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八十四章:情字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4071  |  更新时间:2019-12-09 23:14:30 全文阅读

  沈家姐弟留了下来,气势汹汹的周胜逃回了黑风寨,从今往后,他或许便会有一个新的外号——独臂人。

  李道一和韩世言则是重伤,只不过前者还能活蹦乱跳,后者却是只能躺在床上修养。

  保李一直缠在李道一身边问东问西,毕竟挨了那么多下,还能活下来,这简直是神魔般的肉身,若学会了,以后出去闯荡,那也就不怕了,打不过挨揍就是,吓死对方。

  若被李道一知道他的想法,恐怕立时就会将他暴揍一顿,毕竟李道一是为了体内丹毒,不然哪会脑子抽了去挨揍。

  保李足足问了一个时辰,却什么也没问出来,到时他自己的事情,差不多都说了出去,若非灵梦罕见的生了气,嫌他在这太吵,影响李道一休息,他恐怕要找李道一算账了。

  此刻李道一已经换了一身衣裳,至于之前那一件则是没法穿了,但还是准备洗洗收起来,毕竟是秋雨缝制的,只有三件。

  灵梦坐在一旁,小脸皱巴巴的,似是在为自己那最后一击没杀了周胜而生闷气。

  李道一见状,笑道:“这次不行,就下次,别忘了我们准备干什么!?”

  灵梦眼珠一转,对啊,黑风寨就在那什么南望峰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时一定要把那家伙给钉死在山壁上。

  “可道一哥哥受伤了,需要休养。”

  “呵呵,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嘛,其实我告诉你,我都是装的。”

  李道一强行忍着痛,面带笑容,活动了一下筋骨,示意他没什么大碍。

  灵梦手捧小脸,“道一哥哥,你现在笑起来真难看。”

  李道一神色一滞。

  “不过灵梦不在意,对了,灵梦还要去找青幽若姐姐呢,她要是看到道一哥哥受伤了,准会不再生道一哥哥的,道一哥哥,你等着我哦。”

  灵梦站起身小跑离开,青幽若姐姐一定还在小河村,她会找到的。

  李道一张着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来,这小丫头片子懂什么,那冷女人要是看到他这副模样,能不嘲笑就已经是大恩大德的了。

  白貂懒散的趴在桌上,这桌子硬邦邦的,一点也不软,还不暖和,没那小丫头的头顶舒服。

  不过说起这个,最舒服的地方还是纤月那妮子的怀里,那地方,风景无限好,软的一塌糊涂。

  在那地方睡觉,给座金山也不换。

  只是纤月被李道一说过后,从此就不再抱他,搞的他只好趴头顶。

  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啊。

  “想什么呢,一脸色迷迷的。”

  李道一看着这只色貂,这家伙以往在龙山镇的时候,就喜欢往女人的怀里钻,钻了之后还挑肥拣瘦,那些女人也不拒绝,毕竟这家伙的卖相极好。

  白貂却答非所问的说道:“就不怕那女人真想不开?”

  “应该不会,她没那么脆弱。”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她的脾气你也领教过,那化形丹的贵重,她一年之内怎么可能买到,除非去偷去抢,但化形丹一般只有山上的仙家宗门才有,若被那人家给抓到了,铁定死翘翘。又或者说人家看出她乃是妖兽化形,说不定就将她的灵智抹去,当个守护兽也不错。”

  “她不是小孩子,心中有数。”

  “这可说不定,万一被你这么气混了头,她还真敢做。”

  “……”

  闻言,李道一眉头皱起眉头,心中也没了底。

  白貂则道:“我说你也是,不想让她出手直接说不就行了,何必非要把她气走,我看那叫周胜的也没多强,她当时要在,那周胜绝对跑不了。”

  “她之前就受过伤,若这次再出手,必然会使根基受损,这筑基之境,关乎以后问道一途,一旦在这个境界受损,通玄无望,不入通玄,飞升便是妄想。”

  “刀子嘴豆腐心,还有,你别打岔开话题,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

  “你认为她会听我的?”

  “这……”白貂认同的点点头,“绝对不会,不过你也可以婉转一点。”

  “我说你怎么这么关心她,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我看上她?我好歹也是……她可是喜欢你,我怎么能干这横刀夺爱的事。”

  “得了吧,别乱点鸳鸯谱,你刚才说你好歹也是什么?”

  “有吗?我有说这句话吗?你听错了吧,绝对是听错了。”

  白貂眼珠子乱转,暗恨自己一时最快,瞎说什么。

  李道一见状,也就不再追问,这家伙好像有很多秘密,不过大家相识这么多年,只需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就成。

  白貂伸出爪子将桌上的点心丢进嘴中,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还真要为那女人灭了黑风寨?”

  “不是为她,是为我自己。”

  “我若信你,我就是憨批。”

  “你记不记得,我们在禁神渊的时候,曾经杀了几个黑风寨的人,其中一个好像是什么少爷,你说会不会就是周胜的儿子,或者说李虎还是杜昌明的儿子?。”

  白貂眼睛一瞪,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是张亢找来的人,不过最后被他们给杀了,至于张亢,则被西赵的丞相带了回去,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杀了人家儿子,还要灭人家山寨,太毒了,不过我喜欢,什么时候动手?”

  “黑风寨人多势众,强攻不智,若用反间计,但他们兄弟间好像没什么仇怨,要不就是一个一个杀,杀到他们胆寒,然后自乱阵脚。”

  “随你,不过到时带上我就成。嗯?你又在胡说八道了不是,我之前问你灭黑风寨是不是要为那女人报仇,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犯不着为她报仇,我和她非亲非故,她脾气还那么丑,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乐得清闲。”

  李道一说的云淡风轻,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信一些。

  白貂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随后没有再说什么,想骗自己,门都没有,说来说去,就是不敢承认。

  一点胆气都没有,怂包一个。

  白貂翻了个白眼,都不稀罕说他。

  而与此同时,在门外站了良久的一袭青衣,悄无声息的离去。

  ——————

  “老唐,你说我刚才厉不厉害,就那人,拿着刀,追着要杀我,最后被我打死,你说我是不是已经可以在村里称无敌了。”

  保李的一脸兴奋的对壮汉老唐说话,现在想来,在客栈外的那一战,万分凶险,若是稍有迟疑,恐怕就要葬身刀下,但最后却是自己了。

  这要是让那疯婆娘瞧见了,还不得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然后立刻对自己俯首称臣,以后再也不敢对自己动手动脚。

  唉,只可那疯婆娘一家都不见了,这真是愁人。

  好不容易大发神威一次。

  壮汉在一旁点头道:“你胆子要是再大点,杀两个也不在话下。”

  “老唐,你这可就不对了啊,人家手里拿的可是刀,会死人的,杀一个差不多就行了,我这人低调,这风头就让给李道一他们去出。”

  “呵呵,你不是说要打遍天下无敌手?”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老唐,你说我如今这境界,能在这方面三十里称王称霸吗?”

  “估计不行。”

  “这就没意思了啊,你不是说在我这个年纪中,能有这个境界的人太少。”

  “在村里确实太少,但在整个天下,你连根毛都算不上,你看上面的那位,炼气境,可以正面和周胜硬拼,你能不能行。”

  “当然能,我保李怎么能说不行呢,不过你别声张,这都是早晚的事,你要是说早了,对别人会有打击的,这我们不能干。对了老唐,我什么时候才能到淬血境,淬血境上又是什么?”

  “等到了淬血境,你自己就知道了,现在别瞎问。”

  “说了就和没说一样,不问了,得出去逛一圈。”

  “我杀了她一家。”

  “杀了就杀了,有什么……额……老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听不懂啊?”

  保李双脚仿佛被什么东西缠住,再也无法往外挪动一步,那张脸上,神情复杂的无以言表。

  老唐看着他这模样,沉声道:“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不……不……你又在说胡话了,你一定是在说胡话,我不懂,一个字都听不懂,所有都听不懂!”

  话到最后,保李嘶吼出声,眼中有泪光闪现。

  他不笨,一点都不笨,就这么简短的几句话,他听得懂的,但是他真的不懂。

  老唐面无表情的说道:“大丈夫何患无妻,这天下女人多得是,你只要开口,都可以出现在你床上。”

  “不需要!我谁都不要,我就只要她!为什么,你连商量都不愿和我商量?”

  保李双手死死攥住,指甲入肉也未有所发觉。

  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老唐,是那个陪伴着自己长大的老唐,说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为过,而就是这个父亲,杀了那疯婆娘一家,自己却是连报仇都不能。

  他突然觉得世间一切都黯淡了,没有什么色彩,一切都灰蒙蒙的。

  心仿佛被一只无形手掌死死抓住,痛,痛的令人无法言语,亦无法呼吸。

  而见他这副模样的老唐,却终是一脸的失望,也是他来到这小河村后,第一次出现这种神情。

  叹息一声,抬头看向屋顶,好像要看到那高高在上苍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老天何其不公,为何那人是这样,眼下这人也是这样,女人,真能令人如此?也真的值得如此?

  老唐摇摇头,罢了,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这么多年了,其实早就想通了,没可能,也没希望的。

  老唐道:“别哭了,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我没杀她一家,半根头发丝都没动。”

  保李骤然抬头,又哭又笑。

  “真……真的?”

  老唐点了点头,眼底的神情,说不清道不明。

  保李擦了一把溢出的泪水,问道:“那她去哪了?”

  老唐皱眉道:“等你到了凝罡境,我自然会告诉你。”

  保李道:“凝罡境是淬血之上?”

  老唐却没再理会他,去忙活其它事情。

  保李站在原地,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他连忙用衣袖将擦了擦脸,这副模样怎么能让别人看到,他可是保李,现如今村里堪称无敌的人。

  转身离开客栈,去往苍河,至于和他擦肩而过的候元等人,他确实连看都没看。

  这个情形,反倒搞的候元一头雾水,疑惑这家伙是怎么了,难道是劫后余生情不自禁,怎么还哭了?

  唉,要是能追上去瞧瞧就好了。

  这时,刘花花说道:“快走啊,别挡着门。”

  候元应了一声,连忙走进客栈。

  刘花花后面则是跟着牛大宝,这家伙力气也卖完了,现在打算再劝劝刘花花。

  只是刘花花好像铁了心要修行,之前在村里没找到青幽若,便来客栈寻一寻。

  刚才到楼梯口时,就正巧就遇到青幽若下来。

  刘花花连忙迎了上去,“若姐姐。”

  青幽若此刻好像心情极好,一脸的笑意,回道:“房子的事弄完了?”

  刘花花摇摇头,“没呢,可能还要好几天。”

  “既然如此,你不在那帮忙,来客栈做什么?”

  “若姐姐,上次我和你说的……”

  “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

  青幽若一口回绝,修行是需要一门功法的,而她自己的功法,是还未化形之时,在禁神渊误入一座密境寻得,乃是一位上古大妖的修行功法,根本不适合人族女子修炼。

  而听到她回绝的如此干脆,刘花花一脸失落,牛大宝却也不怎么高兴,他虽然不想让刘花花修行,但是看到刘花花这样,他又如何高兴得起来。

  青幽若拍了拍刘花花的肩膀,“不用这么沮丧,功法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但需要时间。”

  刘花花喜从心来,连忙说道:“没事的,我可以等。”

  青幽若直视她的双眼,“十年都能等?”

  “啊?”

  刘花花惊疑一声,脸上带着犹豫之色。

  视线游移间,便看到一旁站着的牛大宝,随后一咬牙,坚定的说道:“能!”

  青幽若在二者身上互看了一眼,随即缓步离去。

  “其实不用十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