帮主,一言九鼎的存在,谁敢活剥你。”

  “少侠说笑了,我身为帮主,自然是要为手下的弟兄考虑,没钱谁愿意为赤竹帮卖命,毕竟整日刀口舔血,为的不就是那几两银子嘛。”

  “那倒没事,钱没了以后再赚就是,命没了,也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做人,公良帮主认为在理否?”

  李道一玩弄着手中玉如意,漫不经心的说道。

  公良攀满脸怒气,威胁我,这小子在威胁我,真是欺人太甚。

  “简直是再在理不过,这天下就没有还比这更大的道理,不如少侠拿走几千两,就当赤竹帮得罪少侠的赔礼。”

  “这不好吧,我可以全都拿走,何必只拿几千两,钱这种东西,我不嫌多,一点都不嫌。”

  “少侠,给你你也带不走啊。”

  “我这须弥戒装下这几万两银子,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说着,李道一给公良攀看了看戴在手中须弥戒。

  公良攀欲哭无泪,今晚难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道一见状,坐在凳子上缓声说道:“这样吧,我问公良帮主几个问题,要是你回答得好,这银子就是你的,要是回答的不好,就是我的,怎么样?一次一千两,你来分。”

  李道一朝带他来的刀疤脸说道,这家伙刚才躲的极快,所以活了下来。

  若非这刀疤脸五人带路,还真不一定能准去的找到公良攀的房间。

  李道一没给他们拒绝的选择,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在公良攀眼前晃了晃,“这是什么?”

  公良攀懵了,这算什么问题,但也不能不答,不然钱就没了。

  “这是一。”

  “错了,这是手指头,所以我赢一千。”

  李道一笑道。

  那刀疤脸却是一动不动,好像也懵了。

  李道一沉声道:“傻了,往我这边放一千两。”

  刀疤脸瞬间回神,将银子数清后放在李道一的身旁。

  李道一伸手指着刀疤脸问道:“这又是什么?”

  公良攀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迟疑的说道:“这是我赤竹帮的人,叫庞渡”

  李道一摇摇头,“又错,那是刀疤,他脸上那么大的刀疤,你怎么看不见?再给我一千。”

  公良攀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无比,看样子是憋气憋的。

  李道一接着说道:“我是谁?”

  公良攀顿时翻了个白眼,“你叫李道一。”

  之前韩家的人说过,他自然记得,再怎么想攀附韩家,对方的名字也是要问的。

  李道一再度摇头,“我是人,一千。”

  “你他娘的欺人太甚,老子和你拼了!”

  公良攀怒气冲冲的从地上瞬间站起,死死瞪着李道一,恨不得生食其肉。

  砰——

  李道一一拍桌子,眼神冰冷的看着公良攀,“你说什么?”

  公良攀龇牙咧嘴,“我说……我认输了,还请少侠高抬贵手。”

  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低,如一个受气不敢言的小媳妇,重新蹲在了地上。

  李道一道:“公良帮主,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说说,你能用什么办法换回这三万两银子?”

  公良攀道:“这本来就是我的钱。”

  “现在不是了!”

  闻言,公良攀低下头,脑中开始思索,什么东西才能值三万两银子?问题是这帮里就没有东西能值三万两。

  这可苦了公良攀,现在他才知道赤竹帮原来还是很穷。

  良久,公良攀抬头道:“韩家的人说了,在解决了少侠之后,再去解决少侠的两个朋友。”

  说完,公良攀抖了一下,他看到了李道一眼中突然爆发出来的杀意,深怕自己小命就要交代在这。

  三息过后,李道一收敛杀意,波澜不惊的问道:“继续说。”

  “没了。”

  “没了?你在耍我!?”

  “不敢,是真没了,只有在解决了少侠后,韩家的人才会告诉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万万不敢欺骗少侠啊,我可以对天发誓。”

  “别发了,这天下发誓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死多少,把这东西吃下去,然后我就放了你。”

  李道一从须弥戒中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里面是颗毒药,至于从哪里来的,自然是青幽若给的,这娘们本身就是一条带有一丝龙族血脉的青蟒,制毒的本事,炉火纯青。

  公良攀讪讪一笑,问道:“少侠,这是什么?”

  “毒药,吃下去,一个月来找我拿解药。”

  李道一也没掩饰,只是就说了出来。

  公良攀神色一滞,这要是吃下去,可就是受制于人了。

  李道一拿着瓶子看了看,“公良攀,你可是赤竹帮的帮主,地位尊崇,我今天如此折辱你,放了你之后,你一定不会放我吧?你也别说不会,你能走到今天,应该不是傻子,你觉得你说不会,我会信?”

  公良攀悻悻然,但他极不想吃这玩意。

  李道一说道:“一个月后,我就会离开江杭,你不必担心会受制于我,我也不会让你带人去找韩家报复,你只要敢说,这帮里只怕没人会答应。吃还是不吃,随你。被一个敌人整天在背后盯着,这感觉可不好受,对于这种人,公良帮主会怎么做!?”

  公良攀悲愤不已,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刚才一次,现在又来一次,这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公良攀接过瓶子,拔开瓶塞,倒出一粒蓝色药丸,深吸一口气,眼睛一闭,嘴巴一张,直接就吞了下去。

  吃完之后,他将瓶子一摔,随即说道:“少侠可还满意?”

  李道一却不看他,而是说道:“这个瓶子三千两,公良帮主,你也太不小心了。”

  公良攀闻言,胸膛剧烈起伏,双手死死攥住,眼中通红一片,整个人都轻微颤抖起来。

  到了最后,结果却是两眼一翻,就这么昏了过去。

  李道一眼中带着讶异,这就昏了,承受能力实在太差,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帮主的?

  李道一看向刀疤脸道:“他是不是走后门了?”

  刀疤脸连忙摇摇头,“没有,帮主是一步一个脚印打到今天的,帮里上下都服气,绝对没有走后门。”

  “不过要他点银子,居然就昏了,你们帮主挺财迷啊。”

  刀疤脸尴尬的笑了笑,心想韩家是从哪惹的煞神,简直倒大霉了。

  李道一挥挥手道:“本来是不想要你们的钱,偏偏你们帮主要摔我的瓶子,那可是三千两的东西,平日里我都舍不得拿出来,赤竹帮不愧是赤竹帮,就是财大气粗。”

  说着,就将身后三千两白银尽数装入须弥戒中,今夜一趟,可谓是满载而归。

  李道一伸手提起昏过去的公良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见他出来,赤竹帮帮主立时严阵以待,视线一刻不离他的身上,仿佛随时都动手。

  李道一淡然道:“不想你们帮主死,就闪开,当然,你们要是想坐帮主之位也是可以理解,毕竟人往高处走,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错过可就没了。”

  说着,李道一轻松的走了出去,至于那什么长老、堂主,到最后也没敢动手,只是远远跟着,不敢靠的太近。

  李道一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赤竹帮。

  将公良攀丢回后,整个人没入黑夜之中,当赤竹帮众人追上去后,已然不见人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