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御河山 > 正文
第1章 心如蛇蝎
作者:醉酒的老虎  |  字数:7182  |  更新时间:2019-12-01 16:26:21 全文阅读

我不甘心!

该死的贼老天,好人没好报,你眼瞎了吗?!

迷迷糊糊间,燕长生想要怒声大吼,想要质问老天爷为什么自己做了三十年好人最后却落得这个下场,可身体却像失去了控制,眼皮上如同挂着两颗铁球,怎么也睁不开,脑袋里像是有一窝蜜蜂在嗡嗡乱叫。

孤儿院长大的他,为人热情好爽,做事大方,讲义气,可惜他太普通了,长得不帅又没钱,哪怕再努力,靠那点死工资也买不起房,所以年过三十,还是一只可怜的单身狗,甚至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

有些热心的朋友、同事曾帮忙介绍过对象,一开始知道他无父无母,那些女孩子都还蛮期待,可听到他没房没车,存款不到五位数,这些女生基本都没了进一步接触的打算,客气的找个借口走人,不客气的直接当面破口大骂“SB”,怪他浪费时间。

倒是出事前约的那位据说家里资产八位数,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小姐姐”相中了他,可开出的条件却让他感到羞辱,不仅要求做上门女婿,每天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所有收入上缴,不准再资助孤儿院,而且还不能管女方的私生活。

换句话说,人家找的不是对象,而是一个苦力长工。所以,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的燕长生在鼓励对方继续努力后,就买单走人。

再然后,就是在回家路上见到一辆醉驾的兰博基尼直愣愣的撞向一个正在过马路的孕妇,看着那孕妇挺着那么大个肚子颠颤颤的愣在斑马线上,满脸恐惧无助的样子,燕长生脑袋热血上头,想也不想就冲上前把孕妇推开,然后就被那辆咆哮撞来的超跑直接送了个“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粉身碎骨+脸面朝下倒栽葱”套餐。

妈的,该死的贼老天,对好人这么恶毒,你良心不会痛吗!

昏昏沉沉间,燕长生隐约听到一阵模模糊糊的交谈声。

……

“蓉儿,你还是太仁慈了,老夫忍了三个月,一想到这泥腿子玷辱了你的声誉,就恨不得一拳打爆他脑袋!待会事成之后,老夫要亲手捏碎他的喉咙!”

“爹爹,消消气,女儿和他不过是名义上定亲,只待他服下最后一剂药,女儿就可以把他的气象彻底吞噬……到时再传出他在我家治病期间意图不轨,偷盗钱财的劣迹,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他解除婚约……等风头过了,他是生是死,还不是爹爹你说了算……”

“哼,那就便宜了这个贱种,让他再多活几日……”

“……爹爹,女儿倒是担心,事后外间会有些风言风语,宋公子那边……”

“女儿放心,你守宫砂还在,宋公子那边自有老夫解释……”

……

声音断断续续,忽大忽小,听不分明,但燕长生心里却猛地打了个机灵,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这对父女似乎在策划加害已经定下婚约的未婚女婿,而对方似乎还被蒙在鼓里。

啧啧,这女婿谁呀,这么惨,不仅岳父恨不得杀了他,未婚妻也要害他,貌似要从他身上夺走什么,而且,还要送他一顶有颜色的帽子!

太惨了,比自己还要惨,待会要是遇到,得提醒他,小心他的老婆和岳父。

等等……我这是在哪?

胡思乱想间,燕长生心里猛地一突,原本迷迷糊糊的他给刺激得清醒了不少,他深吸一口气,把身体里聚集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翻身睁眼,彻底的从之前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摆脱出来。

模糊的视线里,绰绰光影摇摇晃晃,数息之后,像是镜头拉近,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一处装饰考究的开阔房间,黄花梨木制成的床榻、座椅和案几,燃着檀香的鹤嘴青铜炉,挂在墙壁上的字画……以及两个缩在床脚小声交谈的古装少女。

这是在哪?

难道……穿越了?

就在这时,一股记忆以恍若决堤的洪水汹涌冲入脑海,让他疼得痛呼出声,瞬间昏迷过去。

昏迷之前,隐约听到两个小丫头的尖叫声:

“姑爷醒啦,姑爷醒啦……”

“不好啦,姑爷又昏过去啦,姑爷又昏过去啦……”

怎么感觉她们是在说我?难道我就是她们口中的姑爷,也就是那个被岳父恨不得掐死,被未婚妻算计,还要被送原谅帽的姑爷?

靠!

……

这是一个武道通神的世界,强横的武者能脚裂大地,拳碎虚空,拔山倒海,近乎神化。

燕长生,吴国渤海郡下高乐县一名农家子,十五岁时意外显露了武道气象,被县里的豪强马家家主马德相中,招为上门女婿。

婚后第二日,燕长生就得了一种怪病,时常陷入昏睡,马家耗费重金,几乎把县上的名医都请了个遍,甚至花费巨资从郡上请来数位有“神医”名头的杏林高手,但都无济于事。

幸好定下婚约的未婚妻马蓉儿衣不解带,没日没夜的悉心照料,喂饭送药,才让他没有一命呜呼。

以上,就是燕长生从脑袋里突然间多了的那段记忆里提取到的关键讯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农家小子从穿着开裆裤在田里嬉闹开始,到四五岁时放牛砍柴,十来岁挑水种地等等的人生经历。

等到他彻底消化了这段人生经历,重新睁开眼睛,已是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屋里亮起的灯火把候在床边的两个小丫鬟的身影拉得老长。

所以说,我真的穿越成了那个即将要被未婚妻和岳父联手坑死的倒霉鬼?

刚才迷迷糊糊间听到的那番对话,莫非就是原身的妻子马蓉儿和她爹,高乐县有名的马老爷马大善人?

燕长生呼吸一岔,忍不住咳出声来,登时惊动了那两个小丫鬟。

“啊……姑爷又醒过来啦……”

看着屋子里一阵鸡飞狗跳的样子,燕长生嘴角抽了抽,努力想要坐起,这马家简直就是个狼窝,不能留,得赶紧离开,不然小命难保。

只是他此时四肢乏力,挣扎了半天,弄得满头大汗,这才坐起身来,刚要下床,就听一阵细碎的脚步间着环佩叮咚的声响从屋外传来。

紧接着,一个身穿纯白狐裘大氅,发插玉钗,五官标致的二八少女就端着一碗药香四溢的汤剂走了进来。

这女子,赫然正是此身的未婚妻,高乐县豪强马家的大小姐,马蓉儿。

糟了,走不了了!

“你醒啦,真好!”

马蓉儿进屋后,朝燕长生看了眼,会说话的眼眸里闪过诸如惊喜,开心等浓烈情绪,眼角甚至盈光泛泪。

接着她示意旁边的两丫鬟把燕长生靠着床头坐好,然后亲自端着药碗坐到他身边,眼中眼波流转:“夫君,该吃药了!”

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白皙的脸孔,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幽香,燕长生浑身一颤,额上瞬间冷汗如雨。

这句“夫君,吃药了”可是号称千古第一淫妇的名句,看似温柔关切的语气里,却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更何况,燕长生先前迷迷糊糊中听到了的他们的诡计,哪里还敢喝下去!

燕长生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觉得我已经好了,不用吃药了。”

“夫君别闹了,”马蓉儿眼中眸光一动,用一种好气又好笑的语气说了声,接着把药碗往前一推,直接送到了燕长生的嘴边,“得喝下这最后一剂药,你才能彻底痊愈。”

感受着鼻尖传来的热汽,看着眼前近在咫尺,仿佛全身心都扑在自己身上的马蓉儿,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里饱含真情,担忧中带着一丝期盼,燕长生心里一阵发冷。

这女人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不是偶然知道她的底细,自己现在大概已经被她迷得晕头转向,乖乖喝药了。

这药,不能喝!

可该怎么拒绝,又不引起他们的警惕?

“夫君?夫君?”

就在燕长生脑袋里拼命转动念头时,马蓉儿似有察觉,她吹了吹药汤,接着一手扶着燕长生的下巴,一手端着碗就要往他嘴里灌下去。

此时此刻,她娇小的身躯就像是整个靠入燕长生的怀里,暗香浮动间,一股好闻的异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前世当了三十多年单身狗,连和女生手都没牵过的燕长生一阵晕乎。

不好,我不要做武大郎!

想起曾经看过的电视剧里,某淫妇谋杀亲夫的片段,燕长生浑身发冷,也不知体内哪来的劲,猛烈挣扎起来,右手无意间一巴掌把药碗打翻出去。

“啪~”

药碗坠地,裂成数片,滚烫的药剂直接淋在了燕长生的衣襟上,烫得他一阵痛哼,但他心里却大大的松了口气。

好险!

总算是不用喝了!

可接着,屋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空气瞬间凝固,让燕长生呼吸一滞,只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被塞入了冰窖里,四周一片寒凉。

而这些寒凉的源头,就来自距离自己不到半尺的马蓉儿。

此时的她,还保持着原来喂药的姿势,只是螓首微垂,垂下的乌发遮挡脸面,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但燕长生却感觉似乎有一道锐利如刀的目光正透过发丝间的缝隙定定的落在他的脸上,仔细打量着,让他如坐针毡。

燕长生咽了口口水,挪动了下屁股,解释道:“呃……那个……我不小心……”

“夫君久病卧床,气虚体弱,是妾身没喂好。”

马蓉儿开口柔柔的说了句,语气一如之前,整个屋子顿时如春雪融化般回暖,她伸手温柔的替燕长生擦拭了一番,接着转头朝旁边鼓着眼睛的两个丫鬟说道:

“百合,你去让厨房再给夫君煎一剂药!”

我靠!

瞬间,燕长生脸色煞白。

马蓉儿似有所觉,她转过头朝燕长生温柔浅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夫君,待会妾身再喂你,这次,妾身一定会端稳,绝不会再洒掉。”

完了,她好像看出我刚才是故意的?她这话是在告诉我,这碗药一定得喝?

燕长生心头一紧,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做最后挣扎:“不必了吧,我病都好了,这药不用再喝了,省得麻烦。”

只是那名叫百合的丫鬟却自顾自的出了门,仿佛根本没听到他的话,留下来的那个丫鬟更是直接翻了白眼,神态中透着一股子轻蔑:你算老几?

“夫君,有病就得吃药,不能讳疾忌医,若是你不幸……我可怎么办?”马蓉儿说着说着,双眼泛红,一副垂泪欲滴的样子,简直情真意切到了极点。

可这话落在燕长生耳朵里,却让他浑身一阵冰凉,这是在拿他的命在威胁!

一时间,燕长生不知该说什么好,眼前这女人演技好,心肠硬,手段狠,前世遇到的那些恶毒女和她相比,简直纯洁得像是小百花。

燕长生很想痛声呵斥,揭穿这个女人的面具,可从前身继承的记忆里,他知道这个世界和前世绝不相同,这是一个武道通神的世界,武者的力量远超常人,堪比前世影视剧里的“超人”,而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武者。

哪怕仅仅是一个还不入流的武者,可要杀他也不比杀只鸡困难。

该怎么办?若是这女人撕破脸,真的用性命威胁的话,那药喝还是不喝?

可还没等燕长生纠结出个结果,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就从屋外传来,像是有一头暴怒的野牛蛮横的冲撞过来。

接着屋内的光线一黯,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走了进来,约莫一米九的身高,身穿紫青色的长袍,豹眼短须,一脸凶相。

正是燕长生记忆里马蓉儿的父亲,他燕长生这世的岳父,马家的马老爷。

见到马老爷进门,原本还坐在床榻上的马蓉儿悄无声息的起身,走到一旁,让燕长生直面眼睛里满是怒火的马老爷。

妈的,贱人!

燕长生暗骂一声,脸上露出前身见到马老爷时的恭敬之色:“岳……”

可不等他把话说完,一个蒲扇大的耳光就悍然扇来,“啪~”的一声落在燕长生的脸颊上,把他扇得眼冒金星,嘴角挂血,脑袋里“嗡嗡”一片乱响。

“呸,你这贱种不知好歹,蓉儿亲自给你喂药,你居然敢打翻,你想死,老子成全你!”

“老子告诉你,这药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你自己老老实实吃,还能落得个体面,不然的话,由你好受的!”

看着唾沫横飞的马老爷,燕长生晃了晃脑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扇耳光了,心头憋着的怒火“噌”的一下冲起。

就是这对父女,包藏祸心,用卑鄙手段图谋前身的武道气象,现在他稍不配合,就干脆撕破脸强逼他就范,简直是卑鄙到了极点。

燕长生心头怒气勃发,翻身就要从床上站起,和床前的马老爷厮打起来,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就明白一个道理,挨打了一定要反击,不做打第一下的人,但一定要做打最后一下的人。

这一刻,燕长生哪里还管得了什么武者,什么岳父,什么虚与委蛇,什么脱身大计,总之就是要打,把眼前这张丑脸打到他妈都不认识!

可他刚一站起,身子就一阵趔趄,脚下像是踩在棉花上,身体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力气,这是身子虚弱到了极点的表现。

紧接着,一只生满老茧的蒲扇大手就猛地抓来,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提到了半空,就像是提着一只待宰的鸭子。

视线完全被马老爷那张满是横肉的丑脸占据,脖子被紧紧扼住,呼吸不畅,四肢无力的乱动,可燕长生双眼却像是要冒出火来,死死的盯着马老爷。

“呵,长脾气了?”

马老爷冷笑一声,口中一股恶臭喷涌,熏得燕长生几乎流出来来,接着他脖子一松,整个人摔在床上,跌了个七荤八素。

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嘴巴就被强制捏开,一碗滚烫的药汤随之倒灌进来。

滚烫而滑腻的药汤顺着食道滑落入腹,那感觉就像是生吞了一只章鱼似的,湿腻腻的令人很是恶心。

“呕~”

被马老爷再度摔在床上的燕长生只觉肚子里一阵翻滚,张口想要把之前的药汤呕出来,却根本难以做到。

下一刻,一阵燥热从身体最深处泛起,心脏剧烈跳动,血液在血管里疯狂运转,体表的皮肤红彤彤的,整个人像是一只闷熟在锅里的大虾。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是刚才的毒药……”

燕长生脸面涨红得像关公在世,视线一阵模糊,却没发现随着他体内血液的高速运转,大量热量透过体表的毛孔渗出升腾,在身后逐渐形成了一匹浑身套着铁铠,筋肉雄壮的烟雾状青色骏马虚影。

只是此时这匹原本神骏非常的铁马却眼神虚淡,身形虚淡,像是下一刻就会崩散开去。

“蓉儿!”

马老岩见到这一幕,脸上闪过一抹嫉妒,随即满是嘲讽的看了倒在床榻上瑟瑟发抖的燕长生一眼,接着朝旁边的马蓉儿丢了个眼色。

马蓉儿心领神会的上前,低头瞥了满脸痛苦的燕长生一眼,微微一笑,身上衣袍瞬间鼓起,体内气血升腾间,在她身后浮起一个碧青色的巨蟾。

接着她手指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末了她突然张口朝燕长生猛地一吸,身后的巨蟾虚影也随之同步吸气,目标正对着燕长生身后的铁马虚影。

刹那间,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力从马蓉儿口中和她身后的巨蟾虚影身后双双传来,燕长生身后的那道铁马虚影发出无声的嘶鸣,它努力昂头想要抵抗,却因为过于虚弱根本抵挡不住,一缕缕碧色轻烟从它身上脱离,然后融入巨蟾虚影的口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燕长生身后的铁马虚影越来越淡,最后甚至连轮廓都无法保持,相反马蓉儿身后的巨蟾虚影在得到铁马虚影身上的轻烟补充后,不仅棱角越发清晰分明,甚至连原本无神的大眼中都多了抹灵性的芒辉。

此时的燕长生倒卧在床榻上,浑身瑟瑟,浑身血气勃发,只是这种勃发却仿佛鲜花着锦,烈火烹油,颇有种外强中干的感觉。实则上,此时的他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那感觉就好像有一把钝刀在自己体内来回切割搅和,要从骨头里挖出一两斤骨髓似的。

痛,剧痛,撕心裂肺的剧痛!

燕长生想要惨叫出声,可声音却卡在了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去,最后变成一道道低沉的“呜呜”声,像极了猪狗被抹脖子后发出的最后抽搐声。

这种痛楚不知持续了多久,久到燕长生痛得整个人都彻底麻木,目光呆滞了无神光,像是个活死人似的时候,他身后那道铁马虚影突然发出一声无声的悲切嘶鸣,接着身形一震,旋即彻底崩散开去,化作一道浓绿色的烟气被吸入马蓉身后的巨蟾虚影口中。

吞噬了这道烟气后,那巨蟾虚影猛地仰天作咆哮状,身上碧光涌动,体型又膨胀了一大圈,紧接着,翻滚的碧烟中竟是透出一缕若有若无的深青色氤氲。

“好!”

一旁虎视眈眈的马老爷见状,猛地一拍手,脸上满是兴奋,看着缓慢收拢气血,身后巨蟾虚影逐渐黯淡下去的马蓉,神色间有些急切:“蓉儿,怎么样?”

“成了。”

马蓉儿闭目感受了一番,嘴角微翘,眼眸中掠过一抹兴奋:“这次之后,我的武道气象已经进阶到碧烟级巅峰,日后修炼,速度能加快九成左右。”

“好!好!好!”

马老爷听到马蓉儿的回话后,满是横肉的丑脸笑开了花:“顶级的碧烟级武道气象虽然不如赤霞级,但也相差不远,这样一来,宋公子那边老夫更有把握了,哈哈哈哈……”

他畅意的拍了拍马蓉儿的肩膀,目光落在床榻上还在浑身抽搐的燕长生身上,目光一沉,登时一副吃了狗屎的嫌恶模样。

此时的燕长生浑身惨白得看不见一丝血色,神情呆滞,呼吸低缓,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气。

“这小贱种居然还没断气?”马老爷破口大骂了一句,上前就要一把将燕长生掐死在床榻上,“老夫这就弄死他了!”

“爹爹!”

这时候,马蓉儿忽然开口叫住马老爷,幽幽道:“别为了一时痛快误了大事……女儿不希望明天县城里就传出我马蓉儿克夫的风言风语……”

“哼,倒是便宜这贱种。”马老爷动作一滞,收回抓向燕长生的手掌,皱了皱眉,“可就这么放他走,老夫咽不下这口气,如果今后他在外面胡说八道怎么办?”

“那就让他身败名裂,这样就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话了。”

马蓉儿瞥了眼燕长生,嘴角弯弯,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可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却像是北风一样刺骨。

马老爷不甘道:“就怕这贱种不肯配合……”

“夫君,蓉儿承认自己看走眼了,你是聪明人,所以,你是不会做蠢事的,对吧?”马蓉儿上前捋了捋燕长生额前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有些放肆的打量了燕长生一眼,嘴角露出一抹盈盈浅笑。

“贱人!”

床榻上,原本一副麻木不仁,行尸走肉模样的燕长生突然张口吐出一记血痰,却因后继乏力,落到离马蓉不到一指的地方。

他龇牙咧嘴,奋力挣扎起身扑向对方,像是要和她同归于尽,却被旁边的马老爷一拳打翻在床。

接着,马蓉儿点出三张票值千两的银票,在燕长生喷火的目光中塞入他怀里:“夫君,这三千两银子,算是我们马家给你的赔礼,等明天事了之后,你就离开高乐,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吧。”

狗屁,这三千两分明是你们打算栽赃我偷窃的伪证,以为我不知道,该死的蛇蝎女人,嘴里没一句真话!

燕长生正要破口大骂,忽而一怔,脸上涌出狂喜之色。

马氏父女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再看向燕长生的目光里尽是轻蔑,果然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还真相信这三千两是给他的,蠢到了极点。

“照顾好姑爷,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家规伺候。”

马蓉儿满意的点了点头,交代了两个丫鬟一声,和马老爷相继离去。

此时的燕长生却恍若未觉,痴痴的盯着眼前的虚空,嘴角几乎裂到了耳根。

在他的视线里,一个只有他能看见的淡绿色的半透明面板上莹光流动。

宿主:燕长生

气血:0.3/1.2

精神:0.7/1.8

武技:铁马桩(未入门 52/100),奔马拳(未入门 37/100)

武道气象:无

财富值:3000

面板上,只有几行简单的信息,可在燕长生心中却掀起了滔天波澜,不仅是这些信息显示的字体是他前世最熟悉的黑体字,更因为他看到了希望,活着离开马家的希望。

老子原来也有系统,瞎眼的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一回!

燕长生在心中无声的怒吼几番,这才将一直以来累积的郁气消磨不少,无论是穿越前的遭遇,还是穿越后这半多天的经历,都让他憋屈苦闷,忍屈受辱,无处发泄,也没能力发泄,不过老天虽然常瞎,但这回终究开了次眼。

这个简单的系统,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翻身立足的最大依凭。

马蓉儿,马德,还有马家上下那些坏人,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