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百变邪君 > 正文
第130章 暗夜刺杀
作者:长秀  |  字数:2501  |  更新时间:2019-12-30 18:10:01 全文阅读

原来是白袍男子到了。

“王爷,我来追赶此人,您可去前路拦截。”

严逍一听,点点头,飞身而起。

白袍男子当即也纵身而起,追赶王川。

王川在林木中左右乱窜,没一会儿就淹没在林木之间。

严逍的速度快极,他悲愤含怒之下,当真是用尽全力,转眼间便到了这小树林的另一头,然后静待猎物撞上来。

没多一会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极小,显然是刻意为之的。

但是严逍一听到这个声音,脸上的煞气就浮上来了。

接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草丛里探出来,然后向前潜行。

严逍一看到这个身影,立即大声厉喝:“贼子,看你还往哪里逃?”

说罢,一掌便打了过来。

正晕晕乎乎要起来的王川突然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大变。

刚一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人对着自己打了过来。

王川顿时骇得魂飞魄散,妈的,被古羽那贼厮丢到这个鬼地方来,怎么还真撞到鬼了。

还是索命鬼!

不好,逃!

王川立即一个骨碌懒驴打滚,试图躲过去。

严逍一见他还想躲,不免更加怒不可遏。

原想着不一下子打死,抓住他逼问他王家还知道自己多少事。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这小子轻功高明,又十分狡猾,若是再叫他逃脱,那就错失了杀他给儿子报仇的绝好机会。

这般想着,严逍再不留手,飞身而起,一掌拍到王川额头上。

王川正是一个懒驴打滚看看避过,以为自己躲过去了,心里正喜。

突然,眼前一黑,一只手掌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下子拍在自己额头上。

额……

噗!王川一口鲜血喷出,眼中的神彩迅速涣散。

严逍手刃杀子仇人,原本心中是充满了悲愤伤心和不甘,可杀完之后,他却觉得一阵空落落的。

王川被自己杀了,儿子的大仇是亲手报了。

可是,自己独子能活过来吗?

不能!

严逍瞬间悲从中来,只觉天地不公、人心不宁,他严逍……不,他段逍段氏竟绝后了!

“王爷!”

这时,白袍男子赶了过来,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王川的尸体,然后行礼。

“宋翊,传令回去,各地兵马不得妄动。明日,我要入朝!”

白袍男子宋翊一惊,道:“王爷,咱们?”

“王家已知晓我等的图谋,若是再贸然而动,定无胜算。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对付王家。”

宋翊想了想,只好道:“是,属下遵命!”

“你带他们先回一品楼吧,本王要去一个地方。”

“是。”

宋翊掏出一只瓶子,将地上的尸体毁尸灭迹,然后飞身而去。

严逍则是长叹一口气,朝着另一个方向远走。

严逍等人离去许久之后,这小树林东边,几声闷咳声响起,古羽从泥土、杂草之中爬起来。

不过,看他此时的模样,不知道的人,恐怕都会惊呼一声王家二公子王川。

原来,刚才出现在醉红楼到一路奔逃至这里的那个王川,实际上一直都是古羽假扮的。

而刚刚被严逍所杀、宋翊所毁尸灭迹的那个王川,才是真正的王川。

王川作为京城一大恶少,为非作歹恶贯满盈,如今更是将小婵害得这样,早就死有余辜。

古羽不杀他,就是想借他由汝南王 严逍所杀,从而坐实他王川才是杀死严玉行的凶手,更是让王家和汝南王反目成死敌。

如今,随着王川死了,古羽的这个目的也是完全达成了。

而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古羽谋划的。

想想,从抓王进伯开始,在一品楼设套。

再到王川迷晕那两个一品楼护卫,致使严玉行身上的毒被一品楼发现。

最后,引得汝南王直赴京城,完成借刀杀人之计。

这里面每一步,古羽都谋划至深,也是对人心分毫不差的把握。

而能做到这一切,古羽不光凭借的是心机,更是凭借了自己恢复了修为,又修的长生诀和幻化出重瞳邪蛛的能力,才这般丝丝入扣不着痕迹的完成整个计划。

并且,在这其中,还借王付之手,将王若的名声败了一把,并推迟了他和灵韵公主的婚事。

可以说,辛苦筹谋这一番,古羽的收获不菲。

而这,也算是古羽从王家收回的一点点利息吧。

至于自己的爷爷,被王家人所伤这个仇,收利息归收利息,还没对王家伤筋动骨,大仇依然要继续报!

……

王家,二公子王川迟迟未归,铁青着脸的王铭辅和三儿子王付还没有去睡,依然在这大堂之中等着。

许久,有下人来报,没有二少爷的消息。

又许久,还是没有二少爷的消息。

平时王川喜好的赌场、青楼、戏院全都找遍了。几个和王川走得近的纨绔子那里,也都去问过了,没有任何线索。

王川,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直到半夜,王付终于受不了,被王铭辅打发着去休息。

而他自己,则是继续等在这大堂之中。

半晌,王铭辅像是对空气说道:“商一。”

“老奴在。”

黑暗中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是一个黑衣老者。

“去古家,送古章毅上路吧。”

“是!”

名叫商一的老者迅速隐于黑暗之中。

王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口,道:“这个时候杀古章毅,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王铭辅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最骄傲的大儿子,并没有说话。

“古章毅若是这个时候死了,北府军只会垮掉,并不会为我们所用。”王若又道。

王铭辅还是没出声,半晌才道:“北府军只属于古家,谁也染指不得。倒不如垮了,才有利于我们王家掌控整个京军。”

王若眉头稍皱,道:“父亲大人可是担心古家会得知当年之事?”

王铭辅摇摇头:“当年古迎春之死,是我暗中所为。这么多年来,宫里一直都没放弃调查此事。近来,我听闻宫里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所以,此事古家迟早会知道。我们王家与古家已是死敌,再无转圜余地。倒不如,就此灭了古家吧。”

“父亲大人不止是去杀古章毅?”

“古章毅身边还有一个暗卫,一个林耀。只有将这两人杀了,古家才没有半分挣扎的余地。”

“那暗卫是先皇当年赐给古章毅的,贸然杀之,恐怕不妥。”

“哼,已经这么多年了,那暗卫跟宫里早没了任何瓜葛,杀了又何妨?”

王若沉默了一下,道:“父亲大人既然决定了,孩儿自当遵从。”

夜深风高月,杀人正当时。

商一暗暗潜伏在古家高大的院墙上,如鹰隼一般的目光瞄了北院那栋小楼一眼。

古府很大,但是他来过很多次,所以轻车熟路。

而从他现在的这个院墙处进入古府,是能有效避开古家护卫的耳目。

作为一个杀手,商一这一生活到这个年纪,杀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杀。

但是他杀的人,都死了;而杀他的人,也死了。

所以,对于刺杀,他不是顶尖修为的刺客,却可以自诩为刺杀经验最为顶尖的刺客。

上一次来,他没有完成杀手刺杀的人物。不是他不行,也不是忌惮古家的暗卫和林耀那个武夫。

而是因为主子并没有下死手。

若是下了死手,他不介意用上各种手段将那个暗卫和武夫调开其中任一一人,然后击杀行刺目标。

现在,他则是带着下死手的人物来的。

既如此,那就要好好谋划一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