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百变邪君 > 正文
第139章 虽死犹斗
作者:长秀  |  字数:2513  |  更新时间:2020-01-03 18:28:01 全文阅读

你娘啊!

几十年没爆粗口的罗新很想爆粗口,可是他终究是有风度的修炼之人,还是忍住了。

“临死之前,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古羽一怔,摇摇头道:“不行,你这种人,说不定会有什么方法留下痕迹,我要是自报来历,说不定你的同门会来杀我。”

“噗!”

罗新终于一口老血喷出,这厮居然把自己的目的看破了,这下死也不能瞑目啊。

但是作为一个修炼者,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咦?

这话有点熟悉,好像刚刚听谁说过。

哦,是严逍,是那个汝南王严逍。

是了,连他这个凡人都要死得有尊严,那本尊更要死得有尊严!

这般想着,罗新心头一怒,元气瞬间逆冲。

砰砰砰,身上筋脉转眼全断。

罗新嘴角流血,狞笑着道:“你这辈子也没机会杀死我!呃……啊……”

罗新在地上一倒,死了。

古羽摇摇头,死得还是蛮有尊严的嘛。不过,你最后一句遗言是什么意思?

我这辈子是没机会杀死你,可你不也是被我逼得自杀了吗?

说到底,我这是逼死你,不是杀死你。

杀与逼很不相同,只不过组合在一起嘛,傻……比?

摇摇头,将这些胡思乱想赶出脑外,这大敌一去,他要立即调息。

刚才一番打斗,古羽使出了浑身解数,但还是被罗新那一脚给伤到了。

在加上邪气变幻出来的火毒蚁、飞天短翅猪、青纹厄蛙都被罗新打散过,这对古羽来说也是沉重的伤害。

盘腿坐下后,古羽立即运转长生诀。

好在有这长生诀,古羽真不怕自己受伤。

不多时,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

古羽不再调息,起身朝着汝南王严逍走去。

“严世伯,严世伯!你怎么样啊?你没事吧?”

古羽恢复本来面容,蹲在汝南王身边,痛声疾呼道。

垂垂待死的汝南王严逍虚弱的睁开眼睛,借助古羽的火折子,看向了他。

“你,你是?”

“是我啊严世伯,我是古羽,古家的。”古羽急急道。

严逍眼底闪过一丝警惕,嘴上却道:“原来是古世侄,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古羽连忙道:“小侄在这附近打猎,和仆人走散迷了路,就在这山中歇息,打算明日天亮再赶路。不想听到了动静,小侄担心有什么野兽,便过来瞧瞧。”

严逍看了看古羽身上背着的弓箭,道:“原来是这样,古世侄,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我时日无多了……”

严逍已经剧毒攻心,又被罗新重伤,确实活不了了。

“严世伯,你,你怎么了?小侄这就带你回京城,给你找大夫!”

“没用的,古世侄,你有心了,本王谢谢你。你……你能帮本王一个忙吗?”

古羽连连点头,道:“世伯,您说什么小侄都答应你!”

“是吗?”严逍一副老怀大慰的道,“我这有一样东西,我是带不回淮州了,你能帮我送到汝南王府吗?”

说着,严逍慢吞吞的身手进入怀里,摸索着什么。

古羽又是连连点头:“世伯放心,小侄一定为世伯带回去!”

“好,好……”严逍虚弱的道。

突然,严逍目中寒芒一闪,那一只在怀中的手猛地弹出,握着一样东西狠狠的扎向古羽的胸口。

电光火石间,古羽身形一动,人已经退出一丈外。

严逍一击落空,手中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顿时落地。

“你……你……知道?”严逍睁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古羽。

古羽冷冷看着严逍:“严世伯,你为何对我有歹心?我并没有对你有加害之心,何况你人之将死,我没必要做任何事。我只是想帮你。”

“帮我?胡说八道!”严逍喘着粗气,“这大半夜的,你以为你三言两语,本王就会信你吗?”

古羽挑了下眉,道:“你疑心病太重了。”

“呵呵,本王虽然就要死了,但是若是有人想在本王身上图谋什么,绝不可能!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错一个!”

古羽眼睛微眯,好一个雄踞一方的枭雄。难怪能在淮州经营多年,还有实力心生反意。

“可惜我真没想害你,你若死了,汝南王府必反。我只是想你临死之际,心有所善,莫要起杀戮争端,给天下黎民苍生一条活路。”

“哈哈哈……”严逍发出一声如鹰隼一般的笑,“连你这黄口小儿都知道本王要反了?哈哈哈……”

“看来王爷是不愿意做点善事了,哎,又是一番生灵涂炭。”古羽叹道。

严逍咳咳两声:“我儿惨死,我落得个如此下场,谁来可怜我们?谁来管我们的死活?那些百姓,那些生灵,可有哪个为我段氏父子流一滴眼泪?我既已死,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

“既如此,王爷安心去吧。既然王爷不顾天下生灵,那天下生灵更无需顾你段氏了。”

严逍眼睛猛睁:“什么意思?”

古羽冷然道:“王爷,你知道你为何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吗?”

“为……为何?”严逍艰难道。

“若你没有反意,你就不需要召严玉行回淮州,不召严玉行回淮州,他就不会死在路上。他若不死,你也不必来京城。你不来京城,何有今日之结局?”古羽淡淡道。

严逍听得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悲戚道:“为何你什么都知道?”

古羽摇摇头,不说话,转身就走。

“等一下。”

古羽一愣,转过头。

“能不能把这个送到麓台书院,交给一个叫秦央的女子?若是将来段氏真的人神共愤,此物或许能有些用。”

古羽微微皱眉,并没有走过去。

严逍凄然一笑,用上最后一点力气将手中的东西丢了出来。

古羽伸手接过,看了一眼,叹口气道:“好,我答应你。”

“多谢……”

说完,严逍彻底咽气。

古羽默然良久,想着严逍父子今日的命运,可谓全是自己一手使然。

深沉次的原因也在于严逍他们一直心怀不轨。

只是严格说起来,他与自己并无什么冤仇。若非是那一次的误杀,也许不会是今天的这个局面。

古羽所作所为图的是自保,而汝南王父子也并非无辜。

罢了罢了,一切都烟消云散随风去吧。

古羽将严逍尸身埋葬,离开了这里。

至于那罗新,自然是毁尸灭迹,不留分毫会被他人察觉的痕迹。

………

京城北门城郊之外,一间破旧的草屋内,王若和十来个王家好手围在篝火旁,像是等着什么。

不多时,一个下人飞快的冲进来,吐着白气道:“公子,小姐回来了。”

王若精神一振,立即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女子飞驰而至。

“颖儿!”

王颖脸上一阵黯然和不开心之色,道:“哥哥,我追丢了。”

王若连忙将她迎进温暖的屋子里,道:“没事,师尊已经追去了。”

王颖点点头,在一旁安静的坐下调息内气。

王若脸上看似轻松,心里却也不免嘀咕,怎么这么久师尊都没回来?

难不成还没追到汝南王?

不应该啊,汝南王本就受了轻伤,又只是个后天武者,以师尊的本事,拿下他轻而易举。

王若自然是不会想到罗新会出什么事,在他看来,整个京城对师尊有威胁的人一个都找不出来。

过了许久,一个急切的脚步声传来,屋子里的人全都精神一震。

就连王颖,也从调息中睁开眼睛。

屋门被推开,冷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吹得篝火一阵摇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