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六十四章:风起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9-12-03 11:49:08 全文阅读

   手拿风车的孩童站在一棵古树下,抬头仰望,那双眼睛扑闪扑闪,极为灵动。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娘亲的呼喊,让其回家添衣,孩童扭头应了一声,随即小跑离开。

  一片金黄的叶子颤动,离开树梢,追逐着孩童的背影,一阵风来,叶子调转方向远去,起起伏伏,终是飘入一间屋中,轻轻落在了桌上。

  少年伸手拿起在眼前转动,往窗外看了一眼,将其放入怀中,他不知为何要这样,但还是这样做了。

  却半烟离开客栈已有两日,长陵城表面依旧是云淡风轻,和往日并未差别。

  只是在这表面下,早已是暗流涌动,刀光剑影伴随着滚烫的热血。

  城南城西已是迷雾掩山,叫人看不真切。

  三虎会的三头老虎在一天前彻底决裂,威海帮的十二位高手齐出,二老虎被埋伏当场身死,手下一众人手做鸟兽散。

  任中虽在两天前的晚上被威海帮的人杀入自家地盘,但最后还是挡住了攻势,只是付出的代价有些大,当然,和老大齐震对峙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老二的死,只能说是意外之喜,而且威海帮因此折损了至少六位高手,算是给了威海帮一记重拳,不说伤筋动骨,但疼是肯定的。

  三虎会内部不合,外有强敌威海帮,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危亡之际,稍有不慎,便要落得个惨淡下场。

  只是在这其中,镇剑帮好像是置身事外,从未有过纷争,打算做那壁上观,但到底如何,这就不得而知了。

  杨家亦是态度不明,自吴知礼上任起,就从未将这位太守看的有多重,毕竟杨家背后靠山极硬,若是打起来,也不怕吴知礼那位已经位居吏部尚书的岳父。

  这些事情,从前天起,就已经在市井中流传,论起消息的传递,恐怕就连大岐引以为傲的驿站都比不得。

  李道一并未整日呆在客栈,也出去走走听听,所以对这些消息,已是了然于胸。

  就在刚才,太守府来了一位管事,将事情细细告知,和却半烟所说的分毫不差,吴知礼确实是要让李道一去挡住乾元宗来人。

  当然,不止他一个,还有其他在这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至于有多赫赫有名,暂时不得而知。

  乾元宗在长陵城是有些产业的,而且也有数十名弟子和三名长老坐镇,但这些事情,单凭这些人,是万万不敢插手的。

  一位土皇帝要和已经扎根多年的大势力打擂台,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参与,稍有不慎,恐怕就是一个身死道消。

  山上人追求的是长生一途,哪会如此轻易的折损在此。

  这次的援手,是从城外而来,途中会经过一个名叫沉风坡的地方,李道一等人要做的,就是将乾元宗来人,尽数挡在这里,生死不论。

  乾元宗心里也有谱,此次来人,大多是炼气、筑基两境,至于蕴灵,已经属于一个宗门的底蕴,随便死上一个,都要肉疼,为了一个威海帮,犯不着。

  只是当初香火情很重,乾元宗宗主不得已之下,才愿意派几个人,不然,管他威海帮死活。

  李道一背好剑鞘,从客栈离开,至于老板娘季凤云旁敲侧击,李道一没有说太多,只是心中有些疑惑。

  看样子季凤云是认得却半烟的,但却又不敢询问正主,所以只能来问自己。

  李道一也记得交浅言深四字,所以倒也没有透露太多,更何况他和却半烟也不怎么熟,充其量就是对方帮自己洗洗衣服。

  虽然这在外人看来挺暧昧的,但在他看来,也就那么一回事。

  人家是烈凰军的统帅,大岐第一家族却家长女,和自己有交集,也不会深到哪里去。

  李道一除了客栈,便牵马而行。

  太守府已然是面面俱到,沉风坡在城外,有些距离,靠脚力自然也能走到,但不免就要耽搁些时间。

  走在长陵城中,往来行人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同,往日怎样,今日依旧怎么样,至于太守府和这些势力的博弈,根本就牵扯不到他们头上,谁死谁活都不重要。

  来到城门口,莫东平便迎上前来,今日恰好是他和几位同僚负责守城一事。

  莫东平道:“李公子是要走了?”

  李道一道:“还有些时日。”

  “哦。”

  莫东平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些什么,便没再询问什么,而是说道:“李公子多加小心。”

  李道一笑道:“谢了。”

  他拍拍莫东平的肩膀,随后来到人少的地方后,翻身上马,奔向沉风破。

  莫东平一直看着他远去,有些事情,其实他们也早已知道了些零碎的消息,知道了太守大人要举刀伐树了。

  至于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不过是守城士卒,知道的也不是太详细。

  这时,同僚王大石凑过来低声说道:“哎,你和刚才那人很熟?我观其穿着好像也不怎么样,学人家侠客,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没钱,居然弄点破烂背在身后,我们虽然只是负责守城,地位没多高,但你也没必要那么恭敬吧。”

  莫东平瞥了王大石一眼,带着不屑。

  王大石顿时就恼了,这小子居然敢冲自己这副态度,知道他去了太守府,还得了些赏赐,不过若是因为这样,尾巴就翘到天上,等休息时,必要给他好看。

  “你小子怎么着,想造反啊?信不信晚上我让人把你揍一顿。”

  “王大石,你少在这吓唬我,告诉你,刚才那位,就是一人挑了书院的狠角色,你要是牛气,揍他去。”

  莫东平说完,哼了一声、

  王大石浑身一震,前几日有人打了书院的脸,可是被他们谈论好一阵,一直再说到底是什么角色才敢如此做,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得见。

  听说那人没用什么长剑大刀,就用了一柄已经生锈的剑鞘。

  回想刚才,牵马那位身后背着不就是剑鞘。

  王大石干笑几声,幸好没多嘴,不然被人家记恨上,虽说不至于被当场打杀,但心中总没什么着落。

  莫东平见状,心中暗爽,他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只是和那李公子还不熟悉,不然非得狐假虎威一次。

  ——————

  沉风坡,距长陵城二十里,视野开阔,道路平坦,算是一条入长陵城的要道之一。

  此刻在一处山包上或站或坐着十一人,有男有女,三三两两,有熟悉的互相攀谈,不熟悉的则独自在一旁。

  除开这十一人外,聂巧儿靠着一棵松树,狭长的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凌厉。

  在她前方的这十一个人,总体说来没谁是好玩意儿,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些肮脏事,像那刘胖子,体态臃肿,顶着一颗大光头,脖间挂着一串雕刻成骷髅头的珠子,对谁都笑眯眯的,显得很和善,但曾经为了几百两银子,灭了三户人家满门。

  瘦高个冯无方,仗着身法快,做起了那采花的勾当,凌辱女子不下一百之数,其中超过半数以上自尽身亡。

  辣手婆婆蓝盛花,走的是采阳补阴的路子,驻颜有术,若是勾引成年男子也就罢了,毕竟管不住自己挡下的鸟,死也就死了,不是有句话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是这蓝盛花连八九岁的孩童也不放过,摧残无数,按她的话来说,就是十个男子都比不得一个孩童,童男的元阳乃大补之物。

  至于其余人,和这三个家伙都是半斤八两。

  若非不想坏了大事,聂巧儿早已持枪将其全部斩杀干净,论实力,除了输给那个拿着剑鞘的混蛋家伙之外,她迄今为止,还未输过。

  来之前,吴知礼好像说过,只要挡住乾元门,这些家伙的罪就可以尽免,但之后若是再做恶,便是新账旧账一起算。

  聂巧儿是不信的,让这些家伙不作恶,就好像让狗不要吃屎一样难。

  吴知礼上任不过半年时间,手下人多数还是前任留下,要想令行禁止,暂时还做不到,所以只能找些江湖中人。

  这些家伙若是死了,那自然是好事,最好不过是和乾元宗同归于尽。

  要是挡不住也无妨,他还留下后手,不过眼前看来,应该是能挡住,毕竟除了书院的天骄聂巧儿来了,还有一个比聂巧儿更厉害的家伙。

  自从大岐的烈凰军出现后,这些山上仙家宗门心中就有谱了,想要插手山下事物,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敢再像以往那般过分,。

  不多时,马蹄声由远而近,灰尘扬起,沉风坡众人立时扭头看去。

  到得那骑士来到时,聂巧儿目光一凝,双手微微握起,怎么是这个家伙,刚才心中还在想这家伙的事,一转眼就变成现实。

  李道一从马背跳下,看了看蓝盛花几人,遥遥抱拳,不管怎么说,先打个招呼,面上也过得去,至于之后怎么个情况,那就是随即应变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是,聂巧儿居然也在。

  他笑了笑,聂巧儿轻哼一声,她倒也不是不服输,只是这家伙当众打了书院的脸,她心中有些气也是正常。

  李道一知道这些人恐怕就是那些所谓‘赫赫有名’的家伙,不然为何会聚集在此,这些人身上皆带着一股戾气,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等会儿若是动手,还是得多留个心眼才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