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七十二章:不找事 事来找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4044  |  更新时间:2019-12-05 17:40:36 全文阅读

  第二日,当天边出现鱼肚白时,下了一晚的夜雨缓缓退去,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湿气,普通人已经开始添衣。

  李道一下楼时,除了早起的赵焕之外,老板娘季凤云已经站在柜台前,手杵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一直手捧手卷的赵毅则不见了踪影。

  这对夫妻,虽说成婚多年,但彼此之间的关系从未变淡,反而越来越好,虽不至于像新婚时那般的如胶似漆,可形影不离是肯定的。

  眼下赵毅不在,不知是出去了,还是要睡个懒觉。

  不过这是人家夫妻间的事情,李道一倒也不好询问。

  赵焕放下手中的《清心玉宵诀》,迎上前来。

  “公子是要走了吗?”

  “嗯,停留多日,是时候走了。”

  “那公子还会回来吗?”

  “当然,我妹妹在这。”

  “哦。”

  “想去天下走走看看吗?”

  “想啊……额……不是太想,在这当个伙计挺好的,云姨和掌柜的对我都很不错。”

  赵焕感受到季凤云的视线,连忙变了话语。

  李道一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在意。

  这本《清心玉宵诀》,比起他的《剑气射斗牛》来丝毫不弱,前者是修行功法,若是按部就班,不说直达山巅,但走过山腰时肯定的是;而后者只是武技,能发挥多大的威力,全看自身修为,要是永远停在炼气境,这武技的威力也不会强到哪去,虽说可以逼退蕴灵境的人,但终有一日会遇到蕴灵之上的人,那时这武技就没甚用处了。

  赵焕既然能得到,也算是福缘深厚,即便一直呆在这客栈,只要肯定用心修习这《清心玉箫诀》,日后未尝不会是一个元婴之上的大高手。

  “加油,以后会有机会去看看。”

  “嗯!”

  赵焕肯定的点点头。

  来带柜台前,季凤云不再如一开始那般豪气,眉宇间有忧虑之色,整个人显得心事重重。

  李道一可还记得,之前才来到客栈,眼前巴不得整个人都要按在他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掌柜赵毅的事。

  结了房钱,就走吧。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倒是季凤云率先说道:“公子不应该和他说。”

  想来是指刚才赵焕的去天下看看。

  李道一回道:“老板娘不愿意?”

  季凤云叹息一声道:“当然不愿意,别看周围人说的这天下有多好多好,但隐藏的危险更多,赵焕那缺心眼的小子要是出去,还不得被吃的骨头都不剩;公子即是修行中人,也知道何其危险,我若猜得不错,昨日公子还与人厮杀过一场吧。”

  李道一也没掩饰,直接点了点头,和李虎一战,却是凄惨,要是走错一步,整个人恐怕就得交代在沉风坡了。

  能击退李虎,其中固然有他最后一剑的缘故,但聂巧儿霸道枪法和蓝盛花等人的杀招,也不容忽视。

  不过这等事就战场杀伐一样,大胜之后只知是谁率领,至于下面付出多少热血,埋葬多少尸骨,倒很少有人追究。

  季凤云接着说道:“赵焕这小子其实心肠很软,客栈里有我们在,心软便心软,也吃不到亏,可若去了外面,心软是会要命的,他长这么大,总不能为了出去转一圈,就把命给丢了,到时即便报了仇,人也回不来了,公子说是不是这个理?!”

  李道一依旧点头,从这番话看来,季凤云对赵焕肯定是视如己出的,只是是否爱护的太过。

  被永远庇护父母羽翼下的雏鹰,终究是无法展翅高飞。

  出去之后,总不见得是打生打死,虽然人心难测,但天下想来还是好人居多,毕竟谁也不是出生就想着去害人,只是长大的过程中经历各种想不到的事,从而让赤子之心沾上了灰尘,但别人以诚待我,我自待人以诚,像这类人,终究还是不少。

  赵焕能有季凤云这样的老板娘,也是他的福气。

  在这个问题上,李道一也不好说太多。

  “老板娘的爱护之心,赵焕想来是感受得到,在这长陵城生活一辈子,想来也很好。”

  “公子话虽如此,心中只怕想着我舍不得放手吧,赵焕身为男儿,自然也要有男儿的担当,再过些年,我便会带着他出去走走,之后的路,就让他自己走吧。”

  “老板娘不像个老板娘,倒像是一个女侠。”

  李道一说完,付了房钱后便离开了客栈,还有些事,需去城南十里门一趟。

  倒是季凤云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波光流转,想起了往事。

  许多年前,有个书生居然敢跑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面前,说要娶那女魔头,瞬间令人笑的弯不起腰,那些女魔头手下的弟兄都以为这书生会被宰了,但最后那女魔头却是真的嫁了。

  从此之后,那地方就没了女魔头,倒是多了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

  季凤云嘴角上翘,出现一丝笑意。

  “在下名叫赵毅,是个书生,读书考举都是半途而废,唯有喜欢你一事,最有毅力。”

  ——————

  城南城西因为三虎会和威海帮的互相争斗,本清澈的湖水,已被搅得浑浊不堪,其中到底有多少鱼和王八,让人看不清楚。

  不过个头大的,则已经吃掉了数条小鱼,有蜕变成蛟龙的势头。

  比如最近风头一时无量的牡丹楼,之后还有稳扎稳打的金刀门。

  但其中最让人想不明白的,还是三虎会三兄弟的决裂。

  在这等强敌环绕的情况下,不思抱团取暖,反而兄弟阋墙,致使三虎会被打得大败,二当家身死,手下人作鸟兽散,大当家和三当家敌对,还要抵挡威海帮和其他捋虎须的势力,实在是不智之举。

  虽然自家内部有各种小手段,但还不至于倾覆;当外敌来时,还是应当一致对外。

  有什么事关起门自己商量,过不了,就各过各的,而外敌,则是要让所有人都过不了,也逃不走。

  但这些事,也只是马后炮了,毕竟三虎会已是大厦将倾,覆灭只是迟早的事。

  李道一一路走来,听到的都是这些言论,一个个吐沫横飞,好像自己便是当事人,说起来头头是道,但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怕说的人才知道,若是说着说着自己都当真了,那可就真的分辨不清了。

  要去十里门,得经过一条一里长的巷子,不过眼下是过不去了,前方的厮杀剧烈,也只有胆子大的,才敢站在远处瞧上一瞧。

  不过最后没瞧多久就都跑了,那等血腥的场面,瞧过之后恐怕要十天半个月都吃不下饭。

  汉子们都跑了,倒是有个老婆婆坐在那里,即便脸上苍白的毫无血色,但还是依旧坚持不走,难道是家在里面?

  但眼下这等情况,只能是先行退避,之后等厮杀完了,再来也不迟,何必等呢,万一被误伤可就没地说理了。

  来到这时,李道一已经知晓,是三虎会的人被威海帮找到机会,给堵在了这里。

  只要将眼前的人尽数消灭,那么三虎会三当家任中就要再断一臂。

  李道一弯腰问道:“阿婆,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老媪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压住内心的恐惧,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没……没有,只是我儿……我儿宝树被……被他们抓了,我来找他。”

  原来是位母亲担心自己儿子,只是三虎会和威海帮的战斗,抓人家儿子作甚,难道想当人肉盾牌?

  “阿婆,你不怕吗?”

  “呵呵,我都这把年纪了,也没多少时日可活,我一手将他拉扯大,也没什么怕不怕的了,乘着身子骨还能动,总得再照看他一段时日,等去了土里,往后也就他一个人了。”

  老媪说完之后,又再度看往巷道中,眼睛眯起。

  李道一扭头扫了一眼,便看到一位熟人,三虎会的吴陵,还真是巧。

  “阿婆,你儿子在里面吗?”

  “不在,只是被他们抓了,带到哪去我不也知,我过问张家小子,他说宝树好像是被什么三虎会的人抓了,只是我儿一直听话,怎么会惹到哪些人?”

  老媪忧心忡忡,双手死死攥住,她在世人便只有这一个亲人了,若教自己儿走在自己前头,她死也不会瞑目。

  李道一盯着那群人,心中想了一会儿之后,柔声说道:“阿婆,我带你去找你儿子。”

  本以为老媪会答应,谁知她却是摇了摇头,“年轻人,你的好意阿婆心领了,那等地方可是龙潭虎穴,你不应该去,谁都是父母心头肉,你可不能把自己的命当儿戏。”

  “没事阿婆,我认得他们,我和他们去说,他们一定知道。”

  李道一安慰一声,随后迈进巷子中,老媪的手还伸在半空,她终究是老了,速度比不得年轻人了。

  李道一突兀闯入,本胜券在握的威海帮众人立时心生警惕,一部分已经持刀对外,虎视眈眈,而身为威海帮十二高手之一的袁淼坐在屋顶,手打在弯起的膝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一时之间,厮杀停止。

  李道一站定,随后抱拳道:“找人问个事,麻烦借个道。”

  “滚!”

  袁淼一字吐出,手下众人晃了晃手中的还带着血迹的长刀。

  “这么说就是讲不通了?!”

  “耳朵聋了吧,没听见我们老大说让你滚,小子,识趣的就闪远点,大爷的刀可不是好玩的。”

  “哪来的野小子,背个破铜烂铁真当自己是剑客了,回去眼睛擦亮点,别到处乱闯,命可只有一条。”

  “滚滚滚,快点滚,老子们今天心情不错,不然非把你宰了不可。”

  你一言我一语,嚣张的话语布满巷道。

  三虎会的人已经是穷途末路,他们也不介意和眼前的小子多说几句。

  李道一摇摇头,本想好好讲道理,没想到最后还是得动手。

  脚步往前一踏,这一动,袁淼瞬间从屋顶跃下,只是他的速度,太慢。

  李道一双手往前一推,便有两人飞出,沿途所过,尽洒血迹。

  之后拳掌变换,在人群中晃动,身法矫若游龙,避过一把把锋利的刀刃。

  当的一声脆响。

  李道一握住一人手臂,将其手中的刀抬起,挡住了袁淼的一剑,之后脚下一划,身体往前而去,手中夺过长刀,接着一脚将身后之人踢飞。

  李道一很少用刀,但也不是不会用。

  袁淼大喝一声,“都闪开,看住三虎会的人。”

  话音落地,手下人立时团团围住吴陵等人,稍有异动,便大开杀戒。

  李道一对拼几招后,舍弃手中长刀,这刀质量也太差了,才砍这么几下,居然就豁口四五个。

  这要是那个被他一脚踢死的人知道,恐怕得气的活过来。

  这刀用了这么久都没有豁口,和袁淼的剑对砍就有,这不明摆着袁淼的剑更好嘛。

  怎么说也是威海帮的十二高手之一,手中的剑岂会是凡品。

  不过李道一可不管这些,他背后可是背着一柄大杀器,对砍,他还真没怂过。

  不过他也不打算用,眼前人虽说已经是威海帮的十二高手之一,但也不过是筑基境,至于几重,这个问题不重要。

  天下越境之战,从不看对方几重,看的就是对方是什么境界。

  李道一避过一剑,直接凑近身前,他虽炼气士,但体魄并不输给炼筋境的武夫。

  一掌拍下,那强大的力道,瞬息便让袁淼整个人往后倒。

  李道一也没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一直保持在一步之内,三掌之后,一拳砸出,已是全力施为。

  袁淼横剑而挡,只是顷刻间就被砸断,胸前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体内鲜血逆流,从嘴里碰触。

  李道一侧身避开,这衣服可是家中秋雨缝的,就三件,可不能弄脏了。

  避开之后,他上前伸手一把抓住袁淼的脖子将其提起,本想直接摔在地面再给几拳,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眼看自家老大被制住,威海帮众人便是不敢动了,只敢说些威胁之语。

  李道一置若罔闻,要是怕了,他怎么会动手,这些家伙的脑子是不是都进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