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三十六章:醉酒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9-11-11 11:59:23 全文阅读

   采药大会七天后,有一对兄妹俩离开了龙山镇,走的悄无声息,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随行之人,除了跟在身后的青衣女子外,便只有那呼呼大睡的白貂。

  李道一背负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剑鞘,鞘中无剑,走起路来还有些颇为吃力。

  临行前,李道一本打算让老徐好歹买一把剑装装样子,谁知老徐却不知从哪找来这剑鞘,硬是让他背上,还说什么只有当剑鞘中有剑时,才能用剑,这不是扯淡吗。

  这剑鞘难不成会变出一把剑来?

  至于买把剑放进去,李道一不作此想,之前他可是去钱焕金那里借了一把,结果剑才接近剑鞘三寸,便立时化作虚无。

  李道一顿时就知道,这看起来极为破烂的剑鞘是个稀罕玩意儿,只是,若是遇到敌人,难道用剑鞘对敌?

  这也太不潇洒了。

  而且这剑鞘很重,就感觉是背了一块大石头在身上,要不是为了照顾他,以李纤月和青幽若的脚力,早就将他甩的没了踪影。

  本想着骑马,当个红尘客,结果老徐又说了,这天下还是得用脚去丈量一番才有意思,得,这骑马一事算是泡汤了。

  更要命的是,出门之后,老徐只给了他三十两银子,这没剑没马倒也无妨,但这钱财一事,可不是说过去就过得去,行走天下,没钱怎么行。

  但不管李道一说破嘴皮子,老徐不给就是不给,这他奶奶的,一点都不爽利。

  倒是钱焕金这胖子来送行时,偷偷塞给他一千两银子,不过他没要,而是拿了两个平安福,是钱焕金两位夫人亲手秀的,李纤月这丫头极为喜欢。

  秋雨那妮子,听说不带她去时,老大的不高兴,送行都没有出现,想来是躲在屋里生闷气。

  李道一也没劝慰,或许过几日便会好。

  此去长陵城,骑马得要三日,这走路所耗时日肯定还要再久一点。

  不管如何,李纤月肯定是得去那风华书院的,就在采药大会结束第二天,风华书院的院主就找上了门,说要带李纤月去书院,只是被李纤月回拒。

  说她会和李道一一起去,荀明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到了书院,报他的名字就行,不过李纤月好像不打算这么做。

  李道一没有回头去看那青衣女子,向自己借一百两,想都不用想,他要是有一百两,还用得找管老徐要钱,更何况,就是有,也不会给。

  而且在她在李府住下的第三日,那刘老三就突然暴毙,听说是中毒而死,那毒性极为霸道,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肉,渗人至极。

  李道一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打算说破,只要这娘们老实一点就行。

  李道一抬头看了看天气,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恐怕就要在野外风餐露宿了,他自己倒还好,只是李纤月这丫头能不能吃这个苦。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之前出门,他本让算让李纤月去见一面那读书人,只是李纤月不愿意去,而那读书人也没来,气得他恨不得去暴揍那读书人一顿,这时候不来,什么时候来?难不成读书读傻了?

  要是没说过日子也就算了,但他一天前明明说过。

  不过现在看来,李纤月好像没什么失落,反而脸上满是开心之色,东看看,西瞅瞅。

  就在他们快要走出龙山镇地界时,身后传来几道急促的呼喊声。

  “公子,等等我!”

  李道一立时扭头看去,便见秋雨从后追来,跑的极快,没一会儿,就到跟前。

  秋雨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看那满头大汗的样子,恐怕已经跑了好久。

  等气息平缓之后,秋雨将一个包袱递了出去,“公子,东西忘拿了。”

  李道一疑惑着接过,出门之前,他可是检查过好多遍,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遗漏。

  他正要伸手去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就听秋雨连忙制止,“公子,别,等我走了你再打开。”

  闻言,李道一点点头。

  秋雨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直起身子,接着就突然上前抱住了李道一,随后又连忙分开,不待李道一说话,她犹如风一般的开始往回跑。

  “公子,你可得快些回来啊!”

  李道一笑了笑,然后说道:“跟着她。”

  青幽若冷笑一声,跟了上去。

  李纤月凑过小脑袋看着李道一手中的包袱,满眼的好奇。

  李道一打开一角,就看到三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

  李纤月‘哦’了一声,恍然大悟,“我就说秋姐姐怎么买那么多布料,原来是为你缝制衣服啊。”

  李道一将其放入须弥戒中,回望龙山镇方向,那身影,已经不见。

  ——————

  一座高山之颠,可俯瞰龙山镇全貌。

  身为读书人的宋赋,遥望那小如细线的道路,看的津津有味。

  在他身旁,站着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面容柔和,神情淡然,就好像即便是天崩了,也不能让他皱半分眉头。

  宋家的醇儒,宋易鸣。

  一位就是当朝丞相都要赞叹的儒家后辈,若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这位宋家儿郎,或许就是如今的丞相。

  只可惜,这世间本就万事变化不定,很难说得清楚。

  外人皆说可惜,可这位却并不觉得。

  “若是依旧无法明白,便去走走,这天下,可比书上有趣。”

  “二叔,你认为我应该出去走走?”

  “不是我认为,而是你本来就想去,不是吗?”

  “可我……”

  “没什么可不可的,你若愿意去,难道宋家还会有谁拦着你不成,大哥那里,我去说就是,但前提得你自己愿意。”

  “…………”

  宋赋眼中出现了犹豫的神色,随后问道:“二叔,我一直想问,你有没有因为当年的事后悔过。”

  宋易鸣微微一笑,直截了当的说道:“当然后悔过。”

  宋赋见状,好像明白了。

  宋易鸣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明白。”

  宋赋不明所以,看着自己的二叔,等一个解释。

  宋易鸣则不再多说什么,即便说了,这小子恐怕也不会明白,只会是知道。

  日落时,宋易鸣已经离开此地,返回宋家,倒是宋赋依旧还在,只是不再看那道路。

  晚霞匆匆而过,宋赋回到龙山镇,途径李府门前,驻足看了几眼,随后再度抬脚。

  当他走进家门时,管家迎了上来,随后将一个小盒子交给了他,低声说道:“三少爷,只是李家少爷托人送来的。”

  宋赋顺手拿过,管家退了下去。

  书房,当他打开时,两枚丹药静静的放在盒子中央,单看品相便已是极为不凡,上面那似在游动的丹云,也在无言诉说这丹药如何珍贵。

  宋赋将其收起,坐到书桌前,摊开一张兰花宣,鼻间有淡淡的兰花香。

  拿起毛笔,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出现一丝笑意。

  脑海中浮现《守正》开头第一句。

  笔落,字显。

  ——————

  铁匠铺前冷冷清清,近几日生意淡了许多,没什么客人。

  铁铮在自家院子,开始练武。

  顾玉在五天前就离开了龙山镇,至于去了哪里,没说,铁铮也没问。

  赤伏雄蹲在一旁,不时的指点几句。

  正当他为怎么为拐骗,不,应该是怎么让铁铮做他徒弟这事发愁时,铁铮居然主动答应了这件事,让他高兴了好一阵。

  铁铮就是个天生的武夫胚子,要是打磨得好,又是一个项中武也说不定,当然,这几率不是太大,毕竟那家伙恐怖的武道天赋,加上骇人的气运,一千年也未必有一个,不要说超越,就是比肩都难如登天。

  不过比不过项中武,比比其余人还是可以的。

  赤伏雄喝了一口酒,自顾自的说道:“那李家小白脸还真是财大气粗,就那两枚丹药,都够我喝三辈子的酒了。”

  铁铮一听此言,顿时说道:“你可别打那两枚丹药的注意,不然我就叛出师门。”

  那丹药是老钱让人送来的,他没见过多少丹药,但当赤伏雄那眼珠子差点就要瞪出来时,他立时就知道了这丹药的价值,保管的极好,赤伏雄想拿去还酒钱,想都别想。

  赤伏雄道:“不就是两颗丹药,这就让你叛出师门?”

  铁铮不搭理他,一心一意的修习。

  那女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说一声。

  不管怎么说,好歹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就这么不管,心中总觉着不太舒服。

  他可不想欠人家什么,只是这种事,说弥补吧,真没什么东西好弥补,当然,那些风流女人不算其中。

  可若不弥补,实在是过意不去。

  还有李道一那家伙,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跑了,实在是不够义气,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这事干的太不地道。

  铁铮停下身形,走到赤伏雄身前道:“来两口。”

  赤伏雄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就你小子的酒量,还是别丢这人,也别糟蹋了这好酒、”

  铁铮道:“不就是几口酒,以后我买给你。”

  赤伏雄站起身,将手中葫芦挂在腰间,说道:“想醉,不喝酒也能。”

  铁铮挠挠头,这是个什么说法,不喝酒也能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