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赋世逍遥曲 > 正文
第十四章:佩刀
作者:江水无月  |  字数:3057  |  更新时间:2019-11-02 14:06:28 全文阅读

李道一前脚才踏进家门,迎面就撞上了急匆匆跑来的李纤月。

  “干嘛去?”

  李纤月回道:“去书塾,迟到得话又要被先生说了。”

  边说边从李道一手中接过糖葫芦,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哥,今晚我不回来吃了,刘婉说她爹昨天打了一只獐子,让我去她家吃呢。”

  李道一闻言顿时叫住了她,李纤月便停下脚步,眼中带着疑惑。

  李道一说道:“别去了,今晚去老钱家。”

  李纤月撅起了小嘴,正要使出她的看家本领撒娇。

  只是还没等用出来呢,李道一便沉声道:“这事没得商量。”

  见状,李纤月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不过转念一想,能去钱焕金家也不错,之前她就想去,只是每次都给忘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宰那胖子一顿。

  她吃着糖葫芦,笑嘻嘻的跑出了家门。

  李道一则摇摇头收回视线,这妮子吃个糖葫芦高兴成这样。

  走入院子,老徐依旧是那副样子,坐在梅花树下,阳光洒在身上,手中拿着酒葫芦,眼睛微闭,有着说不出的舒坦。

  李道一过去坐在一侧,开口道:“老徐,采药大会马上就到了,你不给我弄件兵器撑撑场面?”

  老徐嘿嘿一笑,睁开眼道:“公子,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是没钱了,要不,柴房里的那把柴刀,你就将就着用了?砍树都能砍,砍几头猛兽应该不是问题。”

  李道一:“老徐,不是我说你,那柴刀恐怕也就你能用了,给我,割肉都费劲。”

  老徐道:“公子这就有所不知了,那柴刀可是宝贝,公子就没听过,越不起眼得才是越好的?”

  李道一:“少糊弄我,老徐,那柴刀我可是从小就看到大,愣是没瞧出什么花来,难不成这还是什么神兵利器?”

  老徐道:“神兵利器谈不上,不过砍柴烧火做饭倒是可以,人们不是说了嘛,天地大大,吃饭最大,没柴怎么烧火,所以这柴刀啊,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李道一撇嘴,随后问道:“老徐,隔壁那婆娘没过来?”

  老徐笑道:“公子好眼光,那娘们屁股大,胸脯挺,模样也不错,肯定能给公子生个胖小子,就是年纪大了点,不过公子要是愿意,让人家做个小也无妨。”

  李道一:“老徐,你要是憋不住,就去烟花巷,隔壁婆娘可动不得,有毒。”

  老徐道:“那烟花巷,公子没少去吧?”

  李道一:“少打岔,老徐,这么多年,你也不找个人做做伴?”

  老徐道:“这不是有公子小姐做伴嘛。”

  李道一道:“老徐,你要是看上哪家姑娘,我去和你说,可别不好意思,婆娘这事,胆大就有,胆小就没。”

  老徐道:“公子今天话也忒多了,难道是春心动了,不对啊,现在可是秋天,公子你这春心动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李道一哑然一笑,老徐就是这德行,顾左右而言他得本事炉火纯青。

  就在他要说话之际,余光一扫,就看到隔壁的屋顶上突然出现一个身穿黑衣之人。

  李道一目光一闪,脚步晃动,跃上自家屋顶,遥望那黑衣人。

  黑衣人腰佩长刀,面容冷峻,特别那是双眼睛,漠然无神。

  李道一看了出去,接着就看到红杏一脸得意的站在院子中,大声道:“我家护卫一只手就可以打你这种十个。”

  李道一没看到那位吴太守的金丝雀,想来应该是呆在屋中没出来,那么眼前这男子的这个行为,是红杏指使的,还是那位夫人的意思?

  李道一其实在这户人家搬来之后,就不打算再上屋顶,免了那瓜田李下之嫌,只是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来挑衅的。

  红杏道:“袁云,这人上次言语无忌侮辱夫人,夫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主辱臣死,给我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

  说完,双手叉腰,仿佛胜券在握。

  李道一眉头一挑,这女人还真是记仇得很。

  而叫袁云的男子却在这时攻了过来。

  李道一自然不会傻站着让人打,右手捏剑指,一指点在那拳头上,袁云便倒飞了出去。

  李道一占到先机,再度暴起上前,接连三掌,袁云连刀都没有抽出就已经落败。

  电光火石之间,胜负便已见分晓。

  之前马冶三人本身无修为在身,自然轻松,而眼下这位可不一样,应该是一位武夫,但只是还在淬骨境。

  李道一身兼鸿蒙紫气,虽不是武夫,但全身筋骨已和武夫无异,不论是气还是力,都要远超这黑衣人,有此结果,也是毫无意外,。

  可他不意外,红杏和袁云就不一样了。

  红杏是知道袁云的实力的,却没想到被人家给打成这样,从头到尾就出了一拳。

  袁云也满眼的震惊,至于抽刀是不敢想了,因为刀都被人家给夺了去。

  李道一长刀杵地,接着左脚一动,一颗石子便飞了出去,就在要打中红杏时,却被一位男子给双指夹住。

  袁海跃上屋顶,“既然赢了,又何必咄咄逼人。”

  李道一道:“是你们先来找我麻烦的吧?!”

  袁海却道:“可对一个女子出手,有失风范。”

  李道一道:“我没空和你在这废话,你若是也想出手,那就来。”

  袁海笑道:“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之前多有得罪,在下给公子赔个不是,舍弟出手,也有欠考虑。”

  李道一手指点了点刀柄,随后一脚踢出,袁海伸手接住,只是后退三步才停。

  回到院子后,秋雨立时上前说道:“公子,铁匠铺出事了。”

  李道一瞬间目光一凝,秋雨嘴中的铁匠铺,自然是铁铮家的。

  “什么事?”

  秋雨道:“我刚才听人说,有人去铁匠铺找事,铁公子和人家打起来了,而且阵仗还不小。”

  李道一点点头道:“你在家带着,我去去就回。”

  出了家门,李道一就往铁匠铺所在的巷子赶去。

  铁铮他爹铁立锋是镇上有名的老实人,一直与人为善,很少和人红过脸,至于得罪人的事情更是没有,怎么会被人找事,难不成是同行之间的看不顺眼?

  等李道一赶到时,铁匠铺外已经占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可以说是水泄不通。

  李道一无奈,费了好大劲才挤进去。

  而进去一看,铁匠铺门口站着铁铮和他爹,而在他们对面,则是一个女子,腰佩长刀,马尾直垂圆浑的臀部,五官精致,嘴唇薄如刀,但最惹眼的还是那两座可高耸入云的山峰,整身段和容貌,堪称尤物。

  李道一环视一圈,这四周围着的人,恐怕九成都是来看这女子的,只是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或许根本就不在乎。

  正当他准备收回视线时,瞳孔顿时一缩,他看到了人群中站着一汉子,手中的酒坛已经不在,只是样子还有些醉醺醺的。

  这人怎么也在这?

  李道一心中疑惑,但也没太过深究,只当是巧合。

  接着他就走了出去,铁铮一看到他,满脸的笑容。

  李道一问道:“怎么回事?”

  铁铮道:“也没怎么,就是这娘们脾气暴躁,让我爹照着她给的图纸打柄刀,只是这刀很精细,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能成,这娘们一听就火了,让我们必须在五天之内打出来,我怀疑她是来找事的,结果她就动手了,不得不说,这娘们的身手和她的身材一样好,要不是我练过,还真打不过。”

  而李道一明显的感觉到,当铁铮一口一个娘们的时候,那女子的气息可是起伏不定。

  李道一道:“你没把她怎么着吧?”

  他是知道的,论起力气,就连世代从军的赵家都要甘拜下风,在这年纪,镇上没有一个人的力气能比铁铮还大,而且还学过拳法,赵家可是招揽了铁铮好几次,说要到沙场上建功立业,但都被铁立锋给回绝。

  不过赵家也没如何,只是说了,要是改变注意,之前所说的那些条件依旧奏效。

  但铁立锋是打定注意,一定要让铁铮继承他的家业,除非家中添个弟弟,不然铁铮哪里都不能去。

  只是这么多年来,铁立锋不管如何辛勤耕耘,依旧是颗粒无收,让他失望了好一阵。

  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希望铁铮可以出人头地,不用一辈子打铁,能享福还是要享的。

  做父母的,自己苦算不了什么,但可不能让自家娃也跟着自己苦,更何况自家娃还是连赵家都看得上眼。

  这些事情,铁铮是知道的,但也没如何劝慰铁立锋,当儿子的,好像和爹就没有什么聊得来的,也就是打铁吃饭的时候能说上几句,不然平日都是闷葫芦。

  这父子相处之道,还真是颇为怪异。

  但对面的女子可不管这些,也不知道这些,若是时间可以,她或许可以慢慢等,但眼下时间不允许,这柄刀必须在五天之内出炉。

  而且,铁匠家的这个儿子,她很不顺眼,一看到他就来气,就想着揍他一顿,她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