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超级鉴宝医圣 > 正文
第111章 迫不及待
作者:鱼饵本尊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0-01-20 13:19:38 全文阅读

何叔脸色发沉,只是现在既然陈国宇没有来,那么也只能将希望放在这个家伙身上。

“跟我来吧!”何叔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带着这骚包男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在路过沈龙跃和齐飞之时,何叔低声说道:“你们也一起进来吧!”

沈龙跃惊讶的看了何叔一眼,又转过头看着齐飞想要征求他的意见,毕竟刚才已经说了,不需要他们了。

“老五,要不咱们进去看看,这个大人物如果要是你能给他治疗好,对于你以后的发展也是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齐飞看着沈龙跃煞费苦心地将自己带过来,想必也是想要让自己更多一些机会,点了点头:“好的,大龙哥,那我们就去看看吧,正好我也很好奇!”

沈龙跃还以为齐飞多少会带点情绪,却没想到齐飞竟然丝毫没有介意什么。

沈龙跃也的的确确全都是为了齐飞好。如果这一次能够把这个大人物的病给治好,那对于齐飞来说又是一个得力的助手,自己这个宝贝妹妹的丈夫,他又怎么能不上心的去帮他筹谋一切呢?

沈龙跃比任何人都清楚,以齐飞现在的状况,在沈家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认可,所以只能让齐飞尽快的强大起来。

两个人相视一笑,朝着屋里走了进去,硕大的客厅当中装修的低调却不失大方。

这不过只是一个临时的住所却能把这里打整得如此程度,看来对方还当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那个骚包男在何叔的带领之下,和齐飞他们一起朝着屋里走了进去。

二楼主卧的床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躺在床上,身形消瘦,眼窝深陷,看着整个人像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一般。

只是这个老人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眼神当中更是精芒乍现,那模样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老人。

齐飞看到这个老人的那一刻,总觉得像是有点不对劲,这个老人身体成了这个样子,精神头却是无比的清醒,倒是有些反常。

老人看到一行人走了进来四处寻找了一番,却并没有找到想要看到的那个人,眼神当中也是多了几分疑惑的神情。

“老何?这是怎么回事,程老呢?你不是说他今天会亲自过来吗?”病床上的老人看着何叔问道。

“老爷子,我师父他不准备出山,所以我来顶替我师傅给您看病的,放心,以我的能力,您的病自然是药到病除,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骚包男在看到老人的时候,倒是多了几分恭敬的神色,却依旧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你是?”看着这个骚包男的这身打扮,病床上的老人就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只是在她们满脸褶皱的脸上,依然是看不出他皱眉的动作。

“我就是程国宇的唯一亲传弟子王研,我从小就跟着师傅学习医术,到现如今也有十四五年的时间,师傅对我算得上是轻囊相授,所以师傅的本事我也都学得差不多了,您不用担心我的医术问题,我一定能把你治好的!”

王研神色当中带着自负的傲然,没有丁点儿谦虚的意思。

病床上的老人发自内心对眼前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皱着眉没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和书见何叔只是低头不说话,顿时心中更是明白了什么,只是他也并没有表现得出来。

毕竟对方是国医圣手的亲传弟子自然是不好得罪,现如今这个年头不管是什么人都最好是不能得罪医生这个行业,否则的话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那就麻烦王大夫了!”只是老人对这个王研也并没有太过恭敬和客气,仅仅只是客套了一句之后,便是示意让他过来给自己治疗。

王研这才大步地走了过去,手中的箱子放在了一旁,仔仔细细的放好,生怕坏了一样,宝贝的很。

让老人将手伸了出来,王研这才伸手搭上了老人的脉搏,一脸认真的仔细感受了许久,在做着诊断。

齐飞就在旁边看着,盯着王研的动作,倒真像是一代医林圣手的高徒风范,这望闻问切,对方可谓是做到了极致。

只可惜这一切刻意的痕迹太重,不像是在给人看病,倒像是在故意炫技一般。

又是掰开老人的眼皮,左右看了看,又是让老人张开嘴伸出舌头,让他仔细观察如此一番动作下来之后,对方的手段几乎已经全部用完,最后这才缓缓的坐了下来。

就在众人都在等着他的诊断结果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人走了进来。

“爸,听说程大师亲自过来给您诊治了,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神医来给您诊治呢!”

那男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进屋就看着满屋子的人,他仔细左右寻找了一番,嘴上虽然说着话,可眼神却没能落在老人的身上,而是在屋内众人身上一个劲儿的打量,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床上的老人在看到这个人之后,脸色冷凝了几分,朝着一旁的何叔看了过去。

何叔顿时明白老人的意思,看向了那男人说道:“少爷,先生现在正在被治疗,你要不还是先出去等着吧,一会儿有了结果再告诉你!”

那男人却并没有离开,反而是一脸惊讶的看向了在场的众人,又朝着何叔问道:“何叔,不是说有什么医林圣手程老,亲自给我爸治病吗?可这里哪有什么程老,一群小孩而已,总不能说程老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子吧!”

何叔无奈,赶紧解释着说道:“程老并没出山,派来的是他的得意弟子王先生,所以现在是王先生正在给先生治疗!”

男人闻言看向了不过二十多岁的王研,嘴角竟是勾起了一丝冷笑,只是他掩饰的很好,下一秒便是一脸如常的模样,看着这一切笑道:“原来如此!那就请王先生继续,我不放心就在这看着,不出声还不行吗?”

何叔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人,一眼见那老人点了点头,并没都说什么,他这才不再多言。

王研这时候也没在理会突然进来的这么一个小插曲,看向病床上的老人说道:“您的身体早年间应该是受过很大的亏空,所以导致你的身体已经将许多的生机耗尽,现如今也算得上是油净灯枯!”

王研足足研究了小半个小时,终于是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看向病床上的老人又一次说道:“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如今想要保得你一条性命,就只能用大量的珍稀药材进行补救,把亏空的身体机能重新补充回来,还能让你再多活些时日!”

病床上的老人闻言咳嗽一声,挣扎着想要半坐起来,何叔赶紧上前在他身后靠了一个枕头。

老人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整个家族都是当年我白手起家做起来的,当年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就着点儿咸菜的日子,没少过,身体亏空我也能理解,现在不过只是能拖延些日子,就拖延些日子罢了!”

老人在说话的时候,似乎已然认命一般,只有齐飞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他的动作几乎是没人注意到的,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老人和王研的身上。

刚刚进门的那个男人更是一脸痛苦,看着这一切说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什么珍惜药材我都能找得到,药材诊金更是不会少付你一分,只要你能把我爸的病治好,让我爸长命百岁什么都好说!”

这一副孝子的模样那可谓是相当的令人感动,只有沈龙跃在旁边,差点没冷笑出声。

虽然沈龙跃极力的忍住,却依旧还是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别人没听见齐飞却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齐飞转头看了一眼沈龙跃,不明白他为什么有这样的表情。

沈龙跃似乎发现了齐飞朝自己看过来的眼神,悄悄地将头凑进了齐飞的耳边,用仅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这副孝子的模样做的当真是可歌可泣了!”

齐飞疑惑看向沈龙跃问道:“怎么?难道这是装出来的?”

“如果说现在,谁最想让老先生马上驾鹤西游的,那就数他无疑了,老先生只要在一天,他想要接手家族的愿望就要往后推一天!我就想不明白了,现在家族就他一个独苗,整个家族迟早都会是他一个人的,他又何必这么迫不及待呢?”

沈龙跃简直是恨不得,自己能够亲自出手将这一个男人给扔出去,当年他就是给这个老人当保镖的,所以对家族的这些事情那是清楚的很。

只是现在有很多话都不方便在这里跟齐飞说清楚,也只能暂时的压抑住心中的那点儿火气。

齐飞自然也知道,这会儿不是问这么多的时机,不再多说什么转而是看向了王研。

王研笑道:“治病救人乃是我之天则,诊金之类的倒是无妨,现在我就开出一副方子,按照我的方子去用药,老先生的病情最少,还能再坚持一年!”

  说着王研从药箱里拿出了自己的纸笔,字体飘逸的写下了一副药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