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一百章:拳高天外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4028  |  更新时间:2019-12-15 17:47:46 全文阅读

  小河村村口的战斗,尽数落入柴谦眼中。

  本以为纠结两伙山匪,就能将人拿下,谁知纵然是那李道一不出手,这两百多人,居然也是只有溃败一途。

  其中那没料到,便是那手中方天画戟的小姑娘。

  以柴谦的眼力,也无法看出小姑娘的来路,但不管如何,事情搞砸,总要有人挨罚。

  不过当他听到张四和崔仲的对话时,却又停了下来,脸上出现一丝古怪的神色,这张四虽然怕死,但这忽悠人的本事,倒是不赖。

  或许往后能比黑风寨还要会咬人。

  一念及此,柴谦反倒是不怎么急,想要看看这张四之后会用何等方法。

  却在这时,柴谦右手轻微颤抖一下,转身看向左边,那里,突兀的出现一个壮汉。

  能在他眼皮子低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汉子的不凡。

  汉子静静地站在原地,并没有太在意柴谦,只是说道:“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立刻滚离此地。”

  柴谦微微一笑,这么多年不发火,难道这长陵郡的人都已经忘记自己曾做过什么?还是说把自己当作一只病猫?

  柴谦道:“三息,我给你三息时间,从我眼前消失。”

  汉子抬起手,张开手掌往柴谦压了过去。

  柴谦瞬间只觉一座山岳从天而降,居然令他极难抵御。

  随着汉子的手掌轻轻落下,柴谦单膝跪地,看着汉子的眼中,已满是惊骇欲绝之色。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那小河村里,有这等人物。

  在江杭,柴家二爷不说无敌,却也是罕有对手,怎可能被人一掌拍跪。

  可事实已经呈现眼前,柴谦纵然万分不相信,也得信了。

  “我认栽。”

  闻言,汉子收回手掌,“那就滚吧。”

  柴谦站起,喘息一声后看着汉子,缓缓说道:“大佑王朝大将军狄唐,在大岐铁骑踏破皇城后一无所踪,世人皆说这位武夫第二已被大岐军神姜承涛所杀,没想到居然会躲在这。”

  客栈掌柜老唐被说破身份后,脸上毫无表情,只是道:“不愿意滚?”

  柴谦摆摆手,“早听闻狄将军实力和项中武不相上下,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只是狄将军藏了这么多年,何必为一个小村落暴露身份,要知道大岐的王刺可是在满天下的寻你。”

  汉子眯起眼睛,“你在威胁我?!”

  “不敢,柴谦不过是个小小的柴家人,哪敢威胁大将军,只是我所求不过一物,也未曾得罪过将军,将军何必跟我过去。将军若是愿意,柴家不敢说庇护将军,但在这个大岐境内藏个人,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你身为大岐人,敢包庇我这个大岐死敌?”

  “呵呵,将军说笑了,我是大岐人,但也是柴家人,何况大岐不一定能找到将军,即便找到,以将军的雅量,想来也不会出卖柴家。”

  “你想让我做什么?”

  “如此说便显得市侩了,不过是敬仰将军而已,毕竟将军可是令姜承涛都数次吃瘪的人。”

  柴谦说的真诚至极,不似作伪。

  汉子突然大笑起来,震的四周树木剧烈摇晃,好久才停歇下来。

  他看着柴谦道:“大佑灭亡,五成是因大岐兵甲强盛,两成因朝堂乌烟瘴气,三成则是因为你们这些家族的存在,不要说大岐领军之人是姜承涛,即便换一个平庸之人,也能亡我大佑。”

  柴谦并不在意,“不管如何,大佑已亡,将军既然活了下来,自然不必为大佑殉葬,还是说将军打算复国?”

  说完,柴谦眼神凝重,当年的大佑确实能和大岐掰手腕,但最后还是化为大岐疆土,如今的大岐,在整个南方,便是一头猛虎,无人可挡。

  若是狄唐真打算复国,柴家是万万不敢惹这一身臊的。

  当今陛下虽然已将视线投向远在万里的大楚,但谁要是敢作妖,绝对死的渣都不深。

  柴家不过是个江杭的小家族,虽然在江杭人眼里已经是齐天高,但在那位高高在上的人眼中,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柴谦敢藏狄唐,但绝不敢和狄唐做复国这种蠢事。

  汉子沉声道:“柴家真敢为我找一个安身之地?你能做主?”

  柴谦笑道:“狄将军尽管放心,我虽非柴家家主,但说话,还有人愿意听。”

  这一次,轮到汉子笑了,“王刺之人无孔不入,我不过是呆在一个小小的村落,他们岂会找不到,可我依然呆了数十年,你说,这是为什么?”

  柴谦身躯一震,冷汗出现额头。

  王刺能直达天听,可这位大岐的劲敌依旧活到今天,柴谦不敢再去想。

  汉子道:“今后,不要让我再在这看见你。”

  柴谦不敢再多说什么,只道:“此地今后柴某绝不踏足。”

  汉子道:“我送你去个地方。”

  “不敢劳烦将军。”

  话还未落,柴谦便看到汉子抬起手,简简单单的轰出一拳,但就是这一拳,让柴谦避无可避。

  这就如走在一条羊肠小道,突然间对面漫天箭雨。

  轰的一声巨响,柴谦消失在了天边,至于原地,连根草都没折断。

  可见这一拳的力量凝实到何种地步。

  柴谦根本无法停下身躯,也无力停下,最后重重砸在了一座数千丈高的山巅上。

  落地后,一时半会儿也起不了身,这还是狄唐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刚才那一拳,他就得去地府做鬼。

  他视线一扫,就看到周围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穿白衣,漆黑如墨的长发披在身后,那双眼睛灿若星辰。

  整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是天地的中心。

  初见,柴谦脑海中就冒出四个字‘贵不可言’。

  他身为柴家二爷,识人无数,仔细回想,却也没有一个能有眼前人这等贵之气。

  书上的四个字,当出现在现实时,柴谦才知道有多重。

  他只觉得,这人不论说什么,他都只会答应下来,而不是拒绝,也没有拒绝的念头。

  白衣人低头扫了柴谦一眼,念叨一句,“柴家?”

  一直站在旁边的洪望低声说道:“家主,要不属下去敲打敲打?”

  白衣人摇摇头,“不必,等会去狄唐的客栈中看看,大佑的大将军成为一个村落客栈的老板,或许会比柴家有趣。”

  洪望却立刻说道:“家主不可,狄唐心中依然有怨。”

  白衣人笑起,“有没有,他都不会轻易放下,不必再说,至于这人,你不用动。”

  白衣人转身下山,洪望多瞧了柴谦一眼,白皙的手缩回袖中,既然家主发话,那便算了。

  柴谦一直躺在地上,等人走了之后,才开始大口喘气,额头不满汗水,那白衣人给他的压力,胜于狄唐十倍。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人?

  不管如何,休息一会儿之后立刻返回江杭,至于那件东西,纵然不想就这么舍弃,但和命比起来,不值一提。

  ————————

  小河村经历山匪连番袭扰,已不再如往日那般平和,巷道中已听不到多少孩童嬉戏时的小笑声。

  虽然男人们都敢拿着武器和山匪厮杀,但还是能不死便不死,毕竟没谁家的婆娘愿意自己的丈夫死在山匪手中。

  此刻李道一正在村落中闲逛,老徐曾让他去灵涯洞天夺一张座椅,余宗龙也让他代镇江帮出战,只是眼下他修为尽失,这两件事,恐怕是没法完成了。

  这还真是大起大落,不过他也不后悔,不出那一剑,所有人都得死,他也就没命在这感叹。

  转悠一圈后,他来到客栈门口。。

  刚才他已经细细留意过小河村地势,若山匪袭杀而来,村口暂且不提,最有可能的便是村东和村北,晚上值夜重点便是在这两个方向,当然,也不能忽视了另外两个,万一山匪们的脑子异于常人,想来个反其道而行之也未尝不可。

  李道一正要走入客栈,保李就从里面走出,脸上带着像是见到了什么稀奇事物的神情。

  李道一问道:“怎么了?你那疯婆娘回来了?”

  保李立时正色道:“李道一,我可告诉你,咱们朋友归朋友,但这称呼可不能乱喊,疯婆娘只能是我一个人叫,你不能叫。”

  李道一笑道:“那我叫什么?”

  保李眼珠转了转,随即说道:“叫名字也不行,显得你们太亲昵,虽然她人并不在。要不你就叫嫂子吧。”

  “嫂子?你是我哥?”

  “不是你哥也能喊,再说叫一声嫂子你又不吃亏。”

  “我貌似比你大,你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

  李道一说完就要走,却被保李伸手拉住,随后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可和你说,客栈来了一位大爷,很大很大的那种。”

  李道一停下身形,“你怎么知道很大很大?”

  保李道:“老唐亲自作陪,你说大不大?老唐可是客栈的掌柜,在这客栈就属他最大,以往我就没见过他对谁那样。”

  正说着呢,保李眼神一撇,就瞧见那白衣人已经离开座位,往门外走来。

  保李连忙道:“你看,就是他。”

  李道一扭头看去,那白衣人也恰好看了过来。

  白衣人没有什么盛气凌人之色,反而极为温和,就如一位书院先生。

  等走到门前时,白衣人笑道:“没了修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天下不需修为也能做的事不少,只要愿意,都能物尽其用。”

  李道一点点头,“多谢。”

  白衣人道:“陷入绝境,未尝不是否极泰来,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

  说完,白衣人离开了小河村,洪望紧随其后。

  等他走后,保李撇撇嘴,“话听起来不错,但怎么就不那么舒服。”

  进入客栈后,保李一路小跑到老唐身前,询问道:“老唐,你给说说,那到底是什么人?”

  老唐头也不回的说道:“问了你也不知道。”

  “你说我不就知道了。”

  “有这个心,赶快把你的修为提高,还想不想找你的疯婆娘?”

  “这个一时半儿也找不到,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你就给说说,那人是什么来历,我都不敢靠近他,当然,不是我怕,主要是我不想打扰你们。”

  老唐道:“真想知道?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

  闻言,保李却是退缩了,“不想知道,我就是看看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回事,现在看来,还算不错,你过关了。”

  老唐拿出一壶酒递给他,“送给李公子,至于你,想喝也可以,三两银子。”

  保李惊叹说声,“三两银子,你想钱想疯了吧,老唐,我们都这么熟了,喝点酒,你也要收我银子,这可就伤感情了啊。”

  “你手上的须弥戒哪来的?你给那些女子的钱哪来的?”

  “我捡的,我这几日转运了,不行?”

  “正巧客栈也得重新修一修,你拿五百两银子,以后喝酒,不收你钱。”

  “小爷我不喝了,五百两银子,你把我卖了都没这多,那些酒啊,你爱给谁喝给谁喝,小爷我不喝。”

  说完拿着手中的酒上了楼。

  来到李道一房间后,将酒一放,“我看你满脸愁容,听人说酒解愁,所以我特意从老唐那拿了一壶酒,这可是他珍藏多年,花了我足足五两银子,这老唐,我们都这么熟了,他还收我银子,你说他是不是掉钱眼里了?”

  保李坐在凳子上,将酒推了过去。

  李道一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即说道:“我刚才有了些头绪,在楼梯上站了一会儿。”

  “咳咳咳!”

  保李顿时咳嗽起来,过了一会儿道:“有头绪好,有头绪好啊,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想,至于那银子,我们可是朋友,请你喝顿酒没什么,我可不是老唐那种小气人。”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李道一没动桌上的酒,自打离开龙山镇后,他就已经很少喝酒,但人家一片好意,也不好拒绝。

  至于刚才说的头绪,不过是随口一说,但话他是听见了,这个倒不假,只是这家伙都从黑风寨拿了那么多银子,怎么还这个财迷样,就不能大气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