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州风云记 > 正文
第一章 落子天元
作者:林君生  |  字数:5789  |  更新时间:2019-12-30 20:19:24 全文阅读

乾历223年秋。

  大乾帝国的二十七个诸侯国中,国力最为弱小的燕国,仅以两万余众,在七日之内,大破大乾帝国北境最强的敌国,北狄,南下的十万精锐大军。

  月余后,燕国国主被大乾皇帝加封为公,位列第九大诸侯公国。

  消息传出,举世皆惊。

  但据尘世中的传言,燕国之所以能以两万余众大破北狄十万精锐大军,是因为燕国国主有一位经世大才相助。

  乾历223年冬,墨云山山巅,黄昏时分。

  天空中飘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一片一片的,仿佛落地的鹅毛,不知不觉的增加着地上积雪的厚度。

  身着金丝黑锦袍的林墨静静的坐在廊上,身旁炭火烧得正旺,风炉(古代煮茶的炉子)上的陶壶不停的往外冒着热气,发出声响。

  看着眼前被积雪所覆盖的庭院,林墨的心中不经慨叹万分:“来到这个世界都快十八年了吧,十八年啊,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华夏2019年,年仅20岁的林墨,在冬夜的一场车祸中,灵魂穿越到了这块大陆一个体质羸弱,名为林鸾的5岁孩童身上。

  而这块大陆,名叫中州大陆,上有大乾,北狄,西域,吐蕃,南诏五国对峙,是一个修行者也得依附于权力的世界。

  因为一名修行者再强大,面对千军万马的掩杀,也会身死道消。

  就在林墨神游天外之际,一名女子从屋内来到廊上,为林墨披上一件黑色的雪衾(qīn)斗篷,用甚是温柔的话语打断了林墨思绪。

“夫君,披上吧,外面冷。”

  女子身着一袭淡黄色的襦裙,挽着参鸾髻,披着一件淡黄色的雪衾斗篷,生得很是曼妙婀娜,美艳无双,一颦一笑中还带着隐隐的贵气。

  林墨回过神来,对美艳女子莞尔一笑,温柔的牵起美艳女子的纤纤玉手,让其坐于身侧,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见一名青衣婢女徐徐走来,旋即将话咽了回去。

  “簌簌——”

  一名身着青衣夹袄的婢女手中拿着一张五爪龙纹金贴,步子异常轻快的行在积雪之上,上了台阶,青衣婢女捧出那张五爪龙纹金帖。

  “宗主,这是大乾皇帝陛下亲自递来的金帖!“

  容颜清秀,气质淡雅的林墨将那五爪龙纹金贴接过打开,快速扫视了一眼后,又将五爪龙纹金贴放到了美艳女子手中。

  “夫君,这是第几次了?”美艳女子看完五爪龙纹金贴中的内容,将其放在一旁的矮桌,问道。

  林墨紧了紧斗篷,想了想答道:“这是第三次了,说起来,这大乾皇帝对我也算是三顾了,真是诚意满满啊!”

  “那还不是夫君你盛名在外,月余前,你率领两万燕军大破北狄十万精锐大军,消息传到大乾,大乾的百姓们都将你封为军神了。”美艳女子话语中充满了自豪。

  数月前,就是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自己的夫君,率领两万燕军,杀得北狄十万精锐大军,极为狼狈的逃了回去。

  想到自己夫君在战场上的绝顶风采,美艳女子只觉得胸中小鹿乱撞,对自己的这个夫君感到无比的自豪。

  美艳女子询问道:“这次大乾皇帝许了夫君上卿一职,金叶十万枚,银叶百万枚,夫君作何想法?”

  上卿:皇帝及诸侯皆有卿,分上、中、下三等,最尊贵者谓“上卿”,相当于丞相(宰相)的位置,并且得到王侯、皇帝的青睐。

  金叶,银叶:一种货币,另外还有铜叶,金为贵,银次之,铜为末。

  “上卿,金叶十万枚,银叶百万枚。”林墨微微一笑,道:“估计这大乾皇帝将自己的私库都快搬空了,为了请我下山,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美艳女子巧笑倩兮道:“如今大乾皇帝内无实权,其下各诸侯又暗藏祸心,在外更是有南面的南诏,西面的吐蕃两国虎视眈眈。这等困局,也只有请夫君你这等经世大才,才能帮他了。”

  说着,美艳女子用布包着那陶壶,为林墨斟上一杯茶,问道:“既然这大乾皇帝诚意满满的来三请夫君,夫君你要下山去助他吗?”

  林墨端起娇妻为自己斟的香茶品了一口,点了点头:“去吧,这大乾皇帝猥自枉屈,又是三顾于我,我若是再不去,恐怕该让他难堪了。”

  其实,林墨下山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十五年前的一个冬夜,原本这个世界的林鸾的父母家人,被一群神秘人屠戮殆尽,在那个血夜,林家整整死了二百三十八口人啊。

  而幸存下来的林墨也如同将死的乞丐一般,爬出了那个被鲜血染红的家,爬出了大乾帝国的帝都,乾天城。

  虽然死得那二百三十八口人,不是林墨的家人,那对夫妻也不是林墨的亲生父母,但他们却给了林墨最温暖美好的三年时光。

  还在华夏时,林墨是一个孤儿,二十年中,从来没有享受到过家人的温暖,而自从十八年前,林墨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却享受到了那种温暖。

  尤其是原本这个世界的林墨的父母给自己的关爱与温馨,林墨至今都还记在心中,刻在骨子里,永远难以忘怀。 

  如今时机已到,林墨就是要回去,找出杀害那二百三十八口人的幕后真凶,再给予这群刽子手,以最残酷的惩罚。

  稳定悲伤的心神,林墨将五爪龙纹金帖递还青衣婢女,道:“青儿,你去告诉大乾皇帝,除了帖子上说的东西备齐外,再答应本宗主三个条件,我便下山助他。”

  青衣婢女恭敬的接过五爪龙纹金帖,道:“启禀宗主,大乾皇帝陛下已经将这些东西备齐,就在山腰大殿,等候宗主您的答复。”

  “至于您要的那三个条件,大乾陛下也交代了婢子,待您想好以后,只要是不危及姬氏的江山社稷,任何条件都会一一答应您的。”

  “这大乾皇帝想的倒也周全。”林墨微微一笑:“那好,你去告诉大乾皇帝,待本宗主明日睡醒后,便随他下山,助他一匡天下。”

  青衣婢女点了点头,微微躬身行礼作揖后,便迈着轻盈的步子,踏着厚厚的积雪,退下了山去。

  见青衣婢女离去,美艳女子问道:“夫君这次下山,准备带些什么人?”

  林墨想了一下,道:“带上息风与仇云吧,他们二人是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做事也相当细心,我使着也顺手。”

  中州大陆修行者共六大境界,由低到高依次是剑徒,剑士,大剑士,剑师,大剑师,以及最高境界的剑圣。

  但据尘世中的传言,剑圣之上,还有境界。

  “也好,有息风与仇云两位大剑师在夫君身侧,我也放心。”美艳女子对林墨的安排很是满意,但玉容之上还是有隐隐的担忧。

  于是,美艳女子又道:“要不,夫君,你还是再带上几十名墨卫吧?”

  “好,我答应我的好娘子。”对于妻子的担忧与关心,林墨向来是不会拒绝的,多带些护卫能让妻子放心的话,那便多带些就是了。

  见林墨答应了,美艳女子温柔一笑,又叮嘱道:“与人长剑争锋之事,夫君您就不要上去凑热闹了,那不是你的战场,知道吗?”

  “好,若是有人来找我麻烦,我肯定老老实实的待着息风与仇云身边,我的娘子,你就放心吧,你说的话,夫君一定会时刻记在心中的。”

  半月后,乾天城,大乾帝国帝都。

  物宝天华,龙气蒸腾,层台耸翠,连这里的城门也与他处不同,格外的坚实恢弘,出城进城的人更是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呜——,呜——”

  伴随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响起,来往行人立即自动分站在道路两边,而后尽数俯首跪在了地上,行起了那最为隆重的叩首大礼。

  不多会儿,一阵轻微的铃音先行响起,紧接着,一辆六马金銮与一辆四马银驷(銮与驷都是马车的意思)在数千军队的护卫下,摇摇行来!

  在摇摇缓行距离城门数丈之地时,四马银驷停了下来。

  车帘被掀起,一名身着金丝黑锦袍,身披雪衾斗篷的年轻男子行下了四马银驷。

  这名男子不是他人,正是林墨。

  下了四马银驷,林墨又向前行了几步后,仰起头凝望起了城门上方的“乾天”二字,眸中的神色十分复杂。

  此刻,十五年前那个血夜的画面,不断的在林墨的脑海中回放,如同电影一般,不停的深深的刺着林墨的心。

  痛极了!

  行在前方的六马金銮察觉到了后面的异样,也停了下来,从銮上下来一名身着明黄龙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见中年男子下车,众百姓顿时齐声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年男子姓姬,名宁,正是这大乾帝国的皇帝。

  大乾帝国坐落于中州大陆,北接北狄,西接西域、吐蕃两国,南接南诏,东为一望无垠的大海。

  开国至今已绵延了两百余年,姬宁是这大乾帝国的第十一任皇帝,帝国实行乃是分封制,下封二十七大诸侯国。

  其中以楚、梁、渝、魏、齐、鲁、晋、齐等八国最为强大,国主均封爵位为公,是为八大公国。

  一个半月前,燕国军队在林墨的率领下,击破北狄十万精锐大军,国主晋爵为公,而燕国自然也成为第九大公国。

  大乾皇帝下了金銮,迈步行到林墨近前,关切道:“林卿,你这是怎么了?”

林墨没有回答他,依然保持着仰望城门的姿势凝然不动,一头乌黑的头发被风吹起,有几丝零散的覆在俊朗的面颊上,使得整个人透出一股深邃,显得有些沧桑与悲凉。

“林卿是不是累了,就快到了,马上就可以好好歇息了。”大乾皇帝再次关切的问道。

“陛下,臣只是想在这里站一会儿。”林墨的唇边掠过一抹浅浅的笑:“这么多年没来乾天城了,它几乎丝毫未变,进去之后多半也依然是高阁楼宇,冠满京华的盛况吧!”

大乾皇帝微微怔了怔,问道:“怎么?林卿,以前来过乾天城?”

  “十五年前,也是在这冬日里,臣家里遭了些变故,父母死了,臣也险些死在这乾天城里,侥幸活下来后,臣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十五年前的那个冬夜,林府上下悉数被屠,林墨也如同将死的乞丐一般爬出了乾天城,十五年后,林墨回来了。

  带着复仇之火,回来了。

  林墨幽幽的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似要抹去那缕悲伤:“想到前尘,不免感慨,臣明白,前尘便如那烟云,让陛下见笑了!”

  “林卿说的哪里话!”大乾皇帝摇了摇脑袋,安慰林墨道:“若令堂令尊在泉下看到林卿今日的这般风光,拥有这般超然的地位,定然会为你感到骄傲的,林卿可莫要伤心过度,伤了心神。”

  林墨沉默半晌,方缓缓睁开双眸道:“陛下,臣既然来到帝都城下,总要感怀一下当年父母逝世的凄楚与悲凉之情的,臣没有事的,咱们进去吧!”

  大队人马在百姓们的跪迎叩首中,慢慢悠悠的进了城,不久,行到了一座精致典雅的府第前停了下来!

  由于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府第前早已挂起了祥云灯,将府门上的四十九颗黄铜门钉,以及御笔亲题的“林府”的匾额映得是熠熠生辉,十分显眼。

  府第前,站着一名娉婷婀娜的蓝衣女子,一名身姿曼妙的红衣女子,在两名女子的身后三十八护卫打扮的男子挺直而立,神情正肃。

  见大乾皇帝与林墨行了车驾,府第前那三十八护卫打扮的男子齐齐躬身揖礼。

  “参见皇帝陛下!”

  “参见宗主!”

  待三十八名护卫行过礼后,蓝衣女子与红衣女子上前几步,右手压左手,左手按在左胯骨上,双腿并拢屈膝,微微低头,齐齐对大乾皇帝行了个万福礼。

  “臣妇参见皇帝陛下!”

  大乾皇帝抬了抬手:“不用多礼,快快起身吧!”

  “谢陛下!”

  两位女子起身后,来到林墨近前,又齐齐行了个万福礼。

  “妾身见过夫君!”

  “起身吧!”林墨抬了抬手,关切道:“两位夫人,近日身子可好?”

  两位女子齐声道:“谢夫君关怀,妾身一切都好!”

  大乾皇帝知林墨夫妾团圆,定有许多私房话要说,自己不便多留,便道:“林卿一家团圆,朕就不多留了,林卿歇息一天,后日上早朝之时,再来见朕便可!”

  “臣谢主恩典!”

  林墨躬身道了一句之后,大乾皇帝便在林府众人的恭送声中,缓步行上了金銮,而后在数千军队的护卫下,慢悠悠的走远了。

  见大乾皇帝走了,林墨也挥退了众人,只留下四人,蓝衣与红衣女子,以及两名抱剑而立的英武男子!

  林墨带着四人行进了府中,两名女子与林墨并行,两名抱剑而立的英武男子则跟在三人身后。

  刚一踏进府中,一名头发花白,管家打扮的老者小跑了过来,躬身道:“宗主,您要的东西已经为您备好,老奴这就带您过去!”

  “麻烦丁伯了!”林墨客气的道了一声。

  丁伯恭声道:“宗主哪里的话!请跟老奴来吧!”

  林墨点了点头,跟着丁伯,慢慢向府第的内院行去!

  路上,林墨问红衣女子道:“倾城,你们早来了几日,这帝都的情况如何?”

  娇艳似牡丹的百里倾城,浅浅一笑道:“用夫君的话来说,如今的乾天城,那就是怎一个乱字了得呀!”

  “怎么个乱法?”林墨问道。

  百里倾城道:“朝堂之上分作两派,一派支持大乾皇帝的弟弟,荣王姬广,另一派则支持太后宣姝,荣党与后党两派相互倾轧,当真是精彩得很啊!”

  “两派各自的势力如何?”林墨追问道。

  百里倾城答道:“太后在朝堂上有兵工礼三部,军队上有单国公,荣王在朝堂上有刑吏户三部,军队上嘛,则有解国公。”

  听完,林墨淡淡笑了笑,叹道:“看我们这位皇帝陛下已经被太后与荣王架空了呀,六部全失,军队上也只有八万禁军,和那十五万坝上羽林军了!”

  “是呀!”百里倾城巧笑倩兮道:“否则这皇帝陛下又怎会开启私库,用重礼请夫君这位经世大才下山,以平如今之乱局呢!”

  “调皮!”林墨宠溺的轻轻拍了拍百里倾城的臻首,侧首对蓝衣女子道:“芷兰,各诸侯国及边境几国的情况如何?”

  清雅似兰花的白芷兰,嫣然一笑道:“南方以楚国为首的众诸侯国已经在秣兵历马,整军备战了,若是帝都风云先动,他们定然随之后动!”

  “至于边境几国,若是大乾乱了,定然也会趁火打劫一番的。”

  “可有月宗和雷宗的影子?”林墨又问道。

  白芷兰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

  林墨莞尔一笑:“这雷宗与月宗,一向和我墨宗作对,如今我墨宗进入了这乾天城,这两宗竟会没有动作,这就有趣了!”

  说话间,林墨几人已经走到了内院,行进一间屋中,屋子中心有一盆上好的银霜炭烧得正旺,将屋里温得暖暖的,很是宜人。

  白芷兰上前将林墨披着的斗篷取下,又解下自己的斗篷,放在一旁,与先一步解下斗篷的百里倾城,一左一右对坐在了一张围棋棋盘前。

  两女对视了一眼,白芷兰执黑棋,就要先行,却被林墨阻止了。

  “芷兰,这局棋别慌下,我们还差一件物什,等它到了,我们才能落子。”

  林墨坐在棋盘的正上位,作为观棋者,看两女对弈,两名抱剑而立的英武男子则一左一右,笔挺挺的立于林墨身后。

  百里倾城收回手中的动作,一双美眸中充满了好奇:“夫君,还差何物?”

  林墨微微一笑没有问答百里倾城的问题,而是侧首对白芷兰道:“芷兰,你抽空给父王去一封书信,让其将山地枪甲军暗中南移三十里,与陈国的百战穿云军形成呼应。”

  “若是南方的楚国动了,务必要让父王将他们拦截在扬水的剑阳关以南。”

  白芷兰轻点臻首道:“妾身遵命!”

  “夫君,现在是否能开始下了?”见林墨交代完白芷兰,百里倾城玉手之中,拿着白色棋子跃跃欲试。

  林墨摇了摇头:“我说的那件物什并不是这封信,那物什还未到,我们就缺了东风,如何能开始这一局棋,再等片刻。”

  几人在等了不多会儿,管家丁伯拿着一封书信,走了进来,躬身奉给林墨:“宗主,这是主母大人遣夜者送来的信!”

  墨宗,墨卫司战,夜者专司情报。

  林墨接过书信看了一眼,见信封上书着“夫君亲启”的字样,温柔一笑后,方才将其拆开,看了起来。

  数息之后,林墨将书信交给右侧的英武男子,英武男子行到火炉旁,将书信放入炉火中,焚烧为了灰烬。

  林墨微微一笑,对白芷兰道:“东风将至,芷兰,可以开局落子了。”

  白芷兰问道:“落在何处?”

  “我们此刻身居何处?”林墨道。

  白芷兰聪慧的答道:“中州大陆的中心,乾天城。”

  “那我们这第一手便落于,天元!”

林君生
作者的话

大家下围棋时,可别第一手就下在天元哦,这是一手臭棋,不过,倒是可以用来嘲讽和蔑视对手。   再说一下,关于《花都小道士》被屏蔽进而太监的原因,我的书中出现人物关系的BUG,而且难以修正,因此,小生就请求屏蔽了。   现在新书已开,请各位看官多多捧场,小生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