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奶爸在武侠世界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连城璧
作者:东方禁  |  字数:2915  |  更新时间:2020-01-20 13:36:08 全文阅读

病指,以人体五行阴阳紊乱为伤敌要义,其关键正是取自荣云鹤的虚火掌,但是却简而精致的舍去了复杂的内力运劲之法。

以点穴之法为架构,融合虚火掌的伤敌要义,坏敌内气,使其伤病。

简单的说,秦放自身对于虚火掌的理解又是一个方向,他体内没有玄冰机,也没有到那个程度,可以模拟三重冰火劲这种特殊内力。

所以,他取了个巧,借着对于这种特殊招数的理解,辅以心意气六合功的特性,创造出了病指。

这是一门特殊的点穴之法,一指点出,致人伤病,江湖人自然是不怕感冒的,但是身体总归还是凡人的身体,乱了体内的阴阳二气,他们也吃不消,要是乱动用内力,就可能造成肺腑重伤。

只能说,病指算是比较鸡肋的一门点穴之法,因为比起点穴,病指要无用得多,又不能致死,仅仅是让人暂时失去行动力。

但是却又不如点穴来的管用。

一开始秦放还挺自傲,解析出了虚火掌的奥妙,还以此创造出了特殊的武学,但是细细一想,病指却远远不如虚火掌。

江湖人比斗,是相当清楚穴道的软肋的,大多都有一些防范,你这一门点人死穴病穴的功夫,点不中不说,点中了,也仅仅是让人重感冒,实在是鸡肋的很。

当然,病指的潜力很大,就跟虚火掌的潜力很大一样,人体内阴阳五行之气,其实很容易波动,但是却很难紊乱。

如果病指能够做到随意一指点出,坏敌肺腑脏器,那么或许这门功夫,就要有用的多,而且,这门功夫,其实在药王谷这种江湖势力手中,才是最有用的。

可惜不管是虚火掌,还是病指,都得依靠特殊的内力,而很显然,不管是荣云鹤还是秦放,都不可能交出内力心法。

故而,秦放只能自己研究。

不过,他可不是荣云鹤,他的手段不在病指,但是荣云鹤就全指望一门虚火掌了。

病指无用,秦放还能学其他的,但是荣云鹤却注定,必须要研究阴阳病理,以开发虚火掌的真正潜力。

当然,不管是秦放还是荣云鹤,都不差这些东西,他们背后都有足够的资源去让他们调用,都不是散人。

至少,虚火掌和病指,未来可期。

都是不错的种子。

秦放这边清醒之后,就看到顾南城在和小树一人一个酒葫芦,看着远处荣云鹤和蛮勇两大金刚比斗。

似乎,相当的惬意。

“多谢剑神前辈。”

他昏迷之后,最大的担忧其实还是怕身份暴露,这段时间,他用连城璧的身份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些事情论起来,在江湖上毫不起眼,但是却有违捕神身份,故而,不好暴露。

顾南城出面替他当了窥视,他自然要感谢。

顾南城这边压根就不在乎,和小树神同步的灌了一口酒,瞥了眼秦放。

“我就是看看你六合功练得怎么样的,还不差,不过太基础了,你需要观摩一些其他顶级的内功,完善你的六合功。”

“还请前辈指明。”要说这天底下,哪儿有高明的内功,绝对不是皇宫大内,而是面前这位老瞎子酒鬼。

“我这一时半会儿,也给不了你什么,自己去找找看吧,荣云鹤的那门冰火九重天,你可以试着找找,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或者九阴九阳,七十二绝技,你功法特殊,应该能看出些东西来。”

顾南城想起了九阳,少林的那个小和尚学了,前段时间据说被少林揪出来了,叛出了少林,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晃悠。

另外一个,大概就是上次除夕夜偷学的那个,偷了他香竹剑的那个,也不知道什么来路。

顾南城有所猜测,赵山河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但是江湖这么大,他怎么可能知道所有人的底细。

甚至,即便川海商会,对于这个人的底细,都知之甚少。

不是查不到,而是这个人的底子很干净,在此之前,一直都是普通人,仅仅是天赋高,背后的人,没有透露半点踪迹。

当然,川海商会也有猜测,怀疑是前朝皇室弟子。

甚至怀疑,可能是皇子什么的。

这帮人可隐秘的很,人数少,但是都是精锐,还有不少死士,即便是川海商会,都接触的极少。

赵山河很显然是学的表哥,复国跑到江湖上晃哒,以为江湖就能掀翻朝廷了。

你在江湖都不是一家独大,还想靠着江湖力量造反?

不知道老朱就是这个出身,这块盯得紧?

就像老赵,武将黄袍加身,当了皇帝就怕下面有一样学一样,结果宋朝百年江山,武将,没一个硬气的。

老朱也是这样,靠着江湖力量当得皇帝,自然也相当提防这一块,因为他清楚,这样真的有操作空间。

又是锦衣卫,又是东厂西厂的,生怕这个江湖有什么异军突起。

赵山河一开始路就走错了,其实他们复国也是希望渺茫,本质其实还是余孽遗老的精神寄托。

就指望他了。

赵山河武学天赋极高,当然比不过几个开挂的,他算是正常人里面,能够触摸到顾南城剑道的少数,当然也可能是前朝气运加身的缘故。

算是半个命运之子。

赵山河比不过风令极,风令极比不过李道淳,李道淳的挂又没有左小右的强。

这就是这个世界目前显露的几个天才。

几乎就是百年不遇,千年一见的盛世。

秦放这边看到蓝玉,心中也是一惊,他的目标之中,漕帮之后,就是凉国公蓝玉。

这位凉国公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纵容府中奴仆欺压良善,强抢民女,自己也是横征暴敛,心怀鬼胎之辈。

六扇门这种等级的小部门自然是不敢动这尊大佛,但是平日里却总能遇到不少关于凉国公的案子,或大或小,却只能坐视不管。

秦放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无法用捕神的身份制裁凉国公,就想到了连城璧的这个身份。

就算不能扳倒这尊大佛,也能恶心两下,说不定收集到重要证据,还能让老朱下决心砍了他。

当然,也不得不说秦放的理想,或者说幼稚。

到了凉国公这种层次,会因为欺男霸女而被定罪?

就算依法,老朱也不可能动真格的,反过来老朱真的要嫩死蓝玉,随便网罗几个证据,就行了。

历史上老朱就是这么玩的,锦衣卫密报蓝玉造反,老朱果断定罪,直接砍了。

怎么看,都像是计划好的。

当时死了不少人的,老朱几乎把所有能够威胁自家江山的老臣杀了个遍。

这里,老朱始终没有动凉国公,自然有他的安排,或许是北蛮的威胁,或许是顾南城的威胁。

总之,凉国公对于老朱来说,是一把锋利的刀,就算会造成一定的内部损伤,但是在外敌还没有清除干净的时候,是不可能丢弃的。

这也是为什么有那句老话的原因。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打仗的手,良将悍将是镇国利器,但是和平时期,就是普通人,犯了错,一样要受罚。

身处环境决定遭遇。

没的说的东西。

至少秦放只能自娱自乐。

江湖和朝廷,真的是两个数量级,不可较量的。

计较的东西不是一回事,思维方式也不是一回事。

帝王心术,常人不可知。

秦放不是江湖人,但是管的江湖事,这思维方式,也是升斗小民,而不是帝王将相。

一步一景,一阶一境,很多东西,不是一回事,说不到一起。

就像顾南城,手握系统,又是大千世界下来的,即便是个瞎子,即便练武练剑,但是考量的却是一个世界的得失,计较的也是一个世界发展。

这就是眼界。

一种非常基础,但是却异常关键的东西。

同一个世界,不同风景。

这边的论调,秦放自然不可能知道,顾南城也不会说去干涉他的计划。

告别顾南城之后,秦放扮演的连城璧,反倒和荣云鹤站到了一起。

漕帮在秦放这边排在凉国公前面,但是现在凉国公这种体量,不是他一个江湖散人可以较量的,故而,他得借助荣云鹤来制衡。

说是制衡也是笑话,漕帮再怎么厉害,名声大,比起凉国公这种等级的,只能是江湖绿林。

所以说,秦放真的是非常理想化的一个人,他一个人,站在哪儿,其实对于这场博弈来说,都一样。

蛮勇两大金刚回去之后,蓝玉脸上自然难堪,但是却没有太过在意,他手下不缺人,之所以喜欢用四大金刚,其实还是一个牌面。

这个时代,这种等级的大个子,可是极少的,站成一派,就是一扇城门。

两方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